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2节

  第852章 不管多久,我都等

  二叔也说,“还是好好想点正常的法子,别因为咱们的事儿委屈了别人不是?哎,我回去看看我的老同事们。”

  我含着泪光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走,一辈子不求人的二叔也想着要去找人帮忙了,我心中无比难受。

  妈妈一直没走,最近都在照顾我和喵语,也第一次知道了我失去了一个坚强的后盾后又来一个后盾的美好。

  只是,这份美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妈妈最近一直睡不好,我知道,她只什么都没说,安静的帮我找看着喵语,偶尔透过来一丝无奈,叹息一声,再无声息。

  二叔一家离开后没多久佳佳也走了,陆少却始终没动身。

  突然他对我说,“或许我去求求开心也不错。”

  我生气的打他,“少胡说八道了,佳佳糊涂了你也糊涂?”

  他吃痛的皱眉,再没多说话。

  我说,“想清楚自己心里的那人是谁,别又还了一个人情债又欠下个。”

  陆少垂头不吭声,皱着眉头发愁。

  良久,他突然说,“开心手头上不少人是的国外的人,或许就有能帮我们的,至少可以叫卓风在国外获得自由,好在当初你们注册婚姻在国外,成了外国双国籍,不然这个事还是麻烦不小的。”

  我深吸口气,可还是觉得心口堵的厉害,这口气始终都透不过来。

  “陆哥,开心姐姐那边要求我也是我去,你去了事情只能更麻烦,佳佳这边你不想交代了?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自己带着孩子本来就辛苦了,你不能给了她希望又给希望打碎了,你不是想做个好父亲吗,那就做个表率,安定下来。”

  他吸口气,很是惆怅,狠狠搓了把脸,“我也想,两个女人都不给我机会。你也见着了,开心发现我跟佳佳的事情后直接就做了,一声都没吭,离婚我都没看到人,是她托人从国外派来的律师跟我签字的,你说我多憋屈?还说要是我去找她,就自杀,我能不同意离婚吗?”

  我真没想到开心会这样,虽然无法理解她的想法,可也能猜的到,陆哥在婚内出轨,这是她无法接受的,开心本就有心结,估计是也过不去这道坎的。

  “陆哥,你自己想好要选择谁,就一直不回头的走就是了,别看着这里还停留那里,开心那边我去问,顺便也要问问她在国外好不好,是否有人能帮我。”

  陆少恩了一声,起身说,“我给你做饭吃去,最近不回去了,家里就我自己实在没意思,喵语呢?”

  我歪头看一眼楼上,“我妈妈抱着去楼上了,估计是睡觉了,你好好坐着吧,我去做饭。”

  陆哥没强求,他知道自己做饭多难吃,我做了四菜一疼,却没什么胃口,看着他们吃完了我才勉强吃了几口。

  这会儿,我的电话响了。

  谁会想到,我还没有跟开心联系,她已经联系我了。

  我看一眼陆哥,他一挑眉,看过来,对我一点头,耳朵就凑了过去。

  我接起来,低声说,“开心姐姐。”

  “卓尔,事情我听说了,想到办法了吗?”开心的声音也很低沉,好像很累的样子,不知道她在国外是否过得不好。

  我说,“还没有,我正想跟你联系,怕是你那边有时差,我就想着再晚点打的。”

  开心吸口气,估计是在吸烟,默了许久才继续告诉我,“我才起来,最近睡眠不是很好,很早就醒了。对了,我联系了个很好的律师,一直处理的都是这样的案子,只要卓哥来了这里,我就可以见到他,到时候我们再说怎么解决这件事儿,不过……卓尔,我想问问,姨妈她是卓风做的吗?”

