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19节

  第868章 别在得寸进尺

  “杜总,你跟我丈夫之前的事情都是过去了,你还纠缠不放怕是不太好,你救了我们,我感激你,至于你需要的东西,不管是卓风还是那把钥匙,我都不会给的。”

  杜红一怔,冷眼扫我。

  卓风在桌子上扔了几张纸币,打了个响指,跟着警告杜红,“你如果还追着不放,我也不会手软,这件事是我还给你的,你利用我,我不介意,别在得寸进尺。”

  什么?

  我大惊,所以卓风进去这件事是跟杜红商量好的?

  我看想卓风,卓风对我点点头,“回去说。”

  他拉着我起身要走,杜红突然叫住我们,嘲讽的说,“卓尔,你一心要抓住点人其实也不过如此,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我绝对不是,相比较下来他更爱的是自己的公司,宁愿撇下你们娘俩也要跟我做交易,真是可笑。”

  卓风没吭声,我直接开口,恶言警告,“杜红,这件事不过是卓风还给你的人情,你别得寸进尺,以为真的就对你如何了,我们夫妻之间还真不在乎这件事儿,懂吗,这才是相濡以沫共患难的夫妻。”

  回到酒店,洗了澡,卓风抱着喵语看电视,逗弄的喵语一直咯咯的笑,高兴的在他怀里蹦。

  我坐在房间的床上看着这对父女,想着杜红之前说过的话,卓风为了报恩,才同意了杜红将他关进去,哪怕不管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困难都无所谓,在做决定之前,他就没有想过如果杜红不肯放手,直接将他坑了的后果吗?

  想到我们来这之前的那段时间,疯子哥也发愁的吃不下饭,我那个时候坚持着吃了点东西叫自己坚强,在那种无助的情况下,卓风却是知道全部事情的经过原有,他与我们联系不上,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们母女两个是如何过来的吗?

  我深吸口气,总觉得这件事卓风做的很是欠考虑,可我又不能埋怨他,他有权利有在乎的东西,不管是我们还是公司,那都是他的选择,只是这叫我感到不安。

  过了会儿,卓风进来了。

  我抬头看他,敛去脸上的不快,看着他。

  他冲我笑笑,脱去了外面的衣服,这是一件新衣服,在里面还能换了衣服实在是不容易,不用问也知道是杜红给买的吗?

  我很是嫌弃的将他的衣服扔在了一边。

  他回头看我一眼,笑了,“生气了?”

  我没吭声。他打算进浴室的,看我不吭声又折了回来,坐在我身边,摆正我肩头,叫我看向他。

  “因为什么不高兴?杜红?”

  真是明知故问,他不知道这件他背后跟杜红做交易的事情险些叫我丧命吗?

  我还是没吭声。

  “对不起。”

  总是这样,不管任何事情都不会跟我商量,只喜欢一意孤行自己做自己做的事情,“卓风,你道歉能弥补什么呢?”

  他愣了一下,跟着叹息一声点头说,“的确,弥补不了什么,可我必须还要道歉,对不起,这件事起初很突然,你当时在哎昏睡,我答应了杜红后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就做了,没有提前你打招呼,这件事是我不对。”

  我推开他,本不想生气的,听他说的意思是已经预料到了我这边会不放心竟然还是那么做了,我反倒更加生气。

  “卓风,你还是那个样子,遇到了事情从来不会跟我讲,你知道我……”

  我在王权那边的时候面对是多么大的无助,我宁愿自杀,宁愿亲手杀了阻挠我们母女两人去见他的人也不惜一切代价的去给人家打针,我逃出来的时候是多么的害怕,喵语是多么的害怕?

