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3节

  第833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李哥支支吾吾了一阵凑过来低声说,“沈之昂来了,刚才在酒店定了房间,我说你们在房间不方便,他说晚上再联系,现在已经出去了。”

  啊?

  我大惊,他怎么来的这么快?

  李哥又说,“估计是坐私人飞机来的,看样子来的还很匆忙,是不是之前跟你联系好了?”

  我吸口气,慢慢转头看向身边的卓风。

  他眯着眼睛,没吭声,但是李哥说话声音再低,卓风也不是聋子,肯定听到了。

  我对李哥点点头,“知道了,你去开车吧。”

  卓风没追问,可依照那么聪明的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所以我现在说不说都一样。

  气氛僵持起来,刚才的温馨瞬间就被冷霜冰冻了。

  卓风没吭声就是在生气,这火气还不小。

  可我要如何解释啊。

  静默了一会儿,因为他的电话响了才打破了这份僵局。

  他接起来嗯了几声挂断了,看向我,无奈的问我,“你难道不知道我不想见他?”

  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可当时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我能想到的只有沈之昂了,“我就是想叫他帮我,不想你出事,公司是你的心血,我不想被人收购了,你有事情也不跟我说,我只能自己干着急了。”

  卓风是很想发脾气了,可我们都是为了彼此着想,这阴差阳错的就不能怪谁,只能是无奈。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你更该知道我是不会将公司卖出去的,企业法人是你,我想卖掉肯定是要通过你。这件事我没跟你说是不想你担心,家里事情够多了,知道你心情不好,姨妈突然来了给你我造成了不便是我的错,阴差阳错,哎,走吧,不得不见的话只能见了。”

  我能看出来卓风的为难,当初我跟沈之昂结婚也是阴差阳错,这件事叫他伤心许久,好不容易我跟沈之昂离婚我们走到一起,看起来是很圆满,其实沈之昂都在我们彼此的心口上留了不小的痕迹。

  沈之昂对于我来说,是否真的一点不动心,我想我自己无法说清楚。

  晚上,卓风主动跟我说已经定好了酒店,就是要约沈之昂出来,他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可也要见,谁叫你把人找来了。”

  沈之昂是不得不见,他帮我的不少,卓风帮他的也不少啊。

  晚上的时候冯飞也来了,卓风说既然都在一起过来坐坐。

  一桌子人坐下来,起初都没说话,这份尴尬僵持了很长时间,直到服务生上菜才将气氛打破。

  我深吸口气,主动开口,“沈之昂,我,我们的事情是我弄错了。”

  沈之昂笑着点头,他的眼神发亮的看着我,情绪有些不一样。

  他该是知道了,不过人都来了,看样子是不做点什么都不会走的了。

  冯飞笑呵呵的接过话,“有些事情还是敞开说的话,卓风的公司的确除了问题,卓尔这边也是很想帮忙的,谁知道最后出问题的是卓尔这里,不过沈之昂人是杜康,相信这里面的事情会好处理。”

  沈之昂笑笑,态度好的就像是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的确,我来的路上已经跟杜康联系了,他是我从前的一个好友,不过也只限于相识,其实我是帮不了什么的,不过我都来了,肯定不能空着手回去,谁来我还想问问卓风,这边你打断怎么处理杜康?据我所知,杜康不是大金主,他要仰仗着背后的杜家和自己的姐姐杜红。”

  杜红这个人了解的人少,一直都在国外,就算回国也只是公司内走动,很少外出。

  卓风这边也是因为不了解杜家人才没开始做什么,之前也说回去了解后再决定,可现在沈之昂都来了,他肯定不会就直接走了什么都不做。

  他说,“既然你问了我就直接说,卓尔这边的业务太多,当初她创办公司的时候经验不足,各种生意都接触,看着赚钱了,其实赔本不少,这一点她自己清楚,这几年走上正轨,公司开始上市后才开始慢慢有了正统,可还是内部一团乱,所以想要处理起来还是很麻烦的。当初你接手的时候……”

