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31节

  第893章 没有我爱的人

  我没吭声,抽噎了一声,继续盯着大海愣神。

  他又说,“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特别怀念这个岛,那时候岛上还有很多人的,可人人都向往大城市,后来都搬走了,这个岛就卖给了我。呵呵,五百块,便宜吧?前几年我毕业回来,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就能赚五十万,现在呢?呵呵,一年也赚不上五百,真是世事难料,你说城市就那么好吗?我是不觉得。”

  好啊,怎么不好,那里有我的一切啊。从前早在乡下的时候偶尔看到街边小卖部里面播放的电视就知道大城市很好,可以看到我很多看不到的东西。后来跟着卓风去了城市,从不适应到更加喜欢,甚至还有了我最需要的家庭和我爱的人,我就更加喜欢大成时代生活了。

  我问他,“那你觉得这里好就住一辈子呗,我要回去,你妈妈还要七天才能过来吗,真的吗?”

  他恩了一声,随手扔了一颗石子抛向大海,跟着问我,“你喜欢这里吗?”

  我摇头,“不喜欢。”

  “为什么?”

  “什么都没有,没有我家里人,没有我爱的人。”

  “哦,爱的人啊,临时就当我是你爱的人吧或者是家里人,整片海都是你的还不够?”

  我噗的笑出来,“你还挺会哄人的。”

  “恩,油嘴滑舌呗,一天天的也没人跟我说话,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我就说个没完,不然你走了我就要无聊了。哎,我想好了,再住个两三年我也走,找个爱人结婚生娃,我们在海边买个房子,我做点小生意,这日子就算过了。”

  我看他一眼,看样子年纪也不大,说话却那么沧桑,似乎看透了一切样子。

  我问他,“你自己住在这里不觉得闷吗?”

  “还好吧,习惯了,不过现在不闷了,哈,你饿不饿,我下海给你摸鲍鱼吃。”

  我笑笑摇头,刚才吃了他烤的鱿鱼,现在肚子还觉得很难受,只觉得一直这么看着大海,似乎就看到了希望,七天,我还需要再等七天就可以见到我的家里人了。

  我深吸口气,问他,“我住哪里啊,这里都没地方睡觉啊。”

  海边潮湿,地上除了沙子就是碎裂的各种生活的驱壳,偶尔飘过来一堆垃圾,被海水拍打的都磨平了棱角,有种另类的美。

  汪洋指了指我身后的一个窝棚,“那,里面的那个就可以住人,实在不行我带你去里面的别墅吧,不过最近发电机坏了,我没修理,也很久没人住了,还不如这个窝棚舒服呢。”

  我回头看一眼,这个岛比我之前住的那个地方还要大,一眼望去看不到边界,在岛的中间还有一条沟壑,之后是一排崎岖的山脉,如果不垫脚过去看还真不知道后面有很多的房子。

  我笑笑,“太远了,我还是住在这边吧,免得你一个人无聊,那你呢。你住哪里?”

  窝棚不大,也就足够我一个人睡,里面还杂七杂八的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满是阳光暴晒后掉了颜色的样子,很是破旧。

  他呵呵一笑,仰头咣当一声躺在了沙滩上,“我就睡在这里了,挺好的,你睡去吧,我再看看星星,今天的天气真好。”

  我起身,拍掉身上的灰尘,回头看他一眼,想了想还是说,“要不你找个地方睡,或者再给我找个地方睡吧,你睡这里很危险地,涨潮了水上来就把你冲走了。”

  他呵呵大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挑眉露出额头上一排抬头纹,笑着说,“我冲不走,我现在跟海海里的鱼虾一样了,你快去睡吧。”他一摆手,顺手人给我一个袋子,“洗漱用的,最后一套了,希望没过期,很多久都没人来了,我将这里所有客人能用到的的东西都用光了,呵呵。”

  我看了一眼,都是酒店快捷用的那种小东西,牙刷洗面奶,还有洗发水根毛巾,塑封好的,看起来还算干净。

  我说了声谢谢,就去了窝棚那边。

  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事情实在睡不着,又或许是因为周围海水的声音热别的吵闹,我竟然睡不着,就算困意袭来了,我眼皮子都勉强张开,可我还是不想睡,透过窝棚里面的一条缝隙看向天空,清风吹来,拍打在身上,一片清爽,夹杂着海水的腥气,身上也好像咸腻了很多。

