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3节

  第876章 无奈

  救护车送走了月嫂,暂时确定只是受到了惊吓昏迷,不是被打的。

  妈妈跟姥姥正提着大包小包回来,看着院子里面的救护车也吓坏了,还以为是我们出事了。

  “怎么这是?”妈妈大声的问,看看我,再看看喵语跟卓风,确定没事了才放心。

  “妈,姥姥,没事,就是月嫂突然晕倒了,我们去医院看看,你们在家里不要乱走啊,我叫李哥在这里陪着你们,好吗?”

  妈妈狐疑的点头,该是猜到了我在说谎了,可还是说,“你们快去快回,月嫂最近累着了,身体不舒服是很定,别担心,早点回来,啊!”

  “恩恩,我们先走了。”

  卓风抱着喵语没放手,他是担心家里再出事的,李哥照顾三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已经手足无措了,再叫他照顾一个不停哭闹的喵语肯定是忙不过来,并且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我们没有跟妈妈说,生怕她多担心。

  医院里面,医生说月嫂惊吓过度,问我们是否最近精神紧张,有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们双双摇头,之前在瑞士月嫂都很好,没见着她身体哪里不舒服,要不是特别令人害怕的事情相信也不会突然晕倒,可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等月嫂尽快醒来才知道。

  等了一个小时,月嫂才醒过来,医生确定随时可以出院才离开。

  月嫂看到我们,没吭声,只脸色惨白,愣了很久,最后看向喵语了才舒了口气,脸色渐渐好起来。

  我送了杯水给她,她摇头没喝,只无奈的轻轻吸了口气,半晌才说,“我能辞职吗,我不想做了。”

  我一怔,也没多问就答应了,看她的样子是收到惊吓不小。

  卓风拉我出来,问我,“那喵语最近我来照顾,你去公司忙一段时间,之后你再回来照顾,叫她离开也行,只是要苦了我们了。”

  我说,“没办法,她也是为了自保,我们不能强求,但是她没多说,那我们就只能不问了,估计事情不严重。”

  卓风恩了一声,相信他比我更加想知道月嫂当时都发生了什么,可也绷着好奇没多问,默了会儿,月嫂从里面出来,有些胆怯的看我们一眼,还是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追着走出去几步远,被卓风拽了回来,站在原地,卓风对月嫂说,“工资我们会打到你账户上,你走之前跟我们说一声。”

  月嫂愣了一瞬,贴在墙角上看我们,眉头都拧成了一团,很是无奈。

  我知道她是实在太害怕了,不想说也是正常,我逼迫的话反倒叫她更加害怕,不说也不强求。

  我安慰她说,“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早点回去,今天晚上还住在家里,回头我们叫李哥送你去车站。”

  “……卓夫人,我,我就是害怕,当时……哎!直接说了吧,在若是那个叫王权的人给了我一笔钱,叫我每天给喵语吃他给我的药粉,我刚开始没同意,钱我都没要,可今天下午,喵语的房间不知道来了谁,在房间开翻东西,我以为是你们的朋友,没想到他拿了刀子威胁我,问我药粉放倒哪里了,我当时就给扔了,直接冲进了马桶,哪里还有那个东西,那个人威胁我要是找不到就杀了喵语跟我,我就吓得昏死过去了,好在喵语没事,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害怕,你说喵语我带了一年了,当自己孩子一样,我哪里下得去手啊,就算不知道药粉是什么,我也能猜到肯定是对身体不好的东西,可我不能因为这件事搭上我自己的命啊,我家里还有孩子要我养活,我那个男人就知道喝酒打牌,全家的钱都我一个人赚,我不能出事。”

  我跟卓风大惊,看卓风的脸色也白了。

  他追着月嫂问,“在瑞士的时候还有什么事儿?那王权是否说过要喵语出事的话?”

  月嫂摇头,“都是我在带着,就是去医院见卓夫人之前的一个晚上,王权非要带走喵语,我拼死护住了,我说要是喵语不见了,我也死了算了,你说我作为月嫂,孩子丢了我是不是也又责任啊,然后王权就给了我一笔钱,一箱子的外国钱,我也不认识,反正不能要,我要是拿了我是什么了?我乡下人穷是穷了点,可我不能做坏事,那些钱我知道我不拿喵语肯定被带走了,我就当时同意了,事后我没拿,药粉我也扔了,我以为回国后事情就没事了,谁知道今天下午进来个人就问我要药粉,我真的吓坏了。”

  我惊得连连后退,后背抵在墙壁上冷的我浑身发抖,如果没猜错,那个进了家里的人就是王闯,那药粉也不见了,不知道王权给喵语吃的是什么。好在月嫂没做,不然喵语不知道现在都怎么样了,她才一岁啊,怎么下去的去手?

