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节

  第82章 有我在

  我没有反抗,只想这个时候尽快过去,迎来不一样的我。

  可他却突然停下来,紧紧的抱着我,大口喘息,有些不大清晰的对我说,“卓尔,我,我们忍一忍,我不想伤害你。”

  或许是因为呼吸太重,无法叫我听清楚她说什么,我没有回答,只默默的看着更远处的风景,感受着周围的冷风。

  我们一起回去后,他叫我先去洗了澡,之后他去了楼下,似乎一直在与谁打电话,声音很大,用的是法语,等我洗澡出来,他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着他。

  他坐在沙发上,眯着眼望着我,朝我伸手,“过来。”

  我一路着奔向他,跌进他怀里,他闷哼一声,双臂将我捆在怀中,轻轻的抚摸我的后背,一直不说话。

  我觉察他的不对,没急着,猜想刚才那一通电话的重要。

  不等我去问他,他对我说,“我老爸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看他的情绪我知道,该是不同意的。

  不管我是不是卓尔,和顾程峰都不会顺利,因为我代孕而来的工具,不是什么富二代,也没有家族生意,我最拿得出手的就只有我的学习成绩。

  “不过他的意见我从来不会在乎。”

  可是不在乎又能怎么样?顾程峰当初还说不会同意回法国,最后还不是回来了?

  我追问他,“我这一次不会做傻事叫你难做了,我去跟你爸爸说,我就要跟你在一起。”

  我这样做应该不会错。

  他却拒绝了,“傻子,谁要你这样了,我们这里没有父母干涉子女家庭的习惯,他就是在国内生活时间久了分不清自己的位子,别担心,有我呢。”

  从前卓风也经常这么说,不管任何事都会告诉有他在,一切都会过去。

  我一直都叫他们背负了太多的责任,才会叫我一点用处没有,置身事外的我更显示我的无能。

  “没关系,上次你安排我跟你爸爸见面之后是我要求高可可过去的,是我搞砸了,这一次不会,我主动去找他,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去说,我们会在一起的。”

  他吸口气,没有吭声。

  过了很久他才说,“我不想看着你因为内疚才跟我在一起,还有……”

  还有就是我在利用他忘记我姐夫。

  这样的事实就好像刺激的气体,无时无刻的不围绕我们身边,呼吸都难受。

  可我却无能为力,不知所措。

  我躲在他怀里,尽量的与他贴的更紧,这样才会叫我们的心离得近一些。

  夜里,顾程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一直抓着他的手,犹豫了又犹豫之后,我主动过去亲他。

  我的技术一直不好,学着之前他亲我的样子,我笨拙的就好像在啃猪蹄。

  在他短暂的拒绝过后,开始回应我。

  我的动作更为激烈起来。

  他的呼吸开始加重……

  不知道何时,我们已经褪尽了身上的衣服,赤身纠缠的火热再一次将我的身体紧紧的包裹。

  我躺好,等待他尽快向我进攻,等待着那份所谓的疼痛。

  可他却迟迟不肯有下一步动作,只亲吻了我的全身,叫我焦灼难耐。

  突然他停下来,低头看着我。

  我勉强放缓了呼吸问他,“你不想吗,我不会后悔的,我早就同意了,我给你,你继续啊。”

  他摇头,埋头在我的脖颈间,温热的呼吸似乎带了魔力,低声在我耳边对我说,“我不能那么做,上次一是我不对,卓哥打我没还手就是我已经意识到了是我的不对,我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我急了,难道我主动给他也不对?

  “以后你就会懂了,卓尔,你还处在懵懂期。”

  的确,我仍旧处在懵懂的状态,只看着小电影里面的精彩,可我从来不知道男女发生事情之后所面对的一些事情。

  他渐渐的平息下来,握住了我的手,放在他的身上,滚烫,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跳动,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他却笑了,对我说,“你帮我。”

  我差异的问,“怎么帮?”

  “用手。”

  ……

  我看过的,我想我会。

  我尽量想叫他舒服,可我笨手笨脚。

  等他叫我停手的时候我真想学电影里面那样直接坐上去,却不知道将那东西放在哪里。

  他却痴痴的笑我,将我抱在怀里,紧紧贴我身体,“傻子,那么想要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要是知道了可就糟了,我不是早失身了?不急,等一等,至少等你高中毕业。”

  我眼睛放光,“真的?”

