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4节

  第878章 下马威

  我没主动去问过,了解他的脾气,就算是问了,他未必会告诉我。

  我手头上也因为李妍的事情忙的有些头晕脑胀,她告诉我,最近的股市不是很好,因为我上市了,很多地方都需要资金,可我能拿得出手的资金太少,冯飞那边早就将资金调走了去做别的事情。

  这天早上,早早的送走了卓风,他说晚上估计会不回来了,叫我早点休息,我想问他去哪里,做什么,都做的怎么样了,可卓风只给我一个决绝的背影,叫我无法问出口。

  站在街角,看着他离开的车子,渐渐的消失在视野之内,我的心就开始起伏不定,每每如此,都在想,是否再一次回来,我就会闻到他身上奇怪的味道,或者看到他身边站着的人不是我而是杜红。

  每次想到这些,我脑子里面就会跳出一个别的声音告诉我不要多想,卓风在为了我们这个家而做努力,在做奋斗,不知道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承受多少不该有的折磨,我应该支持他,而不是这样小肚鸡肠的胡乱猜疑。

  可人啊,总会因为证这一口气而互相折磨。

  我到了公司先见了冯科,他将之前卓风借给他的钱给了我,说要支持我的工作,走之前留了一份礼物放在座子上,我还没来得及打开看,这会儿杜红电话就打了进来。

  杜红约我出去吃饭,地点就在我公司楼下的餐厅,时间是现在。

  我本不想去见,可杜红说了一个叫我很是在乎的事情,“卓风的衣服忘在我这里了,说是今天再过来的时候一起带走,可我临时改了主意,我们不在老地方约见了,正巧路过这里,就给你带来了,不想要的话我就扔了?”

  一件衣服衣服,扔了就扔了,卓风也不会在乎,可在乎的不是那衣服,而是这口气。

  杜红耀武扬威的在跟我宣扬什么,间接告诉我她跟卓风之间都做了什么。

  虽然没明说,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胡思乱想。

  可我知道,卓风如果想越界,也不会几次回来纠缠着我不肯叫我下床了。

  男人是否身体出轨是可以看出来的,回家喂不饱自己的老婆,自然要出去自己撒种子了,卓风对我的身体一直痴迷,岂能还有精力在外面胡来,尤其是杜红呢。

  卓风喜欢一个人的话是看得出来的,他对杜红只有痛恨,谈不上喜欢,更别说爱了。!

  但是杜红都找上门来了,我岂能不给她面子,叫她给我个下马威呢?

  也不枉费之前那几次的慷慨相助啊。

  我下楼之前特意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快三十的我也不似那个年纪的人,生过孩子,在死亡边缘也走过去数次,至今仍旧保持着美丽的样子,不管哪一点,我都不输给杜红,唯点输给她的只是我的精神世界。

  我总是没自信,才会多想,才会多虑,才对没安全感。

  可至少,我有卓风,我有喵语,只要我们一家还在一起,还叫我畏惧什么呢?(!≈

  杜红今天穿的很清爽,白色的宽松棉麻外套,慵懒的坐在沙发里面,活像一尊被人雕刻出来女菩萨,可她的新厂却不是菩萨心肠。

  我坐下来,饭菜也断了上来,我最近没什么胃口,倒不是因为一些事情生病,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吃不进去东西,见到了油性的东西就想呕吐。

  我掩了一下嘴角,深吸口气,喝了口冰凉的果汁,才勉强叫自己缓和下来。

  杜红轻笑了一声,说,“怎么了,不合胃口?还是见到了我就觉得很不舒服了?”

