第40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1节

  第827章 争吵

  好一个叫习惯了,好像他们之间已经三十年都没来往了,哪里来的习惯一说?

  我礼貌性的点头,没吭声,叫什么我都无所谓,我就是单纯的不想跟她说话。

  等了半小时,喵语那边检查还没出来,卓风的电话就打了三个,骂陆哥三遍问了我三遍到底怎么回事,医生还没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等。

  晚上的时候,全身检查结果出来,确定喵语只是轻微的感冒,上次发烧才好没多久,这次是换了新环境造成的,没多大事儿,叫我们别紧张。

  陆少抱着喵语心疼的眉头打结,看着姨妈和郭梦扭着脖子给两个人赶走了,这会儿医院才算安静下来。

  陆少叹口气,无比自责,“怨我了,我以为她跟着我挺好的,谁想到小家伙不喜欢在公司啊,那我不去公司了,最近都在家里照顾她,你去忙你的去。”

  这件事还真不怪陆少,要怪就怪姨妈跟那个郭梦,还有卓风。

  我也也是气不过,直接打电话给卓风,问了一番他那边的情况,要三天后才回来,我不想这件事再叫喵语受牵连,也顾不得什么关系不关系了,直接呵斥他,“你明知道那个郭梦来这里的目的,你还叫她住在这里,喵语出事就跟她没关系吗?我们娘两个家都回不去,你就不自责?你以为把我们推给了陆哥就万事大吉了?卓风,姨妈是你家里人,我们也是啊,你不管我还不顾着喵语吗?”

  卓凤没应声,我看电话时间还在走就知道他在听,只是没还嘴,不过我火气发出去了反倒觉得没什么了,无力的说,“你忙你的吧,我来处理。”

  挂了电话,陆少那边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看我一眼,出去接了。

  没多会儿,陆少进来,皱眉告诉我,“卓风,你把他骂一顿,他就把我骂一顿,妹子你有气冲我来,这件事卓风不是没做什么,是没时间,这边也在想办法,郭家跟卓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人,轻易都赶走了后面事情少不了,你就不想想卓风这边也为难吗?喵语出事怨我,你别怪他,我们现在就出院,回家去,我不上班了还不行?”

  陆少多冤枉,我才不想叫我们自己家里的事情搅合的他也不痛快。

  我抱着喵语不撒手,小家伙也死死的攥着我的袖子,眼睛睁的老大,抿着嘴唇,眼神就要拧出水来,她那么小,可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能够分辨人的脸部表情的。我不想当着她的面闹不愉快,也就没在倔强着脾气继续闹,“那好吧,回去。”

  在陆少这里三天,我还以为事情会很快平息,至少我们躲着姨妈了和郭梦麻烦就少一些,谁知道,没有一天是安生的。

  才回去没多久,姨妈就把电话打进了陆少这里,我也纳闷她是怎么知道的,打了一通又一通,说是担心喵语,叫我们回去。

  陆少这边因为公司有事担心联系不上他还不能关机,最后实在没办法就将全部的陌生号码拉近了黑名单,这才安生下来。

  他生气的扔了电话,碰一声,摔进了角落,自己也很是生气的摔进沙发里,无力的嘀咕,“我算是知道了,亲戚多了没好处,尤其是卓家这样的亲戚,都死了才好。”

  说的严重了,可也没错,我有些时候真的希望那些不想看着我跟卓风好的亲戚都死光。

  可事情没绝对,我跟卓风以为我们是好的,在那群亲戚眼中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伤天害理。

  我只祈求卓风尽快回来,被逼急了,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这天晚上,姨妈竟然直接过来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是不带走喵语不甘心的。

  她坐在沙发上,端着坐的样子就像好跟我谈判,可我没心情,也不想谈判,我的孩子谁都别想带走。

  陆少喝着茶水,故意弄出很大声,袅袅翠烟,就在灯光下飘散。

  房间里面倒是很暖和,只是很沉闷,谁都没说话,就这么僵持着。

  过了许久,姨妈看我一眼,笑了,那笑容是皮笑肉不笑,十分难看,“卓尔,你看姨妈对你也不错,你为什么就非要折磨我们卓家的孩子,那喵语是个女儿孩子,身体娇贵,这段时间就病了两次,你说你们有家不回,在一个单身男人这里住着多不方便,姨妈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就跟我们回去,有什么事不能一家人一块解决的?”

