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7节

  第884章 别黏糊,烦不烦

  到了晚上,王权那边有人送了消息,说要去岛上,本来是已经请君入瓮了,可卓风却迟疑了。

  陆少也说,“这么容易就同意了,我总觉得事情不简单,那个王洛可不简单,并且王权身边那么多人,我们就这么去了,吃亏的肯定是我们。说人生地不熟,我们也一样,这里也不是我们的底盘,找人过去也不容易,就算现在岛上的人都是我们的人,可王权就没安排了吗?”

  佳佳急了,“那我们就不去了?这是唯一的机会,不是吗?”

  卓风摇头,“也不全是,只是去了之后我们要更加警惕才行,叫李哥那边先过去。”

  陆少一点头,拉着佳佳先走了,房间里面就剩下我跟卓风两人。

  卓风低头想了会儿事情,才抬头对我说,“你跟佳佳留下。”

  我一愣,没说话,只脸色不好,瞪着他。

  卓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不是叫你离开,是你们在酒店这里住,我们去岛上,你们跟了过去我担心会分神。”

  我生气的问他,“是分神还是不相信我们能帮上忙,再者说了,那个王权就是冲着我来的,我都不去了,你说事情会怎么样?再说了,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为什么现在就反悔了?卓风,你不如直说了你一直不想我帮忙。”

  卓风摇头,“不是,是觉得你们在这边能帮忙,王权的人也不能全都过去,我是想叫你留下来跟我里应外合,全都过去了这边没人,我不知道王权的人会做什么。”

  道理是对,可我就是不想叫他自己过去,我想了想说,“那我们过去,叫陆少跟佳佳留下来,反正我不能叫你独自过去,也答应我了不放下我一个人的。”

  卓风看了半晌,很是无力的叹息,轻轻抚摸我的额头,“拿你没办法,那我们叫肖老大过来,妈妈那边可就没人了。”

  “我妈妈很安全,我两个哥哥都在的,很好的,你如果非要觉得王权会在这里留下人的话不如叫李哥里下来,李哥王权不认识,王洛也没见过,留下来在暗处监视王权的人很好行动。”

  卓风恩了一声,看样子也是没同意,不过再没说这件事,可我还是多了一个心思,就连通卓风半路上要去卫生间我都跟着,免得他又突然改了注意不叫我去了。

  卓风知道我看着他,也没多说什么,只看我无奈的发笑。

  在去的路上,陆少也说我真是你黏糊的像一块牛皮糖,佳佳见了也笑笑没吭声,我提醒佳佳别叫陆哥根卓风跑了吗,她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跟陆少更紧。

  陆少也是聪明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快到码头的时候告诉佳佳,“还不是担心出事,你们啊,就知道添乱,非要去就去吧,李哥已经回酒店了,你们跟我们去就是了,别黏糊,烦不烦。”

  佳佳呵呵的笑,拉着我先上了船。

  卓风跟陆少在外面吸烟,两个人背对我们,还在商量事情,这会儿佳佳偷偷的问我,“你是怎么发现陆少跟卓哥突然改了主意不叫我们去的?”

  我说,“因为卓风直接跟外说了啊,我是没发现的,不过我也注意到了,觉得卓风突然迟疑是否去岛上的时候就多了个心思,不过去了再说,他们还瞒着我们做什么也不用管了,我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到时候跟着我就行。”

  佳佳一点头,看向那边的陆少,大喊,“你别吸烟了,跟我保证的话都放放屁了是不是?”

  陆少回头冲佳佳呵呵一笑,随手就扔了烟头往船上走。

  卓风也掐断了烟蒂,走了过来。

  卓风最近偶尔会吸烟,不那么重了,只是偶尔知道他心情不好了我也会同意他吸烟的,可卓风说在戒烟,我看成效也不大。

  上了船没多久,在附近乘凉的王权也跟王洛他们来了。

  王洛说的对,王权带来的人真不少,足有三十人了,自己单独租了五条船,前后走了好几次才将人全部送上去。

  可他们人再多,卓风说,也不会担心,因为我们有十足的把握。

  从岸边到岛上乘坐船舶快的话要一个小时,慢下来就要三个小时了。

  晃晃悠悠我们也不急,王权身体不好,腿脚也不好,走的快,见过去了。

  这起见卓风在反复寻找手机信号,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叫人开船过去。

  岛上的空气非常的好,周围都是鸟,飞来飞去,整个岛上有三栋楼,最高的只有七层,上下扶梯,看起来还很陡峭,我们选择住在了靠近海边的一栋楼,是三层的,陆少说喜欢住在海边看海,特意选在了一层,我们则去了顶层。