  我礼貌行动笑笑,“没有,只是最近睡眠不大好,卓风回来的晚,非要缠着我,我睡得不是很踏实。”

  杜红脸色微变,相信她比我更加懂得卓风的定力,与她结婚那么多年都没有怎么样,难道离婚后就非要藕断丝连了?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

  “呵呵,要注意身体啊。”

  我点点头,提着筷子,看一眼桌面上的饭菜,还真没有我爱吃的,索性直接不吃了,继续捧着杯子喝水。

  杜红安静的吃,她胃口一直很好,随着年龄大增长,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吃的更多,长得肉也更多。

  她吃了两碗米饭才放下筷子,抹了抹嘴,说起了自己的儿子。

  “我那个儿子今年六岁了。”

  真快,一晃,那些勾心斗角的日子都过去了六年,却不知道,这六年来我们也从未停止过勾心斗角,只不过彼此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看从前的事情,总觉得幼稚可笑。

  相比较现在的事情,我们现在做的可都是要人命的事儿呢。

  “杜总,有什么话直接说吧,你我时间有限,知道你也是大忙人,我十点还要去开会。”

  “哦,也好。”

  杜红喝了口水,看着我,盯着我的脸要看出个窟窿来,跟着就笑了,“卓尔,你变化真不小。”

  这我知道,从前是个不懂事的小毛丫头,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吭声,现在我也是个手段残忍的人,不过她突然发出这样感慨是因为什么?

  “直接说就是了。”我说。

  “恩,卓风这段时间一直找我,目的只有一个,叫我放手,我知道他还不行跟我闹掰,我清楚地知道我们之间没缘分没感情,我利用的只是他卓风对我从前婚姻中的愧疚,可这个愧疚是有限度的,一旦时间久了,他肯定会腻,动起手来势必会两败俱伤,可我不想那么做,我刚才也说了,我儿子六岁了,我其实求得不多,他能够健康成长,有个很好的家庭我就满足,所以我将他寄养在别的家里,这样对他生活很有帮助。沈家人现在不见踪影,我的额日子只有我在自己来抚养,杜家容不下他,现在还好,编造一些谎言就能骗得过他,可长大了呢?我的儿子如果知道了我是这样母亲,会怎么样看我?你不用那么看着我,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的将来会多凄惨,所以你该知道我说这番话的目的是什么。”

  是什么?还不是打着为了孩子着想的旗号想要做一些鸡鸣狗盗的事儿?

  说到底,杜红要的还是我手上的玉钥匙,可难道她不知道玉钥匙即便给了她,也于事无补吗?

  第879章 我不在乎

  我说,“杜总,你要的东西跟王权要的东西一样,可你们都不清楚一个事实,现在不管是谁拿到了玉钥匙,对你们的将来都没有任何好处,你以为我给了你,王权就不会去争了吗?”

  “我不在乎,我只求用那个东西给我的儿子要一份保证,你们只以为我们得到了那个东西后会去争抢什么皇室的位置,其实那些都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真正需要的是那个东西背后的权利。只要相认,我们的后代都会承袭皇室的地位,不管是商业还是家族都会有保证,这个好处是不可限量的。”

  这倒是,我还真是的没想到,作为古老的承继制度下的家族,看中的就是家族的血统,一旦有点点关系都会沾亲带故的德大一点油水,自古以来不就是这样吗?

  杜红起初还是站在与卓风之间的关系上来争抢,用强硬的手段。

  “杜总,那个东西现在在我们手上,是否拿出来也要看我们的想法,你不管用什么法子都无用的,并且你以为我叫出来了,王权会放过你吗?会放过你的孩子吗?不瞒你说,此前,王权在瑞士曾要收买我的保姆给我的喵语下毒,好在月嫂没同意,不然你现在看到不是我们一家完好。”

  杜红一怔,脸色大变。

  同样作为母亲,我知道她这样惊慌的原因,同样,我也希望作为母亲,她能为了自己的孩子着想,不要在为难我们,多给自己制造一个敌人。

  “杜总,你不相信可以去查,王闯一直都在国内,现在都没找到他的下落,过不了多久王权也回来,之前王闯还闯进我们家里威胁月嫂,伤害喵语,不然你以为卓风为什么突然不再跟你合作却还是没跟你斯皮脸,他在保护我们也在保护你,你想他被逼急了对你动手吗,那你的儿子谁来照顾?你有再多的钱又怎么样,无人继承,无人帮你养育自己的孩子,你想过他的以后吗?”

  杜红一直没吭声,只呆若木鸡的看着我,默了许久突然说,“真的?”

  我轻笑,“你不相信可以去查,再者晚上问一问卓风,你不是一直都想利用卓风吗,喝酒说话,谈心交流,你以为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叫卓风奉送,却不知道,卓风放松不了,他现在比任何人都紧张,我们一家的中单都在他肩头上,你想过他的难处吗?我总相信,深爱一个人不是禁锢不是威胁,而是温柔的成全,你会吗?”

