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4节

  第867章 说客

  我一怔,豁然起身,几乎是爬过去的,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确定这个人是否说的都是真的,还是王权想利用他的手来知道更多的事情。

  不等我发问,他直接说,“卓风现在很好,只是无法探视,疯子已经出去了,找到了律师,正在找关系将律师们捞出来,而我,的确是私人医生,我来是想给你传达个口信,至于你是否叫我看看喵语的情况要看你自己了。”

  我愣了会儿,这个消息也么多实际的东西,随口那么一说都可以,我凭什么相信,我没应声,全当做不在乎。

  他很是无力的叹息一声,扔了一个东西在桌子上,“这个是疯子给我的。”

  我打开看一下,是疯子哥设计的珠宝,这个东西在外面很容易买到,只要有钱,也不能证明就是疯子哥的人啊。

  我将东西放了回去,还是没应声,一个字都没有提。

  那人盯着我的脸又瞧了一会儿,提起了包,“你完全可以不相信我,可你该相信作为你的亲生父亲的王先生是不会叫自己的女儿受委屈的,至少要吃了东西对自己好一点,尤其你还有个小孩子需要照顾。你的丈夫那边情况我不知道,我刚才所说都是编造的,你想知道具体情况,就叫你妈妈过来吧。”

  我还是没说话,甚至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我卓尔不是傻子,王权想要的就是我妈妈,而我妈妈从瑞士离开后再没跟他联系,肯定是有原因的,甚至王权都找不到我妈妈,那肯定是故意隐藏自己了,不然为什么一回来就去了乡下?现在我可算是知道原因了,可妈妈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我不能叫王权找到我妈妈。

  甚至,我连电话都选择不再打,设置了双重密码后,我直接将电话藏了起来,就是担心王权在失去了耐心后直接来抢。

  可听刚才那人说,我是王权的女人?

  简直可笑,我是试管婴儿,是父亲和母亲找的代孕所生,岂能就成了王权的女儿?

  如果真的是这样,作为父亲的他岂能这么逼迫我去找我的妈妈而不是好好照顾我?

  我才不相信。

  想通了这个件事,我反倒轻松起来,不管那个医生说的对不对,我都相信疯子哥在外面很安全,他是世界著名的设计师,一定很有办法。

  我看一眼送来的早餐,告诉月嫂我先是,一个小时之内如果没发现什么异常她们再拿去厨房热了吃,至于喵语的奶粉,我也要喝一口才行,不然我不放心。

  一个小时后,我一切无常,月嫂才拿着早餐去了厨房,热好了出来,看着我,低头一面吃一面哭。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盘膝看着她,心痛的自己也难受,可我不知道怎么劝,现在最好的劝说方式就是离开,而不是像被关在狱中一样的毫无头绪。

  所以我想,晚上再出去想想办法。

  下午我勉强叫自己睡了一会儿,起来的时候就听到楼下有人在说话。

  是王权。

  我疯了一样的跑出去,看到王权坐在沙发上看着身边的喵语,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温柔叫我差一点觉得他就是喵语的外祖父了。

  他对喵语说,“叫姥爷,叫啊。”

  月嫂呵呵笑,显然也是吓到了,白着脸低声说,“小家伙还不会说话呢,之前只会说妈妈,最近还会叫了爸爸,之后就没了,卓夫人一直在教她英语,这倒是活的很好,可我听不懂。”

  王权大惊,脸上神采飞扬,满是高兴,“好好,哈哈,我来了这里这么久,普通话也说不是很好了,呵呵,那就用英语叫我一声爷爷,小喵语,叫爷爷。你看,爷爷的房子大不大,以后这些都是你的,我的儿子们产业足够了,剩下都给你,好不好?”

  月嫂呵呵的笑的尴尬,看得出来她的局促不安。

  我立刻下楼,走过去将喵语抱了过来,跟月嫂使了个颜色,叫她先上楼。

  她对我一点头,可一转身又回来了,“卓夫人,我还是留下吧,喵语每天这个时候时候都是我带的,看不到我就哭闹。”

  我知道她是想留下来给我壮胆,可我知道她也是害怕,还是说,“我来哄哄就好了,你上去休息吧,很早就起来了吧?”