  进了房间,卓风就从角落拿出一个包出来,将各种望远镜和摄像机摆放出来,还有后两部笔记本,接通电源后看到了放在周围的监控镜头,最清楚的当属王权住的那个房间了。

  王权带了私人医生,那医生正在给王权做针灸,看样子还挺复杂,很多银针刺在腿上,痛的王权额头都冒汗。看摄像头的位置该是正对着王权,但是没有声音,只能看到人的嘴在动。

  卓风说,“声音没开,我担心那边会有亮光被发现,摄像头都黏在了房间里面的摆设上,一旦开了灯就会被看到,不过我们也不想听他们说什么,我只想知道王权的守卫都在哪儿。”

  我点点头,盯着监控上的画面看,数了数说,“怎么只有十六个,其余的人呢?”

  卓风过来看一眼,皱眉摇头,他也不知道。

  “过会儿出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们在山上摆了烧烤架,会路过他那边,顺便你去找王洛说说话,看他下一步的安排。”

  我提了衣服,迫不及待的拉着卓风出来了。

  卓风很小心点锁了房门,房间里面的窗帘也都拉上了,整个房间密不透风,黑不见底。

  锁了门出来,他将两把钥匙都给了我,交代我说,“我一会儿会喝酒,你拿着钥匙,一会儿给佳佳一只。”

  “好。”

  出来后才看到陆少跟佳佳早就出来了,正在海边吹风,两个人互相依偎着,看着无限美好。

  卓风跟我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之后说,“他们定好了结婚的日子吗?”

  我摇头,没听佳佳说,佳佳只是答应了陆少的求婚,至于结婚却没说。

  “回头我去问问佳佳,看她那意思是不想结婚的。”

  卓风嗯了一声,牵我手走了过去。

  “走了,你们如果不饿的话就在这里带着吧,我们上自己做烧烤。”

  陆少一拍屁股站了起来,拉着佳佳走过来,看一眼山上,问卓风,“都安排好了?”

  “恩,走吧,边走边聊。”

  第885章 恶魔的女儿

  卓风的意思是在岛上跟王权先耗着,他要摸清楚王洛的真正意图再想办法,可陆少却觉得事情应该快刀斩乱麻,所以先试探一下。

  卓风也说行,于是就将试探这件事定在了今天晚上。

  而我成为了试探对方主力军。

  王权要找到人是我,自然我出面,卓风只负责跟陆少将王洛灌醉,别的事情就交给我跟佳佳了。

  我们烧烤到一半的时候,陆少去叫人找王权他们出来,先来的是王洛,王权没来。

  “我父亲腿脚不好,这里很潮湿,他坐的久了会腿疼,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王洛笑笑,坐在了我们给王权准备的位子上。

  卓风笑眯眯的一点头,递给王洛一瓶啤酒,“烧烤啤酒,是这里的特色吃法,尝尝吧,在瑞士吃不到吧?”

  王洛也不客气,自己用牙齿要开了酒瓶盖子,喝了一口,哈口气,学着国内人的习惯笑呵呵爽快的吃了口肉串,“不错,真是地道,呵呵……”

  气氛瞬间缓和起来,我们吃吃喝喝,还算过得去,只是王洛喝酒走肾,一会儿就要起来上厕所,身后就有公共卫生间,进去后没多久出来,继续跑过来喝,一会儿,三个人就消灭掉了五打啤酒。

  卓风倒是没什么问题,陆少有点支撑不住了,不过勉强还能继续。

  卓风叫我跟佳佳搀扶陆少先回去,我们听话的先走,将陆少安顿好,我跟佳佳顺社山后面的一条甬道去了王权住的房子。

  王权在二楼的南面,此时后面的保镖都在里面休息,我们没穿鞋子,顺着甬道上来胶地板上黏的全都是沙子。

  佳佳痛的眉头都拧在一起,我则没什么感觉,只想着见到王权之后该怎么做。

  我跟佳佳猫仔暗处,看着房子里面,装修都差不多,只是有点奇怪的味道,或许是中草药的味道,可里面更加黑暗,不如外面有亮光,不知道为什么不点灯。

  佳佳手脚麻利,翻身就上了二楼,正要拉我上去,被人发现了。

  “谁?”

  我冲佳佳摆手叫她藏好,我则走了出去,站在光亮处看着那个说话的人说,“我找我叔叔,他在吗?”

