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2节

  第829章 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想用

  我说,“我不想给,别人用过的东西我就不想用了,包括人。电话给了她接,我的电话就不想要了,也包括人。”

  这话多狠毒,我自己知道,可我就是要说给卓风听。

  卓风那边无奈的又是一声叹息,“我错了,我不该没解决事情就出来,可现在真的回不去,你别乱动,我叫人过去把她们送走。”

  姨妈三番两次来逼我,现在直接带着郭梦来,我真的人忍无可忍了,郭梦还在这里威胁我,那我岂能受着?

  我说,“老公,这样的事情没少发生,我不是从前了,以前我或许还能忍着,现在我忍不了,话我放在这,你不来解决,我别怪我不顾念亲情。”

  挂断电话,我笑看着两人的一脸惊恐。

  在她们看来,我仍旧是当年那个万事不懂只能被欺负的傻丫头,可我卓尔,早已经学会如何还击。

  “郭梦,我的话我想你也清楚了,想叫我走不是不可能,看你的本事,但是呢?我这个人吧,这么多年在姨妈的身上学到不少,那就是打击报复,你对我做一件不好的事情,我就会还给你十件,你要想想清楚,看是你的本事大还是我的本事大,是你的人多还是我的人多。李哥,送客,我们现在去公司。”

  我提着手包出来,身后郭梦和姨妈不知道还在里面做什么,耗了很久的时间才出来。

  姨妈看我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身后的郭梦一脸的得意,珍珠项链塞进我手里,警告我,“别以为你有钱了就什么事情都能做了,你该知道卓风为什么喜欢给你买那么多碎花的裙子,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他的很多习惯都是因为我,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我能生儿子,你能吗,下蛋都费劲的鸡。”

  “啪!”

  我几乎是没迟疑,直接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巨响,手心都有些发麻。

  郭梦被打懵了,呆愣着站我跟前,想要换手的时候姨妈一把将她拉开,李哥也走了过来,挡在我跟前。

  我不担心她还手,打一架也好,我有了理由直接对她下手,可她被拽走后哭了,哭的很大声,很伤心的样子,力气很少的被姨妈拉开了就没回头。

  我则站在门口,歪头瞧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不禁想笑。!

  问李哥,“李哥,你说一个女人失去了自我是不是就是这样子的?为了争抢一个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男人,到底图个什么呢?”

  我当年也没有下贱到这种地步,并且卓风是对我有心思的,才叫我们若即若离了那么多年。

  现在想来,我的坚持其实并无措,错的是世间这么多不甘心而做蠢事的女人和男人。

  我深吸口气,叫自己平静下来,刚才那一巴掌还真起了作用,叫我心口的火彻底的消了不少。

  李哥无奈的蹙眉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没想追问他心中的想法,“走吧。”

  他紧随其后,着急的将心里话告诉我了,“卓尔,我是看着你这么多年过来的,你……变了。”

  是啊,我变了,如果我还是当年的我,现在睡在卓风身边的女人就是那个郭梦了,生儿子,生女儿都跟我没关系,我不想做草包,我要强大,做女王,想叫人骑在我脖子上,要看看我是否答应了。

  “李哥,你的语气是否觉得变成现在的我就不对了呢?”

  “不是,我是觉得你……很好,真的,这样很好。其实你也别怪卓风,他这边叫我租了一些安排的,只是他没回来,担心我自己做不好会出事,就脱了一段时间,公司有事出差也是没办法。”

  所以李哥这是在跟我和卓风之间和稀泥呢,劝说我不要多想吗?

  “李哥,其实我没事,你放心好了,卓风那边他该理解我怎么想的,我们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差这一件事。走吧,时间不早了。”

  从公司开会出来,门口遇到了冯飞,他看起来是才回来的样子,风尘仆仆的,身上还有很重的香烟的味道。

  我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无奈的笑了。

  他先说,“知道了,最近过得不好吧?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我摇头,“其实没什么,我应付得来,知道你忙,不想麻烦你,恩……你最近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我问的是他家里的事情,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不过作为朋友和合作伙伴,我真想帮帮他,奈何他跟我一样不想叫别人插手自己的事儿,都是个强大而且自信的傻子。

  不禁看来,其实我跟冯飞之间还有很多地方相似,这叫我们像知己又像普通朋友,说不出来的关系。

  他笑笑,看了看时间,“走吧,陪我喝一杯,如果你方便的话。”

  “恩,也好,走吧。”

  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吧,二十小时营业的那种,才进去就被里面的温热顶的一身汗水。

  我脱了外面的风衣,坐下来,冯飞自己做主点了两杯黑啤酒,凉的,还有两份水果和甜点,放上了叉子后才说话,“郭梦最近去打搅你们吗?”

