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8节

  第866章 我爱你跟你没关系

  不管多少次见到卓风,我的丈夫,他都会干净整洁,并且精心打理,今天也不例外。

  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雪白色衬衫干净的能照人。

  他就坐桌子对面,双臂放在桌面上,只要我稍微倾斜身子就能碰到他的双手。

  他盯着我的看,偶尔眼神落在我怀里的喵语身上,好似要将我们都看进身体里一样。

  安静的房间里面只有我们的呼吸跟心跳声,等律师在外面交接好了,进门通知我们,“可以了。”我才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过去。

  卓风起身,绕过桌面,拉着我的手,一把将我们抱住了。

  一个多月了,我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担忧的丈夫,这是我这一生都无法丢下的男人。

  “老公!”我忍着要哭的冲动,低声在他怀里轻声呼唤。

  他有些乱的呼吸在我头顶上传来,犹如盖在我们头上温暖的阳光,洒下来的时候烘烤的我们全身都温暖。

  喵语咿咿呀呀的伸着小手抓着卓风的头发和衣领子,笑的一脸的烂漫。

  “爸爸。”

  我一怔,泪水彻底的流了下来,卓风意识红着眼眶,重重点头,额头抵在喵语的额头上,“好,再叫一声。”

  “爸爸,妈妈,妈妈……爸爸,哈哈……”

  喵语就像一个邀功的小学生,在我怀里蹦跳,呼唤着她生命中重要的两个人。

  卓风激动的眼神满是水光,默了许久才说,“对不起,卓尔对不起,叫你担心,叫你们受苦了。”

  为什么要道歉,这些事情我也有责任啊。

  “不怪你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咣当。”陆少推开了房门,无奈的走进来,我跟卓风还抱在一起不想分离。

  陆少也不在意,反正是见多了我跟卓风之间的亲密,坐在了凳子上看我们一眼,抽出根香烟来,想了想又将香烟放了回去,跟着说,“有些时候我在想,我的兄弟真他妈的是个事儿精,到了这个年纪了早就应该享受家庭温暖,偏偏还每天都被人追着打,都怪你兄弟我没本事,不过我这次可找到了厉害人,是瑞士有名的律师,比外面那两个还要厉害,只要她出面没有不成的事儿,你也不用欠杜红的人情了。”

  陆少说完,看我一眼。

  我理解他眼神里面的情绪,他是想告诉我卓风这件事不能再跟杜红扯上关系,作为前妻,杜红这么帮卓风,肯定目的不简单,我不禁想到了当初要帮助我的冯科跟沈之昂,两个人到现在还在国内帮着我打理公司,那目的是什么,就像冯科说的,“我爱你。”

  还有沈之昂说的,“我爱你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不禁倒抽口冷气,瞬间的温暖就被杜红这个名字给浇灭了。

  卓风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轻轻股蹭我的鼻子,跟着说,“别紧张,杜红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感激当初我帮了她。”

  是啊,如果当初卓风不出面结婚,帮助了杜红,并且在跟我就要分开的情况下还在照顾着她们母子,杜红岂能不感激呢?

  可我记得,杜红当初来找我的时候,可是打着大房的旗号呢,她跟卓风之间如果只是假结婚的关系,她怎么会给自己找麻烦的去找我证明自己的大房地位?

  “卓风,我……”我有苦难言,知道这个事儿现在说不合适,又觉得叫这个事情一直这么发展新下去肯定很麻烦,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做。

  卓风继续劝我,“没关系,我说了杜红不会做别的事情的,你放心就是了,再有半个月我就可以出去了,之后我们会跟她见面,然后我们回去,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至于那个王权,交给杜红去处理吧,王权要的东西杜红这边会想办法给的。”

  什么?卓风知道王权要什么吗?

  我问他,“卓风,你知道王权想要什么吗?”

  卓风摇头,“不知道。”

  我看向陆少,这件事我跟他说了,陆少当时也说,我妈妈一定很危险,千万不能叫别人知道我妈妈的行踪,可王权毕竟是深爱着我妈妈的,那杜红呢?她如何得到?不管用什么手段,怕是都不会叫我妈妈那边安生了。

  “卓风,王权他……”

  陆少起身,打断了我的话,对卓风说,“兄弟,这件事交给我,王权也好,杜红也好,我们都没有必须再接近了,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叫他们自己去琢磨去,我们再淌这趟浑水就太没意思了,你放心,我的律师肯定会把你弄你出去,无罪释放并且安全回去。你别忘记了,你现在的妻子跟女儿还需要你,别乱来,更加不要跟别人做任何交易,懂了?”