  杜红吃惊,煞白。

  我起身,付了帐,说,“杜红,作为母亲,我理解你的做法,可我也有我要保护的人,我的女儿,我的丈夫,我的家庭,不容许任何人侵犯,我可以容忍你一次两次,再不会容忍你第三次的挑衅,好自为之。”

  大风起了,吹在脸上夹杂着周围的冷风,吹动我浑身舒服了不少,最近天地变化无常,很多的商铺都不在开空调哦了,就算天气闷热,也任由房间里面闷着,出来后清风一扫,浑身舒爽,心情也好了不少。

  闻着路边上摆摊的油炸鱿鱼,我的胃口没来由的大开,买了三人份的量,一面走一面吃,到了公司也吃光了。

  才进门,前台下意识的烟鼻,低声问我,“卓总,是不是胃口不好,需要香水吗,我这里还有巧克力,这会儿天气不好,外面的东西也尽量少吃啊。”!

  我知道是好意,没多在意她脸上的嫌弃,“那边给我撒点香水吧,有口香糖吗?”

  “哦,有,有,等我去拿。”

  洒了不同的香水,吃着口香糖,我快步上了会议室的电梯。

  早就等在这里的同事见我进来,纷纷侧目。

  今日我要宣布一个重大的事情。(!≈

  收购李妍旗下的一个公司。

  李妍此前来找我就是想说这件事,她能有今天的全是依靠背后的权利滔天的丈夫,可最近严打,她丈夫出事了,她的职位也不保,并且和么多年前的事情也被扒了出来,手头上的几个公司都面临倒闭,现在想在最后一个关键的时候叫我们出钱,只因为当初帮了卓风的股市,可我们资金不多,我给不了什么,卓风那边整天忙得不见人影,我更加不想叫他分神,左右想来还是收购那个公司是最好的办法。

  李妍答应下来,当时就签字了,这会儿怕是已经拿了钱跑路了。

  走之前她给我发了微信,告诉我,“李思念这一辈子都不会去打搅你们了,她过得生不如死,可死不了,只能活着,跟我在一起,活一辈子,除非我病发死了,不然她也要活着,受一辈子折磨。谢谢你帮我,我安顿好了之后再不会跟你联系了,从前端恩怨情仇一笔勾销,当年我对你做的那些事情不要放在心上,这几年我想通了,错的是我,是李思念,不是你,祝福你跟卓风。”

  开会的时候,我就盯着这条微信,心情大好,听着助理说收购公司之后的事情,算来算去,都有一些资金不够,好在,冯飞回来了。

  冯飞进门,扔了一份资料给助理,助理看了一眼笑了,继续开会,宣布收购在明天生效,资金到位,开始在公司之内大换血。

  冯飞回来的这么快说明他在国外的资金已经结局了,并且还带了一个不算好的好消息,“王权来了,跟他的小儿子,那小儿子的跟我联系了,也是因为一个业务的关系,在酒会上遇见了,跟我说了他的打算,说是到了这边后会跟我们联系,他会暗中帮助我们。”

  到底是王家的人,是否帮助我们还不一定,不过有这番话,相信也是给我们松了口气。

  晚上下班回去,意外的,卓风在家。

  他在厨房做饭,保姆阿姨在旁边打下手,见我回来,回头冲我笑着说,“吸收做好,马上就完事了,我们一起吃。”

  我点点头,看一眼厨房,这是做了不少的菜,该是很早就回来了。

  醉在饭厅里面等了会儿,卓风端着汤出来,交代阿姨们坐下来一起吃,阿姨做不习惯,两个人自己盛饭去了小厨房吃,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我们也落得清闲。

  卓风抓我的手,很是无奈的先是吸口气,跟着问我,“她又去找你了?”

  我点头,说了今天的事情,卓风一直皱眉,跟着从怀里拿出来一个信封,“王闯找到了,在郊区的房子里面,暂时关着。”

  难怪王权会来,原来是因为联系不上王闯了。

  我看一眼那信封,不明白的问,“王闯找到了跟这封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