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7节

  第842章 那个女人真是可恨

  我点头,想到之前刘豆在公司出的小状况,是有点手脚不干净,可其实他作为销售和采购,在外面吃点回扣很正常,当时数目最大的两个款项我始终和对不准,后来听说是刘豆支出了一些额外的费用,我问过他才说是在外面做了个小投资,临时周转不开,后来我直接用奖金跟那笔他还不上的钱抵扣了,这件事也就没再继续发生。

  再之后……没容许我多想,冯科那边就建议我现在去叫人调查,他欲言又止,该是也想说什么,可我了解他,那个人是心里有数,向来不喜欢多说话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还真要抓紧。

  卓风对我点点头,示意我也这么做,我捏着电话就出来了。

  在外面找了肖恩的电话,他最近在国内,应该没有时差,我才打过去他就接了,高兴地跟我问好,说了最近的情况,还问我喵语喜欢不喜欢他买的礼物。

  我笑着感谢,客套了一番才说正题。

  肖恩那边恩了一声告诉我,“其实那个人我之前提醒你了,倒不是说他能力不够,是我觉得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怀疑他他肯定也知道,只是不好直接挑明,调查可以,你叫我从哪里调查开始啊?”

  之前的事情都没留下什么证据,想直接调查也需要肖恩过来才行,所以还是调查一下他最近的事情吧。

  肖恩答应下来,说过段时间回来,看看我跟肖老大。

  我说了肖老大的近况,他无比惆怅的告诉我看到了我嫂子带着两个还在在海边玩,看着人家一家四口还挺幸福,可那个男人不是肖老大就总觉得查了点什么。

  可事已至此,我们也不能破坏人家的良好生活啊。

  肖恩感慨了一阵又说,“我最近见到了你妈妈,哦,不是你妈妈了,是肖老大的妈妈,哎,那个女人真是可恨,都这样了还去找二柱子,你说是不是疯了?一个人在街上要饭,我给了一些钱,她给我跪地磕头,还问我是不是知道二柱子在哪里。你说她这是为什么啊?就因为二柱子的那个死了的老爸对她好?真是不明白,自己有亲生子女不去投靠,反倒非要冷脸贴着人家热屁股,你说是不是自己找的?”

  那个女人生了我,就像一个容器,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当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只想着在我身上吸血,可其实之前我不恨她的,后来她回来,还在纠缠我,甚至想破坏我家里人,我才渐渐恨她,并且是她造就了我的悲惨的十六年。

  我轻轻叹了口气,“表哥,我知道了,多谢你告诉我这些,那个女人跟我没关系了。”

  “那就好,等我消息吧,我现在有点别的事情在忙。”

  挂断电话,我依靠在走廊的过道上,想着那个女人的样子。!

  我之前跟我妈妈通电话,妈妈说姥姥最近身体不大好,她要接过来,我车子都准备好了,姥姥却不愿意来,现在在医院,妈妈整天照顾,晚上的时候跟我发信息聊天,就说了这个女人是否可以再去找找看给她点补偿。

  我第一次跟亲人提起我的过去,妈妈当时气的在电话里直接开骂了,说要找到那个女人报复。

  不过妈妈也只是说说,叫我别放心上,可那些事情,如何不去想?

  之前她跟着大柱子一起回来,我给安顿在了养老院,她后来听说了二柱子的消息就直接走了,可给我过什么消息?

  现在在要饭?(!≈

  我不禁想,“自找的。”

  我缓了缓心神往回走,迎面装上硬邦邦的胸口。

  顾程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了。

  我无奈的后退两步,跟他再没了从前了的那种轻松愉悦,多的是拘谨和疏理。

  他问我,“心情不好?”

  我摇头,“没,只是觉得有点累了,你怎么出来了?”

