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4节

  第835章 错了

  我心口一紧,尴尬起来,突然觉得我贸然过来有点后悔了。

  沈之昂是我前夫,不管我们之间关系如何,突然深夜过来见面影响不是很好,如果是被有心之人利用,不知道现在新闻上会怎么写了,卓风还在酒店,他本就不高兴我叫沈之昂过来,在发生别的事情,即便是误会最后我们也肯定会因为这件事争吵。

  我豁然起身,不给沈之昂说话的机会,打算直接离开。

  他突然问我,“你不想听听我的意见吗?我知道你来这里后悔了,是担心卓风误会,可你也该知道,你已经来了,进了这个房间之后你所担心的事情就会发生,不管你什么时候离开都不影响结果。还不如安心的坐下来听听我是怎么说的,我们也好商量个好对策,处理这件事。”

  我暴怒,知道沈之昂一直都不是兔子,而是狡猾的大灰狼,可我却忘记了这件事,当他看做好人。

  一个能够为了拿到家里全部资产而不惜隐忍了十来年的人绝对不是善类,我如何就忽视了?在我心中,他只是我的前夫,是当年那个为了得到我而放低姿态的好男人。

  真是该死,我低声咒骂自己。

  我开门的手迟疑着,他说的对,我既然已经来了,误会就是开始了,不管我什么时候回去,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可我必须走。

  我说,“沈之昂,你的计划我想等我老公一起来商量,你才下飞机没多久,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的好,我现在很累,先回去了。”

  开门,顿时几只刺眼的闪光灯射了进来,我紧紧闭了眼睛,等待闪光停止。

  咔咔的声音在耳边就好像一次次剪开了我皮肉的剪刀,无情的伸手掏出了我的心脏。

  而这份心口上存着的男子又因为心脏被掏出渐渐消失。

  沈之昂走过来,拉着我往房间里面拽,碰一声关紧了房门,站在我身边低头看我。

  我勉强睁开眼打量他,猜测他会用这些照片做什么。

  僵持中,他突然说,“在想这件事是我做的吗?错了,不是我做的,是杜康,这里是杜康的底盘,我们去哪里他都知道,即便你不出来,这样的事情也少不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我有点不相信的看着他,实在是无法接受。

  他继续说,“你先把对我的成见收回去,我沈之昂还没卑鄙到这地步,当年追求你是正大光面,既然我选择了放手,就不会后悔,我想你是真的,我打算忘掉你也不是假的,可需要时间。所以既然我来了,就会将这件事做到底,算是我给你最后的弥补,谁叫我当年也利用了你跟卓风。”

  他侧身从我身边走过,再一次坐在了原来的位子上,喝了口红酒才说,“杜康想陷害我们是早就相好的,我不过是给他体现拿到了陷害我们的把柄罢了,这么做是想接近他,给我们彼此一个正面交锋的时间和机会,相信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将这个东西发出去的,不过也是时间问题,所以在这期间,我们要尽快的找到杜康,先下手为强。他这个人比较善嫉,并且好色,很自打,自以为拿到了我们的把柄就会放松警惕,我们接近他的机会就多了。”

  我大惊,转身看他。

  从前的沈之昂身上还有没有退却的浮躁,而现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的味道,更加狡猾,从前我总是离不开的那双好看的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多的是算计和阴谋。

  他同样盯着我看了许久,半晌才说,“不用怀疑我,从我们结婚后我就在没有想过利用你。你可以不相信,我给你时间回去考虑,最近一个月我都会在这里。即便你们不相信我,我也会帮你们,这是当初我欠你们的。”

  我轻轻吸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件事如果真的按照他说的这样,也可以试一试,杜康我们都不了,卓风来了三天见到了杜康也没谈出来个所以然来,可沈之昂是了解杜康的,并且知道杜康的软肋,听他这么一说,我觉得非常可行。

  沈之昂很有耐心的坐着,不急不缓的喝酒吃着水果,等待我的回答。

  我站着想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回去问问卓风,这件事不想一意孤行叫所有人都担心。

  “沈之昂,我还是没拿定主意,我想回去问问卓风。”

