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8节

  第844章 我跟你都没有情分

  跟顾程峰见面是在中午,他百里偷闲过来,手里还攥着钢笔,似乎来的很匆忙。

  坐在我对面的时候反复端着咖啡在喝,喝光了又续了一杯才抬头看我。

  我说,“顾程峰,我来找你是想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

  “什么问题,我们之间似乎并没有问题。”

  顾程峰这是在强装镇定,我看得出来他的慌张,只是他不想自己承认罢了。

  我继续说,“你该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生了喵语后我们过的很好,当然,即便没有喵语我们也很好,从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只想好好过日子,你懂吗?”

  他懂,他什么都懂,只是不想正面面对。

  他冷笑一声,说,“卓尔,我想你误会了,我跟你都没有情分,你说这些似乎有些多余。”

  这番话多么无情啊,可相比较起来,我对他做的事情更加无情,我知道他在生闷气,执拗的想在我们彼此之间找到一些属于我们的东西,可那些都过去了,强求不了,我要的只是他的冷静,即便不能收手也不要给我们添乱。

  我打断他,“顾程峰,我最后重复一次我之前说过的话,你对我好,我知道,这么多年真正对我的好人没有几个,可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一直都很重,是朋友,是亲情,唯独不是爱情,我理解你的不满意,我更加懂你的不放手,可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你为什么不放手?”

  他没说话,只眼神里面有一种忽明忽灭的奇怪光芒,看着叫人心疼。

  我知道有些话不能觉得不能说就不说,“顾程峰,你不小了,何必做事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这段时间我最希望你能好过,你放过我吧,好吗?你放过我就等于放过你自己,你该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杜康那边你是不是早就认识,你是不是知道我他做了什么,你照这样发展下去是不是看着我不好过你才开心,如果是这样,我跟卓风什么都可以不要,带着喵语离开好不好?”

  早上表哥肖恩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可卓风却告诉我他其实早就察觉了,只是没肯定下来,更主要他也是愧对顾程峰,来之前还交代我不要说出来,没准顾程峰就自己回头了,可我不能看着我卓风亲手造起来的一切就这么没了。

  顾程峰好,哪里都好,唯独他睚眦必报的这个性格一直都这样,从前亦是如此,当年我被教导主任轻薄,本这件事可以通过学校正常渠道解决,他却用了最极端的方式,当时卓风就告诉我离开他远一些,这个人一旦得罪了,这辈子都别想全身而退,定然会死死咬着不放手。

  可顾程峰一直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从未放在心上,最近得知他不但勾搭上了杜康,还趁机想要去找李思念回来,我就真的很伤心也很害怕。!

  如果发现我一直相信的人突然回头想害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承受的起。

  “顾程峰,你恨我可以,你爱我也可以,但是我们都不可能有好的结局,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原谅你,是我跟卓风不对在先,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能放手呢,你要逼我做什么才甘心?已经到了今天这地步了,是不是我跟了你就好了?那你想过我们,我们即便在一起了也不会幸福。我有过两段不幸福且夹杂着阴谋算计的婚姻,就算看起来很好,我还不是离婚了?你该知道不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是什么感受?难道你有过一段了还不死心吗?你想过被你伤害的谢晶晶跟高可可吗?顾程峰我自私我承认,当年我为了忘掉卓风跟你在一起是我的不对,作为受害者,你不该将这样的痛苦带给别人啊,谢晶晶已经找到了幸福,不在计较,那高可可呢,你想过她吗?当年她为了你流产的两孩子你一点不动容吗?”