  “恩,那个时候你会懂得很多了,我教你。”

  他不是处男吗,他怎么教我,他有没有经验。

  我瞪大了眼睛瞪他,“你不是处男,果然我怀疑的没错。”

  他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为什么说我不是?”

  “你刚才说要教我,你要是的话你怎么会的?有没有经验?”

  他趴在我身上笑的跟傻子似的,很久才平静下来对我说,“你不知道男人都是天生的会吗?看一看就知道了。”

  啊……这样啊。

  我没了语言辩解。

  他却仍旧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跟着继续深情的望着我,一下一下的轻轻拨弄我额头的刘海,“傻瓜,如果我不是处男我早就把你办了,会憋出毛病来的。”

  “那我帮你,你再叫它竖起来。”

  他呵呵的笑,摇头,转身躺下去,拉高被子,“傻瓜,不用的,早点睡,就这么抱着你很好。就是以后别勾引我。”

  “……哦!”

  他在我身后圈住我,重重的一个吻落在后颈间,有些凉,有些润。

  一觉醒来已经天亮。

  卓风快要将我的电脑打爆了我都没听到。

  顾程峰在楼下做早餐,我则在犹豫之中给卓风回了电话。

  “姐夫,你好些了吗?”

  电话那头的卓风有些声音低沉,听上去没多大精神,我紧绷着神经,渴望他不要对我发脾气。

  “你在哪里?”

  “我在顾程峰这里。”我如实说。

  他不是已经知道我在哪里了?为什么还要这么问?

  “你们……”

  他果然是担心我和顾程峰之间发生什么的,我问他,“姐夫,你很在乎吗?”

  “你还小。”

  “姐夫,你正面回答我,你在乎吗?”

  他不吭声,我等待的电话那头安静的连呼吸都没有。

  我继续追问,“姐夫,如果你不在乎为什么一定要追问我,我是否跟顾程峰在一起对你一点不重要,但是我是否跟她在一起却对我很重要,你懂吗?”

  他懂,他当然懂,却只是不肯承认。

  我又说,“姐夫,我会顾程峰在一起,发生很多事,早晚都会,你拦不住的。”

  “……卓尔。”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无力。

  我突然心痛起来,泪水也在眼圈里打转。

  他突然说,“我在法国。”

  第83章 卓风突然出现

  我没追问卓风突然来法国的理由,他前几天还在医院,现在就出现在这里,我固执的认为他这么拼命是为了工作,可他直接来了顾程峰这里。

  顾程峰去将他接过来之后提着我的书包,告诉卓风,“卓哥,你暂时住我这里,身体还是不舒服的话我会叫我的私人医生过来。我跟卓尔要去岛上玩两天。”

  卓风坐在沙发里,侧身转头看我,低头看着地面,始终不说话。

  其实,我一直在担心他,我想他,我甚至担心我会不顾一切的就这样飞扑到他的怀抱中去。可我的手被另一个男人握着,很紧,很暖,叫我无法挣脱。

  “卓哥?”

  卓风一直没说话,顾程峰以为他没听到,加重一句说,“家里的阿姨肯定急坏了,你还是回个电话吧!”

  啊?

  卓风是偷偷跑来的?不在医院就直接过来了?

  我惊慌起来。

  顾程峰低头看我,他该是注意到了我的惊慌,却什么都没有说。

  “顾程峰,我出去等你吧,房间里有些闷。”

  他点头。

  卓风这会儿才抬头,看着我,眼神有些发红,该是一整夜未睡,“卓尔。”

  我愣住,很想当做没听到直接离开。

  他却说,“跟我回去吧?”

  “……姐夫。”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顾程峰,他听到这番话该如何想?他知道我喜欢的是卓风,知道我跟他在一起的目的是忘掉卓风,也知道我的心里面一直将卓风放在第一位。

  可一直以来都是我单方面的自作多情,我多少次的主动投怀送抱都换来姐夫的无情推开,他总用我还小为理由将我一次又一次的推到顾程峰的怀抱。

  为什么这一次要突然这样。

  千里追寻的我,到底是在他那里是什么人?

