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节

  第80章 被赶出来

  卓风的表妹叫卓青青,据说是卓风的爷爷的兄弟的孙女。

  她看我一眼,推开我,直接坐在了卓风身边,拉住了卓风的手,“表哥,表哥?”

  卓风的妈妈将我叫了出来,是上次打电话给我的那个女人,也是卓风的姨妈。

  她眉宇间好似有很沉重的东西在,看上去无比的脆弱,风一吹就要倒了,她拉着我,勉强镇定下来抹掉脸上的泪痕问我,“卓尔,我问你,卓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卓风还按照平常那样给我送牛奶喝,晚上检查了我的作业才回去的,今天早上就变成这样了,我将这两天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她有些不敢相信似的看了我很久,“卓尔,你说,你说卓风每天晚上都去给你送温牛奶吗?”

  我点头。

  她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也变了。

  “卓尔,你多大了?”

  我如实说,“二十了。”

  “二十,卓风收养你的时候你才十六岁,是吧?”

  我点头答应,“是,哥哥收养我四年了。”

  她继续点头,很是怪异的眼神在我的身上打量,默了很久,又说,“卓尔,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们照顾,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先回家去。”

  我不想回去,我要照顾卓风,可看着他家里人看着我的眼神我知道我不能在这里多呆。

  我点头,“好,那我先去学校了,放学了我再来。”

  她没吭声,那就是不同意我再来,只告诉我说,“回去吧,这里你帮不上什么的。”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往回走,病房的门碰得的一声关紧,我被吓了一跳,站在门口愣神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出来的时候遇到了李思念和李妍。

  李妍看我一眼自己陷进去,李思念将我拉住,拉着我的手低头看我很久才出声问我,“卓尔,卓风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我摇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没了姐夫我就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十分无助,可我现在只能继续坚强,我还需要照顾姐夫,我答应过徐娇娇的,要替她守着姐夫。

  我只跟李思念交代我要去学校了,这里有卓风的家里人在,我帮不上。

  李思念却不肯放我走,拽着我往角落走。

  站在楼梯口的地方,背人声音小,她低声问我,“你告诉我,卓风跟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明白,我跟卓风跟好啊,还是往常那样,他每天检查我课程和作业,每天给我送牛奶,每天叫我起床,有些时候他走的早了就叫阿姨过去叫我起床,很平常的生活。

  我不明白李思念问我的是什么意思。

  “李姐姐,你说的是什么?”

  她脸色凝重的很,默了很久继续说,“你有没有跟卓风在一起?”

  卓风要是能跟我在一起何必要拒绝我无数次呢?

  我直接摇头告诉她,“姐姐,或许外面人都说姐夫是因为我才延期婚期,可姐夫只是不想影响我的学习,我今年高三,我马上要高考了,我想考到好的学校,姐夫说要是我住学校的话他不放心,不能看着我学习,顾程峰家的房子也卖掉了我没地方去,他不想耽误才会这样的,并非是因为跟我之前有什么关系才会延期,李姐姐,你不要听外面人胡说。”

  李思念却笑了,一直摇头,也不说话,那脸上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看起来叫人觉得有些害怕。

  过了很久她又说,“卓尔,你们真的没事吗?”

  我摇头,肯定都告诉她,“姐姐,尽管我管他叫姐夫,可他是我哥哥啊,我姓卓。”

  她仍旧半信半疑,继续盯着我的脸看,试图要看穿我的内心。

  可我的内心也就那些东西,装着姐夫,装着这份感情,可我不是从前不懂事的傻子了,我知道如何做,我分辨的出来如何抉择,我答应了顾程峰做他女友,我就会真心实意的相处下去,绝对不会脚踏两条船,更主要,卓风也不会同意。

  只要姐夫不同意的事情我就不会做,坚决不会。

  我知道我对李思念说再多她也不会相信,那都无所谓。

  只要她不跟姐夫闹僵,怎么样都成。

  我轻轻拍她,“姐姐,你过去吧,现在姐夫需要你。”

  她一愣,有些茫然。

  我冲她笑笑,拿着手里的电话晃了一下,“我男友是顾程峰啊,你忘记了吗?在法国的时候我还差点跟顾程峰那个被姐夫发现了,顾程峰住了好长时间的医院呢,如果我跟姐夫在一起,那我还能跟顾程峰吗?姐夫也不会同意啊。”

  她有些释然,呵呵的笑着点头,这才松开我的手,“我知道了,你去学校吧!”