  “恩,一是想出来看看你跟你有个巧遇,再来是想问你是否自己做的好,我可以帮你。”

  我笑笑,这点小事我还做不好我就不要开公司了,并且卓风都没插手,他在背后帮我实在说不过去啊。

  我说,“没事,就是想了一些别的事情,刘豆这件事我能应付,就是你们这边的合约我有点头疼了,今天吃这顿饭不就是说的这件事吗,赔偿我会如数给,就是资金到位比较迟一些。”

  顾程峰点点头,没吭声,那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比从前锐利了很多,直勾勾的看着我,突然就笑了,一伸手,搂住了我腰。

  我大惊,后退,不敢相信的看他,顾程峰疯了?

  他却一脸带小,手臂圈住我的腰身转身将我扣在了墙壁上,呼吸都进了,若非及时用电话挡开,他的嘴巴就亲上了我的嘴唇。

  我顿时暴怒,使劲推开他,生气的警告,“顾程峰,别得寸进尺。”

  他依旧不依不饶,拿出来当年的地痞样子继续靠近。

  我急了,借着酒精耍酒疯,这是多么猥琐的事情,我无情的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啪的脆响。

  “顾程峰,我警告你,你我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别给脸不要。”

  他揉了揉被拍的那张脸,很是不屑的一挑眉头,继续冷笑着靠近,只是在我们一退一进下他距离我有了段距离,呼了口气,轻声说,“有些时候我在想,我们之间到底差了什么,可想打了好几年我都有想明白,现在你这一巴掌叫我彻底知道了,卓尔,你始终都不爱我啊。”

  这不是废话吗,我早就说了,我哪怕是对沈之昂都有点动心,可我对他真的一点那种想法都没有,从前做的事情是我们年少不懂事,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纠缠下去对我们都不好。我有了平静的生活之后想好好的过下去就这么难吗?

  我吸口气,镇定下来,继续说,“顾程峰,我提醒你,我们之间只能是朋友关系,你别多做想法,再有这样的举动,别怪我告你性骚扰。”

  我推开他,直接走开,站在酒店包厢大门口,缓了会儿神,才绷着脸上稍显轻松地笑容走了进去。

  卓风喝了不少,看到我进来,笑着冲我招手。

  他是一直都能看穿我的表情变化的,盯着我走过来,看他眼神就知道他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可是人多,还不能多问。

  第843章 你爱她吗

  陆少喝的舌头都捋不直了,冯科也没少喝,垂头不吭声,看面前的酒下去不少,沈之昂酒量是真的好,一桌子人都醉了他仍旧清醒,只双颊绯红,看着我们,依旧笑眯眯的。

  我见时间差不多,再喝下去怕是不好,也担心卓风的身体,催促他跟我早点回去。

  卓风看看时间,一点头,伸手搂住了我肩头,晃着身子站起来,“走了,改天再聚,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叫人给你们送合同。”

  卓风笑呵呵的,看的出来这是谈的还不错。

  其实我的公司的事情是不需要他插手的,可我知道他是个醋坛子,毕竟我跟他们之间的合同还是从前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一个人过来说是真的不太好,与其叫卓风生闷气不如叫他帮我说,这会儿说清楚了,事情也就没那么复杂了。

  几个人若非都是杜康的人也都是想做生意赚钱,谁还能故意给我们小鞋穿,卓风也说相信我的几个前夫是有度量的。

  可不是我潜伏的顾程峰却是个没度量的人。

  这几年他在国外变化是真大,从前那个小少年如今变得如此斤斤计较,更可以说是处处给我们找事添堵。

  刚才我抽了他一巴掌,他不知道收敛,反倒蹬鼻子上脸故意找打。

  我使劲推他,他站着没动,只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无奈吸口气,看一眼身边的卓风,他这是真喝醉了,跨在我身上有点要睡着的样子,勉强睁眼看我们,注意到了我突然停下来是因为顾程峰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他站直了身子,也推了顾程峰肩头,“让开。”

  卓风声音很大,之前他就说忍耐了顾程峰很长时间,只要顾程峰不找事他绝对不对故意针对他,可顾程峰针对是不知道收敛,看着我冷笑一声,后退几步却又走上前来,站在我们跟前。

  随后出来的沈之昂也走了过来,陆少是被人搀扶着过去的,醉成那样估计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沈之昂看看我们的样子,对顾程峰说,“顾总,有什么事儿吗?”

