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09节

  第846章 一命换一命

  面前的长者身子一跳,笑了,“卓风,有话好好说啊,郭梦有病是她自己作的,怪不得你,但是吧,这件事你也不能全都找到我们头上不是?我家表姐,你姨妈她也是盼着有个孩子照顾自己不是,想给你找个儿子没错,这个法子我们也想了是挺好,一命换一命,你们还赚了。”

  我暴怒,走过去抓了那人一把。

  卓风没拦我,我又踹了一脚过去,他说的什么狗屁话,难道喵语是个女儿在他看来连人都算不上了,什么叫吃亏,什么叫一命换一命,什么叫我们赚了?

  那是我们的骨肉,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是我的血脉,是我跟卓风的宝贝,怎么在他这里就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了?

  “我之前尊重你,叫你一声长辈,可我现在发现你连人都不是,你刚说的话我需要你付出代价,你可以不说喵语在哪里,那就等着坐牢。”

  我拿出电话要打,卓风走过来拦住我,对他说,“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喵语在哪里?”

  卓风身子都在颤抖,我们都能想到一个只会吃奶睡觉的孩子落在坏人手上的后果,并且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想找回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凡中间出了一点点的差错,后果我们这辈子都负担不起,那是我们孩子啊。

  是我用生命换来的,我不能叫她出任何事情。

  那长辈呵呵一笑,还想隐瞒。

  卓风顿时暴怒,一脚将那人踹翻在地。

  顿时,郭家的所有人都在咆哮,更有男人跑下楼想要还手。

  卓风也是怒了,抄起地上的一块碎玻璃,抓着那个长辈的衣领子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碎玻璃的尖利的一端对着他的脖子猛的刺了下去。

  却在关键时刻停了下来。

  他早就红了眼睛了,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郭家人,冷声高呵,“说,人喵语在哪里,说……”

  所有人屏声静气不敢吭声,跪在地上的长者亦是大气不敢喘,我转身看向人群,猜测谁知道这件事。!

  在最角落站着的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我走过去,这话时候人群中跑出来一个女人,追着拉走了那个孩子。

  “卓尔,我们可不知道啊,你说的事情我也挺惊讶,可孩子是无辜的,你别碰我的孩子,我真的不知道。”

  我冷笑,“你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吗,只因为你们的是男孩子我生的是女孩子就不在乎了吗,那是我的命,你们可以不在乎,但我能豁出去命。说在哪里?不然,我们同归于尽。”

  我转身翻到了身边的台灯,拉出台灯上的电线,对着最近的一个女人说,“不说吗,好啊,我今天就叫你们知道什么叫一命抵一命。”

  我眼疾手快,踹在那个女人的膝盖上,她惨叫一声,人群中窜出来三五个男人,可我早就是失去了理智,力气非常大,在几个人的拉扯下还是用电线勒紧了那个女人的脖子。(!≈

  卓风也在另一头威胁着他们的长辈,僵持之下,孩子们嗷嗷大哭,其中郭家年龄最小的小姑子大叫着说,“我知道,放开了我嫂子跟我爸爸,我知道,我知道,姑妈送喵语去了乡下,说是要用喵语换儿子,就在我们老家,坐的是返程汽车,你们快去找吧。”

  我跟卓风一交头,我放开了女人,走到卓风身边,打电话给陆少,陆少那边答应一声,说十分钟后就知道了,他去叫人查找通勤车,之后派人去村里,要知道真有此事才叫卓风离开,担心郭家人撒谎。

  陆少担心我们出事,也叫人过来看着我们,正在路上,其中还有佳佳。

  一个小时后,佳佳推门跑进来,我也终于舒了口气,人多了我就不怕了,不然我真怕郭家人太过齐心一哄而上,我跟卓风肯定会出事。

  卓风也放开了那长辈,坐在了沙发上,想抽烟,打火机开了好几次,还是将香烟放下了。

  我倒了水过来,卓风没喝,拉着我一起坐下来。

  郭家人小孩子和女人都进了房间,男人们站在角落,唯独刚才被我们要挟的长辈坐在卓风对面。

  陆少的人都是打手,大多还都是不要命的人,一直跟着陆少起来的,看着就很魁梧了,一旦动手,郭家人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子。