  我提着书包出来,站在门口的阳光之下,看着人来人往,热辣的阳光罩在脸上,却仍旧叫我冷的浑身发抖。

  是不是长大了会经常说一些违心的话?这是不是在撒谎?

  可看着大人们整日撒谎,我想我刚才说的都是对的吧!

  到了学校,我破天荒地给顾程峰打电话,打了五六次他才接。

  他那边比国内晚了六个小时,算下来他那里才是半夜。可我还是想闹他,蹲坐墙角,我抱着电话第一次跟他撒娇,有些不伦不类,“顾程峰,我想你了。”

  我一个激灵。

  他那边短暂的安静之后大叫,“我靠,你别吓唬我,你怎么了?出事了?”

  我笑出来,继续撒娇说,“我就是想你了,你不想我吗?”

  我冷的浑身都发颤,撒娇果然不是我的强项。

  他那边却哈哈大笑起来,“卓尔,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我还不知道他吗,不就是想着床上那点事儿?

  “顾程峰,我都同意了啊,你又不做。”

  “哎呦,你还埋怨起我来了,我们必须做,等下次见面的,我都要憋死了。哎?这个时候你给我打电话说这些,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噗嗤笑出来,“不是,我就是想你了,你不跟我联系我就跟你联系呗。”

  他哦了一声,语气变得不好起来,先是吐了口气,才说,“我最近忙的要死,到了家里拿出电话还没发信息就睡着了,不过……嘿嘿,值得了,你丫头知道想我就是好兆头。”

  我多违心啊,哎……

  我在心底吸口气,继续说,“顾程峰,你还什么时候过来?”

  “哦,你答应我现在过去我就现在过去,很快就能到。”

  “不,你太累了,我过去找你吧。好不好?”

  我想,逃避这里一段时间,对卓风和我都是好事。

  李思念今天问我那么多问题,不是真的怀疑我什么,而是不像我出现,她没直接告诉我的身份尴尬,只从侧面叫我觉得我无地自容,可我这么厚脸皮,哪里会无地自容,要不是为了卓风,我也不舍得走的。

  躲过这短时间就好了,希望卓风不会怪我离开他才对。

  或许是根本就不会在乎的吧。

  我如此想,告诉顾程峰,“我买了后天的机票去你那里,后天元旦了,我这里有三天的假期。”

  “……好!”

  顾程峰的惊叫就好像瞬间扯住了我心口的手,拧断了我的全部神经,提醒着我此时的身份。

  我是顾程峰的女友。

  第81章 柴火妞

  姐夫在我上飞机之前醒了,是司机叔叔告诉我的,我问他姐夫到底是什么问题引起的舒睡不醒。

  他那边只说心脏负荷太重,没有太大问题。

  我叫他告诉我姐夫我去法国找顾程峰,司机叔叔很是意外,问我在哪里,要来送我。

  我没同意,直接挂了电话。

  我想,姐夫是会理解我突然离开的理由的吧。

  此时,卓风病了,他的家人,李思念,还有李思念的家人也都在,我必须离开。

  我理解卓风姨妈脸上的那些厌恶和他表妹卓青青脸上的嫌弃。

  我的出身,我存在的意义,还有我的背影,都注定了我在那里是不被接受的。

  这个世界上真正不嫌弃我的人不多,可在一群嫌弃我的人之中,卓风的力量也会显得尤其的轻,我更不想叫他为难。

  坐上飞机前,我给卓风发了消息,告诉他我没事,到了顾程峰那里会给他发信息,叫他安心养好身体。关了电话,我提着去顾程峰交代一切的决心离开了。

  顾程峰在机场举着偌大的牌子,上面三个大字,“柴火妞。”

  我气的跳脚去打他。

  他嘿嘿的抓我手往他怀里塞,抱着我在原地转圈亲吻,要不是我推开他,他不知道要亲吻到什么时候去。

  他捏我下巴,贱兮兮的笑,“我的妞儿,就是好,这么远来看我,叫我怎么对你好?”

  我噗嗤一声,喷在他脸上,他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抹掉口水拉我走。

  他一面走一面对我说,“我安排好了,你不是在这里只有三天吗,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儿,去之前的那个岛,上次没玩的尽兴,这一次在里面住两天也差不多,之后直接送你上飞机。好吗?”

