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7节

  第864章 逃走

  王权又是一愣,盯着我看了许久,晃了一下身子,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笑笑,看准机会,直接一脚油门,从他的身边擦着边走了过去。

  车子咣当一声撞在了最前面的车子上,那车子的后轱辘往后面退了两下,因为是下坡,两辆车之间就开了条缝隙,我再撞,咣当,车子直接溜开了,直接坠入山崖。

  在一群人的紧张追赶下,我飞快的冲出了最后一段山路。

  山路向前,是一段没人烟的平摊高速大道,道路两侧青山绿水,这里可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难怪妈妈说国外的很多地方真的不错,去了就不想回来。

  十几分钟后,肖恩帮我联系上了开心。

  开心还很是不相信,确认了很多次才知道是我。

  天黑的时候,我的车子按照导航的方向进了一个庄园,开心就站在门口等我们。

  我从来不知道,见到一个人是这么的亲戚,好似看到了她就看到了曙光。

  我们相泣而拥,喵语也感同身受着,在月嫂的怀中哭的衣服都湿透了。

  开心告诉我,“律师已经找到了,可律师说暂时没有任何办法联系上卓风那边,甚至不知道他在哪里,之前我叫人去找过,只看到朋友发给我的视频,卓风很消瘦的坐在里面发呆,之后我朋友再去找,人就不在了。这几年我没去医院就是在找卓风的下落。”

  我深吸口气,垂头盯着说面上的糕点,一点胃口都没有。

  卓风一定在王权的手上,所以想要救卓风,我必须回去吗?

  不行,我才溜出来,不能再回去了,王权不会放过我的。

  “陆哥来了,知道吗?”

  开心点头说,“知道,之前跟我联系了,他被困在了边境,说是有上头指令说他偷运违禁品,我这边帮不上,只能叫他在那边暂时住着,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找了个很有名的律师,申辩了三天就没事给放了。”

  倒是厉害了,当时我们到处找人都不肯帮忙呢。

  “我疯子哥呢?不是说被打了住院了,现在人呢?”

  “已经没事了,才出去,去找律师商量对策了,他猜测卓风就在杜红手里。”

  我摇头,“不不不,杜红只是个幌子,真正的大是王权,是那个所谓的王叔叔。”

  开心大惊,“什么?”

  我点头说,“是,就是这样,我……”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开心,她听后一阵唏嘘,跟着给我看了一个杂志,日期是三天前的。

  我看不懂上面的内容,她解释说,“这件事已经闹了有一段时间了,有人说现在的国王不是正统的血脉,可又是唯一的亲眷,所以要在他下台之间找到真正的往事家族成人,而关键的东西就是那个钥匙,据说是开启家族内的一个什么书房的钥匙,具体不大清楚了,都是传闻,不过现在看来是真的,可王权的那个老婆好像也跟瑞士往事没关系啊,是个美国人啊,看着血统就不是瑞士人。”

  我也纳闷,追问她,“你对王权这个家族了解多少。”

  “知道的不多,只知道这个家族是联姻,很出名的一个商业巨头,女人的身份有点神秘了,据说也是有钱的人,在瑞士定居的这些年可是带动了不少瑞士的经济呢,那个王全很有头脑,本来我们国人在这里就有些被歧视,自从他来了之后这里的看法就被改观了,不过王权的权利可是真的很大的。你要说杜红是他的人,也不为过,所以杜家这是下了很大一盘棋吗?”

  我不敢肯定说,“或许不是,只能说是巧合吧,杜家人内部有争端是真的,估计是赶上了,哎,不管是什么,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不过王权势力那么大,我在你这里安全吗?”

  开心拍胸脯肯定,“自然,我这里没有任何通讯,地址的名字也不是我,你放心住下就是了,等着陆少来了我们再想办法,啊,你疯子哥也快回来了。”

  疯子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他看到我在,盯着我看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一把将我抱住,“我还以为我担心的已经有了眼疾,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我有好消息给你。”

  我睁大了眼睛等待他给我多好消息。

  “是什么?”

