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29节

  第888章 杜红来了

  我一愣,卓风没说会有人来啊,并且他怎么知道会有人过来,这里是没有信号的,难道是之前就约定好了的?

  我没吭声,只看着王洛的眼睛,探究他眼中的神色,想要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笑笑,又说,“不相信我无妨,只要别相信王权的话就行了,他最擅长的就是苦肉计,呵呵,走吧,我要休息了,今天喝了不少。”

  王洛拧了拧眉头,直接离开了。

  偌大的客厅里面只留下我一个,看样子是没有别人的,并且楼上的保镖也跟着先下来了,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告诉我,“这件事我会告诉王老先生,至于卓夫人要相信谁,您自己斟酌,我走了。”

  我正低头愣神,佳佳跟陆少也下来了,拽着我离开。

  才从这里面出来,就看到了我们住的别墅房子亮了灯,看样子是卓风回去了。

  陆少舒了口气,低骂一声,“死人,等我回去收拾他,不管来的是谁,都轻饶不了他。”

  我跟着陆少身后,走的有些缓慢,不管来的人是谁,我都觉得很是不妙。

  房子的门打开着,楼下没人,我仰头看了一眼楼上,隐约听到了三楼有人在说话。

  陆少拍我肩头,安慰我说,“别担心,听声音不是女人,而是个男人,我叫他下来。”

  佳佳也拉我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先等一等再上去,叫陆少将人叫下来,我们坐下来好好说今天晚上的事情,那王家夫妻可都是厉害角色,也难怪,不厉害能把生意做那么大吗。”

  我没应声,只想着刚才王权跟王洛两个人的样子,可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分不清楚谁好谁坏,或者说,本来就都是坏人,各自目的不同,但是只有一个目的是真的,就是拿到玉钥匙。

  我深吸口气,觉得浑身无力,在这里周旋,真的是耗费体力的一件事。

  这会儿,楼上说话的声音近了,不用我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并且还不是一个人,陆少说的没错,不用担心,来都是男人,可也有女人,只是那女人现在才说话,并且一开口就是跟我说。

  “卓尔,我来不介意吧?”

  我介意,非常介意,不是及时收手离开了吗,不是已经想通了一切不想再争抢了,不是想一切都为了自己的儿子着想再不会搀和我们的事儿了吗,为什么还要来,看样子是早就跟卓风商量好的。

  我没抬头,只盯着桌面,想着应该用怎么样的方式去接纳她。

  我没应声,气氛就有些尴尬,佳佳主动说,“卓尔有点累了,我们刚才出去走了很长时间,现在累得不想说话。杜总,你能来我还真挺意外的。”

  杜红笑笑,自己走了下来,坐在了我对面。

  卓风还在跟冯飞说话,陆少也说了几句,几个人就走坐了过了过来。

  佳佳主动让了位置给卓风,卓风坐我身边,伸手搂住了我的腰,回头习惯性的又亲了一下我的额头,很大的酒气就盖了过来,我很是嫌弃的皱眉,看他一眼。

  这才注意到他这个样子真的是喝了不少,脸颊都是红的,脖子都红了,看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

  我刚才还想生气,这会儿就烟消云散了,心疼的捧他的脸打量,怪罪他说,“喝这么多,不难受吗?”

  他呵呵一笑,摇头,“一会儿回去再说,我们现在说正事。”

  我点点头,往他怀里挤了挤。

  他也顺势将我抱紧了,跟着问那边坐着的冯飞,“你们突然来我真是意外,要不是看到了岸边有人发信号,我还以为是看错了,刚才我们说的事情还没说完,现在继续,你是说想直接将合约接触吗?那杜总不同意电话我们可是要申请赔偿的。”

  之前跟杜红签订的合约是卓风做的中间人,现在冯飞想结束合约而需要杜红赔偿是因为杜红那边先违反了跳跃没有按时交货,当时冯飞说杜红如果知道你不在国内市场做了,那结束合约的违约金就不要了,却不想现在又提到了赔偿的事情,看样子是杜红还没想走。

  不过这件事好像也不是特别重要啊,为什么就非要找卓风才行?