  月嫂一点头,还是不肯走。

  “那就抱着吧,呵呵,你看喵语看到你就想哭,你抱,你抱她就开心。”王权突然说。

  我不想用喵语做挡箭牌,看她果真要哭的样子就将她交给了月嫂。

  月嫂抱过喵语,我立刻说,“估计是饿了,你上楼看看奶粉还够不。”

  “好。”

  月嫂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出头,做这一行也还几年了,她之前有过三个孩子,生在不富裕的乡下,早就辍学嫁人,小小您及就当过很多年的母亲了,自然知道怎么样照顾小孩子,也比我有经验,她足够聪明,明白我说的每一句话,这会儿听我说要她带着喵语走,就明白了我什么意思,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两人一走,偌大的客厅里面就只剩下我跟王权了。

  我想过,如果王权逼急了我,我就想办法将他骗到我身边来,直接杀了他算了,威胁我的人还没有几个有好结果的。

  我正低头想,他突然问我,“跟你母亲联系了吗?”

  我没应声,我根本没打算联系,我妈妈能逃出去就逃了,我可不想再叫她回来。

  “你可以不联系,越是不联系就越是要在这里多住几天,你想想你的丈夫,你的哥哥,还有喵语,她还那么小。”

  我冷笑,问他,“王叔叔,你之前不是找人来说我是你的女儿吗?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女儿的吗?但凡是你对我好一点点我都会按照你说的做,可你现在逼我,我就不会妥协。”

  他很是苦恼的皱眉,手里的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敲了一下,垂头盯着地面看着某一处在做思考,良久,他才说,“你母亲走之前我答应过她,如果一年内回来,我就既往不咎,还当我们是朋友,可如果她说话不算数,我就要用非常的手段了,她已经离开我那么多年,现在那个男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还是要回去?我问了很多人才知道,原来是找到了我们失踪多年的女儿,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可我回不去,找不到,你该知道我的身份不允许我的手伸到内陆地区的,我只能等,没想到你给我打了电话了,真好。卓尔,你恨我,可以,可你想过没有,你妈妈叫你联系我的目的是什么?肯定是想叫你与我相认啊,之后我们一家团圆,是不是?”

  我不相信。

  第859章 电话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妈妈一定知道我来了之后找到他就很危险,还能叫我联系他吗?

  这里面事情一定不是这么简单。

  见我没吭声,他又说,“我有的是时间等,你呢?你的丈夫卓风还在狱中,你在我这里无疑是浪费时间,你要怎么做?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跟你母亲联系,叫她来,我们一家子团圆,你也可以叫你丈夫过来跟我们同住,反正这里大的很,是不是?”

  我还是没说话,这些都诱惑不了我,自由我可以自己去创造,这么多年我别的别学会,与别人对着来我还是学的很好的,我是坚韧不拔的,十年来都没被打倒,难道他一个小小的威胁我就妥协了?

  王权还在这里坐了一会儿,见我始终不说话,就直接离开了。

  他走路一直很不连贯,小腿歪着,好像是骨头坏了,有些时候即便他拄着拐杖也走路也很吃力,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看起来很好。

  我盯着他的背影,直到彻底看不到了才将视线收回来。

  房门再一次紧闭,彻底的宁静袭来,我也有了思考的时间。

  想来这个时候妈妈应该才睡醒,我是否跟她联系一下,这里是没有固定电话的,信号一直都很足,王权没阻拦我的电话信号,说明他这里是给了我联系别人的时间和机会,想趁机拦截,那么我用微信联系呢?

  不,就算是微信联系我也先确定是否安全。

  我用月嫂的电话给肖恩发了短信,可那边没回应,等到了半夜都没消息。

  晚上的时候王权又来过一次,我们都没说话,他自己看了会儿喵语就走了。

  我快睡觉的时候,短信回复了,肖恩回复我一个好字。

  我在短信上问他,“哥哥,置办网上各种业务吗?是否可以联系你的微信?”

  他发了微信号码过来,是另外一个小号,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号码,我加上后跟他说,“我叫杜红。”!