  他拿出电话给我看,“是卓风的视频,我才拍摄的,我见到他了,在狱中。”

  我激动的抓着电话,手都在颤抖,点开视频,看到卓风那张消瘦的脸,顿时哭了出来。

  卓风说话很慢,视频里面的话是说给我的,他说,“我没事,在这里很安全,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去了,一切都在掌握中,卓尔,别担心我,别出乱子,照顾好喵语,三天后我会想办法跟你联系,不要相信王权,最好去找杜红,她会帮你。”

  视频很短,到了这里就没了。

  我不懂的皱眉,看向疯子。

  疯子喝光了杯子里面的水说,“是我朋友帮的忙,你还知道上次见到的那个朋友?”

  我还记得就是在内部工作的那个人?不是已经不给疯子做事了?

  “不是以及被发现了吗,他还能帮到我们吗?”

  疯子说,“没事了,上头的一个顶头上司被调走了,这件事暂时空着,他背地里就叫人去查了查,卓风一直都在里面,很安全,并且这一切还都是杜红帮的忙,卓风没说具体原因,他说三天后会告诉我们,我见到卓风的时候周围有监控,他只能说这么多,只是想叫你放心别乱来。”

  我不懂的看看疯子,又看看开心,纷纷一头雾水。

  难道这一切不是杜红做的?

  深夜,我无法入睡,看着疯子哥给我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卓风不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说的这些,可我不懂的是,为什么杜红可以帮我们,难道不是杜红才叫卓风那边出事的吗?

  实在睡不着,我出来在外面吹风,不想,开心也在。

  她看我出来,也愣了一下,笑着走过来,地给我一杯红酒,“睡不着吗?”

  我点点头,喝了口红酒,味道真好。

  她继续说,“自从离婚后到现在,我也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过了。”

  第865章 爱过,已经不爱了

  我问她,“开心姐姐,你真的不爱陆哥吗?”

  她笑笑,耸肩说,“爱过,已经不爱了。那几年我们结婚过的真很好,我感受到了他对我的好,可时间越久,我发现我的心不在他这里,你知道吗,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结婚的。”

  是啊,我以前就听人说过,有些人是单身一辈子的,其实结婚与否都是人生选择,不是必要的,也不是绝对的,不过这个问题很少有人想过,只觉得人生下来就要结婚,不结婚就不完整了,可谁又想过,不结婚才是完整的呢?

  “陆少很好,好到我挑剔不出任何毛病来,这叫我找不到理由跟他提出离婚,不过好在,他之后将婚姻搞砸了。呵,你知道吗,我知道那个人是佳佳的时候还很高兴地,至少叫我知道了陆少不是在玩一玩,而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我真的挺为他高兴,是真的。陆少这么多年玩的很大,见到的女人也多,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爱的是谁,你说可怜吧?我也以为他爱我,其实不是,他总是追着自己得不到的才觉得好,突然知道了他也有心想安定下来,不管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他自己的内心,这都是好事。”

  是啊,是好事,是一个很难得的好事,可我就是觉得开心在说不爱陆少的时候是违心的。作为女人的我是看得出来的,并且更加深刻的知道她在说这番违心的话的时候的难过程度。

  我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没她年龄大,可我经历的事情可不少,尤其是感情。

  可都是个人选择,我能做的就是祝福,尊重,她想走,不能挽留,她想留,不会驱赶,这就足够。

  我说,“开心姐姐,不管怎么样,你觉得过的好就好,我尊重你。”

  她轻笑,“多谢。”

  隔天早上,我们终于见到了陆少。

  陆哥看到开心,有点不自然,讪讪的笑笑就跟我说,“卓风有消息了?”

  我说,“是,疯子哥今天又去办这件事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卓风说我们要相信杜红,陆哥没了解多少?”

  他点点头,迟疑着看了一眼开心,跟着说,“回头我们再说这件事,现在我要看看我女儿,喵语呢?”

  “在房里,月嫂在喂奶,昨天才过来,喵语换了地方就认生,不太高兴。”

  “没事儿,有我呢,你们先聊着,我过去看看。”陆少几乎是逃的,直接往院子里面走,从始至终都没有跟开心说过一句话。!

