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1节

  第850章 死无对证

  我惊慌的从床上坐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围所有人,不明白他们哭什么,我的卓风呢,我的孩子呢?

  我拉着妈妈的手,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半句话。

  妈妈拍我的手背,哽咽着说,“不急不急,先不说话,躺好,你想要什么,妈妈给你拿。”

  我摇头,我要卓风,我只要我的卓风跟我的孩子。

  最理解我的谢晶晶先说,“卓哥在外面处理事情,才出去的,你别担心,喵语才睡着,在隔壁呢。”

  我朝她伸手,不懂为什么要喵语睡在隔壁,我清了清嗓子,勉强叫自己说出话来,“喵语。”

  佳佳一点头,连声说,“我去抱过来。”

  喵语好像长大了?为什么我抱不动了,在我怀里呆呆的看着我,她似乎都不认识我了,是因为我昏睡的太久了吗?

  妈妈告诉我说,“喵语才睡醒,还没多大精神,你别吓到了她,卓尔,饿不饿,妈妈做了米粥给你,想不想吃。”

  我想吃,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妈妈做的饭菜,我连连点头,抱着喵语看着他们。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都在看着我,出了什么事吗?

  “到底怎么了?”我战战兢兢的问。

  肖老大刚要说,陆少轻声咳了一下,对他摇头,对我笑了,“卓尔,陆哥一会儿跟你说,你先吃了东西,要不没力气。”

  我愣神的点头,想了想总觉得有点不太对,连同妈妈送到我嘴边的米粥都不想喝了。

  “说,我现在就要听,告诉我怎么了。”!

  所有人的眼神顿时都没了之前的那种神采。

  我大惊,大叫,“说啊,到底怎么了?”

  肖老大终于憋不住说,“姨妈不是自杀,是他杀,那个人找到了,指认说是卓风叫他做的,找了很多律师都没法子,因为无法证明卓风清白,甚至还找到了卓风跟杀人犯的通话记录,暂时收押,才被带走。”

  “啊……”

  我尖叫,泪水却流不下来。我很想哭,我想大哭告诉所有人我的痛苦,我的难过,可我一点泪水都没有,干涩的眼睛都要喷出来,怀里的喵语却哭的很大声,谢晶晶将喵语带走,拍着哄着离开了房间。(!≈

  我痴痴的看着眼前的花白,脑子也一片空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冯科出事还没解决,姨妈就死了,肯定不是卓风做的,肯定不是。

  都是被冤枉的,那是不是找到了证据就好了,我心存侥幸,追问肖老大,“哥哥,是不是找到了证人就好了,是不是?”

  肖老大却摇头,“昨天那个杀人犯自杀了,自己一头撞死了,抢救了一个晚上都没抢救回来,死无对证,要不然卓风也不会被带走,顶多全是嫌疑人,现在可就难了。”

  不,不会的,那也有办法,什么叫死无对证,我可以证明卓风没做过,他在如何生气也不会做出买凶杀人的事情来,肯定不会。

  陆少又说,“之前的事情也被查出来了,现在是三个案子在一起。”

  啊!

  三个,当初他为了我杀了害我的那个被雇佣要撞死我的司机,之后是为了开心跟着陆少一起做的那件事,再之后就是姨妈这件事。

  我无助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心口也在滴血,可不知道为什么,流出来的血水却是红色的?

  我低头看着被血水染红的白色被子,惨白惨白的刺疼了我的眼睛,妈妈大叫着喊医生,所有的人都慌张起来。

  我只想着卓风,想着他不要出事。

  我们说好的再不分开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血泪流淌出来,导致我又在医院躺了好几天,眼睛上的纱布裹的我难受,医生交代我不能再哭了,流了泪水会感染,我忍着心中的难过,再没过泪水。

  每一天都有人来看我,我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可我无心起来应付,除非有人告诉我关于卓风的事情。

  这天中午,沈之昂来了。

  他身后好像还跟了好几个人,其中一个人声音浑厚,讲述了一下最近的案情,我听到云里雾里,可也明白,这件事不好解决了,现在连卓风被关押在哪里都不知道,找律师也不好用。

  沈之昂说,“我会想办法,你要好起来,你还有喵语。”

