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2节

  第874章 人不可貌相

  我深吸口气,有点后怕。

  当时若非我做的极端了一些,叫王权也害怕了,那他不知道会用什么样的法子对付我,没准就抢走了喵语。

  妈妈又说,“那东西不能给他,杜红我不清楚,但是王权这边一定能给,当时他将这个东西给我的坏死后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其实他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这个东西的重要性,可我知道,我巴不得拿到手,倒不是真的要什么权力地位,我就是单纯的替他的老婆不值,人都死了还要被利用。”

  看来,妈妈跟王权的妻子关系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知道的这么多。

  “那时候王权的妻子经常跟我诉苦,我起初还以为她是防备着我什么,我明说了我有家世,并且我在国外是度假,并非是真的要留在瑞士,那女人就经常过来跟我诉苦,起初只是哭,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是家族联姻,不能离婚,这离婚事情就多了,再后来她找我就是带着伤,我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了,可过了几天我去找她,人就死了。”

  妈妈一面哭,一面说,我能想象到被家暴的女人死的样子多凄惨。

  那女人全身骨头断裂,是被人从二楼推下去的,可在摔伤的背后肋骨早就断裂刺进了肺中,嘴巴里面还有男士内裤跟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当时王权被带走了,还在他的体内检测出了一种很奇怪的兴奋的药物,当时在瑞士闹的沸沸扬扬,可事情才发酵了一个月,就销声匿迹了。

  这件事后没多久,王权就威胁着我妈妈,将她接到了庄园里面住,没多久,王权就给了我妈妈这个玉钥匙,几天后的早上,妈妈在小儿子的护送下离开了瑞士,彻底的消失在了王权的视线中。

  那段时间妈妈东躲西藏,是王权的小儿子帮忙的。

  我好奇的问,“我还以为会是长在王闯,没想到是小儿子,当初我见到那个小儿子的时候还有点不太喜欢他。”

  妈妈抹掉泪水,舒了口气的样子,似乎心口里面堵了很久的东西终于宣泄出来就整个人轻松了一样,无力的说,“是啊,人不可貌相,谁会想到我认识了那么多年的王权是一个家暴分子,当时恨的牙痒痒,可也没有办法,我想做点什么,奈何王权势力太大,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不要相信王闯,他跟王权性格很像,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这我倒是没察觉出来,不过妈妈提醒了,我还真得多加小心,可想到早上卓风要去送王闯,我就想叫卓风不要去了。

  不想,送了妈妈去房中休息,再回过头去找卓风,他只留了一句话就走了,竟然是被王闯叫出去喝酒。

  这都半夜十一点多了,还出去喝酒?

  王闯是早上三点的飞机,现在还喝酒?!

  我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立刻叫李哥开车送我出去找。

  卓风电话不通,王闯电话没信号,打了酒店电话却告诉我王闯早就退房了,甚至连晚上多没住,我惊得一头冷汗。

  实在没法子了,李哥提醒我说,“打给陆少,陆少帮上,我们认识的会所酒吧的人少。”

  我当即没有犹豫,可陆少那边竟然喝醉了,我打了三个电话都是一个女人接的,我停了也是火冒三丈。

  实在不行,我直接打给陆少的助理,助理那边也是半夜爬起来帮忙,找到了凌晨两点,其中一个陆少的手下人说有了卓风的消息,人喝醉了,就醉在路边上,衣服都没了,赤裸上身吗,裤子还碎了,电话不在身上,钱包也不在。(!≈

  还好去的及时,不然不知道会被路过捡尸的男人做出什么来,我想想都后怕,叫他先送卓风去医院,我们随后就到。

  不想,比我先到的是佳佳。

  佳佳看我们进来,一脸的怒气还没消的样子,拉着我出来语速很快的说,“陆少在会所,被人拉着喝酒喝到现在还没回去,我急了就去找,听里面的姐姐说是陆少先写就开了房,是她拦着才没进去,我看陆少那样子,也不像是他自己要去开房间,一问才知道是跟卓风喝酒的,还有个陌生的外国人,卓尔,你说到底怎么谁是啊,卓哥不会做这么没谱的事情,是不是被人利用了?这是诚心叫我们夫妻关系不和呢?我才答应了陆少的求婚,要是再出事,我就这辈子不会见他了,自己带着孩子消失。”

  我轻轻拍她肩头,“佳佳,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是很蹊跷,你等等卓风跟陆哥醒酒了才说,别生气,这不是没出事吗?”