  我倒抽口气,姨妈这件事很多人都怀疑真的是卓风做的,毕竟姨妈当年那么害我们是有目共睹的,并且姨妈还差一点拐走了我们的喵语,这换做任何人都会做出过激的事情来,可卓风是做不出来啊,他是恩怨分明的,知道姨妈从前对他的好,也知道姨妈的不容易,所以一直忍让,最多骂姨妈一声滚,动手都没有过,就别说杀了姨妈了。

  我说,“开心姐姐是不是也以为卓风恨之入骨了?可卓风不会那么做的,那是他的亲人啊,算是半个妈妈。”

  开心舒了口气,“我听到的全都是负面消息,当时也不相信,可听得多了也就将信将疑,不是最好。之前的两件事……”顿了顿,她没继续说。

  电话安静了起来,跟着听到了她抽噎的声音,我不禁着急起来,毕竟当初做那些事情是卓风跟陆少一起做的,并且是我了开心,她肯定会心里难过。

  “姐姐,别哭啊,这件事不怪你,是卓风自己愿意的。”

  “我知道,我就是想到了以前。之前的事情没有证据,只是一点风声,相信也是有人胡乱猜测,并且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只要没证据就没关系,现在只有姨妈这件事,眼下是因为背后有人整你们,不然其实也好办,不过来了国外也好,我可以方便找关系,你等我的好消息就是了。”

  我舒了口气,只要有点点消息我就放心了,不管多久,我都等。

  又跟开心说了会儿家常,说着说着,我就顺便提到了陆少的事儿。

  开心那边又沉默了,半晌才说,“我离婚是肯定的,不怪他,怪我。其实这么多年我知道陆少对我的好,我心里更加清楚我自己的想法,只是从前迷糊的那段时间我是真的想找个人依靠的,正好他就出现了,那时候如果换做是别人我都会接受,不一定是他,所以在得知他跟佳佳那件事后我不是不高兴,反倒是松口气,你告诉他,别来找我,佳佳很好,我只是不爱他。”

  坐在我身边的陆少浑身一怔,脸色变了变,起身离开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落寞而又孤寂,他用尽了力气爱的人这么多年过来竟然突然说不爱他,不管现在如何,对于过去的那些付出都是一种伤怀。

  跟开心说了会儿话,电话才挂断。

  我走出去,看陆少正抽烟,他见我出来,切断了香烟突然冷笑起来,说,“我很白痴,是吧?原来她一直不爱我,我还以为我伤害了她。”

  第854章 王叔叔

  商量结束已经凌晨两点钟,医院二叔那边还没来消息,我实在不放心又开车去了医院。

  二叔走了,现在换了一个我不认识的老阿姨,看我进来,主动说是二叔找来的护工。

  我只进来看看,问了问情况,确定妈妈早就醒了只是现在还在睡着,我就放心了。

  坐在妈妈身边陪了一会儿,眼看时间要到了我要去赶飞机,才起身,妈妈拉住了我的手。

  我一怔,回头,对上了妈妈担忧的双眼。

  “卓尔,卓尔!”

  “妈。”

  “好女儿,你要走了吧,我不能送你了,身体老了不中用。”

  我忍着想哭的冲动,连声说,“妈妈,没事,没事,你好好养身体,我不能留下来陪你真对不起,可是卓风那边我不放心,喵语不能没有父亲。”

  “傻孩子,别这么说,你去你的,如果可以,我也想去陪你,去了之后你记得找我跟你说的王叔叔,知道了吗?王叔叔,叫王权,王权。”

  妈妈之前跟我提过两次,我起初还没当回事,想着也只是妈妈找来的一些老朋友,我不想叫她和我二叔红着脸去求人,所以尽量不想用,可妈妈又提了这个人,我不禁多了几分心思,“妈妈,你说的那个人很重要是不是?”

  “你去了就知道,叫王权,电话记住了吗?”

  “我记住了,存好了,我已经回去找他的,你放心好了,千万别担心我,你养好身体,知道吗?”

  “好,好,去吧,好孩子,去吧。”

  妈妈实在太累了,闭上眼没多久就睡着了,我看一眼时间快来不及了,疯子哥的车子还在外面等我,我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护工就走了。!

  跳上车,疯子哥问我妈妈的情况,我只简单的说没事,他就一脚油门车子冲了出去。

  这一趟飞机我们飞了两天,终于转机到最后一站的时候被意外拦截了。

  人生地不熟,只能英语交流,疯子哥朋友那边给了消息,上头发现了我们出境,临时关闭了所有我们进入的关口,目的就是不想我们插手这个案子,并且已经开始在秘密审问了。

  我一听,大事不妙,当时就吓得浑身都软了,这是闭门教训人啊,所以是杜红那边发现了我们开始动手了吗?