  开心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可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

  我没多问,拉着她进去,这明明是她的家,如今我们却反客为主了。

  进去后,正看到陆少抱着喵语在沙发上玩闹,喵语也是喜欢陆少的,咯咯的笑,开心的手舞足蹈,已经能说话了,她咿咿呀呀的叫陆少爸爸。

  陆少高兴,我却高兴不起来,卓风那么喜欢喵语的,在喵语成长的此时卓风却不在身边,想想都令人心伤。

  开心接了个电话就直接离开了,房子里面只剩下我跟陆少,月嫂带着喵语又回了房间,偌大的客厅里面就只剩下我们两人。(!≈

  陆少看我一眼,跟着是一声长叹说,“你也听到了,开心一直都不缺少男人的,我来这里是不是有点多余?”

  他说来这里是佳佳以死相逼的,要不然陆少自己就在酒店订房间了。

  我说,“陆哥,开心姐姐跟我说了,跟你之间已经没有感情了,你还追求什么呢?”

  “我哪里追求了,我想跟佳佳在一起,不管在你们心里我是不是人渣,我都喜欢佳佳,看孩子面子也好,看感情上面都是,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跟开心那几年我也费尽心思了,可她不爱我,那还不准我爱别人了?”

  我轻笑,看陆少的样子就像一个才懂得什么叫感情的毛头小子,这叫我想到了顾程峰,当年我们分手的时候也这样闹过,可我清楚地知道我爱的是谁,再不会犯错,希望陆少也是。

  “陆哥,你既然选择了就坚持啊,佳佳也不是铁石心肠,你要好好对她。”

  “哎,我知道,回去再说。哎,不说了,我先跟你说杜红的事儿。其实杜红就是当年跟卓风结婚的那个女人,现在改名字了,人家摇身一变就成了杜家大姐,你说厉害不?据说杜红就是杜家的长女,只有身份是真的,其余的什么高材生学霸都是假的,杜建一心要拿到杜家的东西就是不接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姐,可事实就这样,杜家也是重男轻女,祖上还说家业传男不传女,杜红当年被家里人送到了孤儿院,之后就有了她不一样的人生,好在后来杜家人找到了她,也是看在杜建不是那块料,不得意包装了杜红,才有了现在的杜红,卓风说相信杜红是肯定,之前杜红的做法也是想将卓风带出国来之后直接想办法匠人放了,谁知道现在又冒出来一个王权,真是糟心。”

  事情曲折,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当初我在找卓风前妻的时候就很纳闷,那个那人怎么离婚之后就小时的无踪影了,自己带着沈家的孩子过的很好还是她本就与世无争,可她真的与世无争的话也不会后来跟沈之昂联手将沈家最后的东西抢走。

  “陆哥,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找杜红?”

  陆少想了会儿,摇头,“先去看看卓风再说,疯子不是去安排了吗,之前给我打电话了,叫我在这里等他好消息,我想今天就能见到卓风了吧。”

  是吗,我能见到的丈夫了?

  我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重重点头,“好。”

  陆少挑眉,哼了一鼻子,习惯的又伸手过来揉我的头发,宠溺的真的跟我的哥哥一样,在我众多认识的人当中,陆少是绝对对我最好的一个,哪怕当时卓风离开我,陆少仍旧陪伴在我身边,看着吊儿郎当,其实他心中有只天平,自己会判断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

  “傻瓜,不用担心,卓风命硬,死不了。等一等吧,哎,我再去看看我干女儿,想的很。”

  自己的女儿我也没见他那么喜欢的,我笑着问他,“陆哥,你自己女儿都不管了?”

  “恩,管着呢,回去我就求婚,女儿儿子给我们当伴娘伴郎。”

  我噗的笑出声来,这会儿才知道我已经很多天都不曾笑过了。

  晚上的时候,才吃过晚饭,开心还没回来,疯子也的电话打了进来,座机只有一部,唯一的一个电话也被开心拿走了,并且这里信号很不好,开心接电话用她的话来说都是靠缘分。

  陆少接过电话后一直点头,跟着起身冲我摆手,“起来,走了,我们去看看卓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