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1节

  第871章 能够喜欢上一个人也不错

  “所以,我想你该换一个人爱慕想念了,经历这么多事情,我只想好好跟卓风生活下去,没有那么多事情。”

  “我说了,我的心思跟你没关系,你如果觉得我在这里很碍眼,我可以走,不过现在怕是走不了,我的新项目很赚钱多。”

  她笑笑,了然的点头,话点到为止,他不跃进,我这边就不会有任何困扰,或许这样很好。

  不想,他继续说,“至少在这里我还有个正常的理由看到你,你赶我走不是不可以,可是我不想走。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打搅你,默默的看着,就挺好。”

  我无力的深吸一口气,没有办法继续说什么,他已经卑微的想一个乞讨的孩子,如果我再说什么,真的是有点道德绑架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喜欢我是他的事情,没打搅我那就跟我无关。

  “冯总,多谢。”

  “呵呵,说多谢是我,没有你,我还不知道原来能够喜欢上一个人也不错。”

  卓风说冯飞是一个可以为了工作疯狂而不要命的人,从前为了家族的生意,不惜跟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了那么多年,忍受自己被戴绿帽子的事实,将整个中东市场都拿在自己手上,这种气魄也是常人无法能够做到的。

  这会儿,车子到了沈之昂住的酒店。

  这家酒店从前还是陆少的产业,后来他跟开心离婚,就将很多酒店变卖了,如今这里经过改造,换了老板之后生意一点没好,反倒降了很多业绩,不过这里的环境还是不错的,只是地界有点偏。

  进去后,冯飞帮忙敲门,沈之昂有气无力的在里面应了,开门探头出来,看到我的时候笑了,“我还以为你回来后就把我忘记了。”

  我笑笑,“知道你生病了,特意过来看看,不叫我进去吗?”

  他捂着嘴巴轻声咳了一下,跟着说,“进来吧,最近有点感冒,没什么事儿。”

  他进门,顺手戴了口罩,懒洋洋的将自己摔进了沙发内,跟着说,“随便坐,我刚吃了感冒药,浑身疼的厉害。”

  感冒发烧才会浑身疼,我看一眼他桌子上的药,开了不少,有些还没开封,估计是他也没想着要吃。

  不过感冒药都只起到缓解作用,吃与不吃都会一个星期就好的,可看他的情况似乎很严重。

  我先去帮忙煮了热水,提着水壶过来,正看到冯飞拿了资料跟沈之昂说事儿,我没打搅两个人,分别倒了热水,坐在角落听着他们说话。

  突然沈之昂问我,“卓风呢?”

  我愣了一下说,“在他的公司。”

  “哦,听说了,最近公司内部有个合约出了问题,我之前去看过了,是杜红那边的人做的,你不去看看吗?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卓风正在跟杜红在商量着件事。”

  我知道沈之昂提醒的目的,他是担心两个人之间有什么。

  我笑笑,耸肩说,“是我的就是我的,如果真很多发生了什么,我也阻拦不了,去了也无事可做,还不如看看我的一些老朋友,你们为了我的事情跑前跑后,慰问一下不是应该的吗,你们之间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

  沈之昂呵呵一笑,歪着身子换了个姿势,“就是不想看到你了,人在生病的时候最脆弱,需要有人照顾,你在这里照顾我是不是很不妥?”

  的确是,可我应该来,并且还有纷飞在啊。

  他的话有点不好听,可我也受着,谁叫我亏钱了他的。

  他却又说,“卓尔,我来帮了你,是我自己愿意,可不想叫人误会我沈之昂还跟我的前妻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所以你看也看了,还是走吧,我跟冯总之间的合作还真不希望有别人插手。”

  我一愣,脸色瞬间就变了,沈之昂倒是一直没什么表情变化。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不友好,叫我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意思。

  我尴尬的看着他,还以为他下一刻会突然笑出来,当做是玩笑的笑笑就过去了,可不想他继续说,“还不走吗?”

  我浑身一跳,脸上最后的一点温和也瞬间崩塌,立刻起身,勉强保持最后的微笑说,“好,我走,不打搅你们商量事了,我,我走了,冯总,我先走了,回头到了公司再说。”

  冯飞一直没吭声,侧着身子坐着的他浑身紧绷,回头看我一下都没有,一直保持着刚才伸着资料姿势。

  我最后看了两人一眼,离开转身出来了。

  站在门口,我深吸口气,如何都镇定不下来,这么多年,很多人都给我过臭脸,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变成了受不了冷脸的蠢货。

  沈之昂对我有任何冷脸我都应该承受,这是我欠他的。

  可我心中却始终都带着怒气。

  出来后,我在外面闲逛了一圈才回了公司,李哥的车子已经到了,车内没有卓风,只有满车子的很重的香烟的味道。

  李哥告诉我,“卓总在附近的餐厅,我接你过去。”

  “恩。”我开了车窗子,问他,“卓风又吸烟了?”