  “也好,但是现在出去了怕是时间不对,你要再等一等,叫杜康以为我们真的有什么了才行。”

  时间上来看,只有我跟沈之昂发生了关系才会叫杜康以为他拿到的证据是最有把握的了。

  我看看时间,才来十分钟,那就再等等吧。

  我坐在了距离沈之昂比较远的位置上,靠着沙发,有些困倦。最近都没休息好,家里的事情和公司的事情搅合我的头疼,本来就精力有限,现在还睡不好,更加疲倦。

  我喝了口冰水,可也没多管用,困意袭来,实在难受。

  我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要走。

  沈之昂也跟着我站起来。

  “你也回去吗?”

  “恩,要把戏做足。”

  他走过来,手轻轻的放在我的后背上。

  我一怔,后退几步。

  好的皮囊下,一个老练深沉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够受得住诱惑的,我想我也是正常女人吧。

  他却笑,耸肩说,“也好,你先出去吧,我随后再出去。”

  我点头,知道他是想表现的我们更亲近一些,可我实在不想那么做,一点头,快步走出了包厢。

  刚才那群拍照的人都不在了,整个酒吧依旧热闹,只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我身上,叫我浑身不自在。

  走出来没多久,门口熟悉的身影惊的我浑身一跳,打量站在这里的卓风,不敢相信的我下巴都要落在地上了。

  “卓,卓风?”

  “恩。”他只轻轻点头,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下,看不真切他现在的表情。

  “我,我,我进去跟沈之昂说了会儿话,我们商量好了怎么对付杜康,该回去了,走吧?”

  即便我跟沈之昂之间没什么,我依旧心虚,伸出手想牵他手回去,可他没动,点了根烟吸起来,盯着我的身后看。

  没多久,沈之昂出来了,单手插兜,喝了不少的他脸颊染了红,好看的眼睛有些迷离,看向卓风的时候笑了,“卓总。”

  卓风情不可闻的叹息一声,这才伸手将我抓在怀里,对沈之昂说,“明天再说,这件事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第836章 怨气

  卓风带我回去后一直没说话,许是半夜起来看到我不在就出来找我了,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恤,手都有些冷。

  我给他倒了杯热水,他没喝,只看着我,一脸的不高兴。

  我看他的样子反倒笑了起来,卓风从前吃醋也是悄无声息的,叫人看不出什么来,现在却整日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我去抓他的手,第一次没抓到,他躲开了,第二次他直接将我的手甩开,第三次,我握住了,噗的一声笑出来。

  他无奈的吸口气,轻轻一拽,把我拽到了怀里,“拿你没办法,说吧,这回又是怎么回事?”

  我如实的告诉了他,并且也将我的想法说了,就是不想他误会。

  卓风一直低头听着没吭声,可脸色依旧不是很好,很久后才说,“你觉得你老公我是个废物吗?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喜欢求助外人,不想回头来问问我?”

  我没有啊,我刚才不是解释了我过去也是沈之昂叫我去的,我没有觉得卓风是废物,并且这件事沈之昂也说的对,他了解杜康,这个办法或许就是最好的呢?

  我歪头瞧他,这是还没消火呢?

  “老公,你这口气也生的有点多余了,沈之昂也是好心啊,并且他说的也对,我们为什么不试一试,尤其是那些照片也没什么,清者自清,难道说……”

  “难道说非要认为我被戴了绿帽子就好了?这件事不是清者自清的事儿,是别人怎么看你,舆论压抑很大,你从前没少吃这样的亏,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是不懂?你要我说多少次才能叫我放心?那个沈之昂是什么目的你不清楚吗?他多少次想回来你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次是你叫他回来,他肯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接近你的机会,你能说那些照片是杜康的人做的而不是他沈之昂做的?”

  我……

  我惊愕的看着他,卓风说的这是什么话,沈之昂再坏也不会这么卑鄙,我刚才都把沈之昂的计划跟他说了,要解释的也解释清楚了,卓风为什么还是不相信?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非要说我沈之昂之间有什么才甘心?

  我也生气了,吃醋也要有个限度,都这个时候了,我们不是要拧成一条绳在一起想办法吗?