  我安静的听着,低头琢磨着。

  多了一份心思猜想杜红的目的,她该不会是一开始就没想着要离开吧,其实还是想要玉钥匙,不然干嘛来这里?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敌人王家人都在这里?

  杜红呵呵一笑,说,“这件事我想过了,生意还要做,不过我人不会在来国内了,可在走之前还要要处理清楚比较好,至于赔偿……”她突然挑眉看向我,跟着眼神飞快的移向了卓风,笑的明艳动人,继续说,“我还是想听听桌总的意思。”

  简直放屁,是想听卓风的意思还是想跟卓风牵扯不清,同为女人,我可清楚的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不单纯,这个女人,真是卑鄙,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她,本来这里有个王权跟王洛就很难处理了,她还要来添乱,岂不是更糟心?

  我及不可不可耐的说,“冯总,你那边损失了多少,应该赔偿多少?”

  “哦,我损失不小,杜总那边应该赔偿我损失数额的双倍也就是一个亿。”

  哈,真不少,冯飞当初也是看在杜红不再跟我们纠缠的面子上才没追究,可现在杜红还来搅合,我就不能叫冯飞就这么算了,一个亿是我冯飞那个项目半年的收益呢,这个钱不能不要。

  我说,“真不少啊,那就按照正常处理,相信杜总也不差那点钱,可对我们这种小公司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是不是冯总?”

  冯飞呵呵一笑,他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这会儿卓风说,“其实……”

  我瞪他,其实什么,其实你是舍不得呢还是看不得杜红那边受了委屈,当初做中间人的时候我就不同意,冯飞说不介意跟杜红做交易我才没阻拦什么,现在出事了,他还要帮着杜红,我真是不想就这么算了,我的话都说了,还在帮着杜红求情,那就别怪我不给他好脸色。

  卓风回头看我一眼,楞了一下,跟着就笑了,继续低头亲我,跟着无奈的摇头笑着说,“我只是中间人,我做不了主,最后拿主意的还是两头的公司,你们自己商量吧,我的那份就……”

  “一分不能少。”我抢话道。

  我就知道卓风说不想要了,一个亿的往来账目,他需要杜红付给他几百万呢,说不要就不要了?这笔钱足够给员工发工资发福利了,竟然一张嘴就不要了?

  第889章 我的腰,要断了

  我继续瞪他。

  卓风送了耸肩,果真再没吭声。

  陆少见了,冲我直眨眼。

  佳佳偷偷掩嘴笑。

  冯飞看我一眼,一点头,“成,那我回去了叫秘书你一份资料给杜总吧,我们是否该回去了?”

  杜红坐着没动,这意思在明显不过,来了就不会走。

  她这是诚信来找事的,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怕的,我看一眼卓风,想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卓风低头摆弄着打火机,看样子是不想管了,可内心之中呢,是不是还在担心杜红?

  我不禁想到了之前卓风说的,杜红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不容易,我能帮就帮。

  呸!

  我毕竟嗤鼻冷笑,那杜红给我找麻烦的时候怎么不说好好教训她呢,现在人都欺负到我们跟前来了还不吭声了?卓风这么做简直叫我生气,好啊,杜红不是很好吗,那既然来了,我就叫要看看卓风是不是真的看杜红好,我就满足杜红留下来的小心思,反正这里够乱了,事情够多了,不在乎多她一个。

  我说,“杜总难得过来吧,这里环境不错,留下来玩几天也很好的,等出国了,怕是以后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杜红象征性的笑笑,看那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可不是笑,而是充满了心机算计的满足跟挑衅。

  卓风听后倒是不自然,回头看我,眉头也拧在了一起。

  我继续对杜红说,“既然来了,都在一起玩吧,人多热闹,只是这里实在太挤了,只能麻烦杜总去别的房子住了,我知道西面的那个房子只有一个人在,你不介意的话,自己过去吧。”!

  王洛跟杜红住在同一个房子里面,会是什么样子?

