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6节

  第839章 大不了这个婚姻我不要了

  这下可倒好,郭家人借着机会全都来了。

  万幸的是房子的火没烧起来,不然姨妈都难以幸免。

  隔天,郭家人就全都来了。

  卓风正在房子里面收拾东西,我则在楼上检查都丢失了是,珠宝少了不少,我的结婚戒指之前卓风给我准备了双份,现在只只剩下了一个空盒子,之前放在桌子上的一条项链也没了,那还是我爸爸留给我的遗产,很有收藏价值的,具体市值都都很高。

  我看着心疼,看也实在没法子发脾气,现在郭梦被送进了医院,卓风在楼下应付郭家人,还有人吵着要上来跟我理论,问我为什么锁了房门,是不是防备他们偷东西。

  我真想告诉他们就是这样,就算是防备着东西也没了,并且是他们赔不起的。

  陆少那边说叫人过来,至少不能叫我跟卓风出事,我想了想没答应,叫他帮我照看好喵语再说。

  我这才检查好东西,就发现被仍在角落的一所有护肤品,是全都被摔碎了,故意踢了一脚放在角落的,碎片上满是护肤品的液体,看着就叫人心疼,还有一些是卓风之前出国买给我的,我都没舍得用。

  这些都是其次,主要的是她拿走了我的结婚戒指。

  我跟卓风没办隆重的婚礼,当时只简单的扯证,是二叔他们帮我办了个像样子的酒宴,可也省去了很多重要的仪式,所以新买来的戒指没用上,可也是结婚戒指啊,是一对儿的,现在可倒好,只剩下空壳子了。

  卓风当时只说花了大价钱,我没多问,可想也知道数目少不了。

  这个东西贵重不说,意义也不同,郭梦拿走了就是别有用心。

  我越想越生气,直接出去跟他们理论。

  卓风看我下来,脸上愁容更大了,他是想保护我的,我一出来,怕是保护不了了。

  他拦住了郭家人,直接走过来,低声问我,“出来做什么,东西都检查好了?我马上叫他们走。”!

  我将空盒子扔给卓风,直接下楼,看一眼郭家人,问,“郭梦出事你们都来了,很好啊,一家人整整齐齐都在,这件事我就说清楚了,我跟卓风结婚你们都看不顺眼,现在我生了女儿还是看不顺眼,那我就直接说好了,反正我做任何事情你们都看不顺眼,我也不怕跟你们撕破脸,大不了这个婚姻我不要了。”

  “卓尔,说什么?”卓风不愿意的低吼。

  我冷哼,说,“卓风,你也看到了,你家里人现在都堵在家门口来了,还叫我们怎么过?结婚戒指都丢了,我们连家都回不来,还有人想防火烧了这里,好啊,我就成全你们,大家都不要走了,一起烧死算了。”

  我情绪激动,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直接跑下楼,开了煤气灶。

  卓风惊慌的追过来,关掉了我再打开,如此反复好几次,郭家人终于有人说话了。(!≈

  “卓尔,我们来也不是欺负你,就是想问问你怎么办,郭梦有病这是家里人都知道事情,你这么逼她,总给我们个说法吧。”

  我刚要咆哮,郭家人欺人太甚,是她郭梦逼我还是我逼她,自己有病不去医院来这里撒野就是我不对了?

  不想卓风将我拦住,走上前,问那个人,“大伯,你说这话我不爱停了,郭梦来之前跟我们谁说过吗?她有病我不知道,郭家人知道可通知我了?她来了闹的我妻子和孩子都没办法回来,现在还险些烧了房子,那这个损失谁来陪,还有,我们的东西丢了不少,其中有一些东西是我妻子故去的父亲留下的收藏价值连城的宝贝,这如果丢了你们该知道后果多严重,你们是我亲人没错,小的时候你们带着我,将我养到了七岁,我感谢你们,可不代表你们就可以一辈子纠缠着我,我给你们钱,给你们房子车子,却不能允许你们来破坏我的家庭,张律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律师在家里,一直坐在沙发上,听到卓风叫他立刻站了起来,提着手包对我跟卓风一点头,“我在呢,卓总有事说。”

  “你给我算算,丢失的东西要是赔偿大概多少,并且郭梦当时好像没发病,她偷拿了我的东西,还烧了我大房子,是不是坐牢啊?还有这群人,在这里逼迫我妻子,污蔑我妻子,是否也要吃一点官司?”