  卓风微微蹙眉,看着我,有看向陆少,诧异的问,“你说的是什么?什么意思?”

  陆少呵呵一笑,“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叫你知道,卓尔过得不好,她之前在王权那边没少受委屈,你还是早点出来的好。”

  “王权?你联系了王权吗?在他那边发生了什么?”

  疯子哥说见到卓风后只说了案子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我这边的情况,也是想叫卓风好好在里面住着不要着急上火,所以他是不知道的。不过在卓风看来,他是非常相信杜红的,却不知道我这边相信的是王权,更加不清楚,杜红跟王权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严峻,需要的是什么。

  我也不想叫卓风多担心,只简单的说,“都过去了,就是我在那边受了点惊吓。我……”

  卓风眼尖的看到了我手腕上的伤口,还没愈合好,这几天都没去换药,纱布都变了颜色,里面的血水渗出来,看起来无比的触目惊心。

  我想躲也是来不及了。

  他不敢相信的问,“这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解释。

  陆少轻描淡写的说,“就是想你想到,听说你出不来了就想不开了,有些事情还是等你出来再说,不过现在人都没事就好了,后天开庭,等好消息就是了。”

  卓风顶着我的脸,要盯出个窟窿来,一双眉头都要拧到了一块了。

  他攥的我手腕有些疼。

  我缩了缩手,没挣脱开,看着他担忧的眼睛我都有点绷不住要说出实情了。此时外面的律师突然开口了房门,告诉我们时间到了,现在就走。

  我离开抽手,抱着喵语离开了。

  陆少还在里面磨蹭了会儿,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摆动的房门里面卓风那双担忧的双眼依旧盯着我的方向,看我无比心虚。

  第867章 以后不会了

  陆少出来,挡住了我的视线,接过喵语,拉着我离开。

  在回去的车上,陆少告诉我,“我告诉他了,叫他自己好好想想杜红这个女人值得不值得相信,我们现在不再受到威胁,说明律师那边起了作用,所以我们还是要相信律师。这个律师专门负责这样的案子,只要给够了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你放心好了。”

  我怔怔的点头,觉得事情好像不简单,头皮发紧,紧张的抓着陆少的手问,“陆哥,你说卓风会不会着急出来做什么事啊,我总觉得他背后肯定跟杜红做了什么交易,不然怎么前一天情况还那么紧张,第二天就没事了,疯子哥就能见到他了呢?”

  陆少吸口气,点点头,垂头半晌才抬头说,“或许是,别胡思乱想了,我们现在去找律师,当面谈,你见了她就知道了,我们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律是个瑞士女人,比我高了一头,差不多接近一米八了,陆少身高一米八四,人到中年还强壮了些,最近许是国外的东西吃不习惯,整个人瘦了一圈,看起来还浑身的肌肉更结实了,他本就五官立体,比寻常人更精致,这样的五官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被人接受的美,尤其是眼前的女律师看陆少的眼神就有些不太对,我不禁想到了别的东西。

  女律师身边带了翻译,相关的东西翻译下来都很慢,专业术语翻译要想一会儿才知道如何准确的说,我们交流了一个上午,才勉强将这些东西说清楚。

  中午吃了饭回来,跟女律师分开,陆少带着我去了附近的咖啡厅坐着。

  期间,我偷偷的看了他好几眼,他哼了哼,问我,“想什么呢?”

  我笑,说,“想着这件事你是否有别的事情是没告诉我的。”

  他嘿嘿一乐,很是惆怅的摇头,“我都快四十了,你说看上我的还有多少人,除却那些只认识钱的人还能看上我哪一点,我不懂了。”

  看样子是那个女律师有了什么信号给他了。

  我问他,“那你怎么打算的?”