  我以为我会很生气,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大怒,对着他咆哮,发泄我心中的伤痛。

  可我却很没用的只会叹气,平静的如一碗凉水,没有任何波动,“姐夫,我跟顾程峰说好了要出去玩,上次都没尽兴,你不要拦着我。”

  我看到了他脸上的不快和怒火,可他仍旧极力控制,只是将视线移开,安静的坐在那里,巍然不动的犹如雕塑。

  顾程峰看我一眼,欲言又止。

  在我们三个人中间,如果说我是那个为了痴情而变成了傻子的人,那么顾程峰就是傻子中的傻子。他肯定想要我跟着我姐夫一起回去,毕竟我来这里是没有经过姐夫同意的。

  我瞪他,叫他的话全都憋回去。

  顾程峰使劲抿唇,果真没有说什么。

  卓风却说,“家里出了点事,之前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现在事情处理好,我就接你回去。”

  所以,需要我的时候就将我带回去,不需要我了就将我一脚踢开。

  这样的卓风到底将我视为什么?

  我有些搞不懂他,或者说我一直都从未搞得懂他。

  就像顾程峰说的那样,他一直都是高深莫测的人,心思细腻,做事果敢,手段厉害,不然如何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有今天的成就?

  可他不该将这样的心思用到我的身上来。

  我又何其无辜?

  “姐夫,我想跟卓风在一起,你如果可以等我就在这里等,不能等我就回去吧!”

  “……”他猛然抬头,满脸震惊。

  从前我是不会说出这番话的,他惊讶很正常,可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失去离职的过来拽我,他的手很凉,犹如一块冰,叫我浑身战栗。

  我甩手,没甩开,他的手好似粘在我的手腕上。

  “跟我回去。”他的声音仍旧沙哑,有气无力。

  我惊的浑身一抖,坚持摇头,“姐夫,我不,那个家我本来就不该在的,现在我有了去处不是很好吗?再说了,我只在这里三天,就三天也不允许?”

  当初是他亲手将我推给顾程峰,为什么要一再阻拦?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我同意你们交往,不代表我同意你们之间发生别的事情,跟我回去,你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见面。”

  “……姐夫。”我大叫,继续甩开他的手,往顾程峰的怀里躲,“姐夫,你不要这样,我已经决定的事情为什么要阻拦?我想跟他在一起,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我自愿的,你没有权利干涉。”

  “卓尔,你懂不懂,以后你会后悔的。”卓风也冲我大叫。

  我的声音尖利起来,“我愿意,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为什么要听你的话,顾程峰很好,比你好一万倍,至少他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你呢?你一直在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一直都这样。你喜欢我的时候就过来抱抱我,你不喜欢我的时候就将我推开,你当我是什么了?”

  他暴怒的身上就好像被我点燃了火,正呼啦啦的燃烧着,那火苗扑倒我的脸上,灼伤我脸上的泪。

  顾程峰将我拉到他的身后,与卓风面对面站着,“卓哥,卓尔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要一直将她当孩子。”

  “……这件事你该知道我什么会阻挠。”卓风无奈的说。

  顾程峰点头,又回过来看着我,深吸口气,继续对他说,“卓哥,我知道,就因为我知道才不会放她走。”

  “你这样会害了她。”

  我不懂两个人在说些什么,也没有心情去追问,我只想早一点的跟着顾程峰离开卓风,彻底的离开他。

  这么多年,我实在太听他的话了,导致我一直没有自我,我终于知道了我为什么如此对卓风执着,因为我的生活里面不管任何地方任何角落都有他,他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边,照顾我,叫我无从选择。

  如今我有了目标,他却前来阻挠。

  不知道这样的我们是我离不开他还是他放不下我。

  “姐夫,你回去吧!”

  我扔下他们两个直接走出去。

  到了门口,卓风对我低吼,“卓尔,跟我回去,不要胡闹。你可以抗拒我,但是我这一次必须带你回去。”

  顾程峰将他拦住,手放在卓风肩头。

  卓风浑身一震,带着怒火的眼看向顾程峰。

  我甚至已经看到了他的拳头挥出来,我惊的大叫,在不等卓风的拳头伸出来之前就跑了过去,冲进他的胸口,猛然撞他。

  不想,卓风整个人向后退,那么强壮的人竟然因为我的轻轻一幢白了脸色,痛的他五官扭曲,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大口喘息。

  “咚!”他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