  我站着没动,起初还别特生气,可现在听到卓风这么说,火气也消了不少。

  不过也知道了卓风为什么对郭家人这么在意了,原来在七岁之前是他们养大了卓风,可那时候姨妈已经嫁给了卓风的父亲卓振东,所以卓风对这一家子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他感激姨妈照顾了自己父亲,也感激郭家人照顾自己,可不代表这群人就可以仰仗这点恩情肆无忌惮踩着自己头顶拉屎的。

  他也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一直退缩才成了今天的局面。

  这时候郭家人都不吭声了,倒也不是自己觉得理亏,而是知道了自己没钱,面对卓风所说,他们是不知道怎么办好才没有在逼迫我们。

  姨妈这时候笑呵呵的走上来,“卓风,好儿子,这件事姨妈不对,你就别怪她们了,都是一家人嘛,别闹得那么僵,并且你也知道,郭梦那孩子之前生病是因为什么,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现在好了,送去医院了,总会好的,是不是?”

  卓风暴怒,脸上的五官都扭曲起来,一把将姨妈推开。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我,亦是被吓到了。

  卓风咆哮,“不要道德绑架,郭梦生病不是因为我,她是喜欢上了同村的一个老师,并且怀孕生了孩子,你们当时找我是想找个接盘侠,谁知道我当时在国外上学,回不来,并且我从一开始就当她是我姐姐,我们是表亲,你们这么做是绑架,再有,孩子被你们卖掉了,还心疼是个男孩子,现在觉得郭梦可怜才想起来要去找,可孩子早就不知去向,你们也才觉得心里愧疚,想带着郭梦来我这里找一找安慰,却不知道我早就结婚,这才赖着不走,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说,不代表我默许,是想给你们时间自己离开,你也说是一家人,可一直都是在你们逼我,想过我吗?我跟卓尔结婚现在夫妻幸福,我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搅我们,要么安生在这里住下,别给我找事,要么,都滚。”

  第841章 添乱

  我恨不得现在就捏死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诚心给卓风找不痛快吗?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卓风,他这是生气呢,好像就要炸开的锅盖,立刻就能变成利刃割向陆少的脖子。

  我狠很的瞪了陆少,低声说,“陆哥,你能帮我出去看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吗?”

  气氛实在太尴尬,本来沈之昂一个人在就已经很不自在了,谁知道冯科也来了,那个该死的顾程峰也来凑热闹,简直是要人命。

  这一团团的关系太复杂,搅合的我头疼,卓风不说话气氛更加紧张,满桌子的人都看向我们,我觉得我就想一个猴子被看来看去,简直要疯。

  陆哥呵呵一笑,嘴巴裂到了耳朵根子了,他就是来看戏的,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添乱。

  我没好气的瞪他,他还是不当回事的呵呵一小,磨蹭着起身说,“成,我出去瞧瞧,你们先喝点水。”

  陆少一走,气氛似乎还好了一些,至少没人主动说不愉快的事儿了。

  安静了一会儿,卓风终于说话了,听语气心情还是不好,至少他肯主动化解尴尬,我就松了口气。

  “这件事杜家的意思是要整垮我们的公司,你们也知道杜家这几年在市面上做的不少,之前收购了不少的小企业,现在开始看准了我们的大公司,卓尔的公司他当做了靶子,眼下资金还算充足,只是很多合约都被套住了,设计到的一些项目都跟你们有关系,既然都来了,你们就好好说这件事背后怎么做。”

  按照国内的道德标准,我还真是个婊子,结婚一次又一次,并且我跟前夫们还都有联系,不管直接还是间接,都给我了不少的帮助,每一次离婚他们都慷慨的给我东西,房子就多了好几个,可我真正需要的其实都很简单,只想跟卓风好好生活在一起。

  阴差阳错的我跟卓风结合已经到了现在,我也被迫无奈推到了高端,签订数目比较巨大的合约,并且这里面涉及的真的太广泛了,以至于跟前夫们多多少少都沾了一层关系。

  我从前一直在想,他们为什么要帮助我,难道是因为知道当初对不起我才会这样吗?