  李哥也开了车窗子,告诉我,“不是,是肖老大,还有你的妈妈跟姥姥都在。”

  我大惊,我妈妈怎么过来了,王权那边还没放手呢,我一直没联系我妈妈就是不想叫我妈妈暴露啊,“快开车,怎么就过来了,肖老大带过来的吗?”

  “不是,是卓风接过来的并且还有王闯。”

  王闯?

  脑海中立刻浮现当时在医院救我的时候王闯的紧张样子,那个混血却不像混血的王权的长子。

  下了车,我飞一样的就冲进了酒店,坐在门口的就是肖老大,看我进来,扔了手里的香烟,站起身,打量我,“没事就好,人来了就进去做,愣着做什么?”

  我愣愣的点头,看一眼所有的人,一家子都在,我二叔竟然也来了,他身边还有个空缺,该是疯子哥的,我直接往卓风的位置走,坐在了我妈妈跟卓峰之间。

  隔着妈妈,姥姥伸手过来问我怎么样,我说很好,这会儿王闯就说话了。

  “卓尔,可看到我了?”

  我笑笑,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人太多,我还没打过招呼呢,看到了,对不起王闯哥。”

  “呵呵,叫我哥哥了,那我就不客气,我先说我的来意,我是代表我父亲来的,你坐好,我想说点事情。”

  王权派王闯过来,这是想和解吗?并且还叫卓风请出了我妈妈,看来事情还挺重要,难道是要我交出那把钥匙?

  我点点头,坐下来,微微垂眸,这会儿卓风在桌子下握住了我的手,放在他的腿上,轻轻拍了拍,示意我宽心。我哪里宽心的起来,想到之前在王权那边的事情,我就无比担忧,王权可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啊。

  第873章 春心荡漾

  我怀孕孕吐那段时间可真是要将卓风折磨疯了,三更半夜想吃榴莲味的葡萄,他当时就傻眼了,哪有这样的东西?后来想到了法子,将葡萄挤出来,跟留恋泡在一起,最后一勺一勺都给我吃,我吃着味道很奇怪,但是很好吃,吃了不少,吃的肚子发胀了他才叫我不要吃了。

  现在想着,那味道,哎呀,想吐。

  我笑出声来,“老公,我怀孕的时候嘴巴那么刁,相信喵语以后一定是个难伺候的小姑娘。”

  “恩,很好,越难伺候也好,不然被别的男人勾走了,我的宝贝女儿就没了。”

  好像男人生了女儿之后才知道如何疼爱女人,可我的卓风却不同,他这一辈子最关心的还是我。

  我笑笑,想着这么大的人了,都是当妈妈的人了,还真我自己的女儿争宠,实在是不应该。

  他见我笑,好奇的问我,“想谁呢一副春心荡漾?”

  我摇头不吭声,只继续偷笑。转身,他就像变戏法一样的提了一杯热牛奶给我,先自己喝了一口,抿了口唇,满意的说,“不错,喝吧,我记得这家的牛奶还是很地道的。”

  我接过来,喝了一大口,才没咽下去,就觉得一阵难闻的味道袭来,跟着,哇的一声,之前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卓风在我身后不停的拍打,看我吐了个干净,抱着我就往附近的医院跑。

  医生说我是怀孕的时候有了一次呕吐之后身体就出现了排斥,以后再想喝牛奶也不能喝了。

  卓风担忧的陪在我身边看着我挂盐水,一次次的轻轻抚摸我的额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也盯着外面渐渐黑下来的天色,想着以前的事情。

  我才从乡下被卓风那个带来的时候黑乎乎的皮肤,干瘪瘦小,像根火柴,当时给我做家教的靠实还说我要是不长大一些就是根火柴了,轻轻一滑,人就烧着了。

  这本来就是玩笑话,后来我也当做玩笑话的跟卓风说了,谁知道卓风隔天就将人给开了,说老师不能开这样的玩笑,是在伤害我的自尊心。

  我那时候哪里知道什么叫自尊心,只想着自己有吃有喝就行,并且跟你在卓风身边,我吃的好,喝的少,才会成为现在的我。

  卓风突然低头看我,捏我鼻子,问我,“想什么呢?”