  对,我还有喵语,我抱紧怀里的喵语,似乎她也感觉到了我的空寂和不安,从前那么爱笑的她最近经常大哭,哄也哄不好。

  月嫂阿姨说喵语从前晚上都很少醒过来的,最近总是睡到一半就惊醒。

  我更加担心的照顾喵语,可我看不到,欢快尿布都做不到。

  我的情绪一天天恶化,差极了,这一天甚至对我的肖老大大吼。

  他只安静的坐着,当我以为他就要走了,他才继续说,“知道你难过,可这件事急不得,我在找人帮忙,你也该知道现在走关系多难,好在卓风是国外户籍,不然还真麻烦。”

  对啊,卓风是国外户籍,可以申请保护,先把人保释出来再说,虽然时间很漫长,期间交涉就要半年,可我不想卓风在里面受苦。

  我立刻来了精神,抓着肖老大的手,祈求,“哥哥,帮我联系杜红,还有帮我去找从前卓风的妻子,她们有办法。那个女人她后来嫁了一个瑞士的律师,你去找她,就说,就说……只要可以救卓风,我可以满足她的所有条件,快去。”

  杜红是在三天后来的,我的眼睛好了一些,还是看不大清楚,勉强能够看到面前站了一个人影。

  她很高,像模特一样,站在我跟前的时候我只觉得一个巨大的身影盖了过来,想起袭人,血红色衣服,刺的我眼睛有些酸痛。

  她说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原来她很久没回国,很多汉语单词都忘记了,说一句汉语就要停下来想一想措辞,汪汪还都是错的。

  我耐心的听完,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说,“我的公司给你,卓风的公司不可以,我可以给你资金和很多项目,你还要什么?”

  “暂时没有。”

  杜红答应下来,但是因为我给不了那么多,她是托人找了律师,在国外交涉,一个星期后卓风那边就有了消息,人关押在市内最大的看守所,我们可以去探望,一个月后又要因为国外的政策交涉而被送到国外去,不过这期间杜红要求我给她更多有力的东西,她当时说,“无利不起早,我不能白来,你该知道我如果不帮你,你会面临什么,可你不给我足够多的东西,我也无心应付杜康的这点小把戏,只不过杜康的这点小手段背后依靠的是我,自然手段更加强硬,所以我出面很多问题很好解决,可不代表我可以做到一切,你该做的是给我更需要的东西,你手上的专利权。”

  第851章 圈套

  这个专利是卓风的,不是我的,卓风之前自己研发了一个能源零部件,这个东西暂时只在冯科的一个小工厂做生产,在国外也有一家高仿,可人都想要的是专利才会垄断,不然卓风当时也不会那么迅速的崛起赚钱发展起来。

  可那个东西我真的做不了主,同样我知道卓风不会让出去的,那专利的名字叫喵语。

  如此贵重,他岂能让出去。

  见到卓风是三天后的一个晚上,律师来了七个,有五个都是杜红的人,其中有两个之前跟我们打过交到,可只用两个远远不够处理这件事,足见杜红背后的能耐。

  卓风瘦了,眼窝深陷,似乎已经很多天没休息好了,身上还是那件黑色的西装,他见到我后故意整理了一下,还是很狼狈。

  这是我见过的卓风最狼狈的时候,也是最悲惨的时刻,这都是为了我,因为我。

  我心痛的握着他的手,想看清楚他脸上更多表情,实在做不到,我的眼睛有点害怕强光,盯着他煞白的脸我始终看不清楚什么。

  我深吸口气,问他,“卓风,你,你好吗?”

  他恩了一声,反手抓我的手腕说,“这件事我会想办法,你别乱来,公司那边不要动,我已经通知冯飞了,没有他最后的签字你这边的文件是启动不了的,杜红要的就是我们的公司和项目,不能给了她,并且我知道这件事杜康只主谋,杜红也肯定参与了,如果你将公司拱手相让,正好钻进了他们的圈套。”

  我没说我已经在做了,冯飞那边我会想办法,我没说我就是答应了杜红这一点才会见到卓风。

  可我实在太想卓风了,他一定在里面受了不少的苦。

  我勉强看清楚他脖子上的痕迹,那是打斗的痕迹吧,听说在里面的人都是被欺负的,虎落平阳被犬欺,在外面多么风光,到了里面可就不一定了,并且他孤身一人,我实在不放心。他一定挨了不少的拳头,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不断地安慰我,问我喵语的情况,问我家里的情况,问我是否已经处理好了阿姨的葬礼。