  后来陆少跟我说,这是因为男人多数都是自私的人,他们总认为只要是自己遇到过的女人,哪怕是将来嫁给了别人成了别人的妈妈可这个女人曾经属于过自己,不管到了哪里,什么时候都会觉得那个女人是自己不可或缺的一个。

  或许换成别的人会觉得这是好事,帮助自己事业有成,可在我看来,这无疑是一个重担,压在我头顶上,叫我喘息不过来。

  卓风本就是个大男子主义比较重的人,好在他比较开明,忍耐我的过去,他说这是因为真爱,并且谁还没过去,可其实他还是十分在乎的。

  试问,那个人能够做到真的不介意我的过去?

  尤其,现在,此时此刻,我的这些过去们还都坐在我跟前,想赶都赶不走。

  卓风是这里面最难过的一个。

  我轻轻吸口气,这会儿走神,就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下意识的在桌底下面伸手握住了卓风的手腕。

  卓风一怔,回头看我,跟着就笑了,继续抬头对沈之昂说,“这边你小心就是了,杜康那个人不是看着那么简单,尤其这么多年你们都没碰面,多少是有所改变的,那个人狡猾多疑,又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之前你做的那个事儿我这边是不会同意的,你想叫我的人撤回来就必须找到更多有利于我们的办法。”

  卓风说的是不相信杜康,其实他不相信是沈之昂,这句句都偷着一股子怒火,任何人都能听出来。

  陆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坐在了我身边,偶尔冲我挤眉弄眼。

  我今天对他非常不满,实在没心情跟他逗,就没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饭菜上来,卓风主动举杯跟大家敬酒。

  敬酒一圈下来,卓风的脸颊有点红,他最近喝酒的次数变多了,我都担心他身体夸了,在背后偷偷的劝说他,他回头还是冲我笑,继续跟他们说这件事儿。

  一直没说话的顾程峰突然问我,“卓尔,你有几成把握找到公司里面那个内鬼?”

  这个我之前想过,并且也做了详细的打算,之后我会主动跟杜康那边的一个分公司做合约,之后看这里面都谁参与了合约的项目,故意出错,引出来背后的人。

  可这里面还需要我比较可信的人做接受,不然很容易出错,之前我比较信任的刘豆我没用,而是用了才来公司的一个小职员,之前在外地读研究生,是我去当地学校招聘回来的,那小子看着不错,主要是能力也够了,是不是内鬼一看就知道了,初出茅庐,很多尔虞我诈都看不出来,愣头青做事就是一股子冲劲跟正直,不过这个人我还没对外公开,想着就是叫这件事做的比较顺理成章一些,免得被人看穿。

  自然,这番话我连卓风都没说,顾程峰这边我更加不会说什么了。

  我只说,“八成的把握吧。”

  顾程峰点点头,若有所思,很久后又打断了沈之昂跟冯科的对话,继续问我,“那个刘豆我觉得人不行,你最好还是小心一些。”

  刘豆已经不止一次被人说是内鬼了,我之前也怀疑过,可现在即便不怪异我也不想用了,是否是内鬼,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只点点头,没说什么。

  顾程峰又说,“之前我看到他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那个女人我们都认识。”

  哦?

  刘豆之前结婚我还去过,新娘子是他之前的初恋,两个人分分合合,之后他还在公司跟我的那个前台处了一段时间,后来结婚却是他初恋,我当时还很懵懂,没多久,我公司的前台就辞职了,现在想来,刘豆这件事做的的确是不地道。

  可感情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我一直都没太在意。

  我们都看下个顾程峰,等待着他说出那个女人的名字。

  他很有耐性的喝了酒红酒才慢吞吞的说,“张欣。”

  张欣说的妈妈是刘家人,刘豆跟张欣在一起很正常,可我记得当年刘豆说过,他跟张家人都不联系的,并且是张家人害的他们刘家一直没好日过,突然和好还真是有点叫人意外。

  我问他,“之后呢?”

  顾程峰又说,“之后两个人手牵手去了酒店,再出来只有刘豆,张欣就没出来了。你还记得在我家对面的那个酒店吗,就是那里,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查一查。”

  我大惊的看着他,他们可是亲戚啊。虽然说一起去酒店也不一定说就非要做点什么,可手牵手就……

  卓风叹息一声,交代我,“回去叫人查查看,那个刘豆之前我就怀疑他手不干净,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调查一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