  说完,他扭头看我。

  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不在焉的,但是听到了他的话,我答应下来。

  他突然站定,打量我的脸色,狠狠地捏我脸,“你啊,就是想的复杂,卓哥那边会没事的,你离开是对的,走吧!”

  原来他都知道,他知道我突然过来的理由,却没有怪我。

  我心里更加难过起来。

  “顾程峰,你还是骂我吧。”

  他哼哧一声,“我骂你做什么?你来找的我又不是去找别人,说明你心里还有我。”

  真是容易满足。

  人不都说感情是自私的吗,喜欢霸道的占有,可为什么到了他这里就这么无私?

  我皱眉问他,“你真不生我的气?”

  “生气没用,生气你来不就白来了,你高兴我就高兴。”

  他一把将我抱起来,放进了他的白色敞篷车作为里面。

  跟着弯腰亲吻我的额头,有些激动,“傻子,别想那么多,我说了我能等,你现在的表现很好,我很满意,回头,嘿嘿……”

  看着他不好的笑,我就知道他想要什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热了脸,看也不敢去看他。

  他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我的脸,跟着很是满意的说,“这就对了,知道害羞说明心里真有我,哈哈……”

  真的是这样吗?

  我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心里头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回他家里,躺在他铺好的舒服的床上,抱着他早准备好的熊猫,眼睛才闭上,就感觉他也躺了过来。

  我顿时紧张起来。

  他却说,“我抱着你睡,要不然一睁眼就跑了,我看会儿书,马上要考试了。”

  我看一眼他手里的法国书籍,头疼,没追问是什么,任由他抱着我,闭上眼就睡着了。

  睡的不是很安稳,一直在做恶梦,浑浑噩噩的有些迷糊起来,身边空无一人,我望着陌生的房间,恍惚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我在法国,并且一觉睡到了天黑。

  我叫他的名字。

  他在楼下对我回应,“在厨房,洗漱好了下来吃饭。”

  地上摆放着一双和他的那双拖鞋一样样式却不同颜色的拖鞋,穿上后,我哒哒的下楼,就看到他高大的身影在厨房里面晃,身上扎着围裙,很是一个合格的家庭妇男。

  他举着手里的铲子回头对我笔画,“去那边坐着,别进来,油大。”

  我乖巧的坐在饭厅的高凳子上等,双腿在高凳子上晃来晃去的摆弄着勺子,兜里面的电话震了震,我拿出来看一眼,是微信。

  卓风发给我的微信:“卓尔,到了吗?”

  我回复,“到了,姐夫,你怎么样了?”

  “很好,担心你。”

  “姐夫,我没事的,我都是大人了,还有顾程峰在呢。”

  “不要做傻事。”

  他说的傻事是不要我跟顾程峰那个吗?

  他之前极力反对的,这一次却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好不能过来阻拦,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他发这句话的时候的无奈和无助。

  我深吸口气,回复他,“姐夫,我知道。再说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会做傻事。”

  我想,如果可以因为我的身体交付出去叫顾程峰好过,叫卓风那边不为难,那我宁愿这么做,这不算是傻事。

  “听话,记住我说的,不要做傻事,我等你回来,玩的开心。”

  我看着最后一串话,百味杂陈。

  他就真的相信我不会做傻事吗?

  放下电话,我看着厨房里面忙碌的顾程峰,有些犹豫起来。

  夜里。

  吃饱喝足,顾程峰要带我去附近的公园逛一逛,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他突然问我,“卓尔,卓哥放心你过来吗?”

  “……不放心我也过来了,并且你不是说了不要我乱想,我过都过来了,还能怎么样?我也必须过来。”

  他呵呵的笑,仰头枕在双臂望天,默了很久,声音有些粗哑低沉,跟着说,“卓尔,你真好!”

  我浑身一怔,没敢去看他。

  其实我不好,我很坏,我利用他忘掉卓风,多卑鄙啊。

  “不过我更好,哈哈……”

  我用拳头戳他,“臭屁精。”

  他抓我手往他怀里送,用了力气,我整个身子就扑进他怀里,呼吸顿时接近,他灿若星痕的眸子接近,轻轻抿起的薄唇上好似晶莹剔透的樱桃,冲我眯眼微笑,“傻子,叫我抱抱。”

  他一伸手,好似要将我揉进怀里。

  我呼吸险些没上来,却没挣扎。

  他抱的我很紧,微微喘息,跟着热辣的吻就压了过来。

  我被吻的措手不及,一阵昏天暗地,跟着就感觉他的手从衣襟下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