  我没说,阿姨已经被郭家人接走了,不叫我见到,郭家人以为这件事真的是卓风做的,所以害怕的连夜搬走,这对我来说或许是好事,不然他们再来闹我就真的没精力了。

  我一直话不多,生怕说多了就暴露了什么。

  卓风一直再说,说的口干舌燥,不时的盯着我身后时钟上的时间,看着那些指针一次次的摆动。

  我心跳如麻,知道我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再一次见到不知道要在什么时候。

  陡然看到有人来开门,要带走他,我才着急的说,“老公,活着,好好活着,等我去找你,好吗?别做傻事,别担心我们娘两,我来处理这些,听我的,好吗?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卓风红着眼睛,盯着我的脸仔细地看,他似乎早就看透了我的心思,只是不曾打破,我们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默契了,即便早就知道了对方隐瞒的事情还是不肯揭穿。

  我为了他好,他也为了我好。

  他被带走了,连一片衣角都没有留下。

  身后的律师走上来悄声的告诉我,“卓总会在七天后送到国外,到时候要等通知什么时候可以保释,这期间杜总裁的意思是希望卓总能够尽快的做出决定,不然卓总在国外关押的话会面临什么就不知道了。”

  威胁我?这会儿就开始威胁了我吗,杜红!

  我只盯着桌面不吭声,上面似乎还有卓风的气息,我依依不舍的看了许久。

  等律师们走远了我才转身看过去,那里站着的律师走了五个,余下的两个是曾经卓风的朋友,我到现在还叫不上名字。外国的名字很难记,我总是脑子混乱着。

  其中一个白人过来,第给我一份资料,全英文的,我看了个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另一个是个黑白混血,看着却像个亚洲人,跟我说,“这件事我们可以另外想办法,只要人送到了国外,我们就有法子待人出来,至于是否最后被判刑,那就只能拉锯扯皮了,时间越久对我们越好,不过我们只希望卓总这边还是尽量跟那个杜红周旋一下,一旦她发现了什么,我们这里也就为难了。”

  这个人的汉语很好,是专门做这样官司的,他经验丰富,奈尔也不过是个律师不是个财团,在希望资本国家,还是拳头说话。

  我点点头,暂时也只能想到如此了。

  跟杜红周旋,怕是不简单。

  我带着这个消息回来,家里的人听后都垂头不吭声。

  陆少懊恼的说,“我当初要是一直扩张自己到国外就没这么多麻烦事了,妈的,到了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多没本事。”

  佳佳横他一眼,也是没有什么法子,在国内还好些,可出国了,我们都无人无地位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真的很难做。

  这会儿肖老大说,“你叫我找的卓风的前妻暂时没消息,人是那个人,可我的人去了那个女人说不认识卓风,看样子也是不想趟这趟浑水。”

  我没指望她会帮忙,当初想到她也只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佳佳突然说,“陆少,你去找开心姐姐吧。”

  陆少一怔,盯着佳佳看了许久没吭声,表情可不是很好。

  佳佳继续说,“知道你不愿意,可开心人脉广,之前的朋友也都有联系,你去找她,说点好话,实在不行……”顿了半晌,佳佳的声音低不可闻的说,“直接复婚,反正你们也不是没感情。”

  陆少暴怒,豁然起身,指着佳佳就要大骂,可张着嘴巴瞪了很久还是什么都没说,最后只变成一个浅浅的深呼吸有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佳佳说完,眼睛很红,一时之间房子里面安静了下来。

  佳佳是想跟陆少在一起的,陆少这边却举棋不定,所以佳佳宁愿自己退出,并且这件事一旦陆少去找开心了,还能帮助卓风,她想着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可她忽略了自己的感受,更加忽略了孩子,甚至还有陆少。

  之前我也以为陆少跟开心分开会很难过,之前听卓风说,陆少其实自己爱谁都不知道,不过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他还是个繁殖癌,肯定是偏向于有了孩子这一方的,陆少是渣男不错,可他还是个讲道理的渣男,知道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却不知,佳佳不懂,开心也不懂,陆少自己或许都还没搞懂。

  陆少不吭声,连呼吸都变的情不可闻了,房间里面只有佳佳渐渐放大的哭声。

  许久后,坐在角落的疯子哥哥说,“我去找个熟人,你们先坐着,明天我再过来跟你商议这件事,至于说的什么复婚不复婚,最好要慎重,婚姻不是儿戏。”

  疯子哥看我一眼,提着手包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