  我们在距离瑞士的地方等了三天,在机场附近住的小旅馆等待遥遥无期的消息。(!≈

  好在开心在瑞士,可传达的消息也不是很快,我只知道卓风现在很好,却见不到,开心尽量在帮忙,却始终没有更进一步的进展。

  第四天的时候,妈妈打了电话过来,问我那边的情况,我没直接说,只说不是很乐观,妈妈有次跟我提起了那个王叔叔。

  我实在没有路可走了,最终还是打了那个王叔叔的电话。

  对方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声音苍老,可底气很足,他听到我说叫卓尔,很是激动。

  “卓尔是吗?你是卓尔吗?你在哪里,你妈妈呢,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是不是你妈妈她……我都听说了你的事情了,你真……哎,不多说,你说你在哪里,我想见你,是不是你妈妈叫你联系我的,她原谅我了吗?”

  我没多想这番话的含义,直接说了我的目的。

  他那边当时就答应两天后来派人过来接我们,保证会尽快去瑞士。

  不想,隔一天的中午,一个高大的男人就进了我们的酒店,给了我一张名片,说着很蹩脚的中文,我很疯子哥用英语交流了很长时间才明白他是王叔叔的小儿子,亲自过来接我们过去,并且是坐专机。

  在飞机上,疯子哥问我,“这个王叔叔是不是很多年前大伯母的老同学?”

  我也不是很清楚,摇头说,“不知道啊,不过听当时王叔叔的话的意思我觉得跟我妈妈关系不一般,不知道……你了解多少?”

  疯子哥深吸口气,凑近过来,对我说,“当年大伯跟大伯母离婚的时候这个人也出现了,不过我当时在国外没见到,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只依稀记得是说大伯母婚外情。可我相信不会有这件事的,当时大伯也说不应该是,可还是闹的很厉害。”

  我心慌慌的,不禁想到了那个王叔叔当时的另番话,“真好,你是卓尔,真好。”

  我看一眼坐在我们对面的男人,这是王叔叔的小儿子,名字很长,我还记住,瞧着他长得真好看,是个混血,比疯子个都要高上半头,估计有一米九多了,只是人很瘦,非常白,眼窝深陷,不过是黑色的瞳孔,黑色的头发,看得出来是个出身很好的人。

  我们都困在这里三四天了,不管走了多少渠道就没办法,可这个王叔叔却一句话就立刻将我们接来了,足见这个王叔叔的本事。

  飞机飞了四个小时,落地的时候我还有点不相信,抱着喵语走下飞机的那一刻看着远处站着拄着拐杖的老年人,我不用问也知道那就是王叔叔了。

  我抱着喵语走过去,欢喜的叫了声,“叔叔好,我是卓尔,这是我二叔家的哥哥。”

  “好好,好好,这是你的女儿?”他惊愕的看着喵语。

  我说,“是啊,我女儿喵语,还不满一周岁呢,啊,叔叔,能不能先给我们安排个住处,我想给喵语洗洗澡换换衣服。”

  “啊,快快,小子,你去开始,我们回家,回家说。”

  王叔叔的家可以用大,非常大来形容了。之前我见过陆少家的房子,在山上他父亲住的那个,非常大的大,大的离谱,可国内的房子不似国外的这种很古老的祖宅,都是前后连城一片的建筑,像个城堡,高高耸立,这里能容下一个兵团。

  暂时入住,我照顾喵语,疯子哥那边联系这里的律师和朋友去了,可出去了就一直没见人。

  我抱着喵语出来,喵语叙是路上太累了,还没缓过来,醒过来就哭闹,我将她交给月嫂,这头去找疯子哥,就听到他站在院子里面打电话,对着电话那边大叫,“你收了我两百万最后给我这么消息?人呢,我要的人呢?我的律师你也扣留?你如果不给我个交代,我直接检举你,你还是保不住工作。好,你知道就好,是,好,我等你消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