  “我都有爱的人了,我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失败的婚姻才结束,我可不想在搞砸了,你以为我陆少就一点定力没有?在国内那是没办法,身在那种环境下,不自己堕落了很多事情做不了,现在不同了,会所我能卖的卖了,余下的只有几个公司,也算是走上了正轨,眼下只想要一个合适的婚姻和家庭,佳佳不容易,这几年自己在外面带着孩子过实在辛苦,我现在就想接过来,她那人还是那么倔脾气,说就算跟我结婚了也要自己做点什么才行,我想也是,她有个事情做也是好事儿,闲下来了我们事情肯定就多,看对方都不顺眼的时候矛盾就出来了,呵呵,我是不是想的有点远?”

  我笑着摇头,“不是,我觉得很好。”

  “陆哥,你能安定下来真好,看着人都踏实了。”!

  他喝了口咖啡,抱怨咖啡太难喝,才继续说,“以前那是真不懂,但是知道佳佳跟我……呵呵,也算是因祸得福吧,早时间发现了她对我的心思或许不是好事,我那个时候多混蛋,以后不会了,哎……”

  陆少还是那个陆少,其实他一点都没变,只不过人都会长大成熟点,一旦安定下来,想法就不同了,其实这也是内心的想法,人早晚都要走向安定的,享受到了人间的各种诱惑,最后才发现只有安定才是最需要的,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人间最美好的事情啊。

  “陆哥,我们说说案子的事情吧,早点结束好回去。”

  陆少找的女律师真的很厉害,三天内就搞定了一切,连续紧张的三天不眠不休,我们终于看到了律师在敲定木槌的那一刻的放松,当天下午我就去接了卓风回来。

  回来的路上,卓风一直没说话,安静的抱着我,捧着喵语的脸蛋,想着心事儿。(!≈

  到了开心的住处后没多久,陆少就带着我们出来了,从始至终,只在陆少来时见到了开心,再没见到开心的影子。

  开心打电话回来都说在约会,叫我们有事通知她,却始终都没有看到她回来。

  晚上的时候,我们入住了酒店,也终于在这一天,见到了杜红。

  杜红发福了,之前见到她的时候我没特意的看,并且当时也只是短暂的一面之缘,不想时隔多年,才想起来,当年那个抱着孩子想要证明自己是大房地位的女人成了现在的样子。

  卓风说她之前出了车祸,做了整形手术,脸上变化不小,当初他见到杜红的时候也险些没认出来。

  杜红坐在我们最前边,穿着白色的铲山,很宽大,浑身上下都透着几分倦容。

  端上来的饭菜她一口没吃,只安静的坐在我们跟前看着我们吃,偶尔喝一口冷饮,相机无言。

  吃过饭后,卓风在桌子下面抓住了我的手,跟着对杜红说,“我跟我妻子后天回国了,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好。我想问你,你需要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杜红突然就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跟着问卓风,“如果我要的一直都是你,你会留下来吗?”

  我浑身一僵,看着杜红的眼神凌厉起来。

  我自问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厉害的女人,也缺少斗争的心,从小长到大,都受到卓风的庇护,以至于我在市区卓风之后真的觉得世界都塌了,可我卓尔却不容许任何人跟我争抢卓风,谁都不行,哪怕那个人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我以为卓风会不吭声,毕竟这个问题看似玩笑其实一点都不好笑,并且是杜红的真心话。

  不想,卓风直接说,“不会,我们已经离婚,从一开始就是假结婚,之后我们再无关系,你帮我无非是想要我手里的东西,可你至今不告诉我是什么,我也没办法给你,如果你非要我留下,我宁愿还回到监狱,而不是在你身边。”

  杜红脸色大变,还堆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就碎了,好似冬日严寒的冰窟,顷刻间被爆破化为乌有。

  她冷声问卓风,“我们结婚那么多年,你对我一点感觉没有?”

  卓风说,“是。”

  “难怪,呵呵,难怪那个时候你还不怕死的回国,哪怕是卓尔都结婚了还要藕断丝连。卓尔……”她看向我,又喝了口冷饮,继续说,“我嫉妒你,一开始我就嫉妒你,卓风那么出色,为什么偏偏他选中的是你而不是我?”

  我也很庆幸卓风选中的是我,而不是别人,可非要说卓风选中了我,倒不如说是我也选中了卓风,没有我的过去,哪有现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