  “卓风,先不说你对我是否有愧疚,我就想你知道,你想过喵语的感受吗?她第一句爸爸不是叫对你,是叫的陆哥。”

  卓风顿时脸色凝重起来,没眼都蹙到了一起,苦瓜一样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半晌才吐出一口气,问我,“你这是在怪我不在你们身边吗?我以为你怪我的是跟杜红做了交易。”

  我使劲推他,他坚硬的身子偏了一下,这段时间没胆耽误反倒叫他身体更加强壮了,难道在里面还没嫩锻炼身体?我不禁生气的使劲敲他胸口,拳头砸在他的身上,痛的却是我自己。

  他呵呵的笑,“疼了吧?别自己用拳头打,用那个,用拳头打你会很痛的。”

  见他嬉皮笑脸,我还真生气不起来了,“你真是……你想气死我们啊,你等着喵语长大了我就将这件事告诉她,叫她收拾你。”

  “呵呵,好,好,当初还说非要儿子呢,现在有了女儿就统一战线了,你想怎么办都行,别生气了,我跟你说。”

  卓风陡然扑了过来,我没注意到,当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将我压在了身下,一脸坏笑的看我。

  我使劲瞪他,全然无用,反倒叫他更有了兴致。

  “你真是……卓风,你在里面吃的很好吗?没瘦反倒更壮了。”

  “恩,西餐比较容易发福,我不想出来后你嫌弃我,所以就多加锻炼,是不是很好?卓尔……”

  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兴致这么大,霸道的吻就碾压上来,我一口没上来,躲开他的嘴巴偷偷的吸了口气才没叫自己晕厥过去。

  吻霸道的要将我生吞了,一路点火,顺着我的皮肤吻遍了全身的每一个地方。

  良久,他松开我,问我,“洗澡了?”

  我摇头。

  他长手臂一捞,将我从床上抱起来,往浴室走。

  浴室的房门开着,他还是转身踢了一脚,房门因为惯性回了一个力道,在我们进去后咣当一声关上了。

  我呵呵的在他怀里笑,他也跟着笑,对我说,“在里面学的,这样打人听不到。”

  我一怔,紧张的看着他,之前在国内就被欺负了,在国外都是人高马大的外国人不知道有没有吃亏。

  他低头暧昧的问我,放开了花洒,自己轻轻一扯,身上的衬衫就被撕碎了,跳进来蹲坐在我身边,随着花洒的水落下来,一点点的打湿他的身体。

  他很健康,似乎连身上从前的伤疤都变的很浅了,绷紧的肌肉,在氤氲的雾气中就像放了魔咒,不断的对我放电,叫我无法移开眼眸。

  他宠溺的看中的我,说,“想我了吗?”

  我笑笑,倔强的摇头,“不想。”

  “我想你了。”

  第869章 公司出事了

  我浑身犹如被过了电流,猛然一震,刚才还有些排斥的生理瞬间就有了异动。

  他笑笑,熟练的动作伸过来,直接深入,惊的我浑身颤抖。

  他问我,“舒服吗?”

  我瞬间没了力气的伏在他怀里,轻轻点头,“恩。”

  手臂用力,猛然的一阵舒服暖流传递到了身体内,瞬间淹没了我的全部意识。

  我的脑中只有他的身体,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一切。

  “老公。啊,轻点,啊……”

  他不听我的警告,猛烈的进入叫我抑制不住的叫喊。

  “卓尔……”

  一股暖流随着手指的移开而汹涌,没了那一触即发的敏感,取而代之的更加炽烈的温热哥刚猛,铁一样的进入瞬间叫我无休止的叫出声来。

  他一阵阵的猛烈进攻,似要抽离我浑身的全部力气,带走我的最后一点清醒。

  深夜,我们精疲力竭,两个依旧火热的身体纠缠,肆无忌惮的在对上的身体索取,将这段时间亏钱给对方的全部温柔瞬间拿走。

  他一遍一遍都在我耳边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早就深深刻进自己脑海中的那个人更加清晰。

  “卓尔,对不起。”

  他喘着粗气,声音带有几分亏欠。

  我转身,捧起他的脸,“老公,我原谅你了。”

  他总是那么深不可测的,可我每次都会原谅他的自作主张,主要我们还在一起,我众生不会离开他。

  晨起,我们慵懒的看着窗外的阳光,日光洒在身上,烘烤的皮肤有些疼,天气渐渐遍地暖了,周围的空气都有很足的光照。

  他宽厚的手掌一遍遍的抚摸我的身体,从脖颈到身下,似乎要将我然烧着了。

  “我们晚上就走。”卓风突然说。

  我一愣,不是说好了三天后吗?