  安静的房间里面只有几个男人吸烟的声音,佳佳哭了一会儿也安静了,过来劝说我别担心。

  可我担心,我很担心,我恨不得立刻就飞过去看看喵语,她那么小,那么脆弱,千万不能出事啊。

  如果她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

  很久后,陆少的电话打了进来。

  卓风点点头,松开了口气的说,“知道了,带回来吧,路上小心点别出事。”

  卓风挂了电话,看向我,对我舒口气的说,“人没事了,已经找到了,现在在路上,陆少过去接了。”

  我提着的心也松了下来,仿佛这一瞬间,整个房子里面的所有人也都松了口气。

  面前的长者哼了一声,仍旧不怕死的说,“都说了是换孩子,又不是倒卖,能找的回来。卓风,不是我说,如果刚才你真的将我一刀子刺死了,你就要吃牢饭了。”

  卓风没吭声,尽管还很生气,只是没了之前的那份暴怒,安静的低头喝水。

  我也没理会他,这个人跟我们的思想都不在同一条线上,说什么都没用。

  佳佳听了十分暴怒,指着那个老者说,“你个老不死的,说的什么话,那是孩子,女孩子就不是人了?你妈还是女孩子长大的呢,白生了你,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你以为你活在古代吗,再胡说八道我别怪我不尊老爱幼。”

  跟这种人还说什么尊老爱幼,思想腐朽,说多少都听不进去的。

  我拽着佳佳不叫她说话,现在只等着喵语回来。

  可佳佳也是暴脾气,忍了忍,听那长辈又说,“女孩子就是不值钱。”

  “啪!”佳佳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大骂,“我草你爹,你妈也不值钱,你姥姥你全家女性都不值钱是不是?生你干什么,老不死的,你说的这番话真该死,要不是杀人犯法,我现在就把你大卸八块,没有女人你从哪里来,没有女人你就是个精子,臭傻逼。”

  我震惊的看着佳佳暴怒的样子,眨了眨眼睛。

  佳佳气的在房间里面来回走,走了好几圈才停下来,又给了老头子一巴掌,“气死我了。你们把他嘴巴给我堵上,这个老不死的。”

  老头子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刚才已经挨打了,这要是再被堵住了嘴,闹出什么好歹来,事情更麻烦。

  第847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我劝说佳佳消消气,现在已经找到了喵语一切就好了,可这一来一去要很长时间,怕是要等到半夜了。

  后半夜的一点,陆少带着熟睡的喵语回来了,我立刻将喵语抱过来,贴着她的脸,小脸蛋白白的,睡的很香,有点凉,身上很暖。

  舒口气,捧着小小的身子就好像捧着一块宝贝。

  卓风盯着看,知道没事了也才放心下来,这会儿律师在楼上跟郭家人说事情,具体怎么谈的我是不想过问的,听陆少的意思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白的不行就来黑的,只要将这一家人收拾老实了才能保证以后不会出这样的事儿。

  卓风一直没说话,只脸色紧绷,雪白雪白的,一是吓得,二是之前太过生气,此时安静的只能叹气。

  陆少说,“好在去的早,那个男孩子都抱过来了,估计才出生没多久,嗷嗷的哭,我去的时候正看到一个老太太抱着喵语出来,这要是迟了十分钟喵语就没办法找回来了。”

  乡下互相之间做事都知道隐瞒的,尤其是穷乡僻壤的地方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团结,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喜欢帮着自己村里人,尤其他们的思想腐朽,更当这样的买卖事情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这才导致乡下很多女婴丢失,所以造成了现在天价的彩礼和乡下女孩子甚少的主要原因。

  我深吸口气,想到我之前的命运,再看喵语,一阵后怕。

  我深刻的知道乡下的种种见不得光的事情,那些隐藏在淳朴的背后却是更加肮脏黑暗的想法,几代人都无法更改。

  喵语还那么小,脆弱的一根手指就能要了她的命,我不懂同样是身为女人的姨妈为什么会有这种奇葩的想法。

  佳佳说,“卓尔,我陪你先回去吧,卓哥这边要处理很长时间,喵语也累了,是不是?”