  卓风暴怒,脸色由白转红,喵语赛我怀里说,“我去查查,你们先回家,月嫂先别走,现在这个时候离开对你家里人也是个威胁,你放心,我不会叫你们出事的,在家里等着我。”

  我知道这时候不是我任性的时候,乖乖的抱着喵语拉着月嫂先回家来,回来的路上交代月嫂不要乱说话,只管像往常一样照顾喵语就行,免得叫我妈妈跟姥姥担心。

  可卓风还没回来之前,家里就接二连三的接到骚扰电话,接了也不说话,挂断了还继续大,如此反复打了十来个,我最后将电话线给切断了。

  卓风很晚才回来,看着一身的疲倦,回来的时候还在通电话,我依稀听得那边是个熟悉的声音,杜红。

  卓风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低头愣神,我就安静的坐在他身边,也没多问,知道他在想事情,问了也是不想说的。

  过了会儿,他回头看我一眼,一伸手将我抱住了,无奈的吸口气对我说,“王闯没回去,杜红那边查到了,并且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玉钥匙。”

  我不想喵语出事,不禁想不如就将东西交出去算了,瑞士那边发生什么事儿跟我们又没有关系,大不了将公司全部的业务都转移走就是了。

  可卓风说,“现在就算是交出去了也迟了,瑞士那边发生了变故,对方已经找到了继任的人,是个七岁的男孩子,听说是真的血统,并且那边的人很看重血统,有了玉钥匙也没用。”

  哄!

  不知道为什么外面突然变了天,雷声大作,顿时大雨倾盆,啪嗒啪嗒的拍打在玻璃上,叫人心慌。

  “那我们怎么办?你……”我想着刚才他提到了杜红,刚才仍在跟杜红通电话,明白了,他是想跟杜红再一联手。

  第877章 再也不会

  卓风没应声,那说明我猜测是对的。

  陷入沉默的我和他就这样看着面前落地窗子的外面的雨水,一条条的水沟顺着玻璃往下流淌,好像一张无形的手抓开了玻璃上的水波,连着人的心脉,浑身都难受。

  “如果不合作,我担心我们这边顾虑太多,你们我顾及不到。”卓风说。

  可我不担心我们出事,我担心这边明知道杜红的目的仍旧合作,那他会一再的妥协答应杜红的条件,叫我们之间越走越远。

  “老公,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再一次因为什么事情分开,还能再走到一起去吗?我们现在不是只有自己的孤身一人了,我们之间联着喵语。”

  卓风一怔,脸色发青的看着怀里的我。

  我迎着他的目光,继续说,“我无法想想看到你为了我们而一再让步被杜红控制的局面,上一次事情已经险些叫我丢了命,如果再发生一次,你是否希望看到我真的就丢了命或者看到喵语出事,你以为你跟杜红合作了,我们这边就安全了吗?你相信杜红吗?我是不相信杜红的,我觉得杜红是比王权更加可怕的存在,至少王权这边还有忌惮的人,那就是我妈妈,可杜红这边呢,她会在一步步控制你之后更加肆无忌惮,你想看到我们一家因为杜红四分五裂吗?”

  卓风摇头,坚定的说,“不会,一定不会,再也不会。”

  “既然不会,你为什么要跟杜红合作,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激动起来,总觉得卓风变了,从前的他,哪怕是天踏下来了也不会认输,只硬着头皮一个人抗下所有的往前走,可最近的他总是会浑身无力的做事情,宁愿一步一步都被人利用了因为也不会反抗,他到底在畏惧什么?

  “我畏惧你出事,畏惧喵语跟你都离开我。”

  我摇头,“不会的,只要我们一家三口都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我不会离开你,我怕的是你因为我们而做了你不想做的事情而离开我,你懂吗?”

