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8节

  第886章 挑拨

  可这件事我妈妈不知道吗?

  为什么又要找他而不是在自己在国外做呢?

  王权解释说,“当年你妈妈找到我也是想我帮忙找个好的医生,可我却存着别的想法,没办法,我喜欢女儿,可家族中不能出现女儿,只能想别的办法,当时你妈妈得知你是女儿时候也很高兴,却不知道我更加高兴,呵呵……女儿,其实你爸东西给我,收益的是我们一家人,你说呢?”

  我有些慌乱的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这个事情不是真的,肯定不是真的。

  “你不用紧张,你不跟我相认也没关系,只要我知道你是我女儿就好了,我的遗产会给你的,你放心。”

  我才不稀罕,我宁愿做辈子穷光蛋也不想做他的女儿。

  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乱了阵脚,我来这里不是要听他胡说八道的,而是来挑拨王权跟王洛之间的关系的。

  我吸了口气,想办法叫自己镇定下来,默了会儿说,“王叔叔,这件事我要回去跟我妈妈说说才行,你突然告诉我这么多事情,我有点接受不了,毕竟我也是希望有父亲的人,之前还以为我的爸爸早就不在了,我,我有点乱。”

  以退为进,暂时按照他说的去接受,相信会叫王权放松对我的警惕。

  王权呵呵一笑,看不出多大情绪,只说,“最好是叫你妈妈过来,我们当面说清楚,不然你不会相信我的,或者,你去做个亲子鉴定,哦,我这边带了病例,还有我才采集的血清,相信很容易就能查出来的。”

  血清?这里没医院,采集血清做什么?

  我低头想了一下没多问,讪讪的笑笑,“恩,我知道了,我回去安排。可我还是不相信,怎么会这样?”

  “哈哈,不用相信,接受这个事实我就知足了。”

  王权朝我走过来,低头眯了眼睛看我。尽管已经苍老,可他还是很高大,看到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英俊的强壮的人,也难怪几个儿子都那么出色。

  我有些拘谨的后退两步,他冲我呵呵一笑,继续说,“说吧,什么时候把玉钥匙给我?拿到手我才会离开,不然在这耗下去对你们也没好处。”!

  是否有好处还不一定呢,既然卓风敢单枪匹马只带着我们过来,就肯定有把握解决这件事。

  我说,“叔叔,对不起,我只能叫你叔叔,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还是要叫你叔叔。”

  “呵呵,无所谓,随你喜欢。”

  他不在意的自己又坐了回去,看看我,笑眯眯的问我,“找我什么事儿?说吧!”

  “王叔叔,你知道王洛这个儿子的具体情况吗?”(!≈

  卓风的意思是,既然两个人早就不合了,不管是真是假,我们就按照真的来做,挑拨两人的关系,先叫两个人自己内讧,就算不是真的,也假不了,紊乱人心,才是制胜的关键。

  王权一怔,脸色变化不少,看来卓风的担心是对的,王权对王洛不光是不信任,还有几分芥蒂,可他却一直将王洛带在身边,估计是王权也担心在看不到王洛的时候做出一些对王权不利的事情。

  且是,王权无法扭转的事情。

  我盯着王权的眼睛看了半晌,确定那丝丝的深情就是担忧,我才继续说,“之前王洛找过我们,说要我们将玉钥匙交给他,可卓风跟我商量了,这个东西那么重要,我们都不想叫给您,为什么要交给他?卓风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所以叫我来问问叔叔,是否跟王洛之前有分歧?如果我们妥协了,最后却将钥匙给错了人,那岂不是我们都吃亏了?”

  王权脸上的隐忍表情瞬间扭曲,仿佛是顿时烧起来的火焰,顿时暴怒,“碰!”一巴掌拍在了椅子把手上,咆哮,“这个蠢货,还在打我的主意,是不是我对他太仁慈了?”

  我被吓了一跳,后退几步。

  他起身气的在地上转圈,走了很久才停下来,唠叨了一阵继续问我,“还说了什么?”

  “还说这里的保镖都是他安排的,所以现在王叔叔是被孤立了,叫我们不用插手,可我担心王叔叔,毕竟如果王叔叔出事了,我妈妈那边我就没有办法交代了,同样,我也相信王叔叔那么喜欢我女儿,是不会下毒给我女儿的,是不是?”