  高可可跟顾程峰结婚后两人有过半年的幸福婚姻的,高可可甚至还流产了两个孩子,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不过也是第二个孩子没了之后高可可才离开去找冯科的,她宁愿跟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甚至冯科还有点家暴的倾向,再后来高可可留下了孩子自己离开,到现在还杳无音讯,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顾程峰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里面的光亮渐渐熄灭,渐渐爬上来的就变成了火光,他十分生气,怒火就要燃烧起来将我吞噬。

  可即便如此,我依旧要说,“顾程峰,你真的很好,你不比任何人差,甚至你比现在的卓风和从前的卓风都要潇洒有手段,可感情这件事在这些东西面前都不重要,你懂吗?你总说如果当年我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是你该多好,可我想说,生命中就算我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是你,我依旧不会爱上你,顾程峰,有些人是不适合在一起做夫妻的,懂不懂?”(!≈

  我好话说尽,狠心的话也都说了,我只想叫他知道我不爱他,他有更好的生活,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一切,可顾程峰却一直都不吭声,只有不断上涨的怒火在脸上,哪怕他表现出对我的无尽恨意也好。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加摸不透他的心思,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顾程峰,变得我不认识,叫我无法猜透他的想法,我们之间的距离早就隔山隔海那么远了。

  我喝光了咖啡,吃光了桌子上面的蛋糕,再续了两杯咖啡,渐渐凉透的咖啡早就没了之前的味道,似乎连糖分都没有,苦涩的难以下咽。

  良久,顾程峰才开口说,“卓尔……”

  我点点头,看着他,等待他给我答案。

  他竟笑了,笑的那么凄凉,跟着语气很是沉重的告诉我,“杜康想要的不光是你的公司,还有卓风的,以及冯飞的国内资产,你该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之所以参与不是因为我恨你很卓风,而是这个家族生意涉及到我家里,我不得不加入,至于手段,我可以告诉你,你们练手也未必胜,我当天出现在酒桌上就是想告诉你,多加小心,我或许可以给你另外一条出路。”

  我怔怔的点头,不知道他说这番话的意图,可也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以上心头,这里面是好还是坏怕是早就有所论断了。

  “卓尔,我爱你,爱了你这么多年,从未改变过。你说的没错,我伤害了谢晶晶跟高可可,是我的错,可我现在还是想回头,我知道来不及了,我也知道一直都不可能,可爱你恨你跟生意没关系,我希望你别混为一谈。我顾程峰在如何变的你不认识了,我还是个理智的生意人,你想利用这番慷慨激昂的话在我这里得到一些商业机密怕是不可能。”

  第845章 我们不可能

  什么?

  我震惊的看着他,他说的是什么话,难道我说了这么多他还是不懂吗,我不是想叫他收手或者是别的目的,我只是想叫他不要继续纠缠。

  这……

  我有些不明白,摇头问他,“顾程峰,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了这么多不是想在你这里得到多少秘密,只是想告诉你,我们……”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可这不妨碍我继续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儿。”

  我无力的叹息一声,我说的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顾程峰,你这是何必呢?”

  “我觉得很有趣,呵呵,这么多年我都在做生意,赚钱,买房子车子,看着账户上的钱一点点的增多,哪怕我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我发现我还是空虚的,我孤单,我寂寞,我想要的那个人始终都不在我的怀里,你想过这样的感受吗?从前不知道,现在我了解了,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哪怕得不到,我也要亲手毁掉。”

  “咣当!”

  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坐下来的时候手里的车钥匙仍在了桌子上,玻璃的桌子跟车钥匙猛烈的撞击,刺耳艰涩,我使劲皱眉,看着他。

  卓风盯着顾程峰脸,犹如寒冬腊月的冰霜风雪,警告他,“有我在,你别想做什么。还有,卓尔说了那么多无非是想告诉你,你不配拥有他,可以滚了。”

  顾程峰呵呵一笑,皮肉都紧绷着,若非这是公共场合,我真担心他动手。

  我紧盯着两个人,抓着卓风的手,紧张的话不敢说。

  顾程峰扔了手里的杯子,杯子歪倒在桌子上转了好几圈,才停下来,顾程峰也此时起身,提了一下放在后座上的西装,最后冲我微微一笑,离开了。

  顾程峰走后我们没急着离开,继续在咖啡厅里面发呆。

  我脑子很乱,想的是顾程峰会做什么,猜测他接下来会如何做,之前借着卓风和陆少派过去帮他的人趁机摸透了我的公司和冯飞那边的一些产业部署,现在想对付我们还真是易如反掌。

  可我一点对策都没有,体系已经形成了,很多账目他那边会猜出个大概来,见缝插针,稍微做点点小动作我们就会出大乱子。

  卓风也一直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看向我,抓我的手问我,“你打算怎么做?”