  “你又想什么不告诉我?”为问他,两指已经捏了他的手臂,轻轻扯,皮肤就被提了起来,卓风痛的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哎呀呀,疼,我说,我就是不想你在这边不高兴,昨天杜红给我发来的微信,叫我跟她出去吃饭,我没回复,拒绝的话怕是我们回去了就有点麻烦,并且我也不能答应,你该知道我去了会面临什么,好了,我说完了。”

  我听这解释还不错,这才放开他,看着被我捏青紫的地方,也是很心疼的,可我只清扫一眼,哼声道,“你要死敢去,我就废了你。”

  他噗的一声笑出来,翻身又将我压在了身下,“我能去吗?全部的粮食都上缴了,你还欲求不满的样子。已经叫陆少定了飞机票,我们现在收拾东西,吃了东西就走,至于王权那个人,等我回去了处理好公司的事情再回来收拾他。不管他是谁,伤害了我的卓尔跟喵语就必须付出代价。”

  我实在没脾气了,这个人都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爱说话。

  我赏给他一个吻,不想,这只是个轻轻的吻,他就起了变化。

  我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双臂紧紧的捆住我,一团火轻车熟路的就冲了进来。

  我低呼,皱眉咬住他肩头。

  他恩了一声,抱我更紧。

  猛然的律动,彻底的将我从尖利的辣椒变成阮成一团的茄子,在他怀里温柔的缠绵。

  陆少定的是头等舱,正好够我们几个坐在一起,疯子哥最近为了还人情,陪酒到现在,到了飞机上倒头就睡,喵语害怕坐飞机,月嫂也有点紧张,抱着喵语缩成一团,卓风要接过喵语月嫂还有点不舍得。

  “卓总,我照顾小喵语都习惯了,我来吧,我没事。”

  卓风笑笑,手指轻轻剐蹭了一下喵语,这才转身坐在我身边。

  陆少围着毯子歪头摆弄手机游戏,身上还穿着来时的衣服,就算天天洗澡身上味道也很重,我踢他一脚,他不高兴的皱眉瞪我,“臭丫头,利用我了就踢我了,有话说。”

  我问他,“陆哥,你以前那么爱干净的,怎么来了这里之后都不洗澡换衣服啊?”

  他低头看一眼自己,呵呵一笑,坐着不动还好,这一低头就看到了他白色衬衫上的一片黑,跟车轴一样。

  他笑的一脸自豪,“这样不就没有女人接近我了吗,并且回去后也好跟佳佳交代。”

  我跟卓风同时一愣,跟着双双笑出声来。

  陆少不在乎的继续打游戏,不知道什么时候迷上了单机游戏,从车上的时候就开始玩。

  卓风伸手抱住了我,轻轻的一个吻落在我额头上,无奈的叹息说,“事情还没结束,我之前答应了杜红要给她一点股份的,我没兑现,上飞机前她还给我打了电话我没接,我们回去后要立刻将公司的人整顿一下,我担心这期间她已经开始动手了。”

  我点点头,想到还有一大堆事要忙,就头疼。

  可日子不就是这样吗,忙一些你我不情愿做的事情,才会觉得生活有些乐趣,不然多无聊?

  回国已经是三天后了,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实在是累人,脚踩在地面上的这一刻才知道什么叫踏实。

  疯子哥跟我们回了家,陆少直接坐着自己的车子去找佳佳求婚,我们一家子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打算睡一觉,不想,这会儿就看李哥火急火燎的开车进了院子。

  看到我们进门,他还有点不相信,走进来看我们都在,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化,几步走进来,保住了卓风的手,上下仔细的瞧,哈哈大笑着说,“真好,回来饿了就好,我都要担心死了,接到保姆阿姨电话对手还以为听错了,我在公司才忙了一些事情出来,哎,哎,不行,回头再说,卓风,你跟我走,公司出事了,之前的项目全部停产,现在都找不到人,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卓风跟我都没表现的多吗惊讶,早就想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卓风交代了我在家里休息,提了衣服就跟着李哥走了。

  我抱着喵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心。

  这会儿,保姆阿姨接了个电话,喂了好几声,跟着对我说,“卓夫人,她说叫杜红,想见一见你。”

  该来的迟早要来,该见的还是要见。

  我说,“恩,问问地方,我现在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