  我深吸口气,这口怨气在胸口憋着实在难受,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放屁,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问题。

  我知道,她是诚心的,就想着叫我回去受她跟郭梦的排挤,可我偏不。

  我说,“姨妈,我带着喵语去哪里都是我们的自由,你不也说是喵语是女儿孩子不该娇生惯养吗,你不是还想叫卓风再生个男孩子嘛,说没了男孩子卓家没有人继承家业吗,我可以把话说到这里,喵语不管有没有弟弟,这个家业都是她继承,就算我跟卓风再生一个十个,都不会争抢家里的东西,并且我跟卓风的东西是否给我们的孩子都是不一样,我们教育孩子自己去创业而不是只知道啃家里人。希望姨妈知道现在社会的教育方式,以及重男轻女思想早就在社会上剔除了,您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直接回家就是了,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最后,我在陆哥这里没有什么不方便,他这房子大,前后都是三层楼,三个保姆,我们吃穿住都很好,姨妈就别操心了。”

  我是头一次这样无所保留的回击姨妈,并且决定再也不会给她留面子。

  我发现,人不能惯着,惯着惯着就当成了自然,以为我好欺负。

  姨妈大惊失色,眼睛都要飞出来,不敢相信的瞪我。

  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继续说,“您在家里怎么作我管不着,至少在你们离开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还有告诉那个郭梦,不管她来我家是打着什么旗号,我都不欢迎她,姨妈也别想利用卓风来威胁我们,我们母女两个到了哪里都饿不着,相反会过多更好,你看不惯就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我直接下了逐客令,再不想多费口舌。

  陆少也起身,一摆手,“姨妈,走吧,来人啊,送客,备车送,别叫姨妈在山上迷路。”

  姨妈坐着没动,脸色雪白,挑眉打量我们,我以为她会发狂,不想她突然质问我们,“你们这么一个鼻孔出气,该不会有点什么吧,我家那个卓风也是傻的,孩子是不是我们卓家都不知道。”

  第828章 你给我出去

  “碰!”

  陆少先站了起来,浑身怒火,手里的烟灰缸摔在桌子上,直接碎了。他瞪着姨妈,怒吼,“姨妈,我尊重你是长辈,你来我不赶你,可你这么说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这是在说卓风带绿帽子?真是长见识,没见过自己家里人这么希望自己晚辈戴绿帽子的,你也是能耐,能想得出来这番屁话。我告诉你,就算喵语不是卓风的孩子,卓风也会当做自己亲生的来养,这都跟你们没关系,你还是趁早别打幺蛾子主意。你趁我还没想动手之前立刻给我滚。”

  姨妈惊得浑身一颤,吃惊的望着陆少。

  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陆豪,你,你长大了,翅膀硬了,你竟然跟我这么说话,我信不信我去告诉你爸,我们卓家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陆少冷哼,“跟我就有关系,我是孩子的干爹,卓尔是我妹子,欺负她们娘俩就是欺负我。你给我出去!”

  姨妈还是坐着没动,不知道这种视死如归也要来胡说八道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我无力的吸口气,对她说,“姨妈,你先回去吧,有你们在的一天我就不会回那个家,你该知道是因为什么,你看不起我没关系,但是我不能苦了喵语,喵语是无辜的,她生病不能回去也是因为你们逼的,别怪我。再者,喵语就是卓风跟我的孩子,你再继续胡说别怪我不当你是我姨妈了。”

  “你……”

  陆少一挥手,门口的保镖走了进来,“送走送走。”

  姨妈身子瘦小,年纪大了似乎腿脚不好,今天来还穿了高跟鞋,身上的衣服比较宽大,被人拽着出去的时候就想一个稻草人随风摆动。

  她一走,房间里面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陆少很是无奈的看着我,起身轻轻揉我头,“这种人没必要生气,你只管好好的住在我这里就行,等卓风回来再说,那个死人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放心,他不担心自己女儿?混蛋玩意!不说了,上楼看看喵语。哎呦,我的干女儿,我来了……”

  陆少心大,很多事情不放心上,可我不行,想到姨妈从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就像心里涨了草,如何都平静不了。