  我点头,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他挑眉看我一眼,笑了,“也好,你不想说我也不强求,那我们说点正事。”

  “恩。”

  “听说最近有人想要受够卓风的公司,你可知道了?”

  我大惊,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

  我吃惊的望着他,心中无比震惊之外就是更大的吃惊,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一点都不知情,并且卓风也没跟我提起过。

  所以,是了,我想起来了,之前卓风股票的事情就闹的满城风雨,当时有人说他的公司要破产,具体赔了多少钱我还不清楚,不过现在起死回生,我就没担心了,难道他出差就是因为收购的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问。

  “两天前。”

  那就是卓风出差的那天了,所以他是为了收购这件事吗?

  我吸口气,心中难道起来,作为妻子,作为公司的企业法人,我竟让一点都不知道,还在因为家里这件事给他添堵,相比较起来,他公司的事情才是大事啊。

  我盯着桌面发愣,闹灾在高速运转,可我却想不出任何法子来。

  冯飞又说,“这件事我也是才知道,最近在出差无意间听人提起的,我以为是因为之前股票的事情有人想造谣,可你也知道收购不是空穴来风,卓风突然出差去了江北,就是为了这件事,那个收购的大老板就在江北。”

  我坐不住了,立刻起来,住着他的手,激动地说,“走,跟我去,现在就去。”

  第830章 求助

  飞机三个小时,江北还下了雨,淅沥沥的有些潮湿,我们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卓风住的酒店,只是他人不在,我叫工作人员给我开了门,进来后看到满房间的香烟缭绕,知道他这是才出门不久。

  桌子上不大的烟灰缸里面塞满了烟头,不知道他这两天来抽了多少香烟,该是为了我的事情发愁?

  我无力的吸口气,放下了包,坐在桌子前想想事情。

  那个老板是从前跟沈之昂合作的一个客户,对方出的价钱很高,这对卓风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但是冯飞说这里面肯定有别的原因,至于是什么,就不知道,能叫卓风放弃公司而来这里谈论收购的事情我猜测,肯定是他的公司内部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此前李妍内部捣鬼叫卓风没少损失钱,在李妍得到了李思念后卓风这边有了很大的改变,可依旧是亏的,不知道他现在账户上还有多少钱。

  这个时候卓风想出卖公司,肯定是亏损不少了。

  冯飞估算,卓风的公司市值十六个亿,可他亏损的钱可不止这个数了,即便是卖掉了公司,依旧很多外债,没了公司如何偿还债务?

  我担心无比,可我对此处知道的太少,就连冯飞得到的消息也是听人旁听,具体不是很了解,我们茫然前来,也是素手无策。

  不得已,我打电话给沈之昂。

  不管是求还是什么,我都想帮一帮卓风。

  沈之昂这边是否肯卖我给我一个人情,我不敢保证,可我想碰碰运气。

  电话拨通没多久,沈之昂那边接了,听语气是还在睡觉,身边还传来女人的埋怨。

  我想我这是打错了时间,可电话都已经拨通了,只能继续说。

  “沈之昂,我,我想求你帮我。”

  那边哦了一声,打了个哈欠,“等我一些,我给你回过去。”!

  “好,我等你。”

  电话是在半小时回过来的,声音清晰不少,他估计是在吸烟,我能听到香烟燃烧的声音。

  “说吧,我应该能帮到。”

  “那我直接说了。”

  我无数次想过我再一次联系沈之昂的目的是什么,却没有想到是为了卓风,可我在打电话之前我都没有想明白我要如何帮卓风,只觉得我该在作风有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而不是在背后给他落井下石操心家里的琐碎事情。(!≈

  我将事情简单的告诉了沈之昂,他那边长久的沉默后说,“可以等我两天吗,我现在过去处理,你想怎么解决,我想要亲自见了才知道,是受够抬高价格还是想不被受够偿还欠款,我必须去问问才行,你想办法拖住他。”

  我激动不已,泛着泪花子抱着电话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很久后他继续说,“卓尔,谢谢你能主动求我,我很高兴。”

  我一怔,不明白的问,“什么?”