  这话是我在试探,可也是真的确信王全不会这么做,他喜欢女儿的样子不会是假的,并且月嫂当时也说,在我离开庄园后王权的确是对喵语不错的。

  所以晚上我跟卓风分析了,那个送药粉给月嫂的人就是王权的其中一个替身,而几次的逼迫也是王洛利用替身所为,并非是王权本人意愿。

  不想,王权此时大怒,不敢相信的问我,“喵语中毒了?之前你就说了中毒一事,竟然是真的,我还以为是你在故意污蔑我,不想是真的?可我并不曾给喵语吃过任何东西,所有的奶粉都是我精心挑选,为何会中毒,说啊。”

  我愣了会儿,看着他紧张的情绪一字一顿的说,“难道不是你叫人威胁我的月嫂下毒给喵语吗?王闯来我家里搜查,也是找毒药啊,甚至要亲手害死我们,甚至亲口逼迫卓风要杀了我跟喵语。”

  王权暴怒,扔了手里的拐杖,咣当一声巨响,砸在墙壁上,跟着叫来了门口的保镖。

  我看着这一切,不像是在演戏,那王权都不知情吗?

  如果全都是王洛做的,那么是不是王闯也被利用了?

  王权走了好几圈,跛脚在地上走的很是吃力,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整个藤椅晃了晃他才转身看向我,此时脸上的怒火已经消失了,只重重的吸口气,低声说,“你可是在骗我的?”

  我说,“我什么要骗你?骗你有什么好处?作为母亲我也想为我女儿讨回公道,她是无辜的,可以针对我,为什么要害我的女儿?王叔叔,你不是说喜欢女儿吗,你不是真的喜欢我的喵语吗?”

  王权哼了一声,垂头说,“这件事我不知道,不过我没指望你相信我说的话,眼下看来,我们都被王洛利用了,我百般提防,还是被那个小子钻了空子,好,好啊,给我等着,你先回去,王洛我来处理,来人,送她回去。对了,叫卓风提防王洛,那个人随时都会下毒的,看看我的腿,不想卓风跟我一样,就赶紧走。”

  第887章 王洛会下毒

  我大惊,穿上了凉鞋就往外面跑。

  王权的腿就是王洛下毒害的?不管是否是真的,我都不能叫卓风出事。

  我马不停蹄的往回跑,中途都忘记了佳佳也在这里,半道上想折回去找佳佳,竟看到她趴在二楼的回廊上冲我摆手。

  我愣了一瞬,对她一点头,继续转身去找卓风。

  卓风跟王洛已经不在烧烤那边了,看样子是已经走了很久,烧烤的摊子休熄灭了,酒瓶子倒了一地。我着急的看向周围,一点痕迹都没有,天也漆黑的,看不到远处,周围也没有奇怪的声音,电话都无用,我立刻就心慌起来。

  疯了一样的找卓风,大叫卓风的名字,“卓风?卓风……”

  空旷的地方我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凄厉,可到处都是无尽的黑暗,叫我找不到任何放行。

  我叫了很久的名字,始终都没有卓风的踪影,竟还将陆少叫了过来。

  陆少抓我肩头着急的问我,“怎么了,人呢,佳佳呢,卓风呢?”

  我断断续续的说的没头没尾的话,说了很长时间才勉强说清楚,陆少生气的一跺脚,“你去那边找佳佳,你们回去等着,我去找卓风,去啊。”

  我一怔,摇头说,“佳佳会没事的,我担心卓风,王洛会下毒。”

  “哎,你担心你丈夫我不担心我媳妇吗,你个卓尔,气死我了,快去,你磨蹭什么,王权的话就可信吗,给我去找佳佳,我媳妇要是出事了,我也饶不了你。”

  我顿时大惊,一时间脑袋都要炸了,难道我信错了人吗,到底是真的谁是假的?

  陆少推着我往回走,我走出去几步,看到佳佳过来了,身后跟着王权身边的一个保镖。

  陆少几乎飞过去的,看佳佳没出事才舒口气,问那个保镖,“什么意思,人呢,卓风要是出事了我一把火把这个岛烧了,谁都别想走。”

  那人不看陆少,却是偏头看向我。

  我挤过两人中间走过去,看那保镖,“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王老先生说叫我陪着你去找卓风,现在只有我可以相信,别人都是王洛的人,我应该知道卓风在哪里,你们可相信我?”

