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6节

  第862章 想办法逃走

  卓风喜欢是因为他总说这个味道像极了在乡下经常闻到的一种花香,或许是因为儿时的记忆太过深刻了,才导致他对从前端事情尤其的在乎。

  我低头想了会儿,有点走神。

  王闯伸手过来,手里就握着一块香皂,告诉我,“我洗手都习惯用这个,你拿过去试一试,应该也会喜欢的。”

  我笑笑,接过来,低头看一眼,包装完好,透过包装依旧能够闻到里面的味道,香气怡人,叫我想到了卓风。

  我很是感激的对他说,“谢谢你。”

  “无妨,不想你再误会我,我会尽量做到叫你高兴,我先声明,不是讨好你,是真的想你开心。就像你妈妈在这里的时候一样。”

  我妈妈在这里的时候很开心吗?我还真不清楚,我狐疑的看着他,他轻笑,继续说,“是,猜到了你想知道你妈妈的事情,我不介意多说一些。不过我有条件。”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我就知道他一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叫我留下来的机会,那王权是铁了心的想叫我留下,一定不惜一切代价,留下我才能再次见到我妈妈。

  可王闯的条件我是否答应还是另外一回事呢,我笑笑,说,“你可以说说,是否答应就是我的问题了,是吧?”

  “呵呵,正是。我不妨直说。”他起身给我倒了杯水,低头喝了口水才说话,“你是否留下来我不关心,但是你妈妈必须出现,不管你去哪里,这都是不能更改的事实。”

  为什么一定要我妈妈出现,难道我妈妈对这个家族很重要?

  我妈妈与王权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是否有一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我深吸口气,无奈的看着他。

  他很有耐心的看着我,又喝了口水,才说,“你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先答应我,你要将你妈妈带过来才行。”

  到底是个陷阱啊,那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叫我妈妈再来,她既然已经选择了不再回来,就一定有她的理由。

  我点点头,放下了水杯,“容我回去想想。”

  从他这里出来的时候门口的保镖们已经给我松开了饭菜,味道很香,透过一层层的包装都能问道里面的味道。

  我看一眼,还真是有点饿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得慌,我必须吃,吃饱喝足,才有力气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吃过饭已经很晚了,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吊针也打完,只等着开心给我送消息来。

  可谁知道,一连三天都没有开心的任何消息。

  这天早上,月嫂抱着喵语来了。

  喵语咿咿呀呀的向我伸手,还没被我抱起来就开始在月嫂的怀里跳脚了。

  月嫂说,“卓夫人,喵语这几年都想你呢,晚上一到吃奶的时候就哭,后来也不哭了,就看着门口在找你,今天早上我说带她来见你,就开始大笑,在车上一直跳脚,等不及的样子真的可怜啊,哎,卓夫人,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啊,我还想回老家呢,我家里人都联系不上,我也好担心。”

  我无力的叹息一声,任由喵语在怀里蹦,如果她会说话现在肯定像卓风一样在耳边唠叨个没问了。

  我看着她的小脸颊,也像是瘦了,小孩子再小,也知道父母此时的情况的。

  卓风啊,你那边好吗?

  我来这里都快半个月了,不管什么事情,惊叹一点进展都没有,我实在是耐不住性子了,对月嫂说,“你回去后都在哪里,方便出门吗,王权对你好吗?”

  “好是好,可我就是心里放不下,我出不去,出去了周围全都是高山,我也见不到人帮我啊,有一天我跟着王权出门,在路上看了好久的高山大桥,这段路开车就跑了很久,要是徒步走,那不累死了,我能撑得住,喵语也撑不住啊。”

  我点点头,之前去王权的那地方是坐直升飞机去的,当时没想过这么多,还以为临时有了个落脚点就很好,谁想到从一个火坑跳出来就又跳到了另一个火坑?

  月嫂说的也对,所以她既然来了,就不能再叫她回去。

  我问她,“你来之前都带了什么出来,喵语的奶瓶子都带了吗?”

  她翻了一下自己的小背包,“带了,还热着呢,还有几个尿不湿,怎么了?”

  我翻看一下书包,里面还有一些现金,是之前我给她的,还没用。

  我说,“钱拿好,你在这里等我会儿,我去去就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等着我亲自接你们在动身,听到了吗?”

  月嫂一听,脸就白了,“你要做什么,卓夫人,可不要乱来啊,喵语这么小,禁不住折腾了,你要做什么啊?”