  他那边发了个表情,是个。

  凭肖恩的聪明肯定知道我这边的情况,杜红那个名字如此响当当,他肯定明白的,并且有他私人号码的人也大多都是朋友,加上他那边利用通讯手段查找我的消息来源,一定知道了我是谁。

  我又说,“我想叫你帮我确认一下是否安全。”

  他那边没有回复,安静的电话一点动静都没有,过了两个小时,我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他那边回复我说,“已经安全,你的附近环境很危险,我们只有十分钟联系时间,长话短说,发文字。”

  我立刻打字,手忙脚乱。(!≈

  “我在一个庄园,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是我给我的王权的联系方式……”

  我简单的说了经过和结果,他一直都没打断我,等我说完,他才回复我,“我想办法,你妈妈在你家里很好,陆少也在扣留在边界,冯科出狱了,证据我还在找,我们现在都不是很安全,你的公司冯飞在管理,卓风那边还有助理在帮忙,一切都很好,你且放心,给我点时间,我会先跟疯子联系,至于律师我帮不上了,等我好消息,稍安勿躁,照顾好自己。”

  断了信号,月嫂的电话也自动重启了,的再看微信肖恩的微信已经消失,之前的号码和短信也都不见了。

  我抱着电话舒了口气,只要有一点希望就一切都是好的开始。

  才躺下没多久,王权又来了,楼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知道情况不妙,该是电话的事情被知道了,我立刻寻找可以藏电话的地方,可地方虽大,藏电话而不被找到的地方是真的没有。

  实在无奈,我关了电话,直接将电话藏在了我的裤子里面,贴身,即便被翻走了,我也有了一个跟王权撕破脸的理由。

  咚!

  房门被踢开,一个强壮的男人走了进来,脸上的络腮胡子就显得那么凶悍。

  他一把将我从床上扯下来,掀翻床板,之后又跟进来几个人,开始在房间里面胡乱翻东西。

  喵语在隔壁听到了动静尖叫着哭号,我推开堵在门口的男人跑过去,月嫂吓得一脸惨白,抱着喵语站在角落不知所措。

  我抱着两人警告王权,“你要真是有半点良心就不该这么对待我们。”

  王权没吭声,只站在人群中看着我们,手里的拐杖在地上敲打,一阵阵的巨响。

  良久,房间被翻的乱糟糟的,所有人都散了,其中一个人拿着我的电话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电话已经开了机,估计是因为没电了,才看到亮光就关机了。

  王权将电话叫给了别人,回头对我说,“卓尔,我对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想离开我不强求,可我必须知道你母亲在哪里,你不说可以,我大可叫人亲自去找,无外乎是你的家里和你姥姥的老家,我详细你也不想叫我破坏你那个安静的父亲的一家人吧?”

  我暴怒,我母亲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他简直是禽兽,我随便抓了脚边的一个水瓶子就扔了过去。

  没砸到他,只掉在了他脚下,身后一个高大的男人立刻走上来踢开了瓶子。

  我大叫着骂他是禽兽,“你个禽兽,我妈妈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就算你们在一起那么多年,她还是不肯嫁给你,一定是我妈妈发现了你心中的丑陋,我妈妈跟我父亲关系很好,好到生了我哥哥,即便我妈妈不能生育了也后来做试管婴儿生了我,而你呢,一辈子都休想得到她。”

  王权也怒了,气的一张脸通红,狠狠的敲打地面,怒吼着,“给我关起来。母女分开,什么时候见到了你母亲,我才能什么时候叫你看到你的女儿,带走。”

  喵语在月嫂怀里嚎啕大哭,月嫂也被吓得哭的抽噎,我拉了两下就被两个壮汉强行分开了。

  我尖叫着冲出去,却只看到一个人狠狠的推开我,我跌倒在地,面前的房门咣当一声关紧,月嫂和喵语的哭声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我蹲坐在对上,看着因为瓷瓶子摔碎而划开我脚踝的血痕,触目惊心的样子就像我此时的心口,早已经鲜血淋漓。

  我没哭,一点泪水都没有,满脑子都在琢磨如何逃出去。

  喵语的房间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房门锁了,我踢了很多脚都没任何反应,吵闹的厉害了外面还传来一个男人的咆哮,估计是王权留了人在这里看着我。

  我没在乱动,只看着那扇小小的窗户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