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6节

  第882章 来日方长

  卓风也笑呵呵的,从前就是个商场上有名的笑面虎,到了现在仍旧是,他点头,没应声,只说,“这里的早茶味道还是不错的,之前我跟卓尔经常来,最近实在太忙,能再过来也是借了王叔的光了。王叔尝尝这个,味道还不错。”

  卓风好脾气的给他送了个水晶饺子送到了跟前的盘子里面,才放下筷子,那王权就不高兴的大叫,“卓风,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之前卓尔在我那里已经叫我耗尽了耐心,现在我过来,就是要拿到玉钥匙,你想耍花招,也不看看我王权是什么人,在瑞士也好,在这里也罢,你卓风不过是商人,还能对我怎么样,你觉得你有那个本事把我怎么样吗?除非,哼,你亲手杀了我。”

  王权之前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尽管后来妈妈说他是个家暴分子,可我没亲眼看到,多少还是有点不相信,今天听他说的这番话,我倒是相信了,加上他要给我女儿下毒这件事,我现在非常同意卓风动手杀人的做法,这种人,不杀不能平息是事端。

  他不提我在瑞士的事情还好,竟然恬不知耻的说了,我就沉不住气了,直接问他,“王叔,在瑞士你可有好好照顾我,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王权一怔,转头看向我。

  我笑了一下,继续问,“王叔,我在瑞士过的好不好,你不知道吗?”说完,我伸出了手腕给他看,默了会儿,继续说,“我记得当时我被囚禁,你还叫人威胁我,我吃不好睡不好,甚至担心喵语吃的东西有毒,这些事情你不知道吗?”

  王权脸上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到底是只老狐狸,任由我此时揭穿了也不会认账,越发笑的阴沉。

  我也跟着轻笑,毫不在意的说,“算了,都过去了,可您来了,我也要好好招待,是不是?来者便是客,不管从前您对我们如何不好,我不能以牙还牙,是不是?至于您说的东西,我们不知道,没见过,你非要赖上我们的话,我们也不能就认人挨打。”

  卓风的确不如王权本事大,可在国内还没谁是卓风请不动的人,当年李思念犯了那么大的事情,卓风只甩手扔了一笔钱就换了李思念的命,转身还不是迅速的崛起成了市内有名的企业家?只不过这几年他不想冒进做大,只想着自己吃饱合作跟着一家人享受生活,才在商场上渐渐低调起来,可不代表他想做的事情做不了。

  王权以为在瑞士可以只手遮天,来了这里也可以?也不看看他深处在什么环境?

  这是不是国内的中心要塞,随便处理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我终于明白了陆少跟卓风非要将王权留在这边的用心了,当真是个好地方。

  大海,涨潮,酒后,那真的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王权笑眯眯的看着我,听我说完,一直没应声,坐在他身边的小儿子说话了,“卓尔,这件事我们私下里再谈,玉钥匙是否在你们的手上我们也真的没有证据,但是我们既然来了,就要好好解决这些事情。尤其,卓尔在我们家里的时候所受的委屈我们会补偿,但是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这倒是说的像句人话,人家都妥协了我们也不能继续来硬的。!

  卓风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他说,“我叫王洛,是王家最小的儿子,我没有任何继承权利,所以在王家也是一直打工的工作,帮着父亲料理一些内外的事情,这件事我想我还是最后发言权的。那玉钥匙涉及到我们全家族的兴旺,首先杜红就是我们最大的阻碍,可现在杜红突然说放手不做了,那我们胜算的把握就很大了,可那玉钥匙是有三只的,现在竟然有五个人说有玉钥匙,自然这里面有另个是假的,可我们的玉钥匙至今还没找到,这也是我父亲为什么一直做出极端事情的主要原因,当初对卓尔的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我代表王家给卓尔道歉,补偿我们随后再说,可玉钥匙我们是真的需要,花钱买也好,交换也好,我们都可以商量,何必用武力解决呢?”

  这话说的还真是漂亮,挑剔不出任何毛病来,甚至还将之前的一些坏事都一笔勾销了,不难看出这个王洛小儿子的本事。

  不过我却是在怀疑,他背后主动跟我们交好的目的。

  他真的不想拿到那钥匙还是另有目的?(!≈

  他没有继承的权利。因为是最小的,还在王家打工,这换做任何人都不会接受吧?除非他真是与世无争的性子,可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到了任何地方都是闪光的,他真的就与世无争吗?