  姨妈走了没多久我就叫李哥去给我查查那个郭梦到底最近在乡下都做了什么,想要跟人家交手,我就得抓住点对方的把柄,尽管说她也不能称之为我的敌人,可我不想就轻易放了她。

  这么多年风雨走来,我可不是从前那个认人欺负的草包,想叫我离开这个家不是不可以,看看她是否有这个本事。

  李哥那边没多会儿就给我来了电话,说郭梦最近在乡下倒是没出什么事儿,可之前有过一次大病,好像是精神方面上的,并且这几年一直都在坚持吃药,可这件事姨妈是不知道的,并且同村的人知道的也不多。

  我倒抽口气,有点后怕,好在我及时将喵语抱出来了,这要是郭梦突然发病,最危险的可就是喵语。

  “李哥,再去查查,那个郭梦突然就来了,肯定不光是姨妈的意思,你再看看郭家怎么了。”

  郭家人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动静,怎么就突然来了,肯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隔天早上,我跟陆少都以为被赶走的姨妈会消停一段时间,谁想到她又来了,这一次带来了郭梦。

  郭梦这一次穿着的碎花裙子是真的我的裙子了,我记得都放在了最里面的柜子,她还真能找。

  姨妈坐着喝茶,郭梦像是在参观,楼上楼下看了个遍。

  陆少不在,喵语被他抱到医院去做检查,姨妈趁着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看准了时间的。

  姨妈笑呵呵的看我,态度大为改观,极度友好,“卓尔,我们娘两个是真的担心喵语跟你在外面受了委屈,你说卓风不在,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好不容易来一次,就是想帮着你们带孩子的,现在可倒好,你竟然搬出来住了,这叫我们心里多过意不去啊。”

  我心里冷哼,是过意不去还是暗中高兴呢,我走了不就是她们想看到的吗,只是她们知道,卓风对喵语多看重,所以宁愿我也回去,也不想叫她们被赶走。

  可卓风也是傻子,还看不出来她们的意图?

  我吭声,随她怎么说去,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并且在陆少这里,她们也不能做什么。

  郭梦参观完了从楼上下来,不知道从哪里反找出一串珍珠项链,看品质很好,估计是从前开心用的东西,所以郭梦这是去了陆少的卧室?

  我深吸口气,叫自己平静下来,郭梦这样不懂礼貌的成年人我还是真头一次见。

  我说,“郭梦,我不管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不要动这里的东西,那项链不是你的吧,你最好放回原位。”

  陆少脾气不好,尤其是没什么耐性,除非是他在乎的人,不然哪怕是女人都不给什么好脸色,就别说是他一直想要动手的郭梦了。

  早上陆少抱着喵语走的时候就说了,实在不行就叫人揍郭梦,揍她哭爹喊娘自己离开就安生了,我想想这个办法太简单粗暴并且也不是最好的法子就没同意,他还很是不高兴的说我是草包。

  现在看来,郭梦这种人就该直接粗暴一点才知道长记性,可想到她的病,我就不得不退让几分了。

  郭梦听我说要把东西还回去,很是不情愿,笑的眯了眼睛,“卓尔妹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不是很好的,并且我喜欢的东西我就要拿到手,不管是东西还是人。”

  呵呵!

  我冷笑,郭梦这是给我个提醒吗,叫我知难而退?还真是新鲜,欺负我们娘两个都离家出走了,现在竟然直接叫我给她让地方,到底是谁给她的自信呢?

  我扫她一眼,在乡下住着,就算是整日好吃好喝不下地干活,那边的水和空气也容易叫人老化的快,尤其她还是整日梳一个老年人才会梳的发卷,实在难看。

  我问她,“郭梦,你说的什么意思能直接告诉我吗,我这个人比较笨,听不大懂。”

  顺便,我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卓风的号码,继续问她,“你最好说清楚,我不但笨,还有点爱胡思乱想,你要是不说清楚,我真担心我这个人会因为胡斯联想做点特别的事情出来。”

  卓风那边电话很快接起来,低声喂了一声,该是还在因为我昨天的生气而有些不高兴。

  我说,“老公,郭梦在陆少这里跟我说要我离开你,你说我该怎么办?”

  卓风那边深吸口气,“卓尔,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