  话语一顿,气氛就有些紧张了。

  当年的事情谁都不想提起,可不得不说,就十分尴尬了。

  我清楚地看到沈之昂的眼睛移过来,热的像一团火,就要将我燃烧了。

  顿了顿,卓风继续说,“你更应该知道卓尔的公司内部问题,这么多年都没解决,被人利用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我想还是暂时不做什么,回去后想帮着她将公司整理一下,不必要的部门处理掉,这样能筛选一些员工出来。”

  “恩,的确是,既然杜康都说了在公司内部按了人,这个事情是很严重的,不能再丢了重要文件才是。”沈之昂很是赞同的点头。

  其实我的公司的最大问题就是部门太多了,我所有的行业都在接触,五花八门,只要运转挣钱的都有,可专业却很少,之前我才做好的房地产最近也因为限购和地皮的问题不做了,之后开始做了新型能源和科技开发,才见受益,我又想风险投资。

  算下来,我手头上的资产不少,可真正利用的却不多,就像卓风说的,多一半都是无用的。

  他们说的我都没有意见,只是我还没事吗头绪,所以不想发表意见,只想听他们说。

  这顿饭倒是过的快,卓风都安排好了计划,接下来就是实施了,而沈之昂只说会出面相助,却没具体说如何相助,看样子最近一段时间内都要留在国内了。

  酒过三巡,我也有些晕,出来去卫生间,路过男卫生间的时候卓风突然拦住我,身上的酒气很重的拍在我身上,贴着我的身子给了我一个壁咚。

  我笑着推他,“这是在酒店,你疯了?”

  “恩,我疯了,我真的要疯了,顾程峰回来我起初还没在意,冯科最近没去骚扰就很知足,不想现在沈之昂回来了,你说,我要怎么平静?”他有点怒气的狠狠一个吻印了上来,跟着喘着粗气笑了,警告我说,“我吃醋了,很严重,回去后如果我因为吃醋跟你争吵,你别走,打我也行,骂我也行,留下来,有问题一起解决,你要是因为生气就跑了,我可不知道怎么办了,知道吗?”

  第834章 我想了你,怎么办

  卓风喝醉了,身子都在晃,他一直酒量很好的,除非心情不好喝几口酒醉,现在看来,是真的心情不好,他在埋怨我将沈之昂也叫来了,可嘴上没说,不代表心里没有这么想。

  我有点心疼他,抱住他,“老公,好,我都答应你,不会走的,你心情不好了就告诉我,不要自己背后做些伤心的事儿,知道吗?我们还有喵语要照顾呢。”

  “恩,恩。嗝……”

  他是真醉了,可说的话却不是酒话,这是他很难得说出来的心里话。

  晚饭结束后,沈之昂说约好了杜康见面,提前离开了,冯飞跟着我们又坐了会儿也纷纷走了。

  到了酒店没多久,我们洗了澡就睡了。

  深夜的时候,我起来去卫生间,这会儿注意到电话上的绿色灯闪了,我拿过去解了电话的锁,三个未接来电,时间是刚刚,只是我调了静音,所以没听到。

  第一个是佳佳打来的,之后还有一条微信,她跟我说跟陆少吵架了,上次跟富贵动手了,可两人竟然没分手,富贵还回来给她道歉,实在是令人惊讶。

  这段时间陆少都因为喵语的事儿去佳佳哪儿,顺便看看两个孩子,现在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被陆少洗脑了,整天叫他爸爸。

  佳佳很生气,只是没说什么,今天的在争吵就是因为这件事儿。

  佳佳说不想陆少破坏她平生的生活,并且得知,开心在国外过的很不好,她很自责,想叫陆少去找开心复婚,说陆少是繁殖癌症泛滥的精神病。

  陆少最受不了有人骂他,当时没发作,也是因为孩子在,抱着喵语就做了,半夜走的,还喝了酒,她担心陆少带着喵语出事。

  而第二个电话就是陆少,我没接到,他也发了微信,发了一张图片过来,是他抱着喵语在家里,喵语睡着了,婴儿床内好看的脸相继了卓风,他在跟我汇报没事就没了音讯。

  两个人的事情我不想搀和,孰是孰非已经无法论断,感情的事情也强求不得,我只能在背后默默的观察,给予帮助。

  而第三个电话就是沈之昂了。!