  怕是谁都说不清楚的。

  我没应声,看向卓风。

  人家都这么说话了我就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卓风呵呵一笑,也给王洛夹了个水晶饺子,跟着说,“这些事情我们暂且不提,你们才过来,先吃点东西,我们做东,带着王叔先在附近转一转,晚上我已经预定好了在海边的游轮,到时候我们去岛上看一看,那边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陆少也在一旁说,“是啊,这里我们都很久不曾来了,听说岛上修缮的很好。”

  岛上?

  我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好像明白了什么。

  王权冷哼,摇头不答应。

  可王洛却说,“也好,岛上安静,我们商量事情也方便,父亲,还是过去看看吧,来日方长,翔心中很多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您急也无用,我们来都来了,拿不到是不会去的,相信我。”

  说完,王洛看了我们一眼,很快一点头。

  卓风在桌子下面轻轻捏我的手,我身体一跳,点点头,明白了王洛是在帮我们。

  王权皱眉还想再发脾气,可还是在王洛的劝说下答应了,“恩,知道了。”

  我们互相一点头,再没提玉钥匙这件事。

  吃过饭,从早差店里面出来,外面竟然下起了雨,王洛随后拿了一把雨伞出来,顺便给了我们两把,很快的低声告诉我们,“在酒店等我,一个小时后。”

  我接过雨伞,目送着王权被王洛搀扶着离开上了车子,我们也随便叫了出租车子去了酒店。

  才进门,陆少就开始唠叨,“这个王洛不简单,是个有野心的人,我们要小心,刚才他的表现太诡异,这么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人肯定是别有用心,王权偏偏还那么信任他,我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呢?”

  卓风帮我擦掉了身后的雨水,批了件衣服给我,才坐下来说,“王洛没有继承权,家族产业,钱和地位都得不到,可这个人野心很大,所以真正想要玉钥匙的人是他,至于王权,怕是被王洛利用了。”

  陆少低头想了会儿,一点头,“没错,我们要提防的人不是王权,而是王洛。”

  第883章 这有助于增进我们感情

  我大惊,之前还听冯飞说王洛可信,难道冯飞也被利用了吗?

  “那冯飞那边怎么办,是冯飞联系的王洛,我担心冯飞也入了王洛的圈套。”

  “没关系,冯飞跟王洛没有交集,不过是经过朋友介绍,暂时通知他多提防王洛就是了。”卓风轻拍我的手,低头又亲了我一下,这都成了生活习惯了,不管人前人后都会这样恩爱,尽管我们在一起多年,仍旧保持着习惯,偶尔他不这样腻歪了我反倒不习惯。

  不想,陆少见了,呵呵一笑,转身吧唧亲了一下佳佳。

  佳佳一怔,脸瞬间就红了,呆呆的看着陆少又看看我们,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怎么了?”

  陆少哈哈大笑,搂过佳佳,“没事没事,以后我也要跟卓风学习学习才行,你不想吗?”

  佳佳怔了会儿,脸红的说,“喜欢是喜欢,就是有点不适应,呵呵。”

  “有什么不适应的,你看卓尔都习以为常了,这有助于增进我们感情。”

  佳佳腼腆的笑,“哦,知道了。”

  陆少好心情的大笑,跟着又说,“好了,我们继续说……”

  几个人商量到了中午,李哥那边打电话过来说王洛要来了,之前还说一个小时,不想王洛迟到了。

  可我们没多在乎,见王洛被李哥领进来,互相打了招呼,也纷纷落座。

  王洛独自一人坐在我们对面,那犀利的眼神将我们全都轻轻一扫,跟着笑了,很是温和,好似那无害的小动物,叫人瞬间放下了防备。

  陆少却不在乎的没好气的问,“不说话呢,你都迟到了也不给我们个解释?”

  王洛呵呵一笑,点头说,“抱歉,我出来的有些晚了,父亲那边发现了我的不对,所有加派了人看着我,我好不容易出哎在路上甩掉跟踪我的人,希望我进来之前没被父亲的人发现。”

  王洛在王权身边也不好过,同样是自己的儿子,却偏心到这种地步,也是令人唏嘘。

  我总是不懂,同样是父母所生,为什么一定要偏心,难道不是应该一碗水端平吗?既然不能公平对待,那就生一个多好,非要有请有重,难道做父母的都这样?