  我不敢相信,自然是不能相信,可王权当时说的那些话看着也不像是在撒谎啊,我低头琢磨着,那佳佳说,“相信他一次,就冲他刚才没为难我,是他发现了我带着我出来的,里面的人都在看着王权呢。”

  我一愣,那王权自己在那边岂不是很危险?

  “那我王叔叔呢,自己在那里可以吗?”

  “卓夫人放心,医生在,王老先生不会出事的,我们走吧,这里只有这么大,可以藏身地地方也不多,我们来之前医生已经搜身了,凡是可以的毒药的东西几乎是没有的,不过不排除王洛会叫人将药藏在胃中带过来,通过排便的方式找到,所以我们需要尽快找到卓风才行,这里,我先进去,你们蹬蹬看我信号。”

  那人看着人高马大应该是行动很吃力的人,可没想到竟然整个人随便的腾空一转就飞上了树梢上,在树梢上摇晃着身子旋转了一周之后整个人腾空飞了过去。

  我们三个站在地上仰头看着,不禁一阵唏嘘,看那人的厉害,就算是陆少跟卓风两个人练手都未必能成功。

  陆少感慨的一叹,“我当年也这么厉害,现在是真的老了,怕是树都上不去了。”

  佳佳叹息一声,指了指角落的人影,“是那个人不,动作在很快,就算是我当年也没有这么厉害啊,好了,门开了,我们进去,小点声,王洛的人都在王权那边,要是我们动静大了就过来了我们糟了。”

  佳佳比陆少动作还快,先跑了进来,陆少急坏了,脚步不停,一面跑里面低声大喊,“你给我回来,回来,我在前边,哎,气死我。”

  我紧随其后,可到底是跟不上他们的,跑着跑着就跑丢了,里面漆黑一片,好在里面的陈设很少,不然真的是寸步难行。

  走了一段路,咣咣几声,我周身的灯突然就开了。

  瞬间光线传来,刺的我眼睛疼,我紧闭了两下眼睛,勉强看清楚周围,我所处的位置是客厅,而在我对面不远处,坐着的就是王洛,正端着酒杯,看好戏一般的看着我。

  我盯着他的脸,站着没动,他的身边没有别人,可不保证暗处没有别人。

  我没急着问他卓风在哪里,只想等他先开口,毕竟我到现在还没分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王洛笑笑,扬了扬下巴,问我,“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房门,该是繁琐的,是王权的保镖给我们开了门进来。

  我没吭声,不能将别人供出来,他这么问我了,那就是不知道房子里面还有别人了。

  他冷笑一声,扔了手里的酒杯子,走过来,站的离我很近,将我上下打量,良久才说,“你来给我玉钥匙的吗?”

  王洛喝了不少,脸都是红的,身上的酒味的味道特别的重。

  我扫他一眼,看想四周,三层的环形别墅里面陈设非常简朴,在三楼的楼梯间站着三个人。

  陆少冲我摆手,佳佳对我摇头,保镖高大的身影映在墙壁上像一尊神,都子低头看我,看来他们是没有被发现的。

  我很快将视线收回来,看了周围一眼,最后落在了王洛的脸上,嫌弃的推开他,“你喝了很多,我不是来给你玉钥匙的,我是来问你到底什么计划。”

  我要叫自己尽量表现的平淡一些,可我看不得他那双犀利的眼睛,别过身去,继续打量这个房间。

  王洛在我说身后冷笑,“你不去问问卓风吗,我已经将我的计划都跟他说了。还是说你跟卓风一样,也不相信任你,你们夫妻真是有趣,彼此不相信,那我要跟谁合作比较好呢,那玉钥匙是在你的手上还是在他的手上?我要听实话,不然我不知道要跟谁合作,不然就是竹篮打水长空,可就不好玩了。”

  什么话,卓风什么时候不相信我了,我也从未不相信过卓风。他这是挑拨我们呢?

  我可不上当。

  我笑笑,“玉钥匙在我们两人的手中,告诉我们谁都是一样的,但是卓风喝醉了,说不大清楚,我就亲自来问问你。”

  “喝醉?他可是酒量非常好人,离开的时候还很清醒,这会儿就醉了?哦,是了,是我醉了,他去岸边接人了,一个女人,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