  佳佳生气的时候看起来很凶悍的,要不是陆少喝的酩酊大醉,我真怕她直接一拳头打上去,叫陆少断了几根肋骨。

  天亮了,两个人才醒,一前一后晃着脑袋,纷纷看着我们。

  卓风先说,“回家看看,王闯的目的不单纯。”

  我无奈的瞪他一眼,“知道不单纯还出来?家里很好,我才通过电话,李哥一直都在的,陆少的人也都在。”

  陆少那边还没说话,佳佳一个巴掌狠狠的抽了过去,“陆豪,你再这样放荡,我直接废了你。”

  陆少捂着脸一脸的委屈,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我不是没出事吗,我都交代了会所的人了别给我开房,我醉死了都活该,是不是没出事,是不是?”

  佳佳听了也算是消火了,端着手臂不吭声。

  卓风这边看向我,握我手说,“是王闯先找了陆少,我接了陆少电话才来的,不是喝醉了,是酒里面下了东西,好像是一种国外的什么毒品,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我一听大惊,不敢相信的问,“那医生没检查出来啊,只给你们打了解酒的针,会不会出事?”

  陆少摇头,“不会,是乱性的药,昏睡前还是清醒的,我都要撞墙死了,不然不知道糟蹋了谁,卓风肯定是出事了,你看他衣服,指不定被谁睡了。”

  我还没发脾气,佳佳一巴掌又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巨响,“少胡说八道,卓哥才不会这样,他自己脱了衣服洗了冷水澡,最后昏睡在路边上了,监控都拍下来了,还拽着王闯不让他走,可王闯踹了卓哥一脚。”

  “靠,欺负我兄弟,人呢,给我找来?”陆少捂着两个腮帮子瞪眼大叫。

  卓风无奈的吸口气,“那东西太厉害,房间里面味道很重,我闻了一下就不行了,好在没出事。不过,陆少,你怎么认识王闯?”

  “啊?王闯?那是老外是我的大学同学,他之前在瑞士打架出人命了被家里送出来上学,我们是同学啊。”

  我们同时一惊。

  第875章 老公,饶命啊

  王闯竟然还有一段这样的历史,可是王闯在瑞士是个很出色的医生啊,在瑞士学医的需要学很多年,并且还需要是正规学校毕业。

  “陆哥,你知道王闯的职业吗?”

  “他不叫王闯,叫邹建民,是我的大学同学,是不是这个人?”陆少拿出电话来给我们看照片。

  那就是王闯,我跟卓风双双皱眉看了对方一眼,我说,“陆哥,这个人就是王闯,是王权的长子,他来这里是想要我交出王权需要的玉钥匙,你知道是什么的。”

  陆少一怔,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照片,又看看我们,沉默了很久才说,“王闯?他家里是很有钱,在国内念书没毕业就已经拿到了毕业证书,之后就回国了,当年我关系很好是因为在同一个宿舍,他是个瑞士人,可是自己父亲却是个中国人,所以叫邹建民,怎么就叫王闯了?这个老外还有这个本事?”

  当年上大学的人手续都是经过很严格的筛选,瑞士人来这里念书肯定也会层层把关的做一些相关调查才会允许入学,可陆少的学校是个不起眼的三流大学,那王闯怎么就去了那里呢,有钱有势,身份都可以伪造,难道不能去名牌大学。

  卓风问陆少,“王闯当年的表现怎么样?”

  “很能打,我们出去打架每次都有他,人很壮,并且当时也有点胖,一拳头能把人打趴下,我们当时宿舍六个,因为打架被开除了三个,不过没有我。”陆少很是高兴地一挑眉,扫了一眼身边仍旧一脸怒气的佳佳。

  佳佳无奈的哼了一声说,“还有脸说,回去跟你算账。”

  陆少呵呵一笑,抓佳佳的手解释,“我不是没出事吗,下次不管去哪里都带上你,再说了,那是我同学,从来不近女色,我们去喝酒,只说了点事儿没叫别人,就我们两个,谁知道就出事了,别生气了,回去我跪榴莲。”

  我忍着笑,这边卓风却一脸凝重,突然想到什么,打电话给李哥,说,“去查一查一个叫邹建民的人,当时是通过什么渠道进来的国内学校念书,并且追查一下他的家世背景,跟王权之间有什么关系。”

  挂了电话,卓风匆匆跟着我出了医院,吹了外面的风,他还有点头昏,缓了好久才勉强清醒。

  我们打车回去,到了家里他先去洗了澡,又看了女儿才进房间。

  我正翻看电话新闻,查找王权家的背景,瑞士的新闻网页介绍的很少,国内的花边新闻很多,我正看到关键,一双温热的手就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

  我将他的手拿开,转身趴在了床上,“老公,我好累,一整夜都没睡觉了,我看会儿新闻就睡觉,你先睡吧。”

  卓风不依不饶,整个身子压了过来,不顾我的阻挠,已经脱光了我的衣服,我动弹不得,挣扎不了,只能任由他点点的攻城略地。

  当我们衣衫尽落,卓风的吻就迫不及待的碾压过来。

  “老公,是不是药劲还没过啊?”