  “在想以前的事儿,老公,你那时候是听谁说的我喝了牛奶就能变白的?”

  我起初对牛奶都不是很爱喝的,是他明天逼着我喝光了才肯叫我睡觉,现在想来那段时间我还因为这件事整天跟他闹脾气呢。

  他说,“恩,随便想到的,不过还是起作用了,喝了一年,你的皮肤就白了不少,后来也胖了一些,可看起来还是跟同龄人差很多。”

  “嘿嘿,那现在呢?我比从前胖了三十斤。”

  他捏了一把我的腰,逗弄我的咯咯的笑,“哪里胖了,还是很瘦,牛奶不能喝了,回去后我给你做奶茶吧,里面放一些水果,冲淡奶香的味道就好了,牛奶还是要喝。”

  我没意见的点头答应了,着急回去要看看喵语,妈妈跟姥姥也都在家里,肯定照顾喵语手忙脚乱。

  突然,我想到了姨妈。

  姨妈下葬没多久我们就出国了,卓风当吃草草的下葬,一个下葬的仪式都没有,还是郭家人处理的,不管怎么说姨妈还是我们大姨妈,生前对我们不好,可人都死了,还继续追究就不值得了。

  “老公,明天我们有时间求看看姨妈吧。”

  卓风的身子很明显的僵了一下,很久才说,“没时间过去,公司明天一大早要开会,你也不要去了,最近天气不好。”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卓风这么排斥姨妈是肯定,但是我没想到他会痛恨姨妈到这样,连死后的姨妈都不肯去看一看。

  我也知道我劝说了无用,只能等卓风慢慢的将这些仇恨淡忘。

  我了然的点头,伏在他怀里紧紧的依偎,没有父母的人,该是很可怜的,好在,他还有我。

  “老公,还有我呢,还有喵语呢,还有我妈妈跟二叔呢,我们的亲戚人不少的。”

  卓风轻笑,“知道,好好休息,马上就输完了。”

  “恩。”

  输液是卓风要求的,他是担心我回去后胃口不好还继续呕吐,吓坏了家里的老人们,我想也是,今天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还都吐了出去,也真的是不能叫家里人担心。

  出来后已经很晚了,他还是陪着我吃了点夜宵才回去。

  家里人都睡下了,我们捏手捏脚的上楼,才开门,就看到妈妈抱着喵语站在我们房中,正背对只我们,看向窗外。

  我跟卓风都吓了一跳,好在没惊叫出来,走进去看着妈妈怪异的样子,同时想到了王权需要的玉钥匙。

  妈妈看我们一眼,卓风接过了喵语,回头对我点点头,就出去了。

  我看妈妈脸色不好,主动问,“妈,是想说王权的事儿吗?”

  她鼻音很重的恩了一声,我走近了才看清楚,她是哭了,眼睛都是红的。

  “妈,心情不好吗,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紧张的问。

  妈妈擦了一下脸上泪水,跟着说,“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做?”

  那东西是妈妈给我的,我里应该还给她,可这个东西太过重要,我一想到妈妈会交给王权就头大。因为我知道,我妈妈对王权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可王权那个人一看就是个控制欲望非常强的人,我在瑞士的那段时间可是领教过了,一想到我妈妈要在那样的人身边生活,我就无比担心。

  “妈妈,你能告诉我你跟王权之间的关系吗?”

  妈妈先是叹了口气,跟着才说,“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我们只是认识的早了些,可不代表我们就必须要在一起,他家庭仙鹤,看不上我们这些赚的少的知识分子,并且身份上也比我们高一头,自己在外面闯荡,就算对我再好,我也不能融入进去,就别说惊他的家门了。好在我认识你爸爸,才会有了以后的好生活,呵呵,王权那个人有暴力倾向,你知道他的老婆就是被他打死的?就因为权力大,这件事才不了了之,你以为王闯真的听他的话吗?不过是想获得自己的生活才不得不妥协,呵呵,王权是个十足的变态,那钥匙不管给了谁,都是个祸害。”

  所以……

  我紧张的盯着妈妈的脸,好像知道了她的想法。

  王权不太正常,我早就看出来了,之前在瑞士整日监督我,看守我,明着对我好,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监督我的事情,疯子哥从他那里逃出去没多久还被王权的人打了,这些是回国后疯子哥才对我说的,我现在想起来就一身的火气。

  没想到果真叫我猜中了,王权那个人,就是个十足的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