  杜红想去就去,不想去就走呗,反正我给了她留下来的机会。

  不想,卓风说,“我们搬过去,冯飞你住三楼,杜红住二楼,我们去王洛那边。”

  我大惊。

  卓风竟然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拉着我起身就走。(!≈

  随后,佳佳追了出来,想问什么,卓风直接说,“东西暂时放着吧,我们回头再来拿,你么先睡吧,时间不早了。”

  卓风连拖带拽的将我拉走,我回头看着佳佳站在门口张望的样子,就想回去,可陆少也出来将佳佳拉走了。

  我生了一肚子的气,从前那种大度的样子一扫而光,只有满肚子的小肚鸡肠,可我不觉得我的小肚鸡肠有什么问,难道要我看着我自己的丈夫跟前妻藕断丝连吗,刚才明明是他主动帮着杜红说话的,我抗议一下怎么了。

  卓风推开了这个房子的门,拉着我就去了三楼,房子不同,可是位置却一样,可这里住着我就是窝火。

  楼下传来王洛的大叫,“别吵,睡觉。”

  卓风跟我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没吭声,半晌后,他脱了衣服,拉着我去了浴室。

  早开了温水,里面氤氲的雾气洒下来,他一把将我圈住,将我抵在墙壁上。

  呼吸进了,酒气也近了,怒气更近。

  他有些发狠的亲我,哑声问我,“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怪我,刚才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他们回来,是看到了海边有人发信号,这个信号只有我们自己人知道,我告诉了冯飞,除非特殊特殊情况,不然别过来,你以为我们丢下所有的事情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公司不要了吗?”

  我可不想听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要知道的是他为什么要帮着杜红说话。

  “你明知道杜红来这里的目的,你却非要给她机会,卓风是我故意找事还是给她接近你的理由跟机会啊,别告诉我你不清楚你在做什么,你连中间人都肯做,钱都不要,还想没想别的事情?我说叫杜红在这边住怎么了,难道为难了你的牵起你心疼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就要她留下,我就要看看杜红在你心中是不是很重要,如果有,你最后我给我藏好你的小心思,不然我们没完。”

  卓风竟笑了,眼睛里面满是玩味,不给我再说话的机会,热辣的吻直接盖了过来,狠狠的印在我唇上,辗转碾压,好像要将我的嘴唇都撕破了,我呼吸都有些困难,头顶上的花洒的温水洒下来,落在身上,却好似点燃了我身上火焰,瞬间烧着了。

  他吻了我很久,要晕厥了才将我送来,低头满脸的温柔的问我,“卓尔,你吃醋了?你也会吃醋吗?当初你的两个潜伏一个暗恋者跟我们吃饭的时候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想过吗?现在不过是杜红来这里找我办公司的事儿你就这么生气了,那我当时是不是都要杀人了?恩?”

  说完,他的吻又压了上来,不等我缓过神来,猛然的身下进入,我惊的浑身都颤了一下。

  他发狠一样的发泄,剧烈的进出差一点要扭断我的腰。在我百般求饶之下,他的粗暴才渐渐消失。

  “老公,你,你啊……轻点,我的腰,要断了。”

  卓风很是享受的看着我,微微喘息,捏我的脸,薄唇却又不老实的在我的皮肤上慢慢吸吮,留下一阵玫红的痕迹。

  “卓尔,我说过,我这辈子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你还这么怀疑我,真是该惩罚你,那杜红来这里肯定是想要东西都,你以为我会相信她真的离开吗?我早叫冯飞看着她了,算准了杜红会找机会过来,既然她来了,我们接着,玉钥匙又不在我们身上,在这里闹出人命来也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保护好自己就醒了,那杜红跟王权是死对头,可跟王洛之间什么关系就不知道了,你还要傻乎乎的将他们放在一起,岂不是对我们更加不利?”

  我大惊,猛然惊醒,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喘息着说,“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看到杜红我就生气,你不准帮着她说话,听到了没有,不然我,我废了你。啊……老公,你,你轻点。”

  卓风咬着薄唇,没活动像一个正在发狂的妖孽,狠狠的撞击,在不大的浴室里面发出一阵沉闷的啪啪的声音,清脆声音回荡在耳边,叫我欲罢不能。

  伴随着身体的扭捏,卓风似乎更价的来了力气,猛烈的律动当真是要了我的命一样。

  从浴缸的边沿再到梳妆台,最后我们爬上了床,滚落在地摊上,就纠纠缠,不想将彼此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