  “没事,等着我。”

  从病房出来,我看一眼门口的两个保镖,跟门神一样,我看着就碍眼,可想从他们的眼皮底下出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我顺着走廊一直走,这几天在这里我可是将这里的每一个房间根底星斗摸的清清楚楚了想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将身后的两个跟屁虫处理掉,再有就是门口的监控。

  好在医院里面只有门口有监控,不然我想走也不容易的。

  走到取药室的门口,其中会普通话的男子将我拦住了,问我,“做什么?”

  我推开他,说,“我要拿点生理盐水,我家喵语有点身体不舒服,给她擦一擦身子。”

  那人狐疑的看着我,对两一个人说了一段外语,那个人就走了,我仍旧被他拦着。

  我看他一眼,生气道,“你再拦着我,喵语出事了你能负责吗?不能的话就给我走开。”

  “我不能负责,可这里不是你能进的地方,跟我走。”

  我又一次推开他,趁他不注意,一个转身就钻了进去,反手将房门锁死。

  取药室里面没有人看守,房门也都是开着的,每一种药都在这里,其中注射镇静剂就在最高的地方,之前我大闹过,其中一个护士就从那里取下来的注射剂给我,我一口气睡了两天,到现在还头晕。

  外面的两个人壮的很牛一样,那份量可是很足了。

  我踩着凳子才勉强将注射剂拿下来,照着那天护士的手法调制了两只,这里的注射针头是按压式,只要压在皮肤上就会快速注射,想躲开都来不及。

  两只准备好,我看着外面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钥匙,把手被扭动,跟着一个庞然大物就挤了进来。

  我不急不缓,站在门口等待着他以一露头就将注射剂按上去。

  他的脑袋伸进来,正在四周的瞧,我看准了那大腿粗的脖子,狠狠的刺了进去。

  他挣扎了两下,转身进门,身子不听使唤的咣当一声跌在了地上。

  第863章 帮忙

  我没急着出去,又在房间里面等了会儿,另外一个人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王闯。

  我抬起来的手还没落下去,那王闯就将身后的房门给关上了。

  我们四目相对,我以为这一次怕是要完蛋,逃不出的话肯定会叫王权的人看我更紧,不想,王闯身后举起来一个巨大的本子,直接砸向了男人的脖子,男人吃痛,却没有任何反应,我见王闯是想帮我,趁着男人不注意,直接将针刺了进去。

  这个男人是黑人,看着就魁梧,真害怕这一针没有任何作用,男人抓着我的手怔了怔,想要挣扎,王闯又将桌子上的针拿了过来,两针连刺,男人才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舒了口气,看着地上的两人正在想办法。

  直接藏起来我还拖不动,不藏起来一定会被发现,并且王闯为什么会帮我?

  我抬头看他。

  他正皱眉看我,吸了口气说,“我说过我想帮你,只是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放倒了他们,之后呢?这里只有一扇门,门口有监控,你出去后即便是驾车也会在中途被我爸爸的人找到。”

  原来是这样,所以这里的监控只有一个,看样子这还是王权自己的医院。

  我皱眉说,“那我也要试一试,至少叫喵语跟月嫂先出去。”

  他说,“喵语受到惊吓,你这个当母亲的能忍心?”

  可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我必须这么做。

  我说,“你想我在这里一辈子吗?管我一辈子有什么用?你们要的是我的妈妈不是我,并且我丈夫那边的事情没处理好我是不会安心在这里住的。如果我丈夫没事还好,他要是出事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王权一定都调查清楚了我的情况,该知道我是任何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王闯没应声,只皱眉看我。

  我继续说,“给我准备车,再借用我一部电话,我肯定能够出去。”!