  我豁然起身,轻轻推他,不打算理会这个不懂事的大男人。

  “你继续吃醋去吧,我相信沈之昂,这个法子一定能行,还给我们多一些时间处理自己的事情,明天我就回去挑人去接近杜康,美色到什么时候都试用。”

  卓风冷笑,“是啊,美色到什么时候都试用,那个是你前夫。”

  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说我利用美色?

  我暴怒,回头瞪他,气的我浑身都发抖,卓风最近真是不可理喻,他是不是疯了?

  我满肚子的委屈,可到了此时却一点都说不出口,这个人就是有这个本事,每一句话都堵的我心口难受,说多了还不去不说,说了有什么用?

  我深吸口气,扔给他枕头,“出去睡。”

  他一怔,接过枕头不动弹,最后眉头狠狠一拧,起身。

  我以为他还真的要出去了,不想,把房门咣当一声关上,回头对我说,“谁都不准出去,生气也必须睡在一起,睡觉。”

  “啊,卓风,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

  卓风不理会我,扔了枕头,三两下脱光了衣服,直接翻身上床,我生气的时候就想自己待会儿,没准火气消了,事情就过去了,谁想到他非要在我面前晃,叫我碍眼。

  不过既然不能叫彼此安静,还不如直接将事情说清楚。

  我回头拽他,“你给我说,你在生气什么,这件事我哪里做的不对了,是,我突然出去是我不对,可他沈之昂大老远过来做的错了吗,还不是为了帮助我们。”

  卓风不情愿的睁开眼,纠正我,“是,是帮助,可他帮助的是你不是我。现在还把你放在砧板上,你想过没有,一旦杜康那边想提早将这个事情发出去,头版头条不知道又要报道多长时间,你才过了多久的平静日子?你还想整天被记者追着问?再有,我不相信他沈之昂能这么有把握。”

  在卓风看来,他沈之昂还是当年利用我的笨蛋,就算事后沈之昂拿到了沈家的东西也不代表他是个独立的大男人,可这不足够说明他卓风不相信沈之昂啊。

  “卓风,你被把人看扁了,我觉得沈之昂跟以前不一样,我就是……”

  他豁然起身,脸上怒气更重,问我,“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他是你前夫,你当着你现任丈夫的面护着他,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

  啊!

  我荒芜,说到底他还是在吃醋。

  看他生气的样子,我反倒不生气了。

  不禁笑出来,一把将他抱住,“傻不傻啊你,都当父亲的人了还这么爱吃醋,我还以为你变得小气了,原来是吃醋呢,好了我不说了,那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呢,你别戴着有色眼镜看人,觉得沈之昂是我前夫了我就必须替他说话,你从前那么理智的,现在怎么不理智?”

  他没好气的瞪我,“理智不了。”

  我噗的笑出来,“行了我知道了,理智不了,哎呦,我真该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给喵语看,看看她这个当父亲的是多么不着调。”

  卓风一愣,也跟着笑了,翻身将我压在身下,手就开始不老实。

  狠狠亲我一下,问我,“哪里不着调了?”

  我被他亲的浑身难受,大口喘息着说,“都不着调,哎呀,老公,哎呀,时间不早了,你别,唔……”

  卓风重重的吻像是碾压我的车轱辘,一次次的压在我的嘴唇上,没两下将我身上衣服剥了个干净。

  当那股熟悉的热浪滚过来,扑在我身上,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心火叫了出来。

  这天醒过来已经是大中午了,电话都快被打爆,冯飞说来敲过三次门我们都没看听到,要不是卓风后来起来了,他都要报警了。

  或许是因为被折腾的太厉害了,我全身都在疼,跟散了架子一样,卓风叫我再睡一会儿,他跟着冯飞出去找沈之昂谈,我则落得清闲。

  不过这件事我搀和的多了也是麻烦不断,还不如就交给了卓风,免得他又要吃醋跟我耍脾气。

  晚上的时候,卓风会来,带了些吃的给我,我吃了点才起来洗漱,他说事情都处理好了,心情不错,带我出去转转。

  我笑着没问他具体细节,他也没多说,想来也是顺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