  那人打量我一番,看我身后,问我,“你从哪边过来的?”

  我指了指身后的左手边说,“从那边啊,你们没看到我吗,我还摆手了,没看到人就自己进来了,我的鞋子不能爬山,就光交来了,给我找点水来洗脚,脚底很多沙子,很痛的。”

  那人皱眉打量我,继续在我身后瞧,怀疑和我来的方向。

  前边的路那么宽,却没看到我,肯定我是从后面的道过来了,可后面的路灌木遮挡看不到的。

  他盯着我身后的漆黑看了会儿,没说什么,一摆手,身后走出来一个人更加高大的男人,提了水桶给我,几瓢水冲下来,有点凉,我也舒服了不少。

  我随便用裤子擦了擦脚底,就往里面走。

  那个人一伸手,将我拦住了,“做什么?”

  我说,“看我叔叔啊,我叔叔没去吃烧烤,我过来看看,听王洛说他腿不方便,我想过来看看。”

  “在楼上休息,你不用上去了,已经睡了。”

  我一挑眉,看向看楼梯方向,不甘心的说,“是不是晕船,我带了药了,晚上不吃东西怎么能行,你叫我进去看看,叔叔……”知道那人不会轻易放我过去,我冲这里面大喊,“王叔叔,我是卓尔,我来看看你,我想跟你说说话,王叔叔……我跟我满联系过了,王叔叔,我妈妈说很想你,王叔叔……”

  提到我妈妈王权肯定会答应我进去的,果不其然,里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走了出来,冲下面的人一挥手,就转身走了。

  我面前男人对我点头,瓮声瓮气的交代我,“进去后别大喊大叫,走路轻一点,这边。”

  我蹑手蹑脚的上去,到了二楼拐角处,看到在王权隔壁房间里面坐着的男人,正在打电话。

  我一怔,着历史没信号的,之前卓风在海上实验了很长时间,才确定在距离这里大约一里的地方信号就彻底消失了,可那个人却在打电话?

  我还正在看清楚,身后那个人推了我一下,“进去。”

  我回头使劲瞪他,这才往里面走。

  王权这是才起来,身上的衣服是很厚的睡衣,衣服上挂着白色的碎花,看去来还显得他很年轻了。

  他坐在靠着窗户的摇椅上,看我进来,回头冲我笑了一下,这才起身。

  身后的人将房门关紧,咣当一声,跟着整个房间就彻底安静了。

  王权将我身上身下打量一番,最后锁定在了我的脚上,问我,“为什么不穿鞋子?”

  我说,“来的时候玩水来着,鞋子就没穿,才洗了脚,一会儿出去了再穿。”

  “坐吧,呵呵,找我有事?”

  我点头。

  “恩……”他先是吸口气,之后说,“这段时间都要住在岛上,之后呢?你们跟我耗下去有什么好处?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们跟我周旋,大不了我直接用抢的,你说是不是?”

  那倒未必,是否靠抢的还不是王权说的算,并且卓风也不是单纯都要耗下去,只是在这里,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很顺利。

  我说,“王叔叔,你之前不是说我是你的女儿吗?我想问你为什么那么肯定,你做了亲子鉴定吗?”

  王权摇头,“不用做,你不觉得我们很像吗?”

  我盯着王权的脸仔细的看,我们之间还真不像,我更多的像我的妈妈,尤其是眼睛,其余的地方不知道是否像极了我父亲,不过我跟王权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他连亲子鉴定都没做就说我是他女儿,我不明白他哪里来的自信。

  “王叔叔是否听我妈妈说过什么?”

  “是,你妈妈说当年借用的是我的精子,你说我该不该相信?”

  这可是无稽之谈了,我妈妈跟他都一点关系没有,去哪里借用的精子啊,我好奇的皱眉看他。

  王权呵呵一下,继续说,“我的几个儿子都是试管婴儿,因为要继承我的家业只能是儿子,可我不是重男轻女,我是为了想以后有人直接继承皇室,当年以为要等几年,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十年,可也算是等到了,只要找到了玉钥匙,我们王家就是皇室了,呵呵,是不是很好?你之所以能出生,也是因为当年你妈妈找了我,我叫人换了你父亲的精子,你说我还有必要去亲子鉴定吗?”

  我笑不出来了,只觉得脑袋嗡嗡乱响,这个事情无疑对我是一种打击,我如何都不相信我不是我父亲的女儿,而是眼前这个恶魔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