  他闷头亲我,也不吭声,口水都涂了我一身。

  我无奈的将他推开,捧他的脸,刚才还好好的,现在脸颊都红了,眼睛有些迷离,一瞧这就是不对,我拉着他起来,“去医院,你这样会出问题的,你,唔……”

  卓风拉着我不叫我走,呼吸紧蹙,扑在我脖子上,“别动,一会儿就好,这个药要发出去,一会儿人就好,去了医院打了针也也还是对身体不好的,就一会儿,老婆……”

  我实在抵抗不了他的诱惑,感受着那温热的呼吸和暧昧的眼神,一点点的放松,最后软成了一团伏在他的怀里。

  他没有急着进入,只在我的身上一遍遍的轻吻,直到那温热的水流顺着两腿之间一点点的流淌他才猛然的进来。

  我咬着薄唇一阵低呼,他的动作从轻柔到刚猛,一次比一次猛烈,我甚至能够听到床板的晃动,要将墙壁撞塌了。

  本来卓风就很厉害,平常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在隐忍,今日更加剧烈,我实在招架不住,中途想要逃走,他拉着我一次次的将我抵在墙角,任由我呼和都无用。

  大中午的,我们才大汗淋漓的将彼此分开,我彻底的没了任何力气,躺在满是汗液的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祈求他这个药效立刻退下去。

  可卓风在休息片刻后又一次扑过来,我到底是忍受不住的大声抗争,“老公,饶命啊。”

  卓风邪魅的笑了一声,低头看着我,狠狠的一个吻落下来,却偏差的落在了我的嘴唇上,他笑出声来,问我,“舒服了吗?”

  我哼唧,“好累,放过我吧,要散架了,你身体也吃不消啊。”

  “我知道,所以我在忍。”

  我一怔,不敢相信的问,“还想来?不行啊,老公我们去医院吧,你这样会出问题的。对了,我要给佳佳打电话,不能叫陆哥出去,这是要出事的。”

  卓风呵呵一笑,满脸的喜悦。

  我突然恍悟,假的?

  “老公,你,你骗人,不是药的作用,是不是?”

  “呵呵,谁说是了?难道你想要了,我该伺候好了?”

  “那你刚才说……”

  “逗你呢。”

  我抗议,我反抗,终究是徒劳,再一次被他猛烈的进入,我彻底的沦陷,一阵阵的全身战栗,顷刻间犹如大开的水闸,要将彼此淹没。

  “好了吗?”卓风在耳边低声问我。

  我勉强有点力气点头,疲倦的抱住他,低声说,“睡觉吧,好困啊。”

  卓风呵呵的笑,我已经没了力气睁开眼,只圈住他的脖子,满足的睡了个香甜。

  这一觉睡到了晚上,卓风还没起来,我是被喵语的哭喊声吵醒的。

  我起身要找衣服,卓风也被惊醒,伸手叫我,“怎么了?再睡会。”

  “喵语在哭,听到了吗,我妈妈跟姥姥不知道回来了没有,之前说去了附近的超市,可是月嫂在啊,喵语这哭声有点不太对,我去看看。”

  卓风按住我,很快起身穿上衣服说,“我去,你躺好。”

  我看他随便拽了一件睡衣起来,我不放心还是跟着出来了。

  才推开门,就看到倒在地上的月嫂,喵语站在婴儿床上大哭,张开小手臂在床上蹦跳,而整个婴儿房都被翻找的乱成了一团。

  卓风抱起喵语,叫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我愣了会儿,才抱着电话跟他下楼。

  颤抖着手,我按了好几次号码才勉强按对,卓风轻轻拍我,叫我冷静。

  我冷静不了,看情况月嫂是被打晕的,而家里进了贼,我们竟然不知道,如果喵语出事了怎么办?

  “老公,是不是王闯,他走了吗,真的走了吗?我不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