  我妈妈那边也如此,就因为最开始的工作繁重对赵启失去了关心,赵启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可这里面最多的原因还不是因为我妈妈偏心的想要个女儿吗?

  如果当初不选择要我,是否现在家境圆满,一家团圆呢?

  我不禁轻轻吸口气,这会儿被身边的卓风注意到了我不对,他转头看我一眼,挑眉好奇的问我,“怎么了?”

  我摇头,继续听王洛说,“我父亲一直不信任,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的原因,在四个子女中,我父亲只信任王闯,也只有王闯最像我们的母亲,可母亲却觉得王闯是个不成气候的长子,离开之前还曾经因为这件事跟我父亲争吵,这也是导致我母亲离开的主要原因,我父亲酒醉,打了我妈妈,推我妈妈从二楼甩了下去,致使我妈妈死亡。自然,这件事很多年的事情了,不过大抵事情就是这样。我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叫你们放下芥蒂跟我合作,我的目的很简单,玉钥匙不要叫出来,哪怕是损坏或自己还是丢弃都可以,不能叫王权拿到手,当然,我相信你们也曾怀疑过我是否可信,不过不重要,我要只有一个结果,破坏王权的所有计划,就是这么简单。”

  我深吸口气,看一眼那王洛。

  他其实跟王权最像了,并且看样子是因为王权看着他的原因也是他跟随我王权做事最长的一个,可王权竟然不信任王洛,还真是挺可惜,其实要是王权将全部的家业都给了王洛,未必是坏事呢。

  可人家家里的事情我们也不好插手,毕竟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但是王洛说的,可可信度还是有的。

  可看着风的表情,该是不相信。

  卓风说,“这些事情我们暂时不说,我们想知道,王权用了什么办法过来,他在瑞士是限制出行的,为什么还能到国内来?”

  “因为父亲拖了关系,并且他有三个替身,现在其中一个在瑞士,一个在美国,另外一个行踪不定,但是我干拨正,现在在这里的真正的他。”

  到底是不是还真需要好好查一查,不过王洛这么多了还真是提醒了我,那王权本事那么大,肯定不能处处亲力亲为,就算要那都玉钥匙,也未必就真的过来了。这样解释了当初为什么我在瑞士庄园的时候每次看到的王权都不痛了,其中一个腿脚最不好的该是王权,他说话做事都给人一种很不正常代表现,并且,可他也是最当我是女儿看待的一个。

  可这一次看到的王权……

  我正琢磨,那王洛问我,“卓尔,你能给你妈妈带个口信吗?”

  我愣了一下,点头说,“可以倒是可以,可我妈妈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所以你的口信我没有办法带到了。”

  “呵呵,没关系,只是想叫阿姨知道一下,我王洛肯定会帮助她的女儿,叫她将东西藏好就是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这番话倒是像给我说的,叫我们消除疑虑,看似没什么,其实是另有深意。

  王洛如此急躁的想叫我们信任他,无外乎是想叫我们交出东西罢了,或者是直接亮出底牌,可我们并不愚蠢,我们亮出底牌了,对我们也没有丝毫的好处。

  卓风问他,“你说说你的打算。”

  王洛点头,说,“我父亲还没同意去岛上,就算去了,也会带着不下二十人的保镖,全天候守在身边,所以你们这边应该造作打算,虽然我不知道你们非要我父亲去岛上的目的,可我想未尝不是坏事。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我父亲最信任只有保镖和他身边的一个神秘人,虽然我都没见过真面,可那个人就隐藏在保镖中,是个危险人物,我来也是提醒你们,去了之后一定要小心。你们看似一切有把握,或许真正有把握的不在你们而在我父亲。对了,还有,那药粉的事情我查过了,不过是一种安眠药,至于目的,只有我父亲知道了,好了时间紧急,我要先回去,一切在等我的消息。”

  王洛匆忙起身,没给我们反驳的机会,转身就走了,留下我们四个人在房间里面凌乱。

  默了会儿,陆少有些生气的嘀咕,“这个人真厉害,三两句话就占据了主导,这是要做什么?”

  我也没想到,就是觉得王洛不简单,时好时坏我竟然都分不清楚了。

  卓风直接说,“牵着我们鼻子走,他的目的还是要玉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