  “……我会给你地图,不过走出这个门,我就帮不了你了。”

  我点点头,先推门出去,看左右没人才直接回了病房。

  喵语才喝了奶正在睡觉,月嫂抱着喵语在病房焦急的走动。

  我接过喵语,看一眼,心疼她小小年纪都要受这么多苦,如果被卓风知道了我带她来,不知道会不会怪我。

  “卓夫人,我们现在就走吗?是不是不安全,不会出事的吧?”(!≈

  我保证说,“是,不会出事,我们现在就走,你一定要听我的话。”

  王闯说监控是连着王闯那边的,从他那边赶过来到我出去之后去市内最近的地方距离是差不多的,所以我要抓紧时间才行确保万无一失直接离开。

  简单的装扮了一下,我穿上了医生的白褂子,戴着口罩,月嫂先离开,等我们在外面汇合了,王闯的车子也开了过来。

  他递给我钥匙,“小心,我等你的好消息。”

  我对他轻笑,跳上车一脚油门掉头就走。

  电话开机,我交代月嫂先跟肖恩联系,叫他拦截周围多余的监控信号,之后我们再跟开心联系,等我车子开出去半山腰了才打通肖恩的电话。

  他那边还是晚上,才躺下休息,听到电话是我,有点不敢相信,“卓尔,真的是你?”

  “是我,没时间解释,你帮我拦截多余的信号,之后跟开心联系,再给我车内的导航发一个定位,我要去找开心,快点,迟了我们又要被抓回去了。对了,我妈妈呢?”

  “哦哦,阿姨在肖老大那边,姥姥身体不好,阿姨去照顾了,肖老大听说了你这边的事儿担心阿姨出事就接过去了,放心好了,对了,陆少现在在飞机上,明天到瑞士了,你到时候想办法联系。先挂断再说,我给你拦截信号,你一直都被监控着。”

  半小时后,车子开出山顶,在转弯交汇处,与王权等车子碰了头,我当时立刻踩了刹车,喵语就被惊醒了。

  伴随着她的哭声,我将车门上了锁,看着王权从扯上一瘸一拐的走下来。

  整条路都被封死了,我要过去只能硬闯,并且速度不能快,不然就会被冲到山下去。

  我卓尔连一只鸡头不敢杀,就别说撞死人了,只能等车内的所有人都下来我才能硬闯。

  尤其,王权就挡在我的车前面,我相冲也是也不容易。

  王权对我说,“女儿,我对你没恶意,只是想你留下,你将你妈妈带来,我们就是一家子团圆了,你的一生都在追求圆满地家庭,马上就可以有了,难道不好吗?”

  简直是笑话,谁承认他是我父亲了,并且我卓尔的父亲只有一个,早就病故,他王权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对他大喊,“你好好想想,我妈妈是否亲口对你说过我是你的女儿,如果没有,那我就不是,你不要自己胡乱猜想,我们之间没有半点关系。”

  王权哈哈大笑,“卓尔,你不想姓王吗?”

  还隔壁老王呢,想多了他。

  我盯着他的脸看,突然就笑了,似乎明白了什么。

  王权有权有势,在这里都可以一手遮天啊,那杜红呢?卓风呢?

  是否一切都是他王权在操控?要的就是叫我过来掉进陷阱,主动跟他联系?其实卓风早就没事了,就在他的手上,是他威胁我妈妈的筹码。

  我想我妈妈肯定不知道王权会这么做,不然为什么要给我王权的电话,王权的狐狸尾巴冒出来了,这么多年在我妈妈面前表现的君子一样,其实他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狼,要的不过是我妈妈手上的一个东西。

  王权却不知道,那个东西现在在我的手上。

  妈妈回来的第一件事就将那个东西当做礼物给了我,试一把要是,玉佩雕刻,尾巴上镶嵌了很多宝石,妈妈说是很多年前买来的吊坠,价值连城,卓风见了都说东西太值钱,最好不要戴出来,后来我拿去银行锁住了,当时那个银行经理就说这个东西是很多年瑞士一个古老的王室留下来的信物,得了这个就等于是确定了王室的身份。

  这样的身份对我们国人来说就好像古代皇室继承,多大是荣华富贵和权利。

  可王权已经足够厉害,还需要那个东西做什么?

  王闯也说那个东西至关重要,可想而知王权要来不光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家族。

  看似家族繁荣,钱多权利多,可其实,背负的东西更多。

  我问他,“王叔叔,你的老婆是不是瑞士人?皇室内是否跟你老婆关系很好?”

  他很明显的一怔,跟着就笑着说,“你真聪明,不愧是我的女儿,不错,不过我很好奇,是谁对你说了这些,连我的几个儿子都不知道,他们以为拿到了那个东西就拿到了我的继承权,呵呵,没想到却被才来几天对你看的如此通透。”

  我也笑,冲他招手,“你过来,我就告诉你那个东西在哪里,既然那么重要的东西妈妈肯给我,我一定不会轻易放在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