  “呵呵,没事,我先挂了,我去买机票现在就过去。”

  “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我激动的在房间里面徘徊,走了好几圈才叫自己镇定下来。

  再一看时间不早了,我不想卓风现在就回去,立刻给他打电话想办法拖住他。

  第一次电话卓风没有接,中间间隔了一段时间我再打过去,卓风接了,听语气是喝了酒,有点不清醒,大着舌头问,“谁?”

  我心痛的蹙眉,捏着电话的手都在颤,“卓风,是我,我,我想你了,我来找你了,你在哪里啊,我去接你。”

  “恩?卓尔,老婆,我,嗝,我在喝酒……”

  电话断了,断线之前我听到了女人说话,“卓总,继续来啊,来啊。”

  我心如火烧,坐立不安起来,任由我如何相信卓风也不敢相信混迹于风尘的女人,立刻冲出了酒店,查询了附近的所有的会所,最后还是冯飞找的这里的人打听了才知道卓风在哪里。

  据说江北最大的会所在城西,是要收购卓风公司的老板所开,也是最繁华的一个地方。

  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里的光线还是很足的,周围满是邓红柳绿,街上的行人也很多,欢歌笑语就从会所里面传出来。

  冯飞还在继续打电话问卓风的具体位置,挂了电话看我一眼说,“在里面的七层,包厢里面。”

  冲进去,我心急火燎,想到卓风的身上被别的女人摸过我就无比的心痛,这份焦灼能叫我发疯,脚下的步子都快了不少。

  冲进包厢,推开门,我就看到三个女人围着卓风。

  他早已经喝的酩酊大醉,躺在一个女人的膝盖上,袖长的腿支起来,单手放在额头上,显然是他此时很难受。

  他的电话就安静的躺在桌子上,上面还有一块蛋糕,瞧着可怜巴巴的。

  他听到声音只是身子扭了一下,头也没动,倒是三个女人同时看向我,那只还放在卓风胸口上的手正慢慢移动,此时也停了下来。

  我曾经看到过李思念跟卓风之间的肢体动作,也亲眼见到徐娇娇主动脱光了勾引卓风的浪荡,卓风都是冷静处理,躲闪干脆,可此时的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如何都动弹不得。

  他想挣扎,奈何已经没了理智,任由大片的胸肌露在外面,麦色的皮肤被女人肆无忌惮的抚摸。

  角落坐着的女人站起来,走过来将我上下打量一番,很是不高兴的问我,“哪个包厢过来的,我们这里已经满了,卓总现在喝醉了,不需要别人陪了。”

  当初我在陆少的会见过无不少风尘女人,大多都是懂礼貌的,极少数不懂规矩的也都被里面的人调教的无比听话。

  但她们的生活大多都是尔虞我诈,互相争抢客人,多一个人就少分一分钱,自然彼此之间就多了一些争斗。

  但是这样赤裸裸的做法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我心平气和的却又无法叫自己保持最初的冷静,看到她们鲜红的指甲触碰在卓风的胸口,我就无比厌恶。

  我吸了口气说,“对不起,我是来找卓总回去的,你们可以让开吗?”

  我想,我已经保持着最后的冷静,处理这件事了,可在她们看来,就是争抢。

  谁不想跟大老板在床上云雨啊,哪怕是沾染了一份也是高兴,尤其卓风的身上有太多的吸引。

  可他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却是那么的赤裸裸。

  我无奈的蹙眉,直接绕开面前的女人走过去。

  不想,又一个女人站了起来,两个人就像是一道墙壁,将我阻拦在外。

  我看她们一眼,样子都还不错,其中一个该是年龄不小了,眼角都有了皱纹,脸上厚重的遮瑕涂抹的不是很均匀,在有些暧昧的灯光下竟有些诱惑。

  我不懂她们的妆容,好像当初菲菲也是这样,不过菲菲懂得见好就收了,拿了我一百万,直接就跟陆少那边脱身离开后开始了新生活,此时该是在国外的沙滩上晒太阳,而不是在这样糜烂的地方继续苟延残喘。

  我已经没了耐性,语气不是很好,“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