  我回头看一眼卓风,现在我需要他,我一直都没有太多的安全感,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感情上,都期盼着身边的人给我强大的后盾,卓风的陪伴才是最好的依靠。

  “等一等也行,马上就好了。”卓风轻轻拍我肩头,拉着我依靠在他怀里。

  佳佳叹息一声,“怪我了,当时三个孩子都在哭闹,我是真的忙晕了,不然也不会将孩子给姨妈带啊,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卓风抢在我之前说,“跟你没关系的,我们做父母的都没照顾好,并且……”

  卓风垂眸,看一眼喵语,手背轻轻的擦过喵语的小脸蛋,声音低了几分,“这件事是姨妈早就打算好了,不管当时是不是你在照顾她都存了这个想法的。”

  这倒是真的,有句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姨妈来家里之后一直都在说女孩子不好,如何如何,才会将郭梦叫过来,起初还是对喵语不冷不热,后来突然就改了态度,并且这都是在郭梦去了医院之后,所以肯定来说,是姨妈早就想要将喵语送走了。

  我抱着喵语紧了几分,这心口还在突突的跳,一想到她在路上无助的大哭的样子我的坐立不安。

  过了会儿,律师从楼上下来了,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子,将资料放在桌子上说,“这件事其实好处理,不过因为郭家人实在是太不懂事了,那都是什么思想啊,我嘴巴都快磨破了也听不懂,实在不行卓总就直接去法院起诉吧,我这边手头上有材料,直接递交就行,郭家人不管是谁,至少都要吃一年的牢饭的。”

  “卓风。”

  楼上,一个看起来跟卓风年龄差不多的男人走了下来,一脸的不高兴,皱着的眉头就好像地中海的地缝,大步走过来,看看我们所有人,跟着说,“卓风,好歹我们郭家也养活你到七八岁,你现在就这么对我们?起诉?还要将我们送进去?你回头看看,十几口人呢,老婆孩子都在这里,把我们都送进去?你忍心?孩子找到了,这件事就结束了,她不是没事吗?再说了,女孩子身体更好,孩子都能生,还怕被送走了过不上日子?没准就遇到了好家庭,你看看你们做父母的,整天都不着家,孩子那么小孩交给别人照看,出了事知道后悔了,现在还将全部的过错赖在我们头上,你可真是厉害。”

  这群人说话真的都是扭着来的,不讲道理还说的一套一套的,我们固然有错,可这不是他们将喵语掳走倒卖的理由。

  卓风也不再生气,跟这群人说浪费多少口水都是百搭,最后还能惹的一身怒火。

  卓风只轻声恩了一声,转头对律师说,“去做吧,能判多久就多久,我希望看到所有人都在里面。”

  说完,卓风拉着我就走了。

  陆少跟佳佳在里面还不知道交代了什么最后才出来。

  回到家已经快天亮了。

  喵语也饿的大哭,保姆阿姨帮忙冲奶粉,哄了一会儿喵语又睡着了。

  佳佳很是感慨的说,“还是小孩子好,没烦恼,我们都担心死了,她还睡的那么香,这件事以后要是叫她知道了,肯定恨死我这个阿姨了。”

  “不会。”

  卓风喝了口温水,还是脸色差的难看,起身看看时间,指了指里面的房间,“你们进去自己找房间吧,我们也上楼补补觉,还有很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喵语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谁都不要提,饿了就找保姆阿姨。”

  佳佳哦了一声,坐着没动。

  我递给佳佳一张毯子,“里面的房间有点潮湿,许久没人住了,你小心着点,实在不行就去楼上住。”

  “没事,我在沙发上睡一会儿就要回去,孩子还在超市呢,我也是不放心。”

  “没事,我叫人去了,你休息好了再走也一样。”陆少坐在了佳佳身边,嬉皮笑脸的。

  佳佳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偷笑着跟卓风回了房间。

  卓风拉着我去浴室洗了澡,出来后帮我擦头发,脸色还是煞白。

  我担心他身体吃不消,这都好几天没休息好了,想着很多年前他累的心脏病那时候我就后怕。

  他额头有点热,我找了药出来,他也没拒绝,乖乖吃了就拉着我上床,我盯着他的眉眼,等他睡着了才安心的入睡。

  不知道是不是梦里也不得安静,总觉得耳边有很重的声音,我翻身盖好被子,不想卓风的手臂捆住我,却不老实,在我身上胡乱的摸。

  我迷糊的哼唧了一声,他在我耳边低声说,“听听。”

  我狐疑的睁眼,先看了看时间,没想到这一觉睡到了下午,错过了早饭跟午饭,可是,哎,什么声音?

  我安静的听,那一声声的床榻撞击墙壁的声音怕是要把整个房子都撞塌了,女人隐忍的叫声随着撞击的啪啪一下一下的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