  顾程峰笑的像一只饿狼,扫我们一眼,问沈之昂,“你爱她吗?”

  沈之昂不假思索的点头,“是,可都过去了,我现在过来是处于对当年的报恩,跟我的个人问题没有任何关系,我希望顾总也能搞清楚。”

  这几个人里面,看似算计最清楚地是冯科,可那个人吧有点脑子问题,总是做事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你看不出来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唯独最清楚地该是沈之昂,我从前以为肯定是顾程峰,谁想到现在顾程峰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叫人无法接受和理解。

  眼下情况有点不太对,我可不想他们起冲突,劝说顾程峰,“顾程峰,你我之间的事情是我不对,我道歉,可现在我跟卓风都是夫妻了,你该退出了吧,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你为什么还是放不下?”

  顾程峰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即便我如此说,依旧保持微笑,问我,“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还追求了卓风很多年?”

  我说,“我中间也跟卓风分开过,当时嫁给了沈之昂,这一层的关系还不够复杂吗,你为什么还要搀和?我跟卓风已经过的很艰难了,你就是不肯放过我,是吗?”

  顾程峰一点头,“是。”

  卓风暴怒,松开我就要冲过去。

  沈之昂挡住了我们跟前,推来顾程峰,拉着顾岑峰往前走。

  顾程峰此时就像个固执的老头子,倔强的回头看我们,脸上的笑容此时看来,已经不是笑容,而是哭。

  他的心,一定很苦吧?

  卓风过来拉我,红红的眼睛里面带着怒气,问我,“你想什么?想跟他走吗?”

  我摇头,“没有,卓风我在想,如果当初你对我好一点点不将我推给顾程峰,是否现在我们跟他就不是这样的紧张局面?”

  卓风没回话,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是该由他本人来处理,而不是再一次将所有的矛盾都丢给我们。

  站了会儿,他拉着我才回家。

  到了家中,他进了浴室洗澡,我则坐在床上发呆,好似一瞬间打开了闸门,顷刻间所有的往事都回来了,我能想到从前跟顾程峰在一起的时候的所有事情,包括那段时间他的所有心碎。

  当时我还小,他也不大啊,最懂的这些的自然是卓风,可卓风那时候的身边有徐娇娇,有李思念,还有别的女人,一些没在我的面前出现却已经无法忽视的存在,现在想来,我们之间错的那个是他,不是我们。

  卓风洗澡出来,氤氲的雾气从里面冒出来,水滴顺着发烧往下流,落在他的胸口上,身上很多伤疤已经淡了,看着仍旧触目惊心,每一个地方都好似记载了我们当年的过往,告诉我,我们走到今日是真的很艰难。

  他坐下来,想点烟,想了想又放下,先是叹了口气才说,“我去找他,当年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

  可找他能做什么啊,被打一顿还是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说说再商量着把我交给谁?

  我摇头说,“我去说吧,他真正想要的是我的一个态度罢了,你去了能做什么呢?”

  卓风知道这件事的关键,他去了道歉,之后呢?还不是解决不了什么?顾程峰想要的就是我,可这一次我不是献身,是好好跟他说说心里话,这些年,顾程峰或短或长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从未停下脚步真正的看看顾程峰这个人,每一次见到都才意识到他的存在,他真正想要的不就是我的注意吗?

  我问卓风,“我卓尔何德何能叫他这么用心,我身上的问题那么多,我还是个嫁了三次的女人,有些时候很不懂为什么执迷在我身上,可刚才我回想了下,顾程峰是我青春以来的过往,不管我是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他都在,一直都在。这份感情我偿还不了,他要的也不是偿还,只是我的一个心里话,我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他说过。”

  卓风是不同意我过去的,可他还是做了妥协,“我明天送你过去,在外边等你,你进去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