  我摇头,我不知道。

  不过公司没了也无所谓,“卓风,如果这个难关我们过不去了,我们就走吧,之前你不是一直说荷兰比较好吗,我们去,好不好?带着喵语,我妈妈也住在那边的,我们在那边安家。”

  卓风点头,脸上从未有的疲惫,这么多年,风雨走来,多少大风浪都过来了,可到人会累的,再这么折腾下去,卓风也无心振作了。

  “可不到万不得已,我还不会放手,我约好了杜红,两周后她回国,我们到时候详细说。”

  那也是最后的一根稻草了,杜红是杜康的死对头,或许会对我们有帮助。

  从咖啡厅出来,卓风电话就响了,几乎是同时,我的电话也响了。

  是佳佳打来的,她在哭,很大声,“卓尔,不好了,姨妈抢走了喵语,我没追上,找不到人啊。”

  我大叫,身边的卓风那边比我先行一步拉着我,告诉我,“是不是佳佳?我这里是陆少打来的,喵语被姨妈带走了,我们现在去找,上车。”

  跳上车,卓风发动车子,本就是跑车,一旦开动就跟飞起来一样,直接冲上了街道。

  看着人流攒所,我一心只想尽快飞过去,喵语那么小,姨妈不待见她,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在车上,我问了佳佳具体情况,她之前是在家里带着来个孩子帮我照看喵语,陆少知道她去了也就跟了过去,两个人在家里挺好的,可是姨妈不知道为什么就出现了,在厨房做饭,说是给卓风煮汤,佳佳抱着喵语换尿裤,陆少没找到正确的幸好,奶瓶子也不见了,佳佳抱着喵语进去帮忙找,这会儿功夫姨妈就好心的把喵语接了过去,佳佳起初没多想,因为喵语在哭,也是着急了,可才交给姨妈,转身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陆少出来追都没追上,佳佳开车只看到姨妈上了一辆面包车,之后就没了影子。

  我先报了警,之后顺着喵语消失的方向一直开车过去,天黑了,都没见任何踪迹。

  姨妈不拿电话的,我们找不到任何线索。

  晚上九点,我们都精疲力竭,卓风还不肯停车,最后将车子开到了郭家暂时住的别墅院子,看样子家里人都在,里面在争吵,郭家人那么多,住在引起争吵是正常,可没想到会吵的直接动手,里面传来一阵摔锅碗瓢盆的声音,还有孩子的哭声。

  我们进门,就看到郭家的一个长辈扔了花盆,咣当一声,楼上有人咆哮,小孩子在地上哭,走进去才闻到里面的酒气。

  那人看到我们进来,顿了一下才认出我们来,呵呵一笑,很是不高兴的说,“卓风来了?真是稀客,之前还赶我们搬家,现在不请自来,真是稀罕啊,怎么了?听说最近公司经营不善,是不是缺钱了?有,我们郭家都是仰仗你起家的,你要钱肯定有,可话要说在前头,我们那个大姑娘都老大不小了,你说你也才生了一个女儿,那个女人还不能生,你找一个生儿子的不是挺好?”

  一番话说的人火冒三丈,跟三观不合的人连交流都显得无比的费力气。

  我没吭声,可早就怒火中少了,喵语出事跟他们都脱不开关系,要不是他们背后鼓吹姨妈,喵语也不会被抱走。

  卓风冷声哼了口气,拉着我进去,扫一眼这个房子,看着不小,房间很多,大概住了十几个人,男女老少,还有一个才几个月的奶娃娃,在三楼的拐角处一个妇人正抱着喂奶。

  卓风凌厉的眼神就像刀子,最后还是将目光落在了眼前这个长者的身上,“该知道我来干什么,喵语要是出了事,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就包括在医院的郭梦都不要安生,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不告诉我喵语在哪里,谁都别出这个门。”

  卓风暴怒,眼珠子通红,刚才顾程峰那边的窝囊气还没消,此时家里人还给他添堵,在逼急了我怕他在做什么过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