  卓风重重点头,将我抱的更紧,似乎要揉进身体里。

  低声说,“知道你因为要见我自杀,我当时就害怕了,我卓风这一辈子天地不怕,就怕一转身看不到你跟喵语,那时候我就反悔了,可我已经答应了杜红,不能半途而废,所以才会又答应了杜红给她股份,叫我早点出来。你说的对,是我变了,我变得懦弱了,自从有了喵语,自从我们结婚手,我就变得特别小心翼翼,生怕走错一步我就错过了我们的以后。”

  这样的感受我也有过,刚结婚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害怕这些,或许是因我们彼此都经历了太多,才会叫我们少了一些安全感,哪怕是得到了也总是提心吊胆,可我们不能一直畏惧就不去坚持了,那从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老公,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怎么做,只是最近我要将你们送走一段时间,好不好?我叫肖老大跟肖恩照顾你们,好吗?”

  我答应,可唯独离开他这件事不行。

  “我们送妈妈跟姥姥走,喵语叫妈妈照顾,我不能离开你,我不放心,真的不放心啊。”

  “好,都答应你。”

  从前的卓风是个不畏惧任何事情的愣头青,那时候做事从未想过后果,所以叫人看着就无比恐惧,可自从他与我结婚后,我们又有了喵语,他更加成熟,变得身后的担子也更加的重了,才会畏首畏尾,做事考虑更多,一个从不下换卑躬屈膝的人却三番两次的同意跟别人合作,被人利用,只希望他背后的我们不受威胁。

  “老公,我们现在就去做吧,我想早点见到王权。”

  那个想要害死我女儿的老东西,别想过上舒坦日子,就为了权利地位,非要伤害无辜的我们,真该千刀万剐。

  “好,我给陆豪打电话。”

  陆少那边半小时后就准备好了一切叫人过来,一起来的还有才回过的肖恩,肖老大在路上,并且正在跟肖老大喝酒的疯子哥也过来了。

  “我跟大伯母一起过去吧,这样联系你们也方便,在这里我帮不上什么的,只能照顾一些大伯母跟姥姥了。”

  卓风点头,轻拍疯子哥的肩头,“谢谢你。”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谢不谢的,但是要瞒着大伯母怕是不容易,最好什么不要说,不然一旦被识破了大伯母肯定不会同意,她是宁折不弯的人,知道王权做了这些,势必会去拼命。”

  我们早就想好了这些,所以在他们来之前就将妈妈送走了,送去的地方不远,在附近的一个镇子上,也是月嫂的老家,因为担心月嫂再被骚扰,同时也是不想妈妈多心,就将她们安排在了镇子边上的一个度假村里面,疯子哥会跟着肖恩一起送喵语过去。

  喵语不认识肖恩,看到疯子哥倒是很高兴,可被疯子哥抱着,转身看到我跟卓风,就顿时哭了起来。

  孩子一哭,我心里就难受,比喵语哭的更加伤心,卓风抱住我,蒙住我的眼睛不叫我看,可声音还是听得到。

  疯子哥抱着喵语先上了车,肖恩跟卓风商量了一些联系的方式就匆匆走了。

  哭声挺直,偌大的房子里面就安静了下来,安静的有些骇人,落针可闻。

  卓风先是吸了口气,这会儿不经意点燃了香烟猛的吸了一口,才说,“我们先找到王闯,杜红那边我会周旋,不过也多不出三天,所以三天内一定要找到王闯,赶在杜红之前,不然我们就等于是多了个敌人。”

  “恩,是这个理儿,就是现在不知道王闯能躲在哪里,这个人看着挺无害的,还是个外国人,会在国内行很多方便。”

  这倒是,有些人就是喜欢崇洋媚外,见到了白皮肤就觉得人家高人一等,租房子都会少要一些钱,并且不签订合约,导致查起来真不放心,这样造成了最近很多洋垃圾出事的频繁的主要原因。

  “这个交给肖恩那边去查,我觉得我这边还是多提防一些杜红比较重要,外面的事情倒是好处理,就担心公司也出事。”陆少突然说。

  卓风垂头没吭声,看一眼手里的已经燃烧过半的香烟,皱眉说,“我去说,杜红是我惹得的,我去处理,你们保护好卓尔就行,王闯也好,王权也好,都别想接近卓尔,余下的事情交给我。”

  我不知道卓风是怎么跟杜红交涉的,每次他出门,都需要一整天,回来的时候一身的酒气,有几次直接回来倒头就睡,有些时候就坐在窗户边上抽烟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