  我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该市有什么急事。

  于是,我给回了过去。

  他那边很快接了起来,低沉的笑声也传了进来,跟着是一串女人的笑声,沈之昂对身边的女人低声说,“走开一些,我打个电话。”

  女人满不情愿的,还是离开了,电话那头的环境安静下来,沈之昂说话了,“是不是已经休息了?”

  我恩了一声,回头看一眼卓风,推门出来,站在外面的窗户边上,开了窗子,冷风灌进来,我也彻底清醒了。(!≈

  “刚才起来去卫生间看到了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是有点,是这样,我跟杜康见了面,他才走,我们说了说这件事,现在的问题是你是否可以过来跟我当面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做,因为我要提前过去查一查,他给我只透漏说最近他姐姐也在做这件事,所以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不是一个对手。”

  原来是这样,我也是担心公司出乱子,出来之前都将全部的事情交给了刘豆,如果刘豆是被利用,怕是对方会借着这个机会做出什么手脚来,我们防不胜防。

  我看时间也还来得及,卓风喝醉了睡得沉,只要我出去说完了事情回来该没事的。

  “好,在哪里,我过去,我们当面说。”

  “恩,过来吧,就在楼下的酒吧,西面的这个包厢。”

  我穿了衣服,随便扎了头发,到了他说的酒吧,里面的人看到我进来直接领着我过去了。

  敲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沈之昂环抱着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我浑身一跳,立刻侧身出来了,半掩住房门,有些与偶遇不前。

  沈之昂也是正常男人,跟女人之间发生什么都很正常,可没想到的是他现在会开放到这种程度。

  之前我只看到他抱着那个大屁股女人在会所喝酒,却不曾有过什么过多的举动,现在怀里的女人衣服越来越少,他的行为也越来越放荡了。

  我在想,是否现在直接回去,就当做没来,想商量等白天的时候跟卓风一起出来不是一样。

  不想里面的女人发现了我,沈之昂直接在里面叫我,“卓尔?”

  我无奈的蹙眉,犹豫之间,不得已还是进去了。

  这会儿,女人已经起身,随便的穿了一件很薄的衣服在身上,身材很好,傲慢的身体若隐若现,我作为一个女人看的都有些脸红,不敢正面看过去。

  沈之昂又是低沉一笑,他好看的眼睛在我身上来回扫了扫,回头对那个女人说,“出去吧,我跟卓总说会儿话。”

  那个女人不情愿的哦了一声,起身提着其余的衣服扭着乱颤的腰肢走了。

  我这才舒口气。

  沈之昂还是在笑,关掉了房间里面的音乐,地给我一杯冷饮,才说,“抱歉,不过是为了应酬,是不是吓到你了?”

  这倒是没有,只是觉得有点接受不了。

  “沈之昂,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吧,卓风那边喝醉了,身边没人不行,我急着回去照顾他。”

  他恩了一声,点燃了香烟,猛吸一口,才说,“杜红那个人我不是很了解,不过那个女人听说很厉害,这几年都悄无声的在上流社会上赚钱,可谓是人脉很广的,我当初接触她的时候也不过是几面之缘,不过知道一点,她身边有个年龄不大的女儿,才七岁,可是父亲是谁不清楚,我想要对付她,应该从这边入手。”

  这倒是不错的主意,可我暂时还没想到如何做,毕竟是我公司内部出了问题,我手头上要紧的是去处理内部的一些眼线在对付杜家。

  相信那个杜康也不过是假招式,想要对付我们,还是不简单的。

  “卓尔,你不想问问具体的吗?”沈之昂歪头看我,那好看的眼睛就好像对我放电。

  我从前总以为我对沈之昂只有夫妻的感情,可分开这么久以来,我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其实很复杂,或许是动了真情,可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深。

  我猛吸口气,没回答。

  陡然,他的呼吸接近,就要扑在我的脸上,我茫然抬头,对上他一双满是深情的双眼,他问我,“我想了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