  我深吸口气,竟然觉得有些饿了。

  忍着饥饿,抱着很潮湿的毯子,翻来覆去,不知道多久才睡着。

  再次睁眼,太阳都在头顶了,晒的我半条腿的皮肤都疼。

  汪洋不知道去了哪里,不在附近,之前在海边生活的篝火也不见了,我身上盖着的毯子也没了踪影,只有一个装着生活用具的袋子放在地上。

  我突然慌张起来,生怕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离开了我,我慌乱的在沙滩上大喊大叫,可我面前只有不断上涨的海水,一点可以见到的人影都没有。

  “汪洋……”

  “哎哎,我在这儿,你乱叫什么,我还以为来客人了。”汪洋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恤,头发也梳理的很整齐,手里提了个游泳圈,身后拖了一条长长的绳子。

  “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也走了。”我慌张的跑过去打量他,不懂他这是做什么。

  他呵呵一笑,从腰间撤出来一个袋子给我说,“我去抓虾了,给你,去那边生火,自己烤了吃吧,我一会儿要去山后面收拾收拾,最近垃圾太多了,都跑到我这里来了。”

  海上污染很严重,最近旅游业发展起来,污染更加严重了,随处可见被各种生活用品伤害的小动物,不过大多垃圾都沉了海底,很少的一部分在外面漂着,随处可见,可是真正收拾的人却很少。

  我想反正也无事可做,随口说,“那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去找你,我帮你做。”

  “你能行吗,很累的很脏的,你吃了东西就在这儿等我,我走啦,一会儿就回来了,我看看那边冰箱是不是还有好吃的给你拿过来。”

  我一听笑了,“那我更应该帮你了,不能白吃白喝不是。”

  汪洋呵呵一笑,转身就走了。

  我提着一袋子虾米走到窝棚边上,这里有一只很大的水桶,里面都是存留的雨水,下面有很多沉积的砂石,所以上面的水还是很干净的,我轻轻舀出来一点,洗脸刷牙,想了想还把脸给洗了。

  这才生火烤虾米吃。

  到底是海货,真的很鲜,可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尤其这些东西都没经过彻底的清洗,我不敢多吃,万一生病了,那就是一条命啊,我还想好好的活着去找我的卓风跟喵语呢。

  吃过饭后,我收拾了干净,提了垃圾去找汪洋。

  站在山顶上的凉亭里面向下看,汪洋小小的白色身影就在一片漆黑的污垢中,他看我过来,冲我招了招手,大喊,“别过来,太脏了。你……哎,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人?”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的确出现了个人影,正歪歪斜斜的顺着山坡上第一条小路上走。

  我盯着那人影看了半晌,大惊,没看错的话,那就是王洛吗?

  我跳着脚的叫喊,“王洛。”

  第894章 熟人

  王洛一身褴褛,脑袋上还有个血窟窿,看到我的时候有些呆滞,等汪洋将他扛到了房子里面进行简单的包扎了他才清醒过来。

  他一直不说话,呆呆的看着我,汪洋问他什么都当做没听到,只眼睛落在我身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我问他,“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那边发生了什么事请了?”

  他只看着我,不吭声。

  汪洋说,“该不会是撞到了脑袋撞坏了不会说话了?”

  我看着不像,虽然说我很久都没看到熟人了,并且一见就是王洛,可我对他还是有几分警惕的,那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先是我被佳佳她们送走,再醒过来就在海上漂着,如果不是这边还有岛屿,怕是我早就被鲨鱼吃了,跟着只王洛浑身伤口的过来,身上还有很多烧伤,情况更是糟糕,可他怎么会在两天之后到了这里,难道是那边才发生什么事儿的吗?

  我没多追问,知道他不想说,我怎么问都没有用,只好安静的不再提半个字。

  不过我还是提醒了汪洋,“这个人很危险地,我们之前有过节,你别将这个人看到多么好,多个心思提防,知道吗?”

  汪洋哦了一声,低头想了会儿,突然问我,“那我就该相信你吗?”

  也是,不能说我是好人我就是好人,并且王洛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不过是听王权说的,我凭什么就说王洛是坏人。

  我一时之间没了言语,不过还是对汪洋说,“反正我不会害你的,你别出事就行。”

  汪洋呵呵一笑,弹了我一个脑瓜子,噶蹦一声,跟着说,“我知道了,你不跟我去清扫卫生了吗?我把发电机修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用电了,你不是想吃米饭吗,我做给你吃啊。”

  我一听,乐了,“好好,我跟你去,那边垃圾真多,都快成垃圾站了。”

  汪洋无奈的惆怅,叹息说,“还不是我们这个位置不好,别的地方的垃圾都票到这里来,两天不清理就堆满了,什么都有,还有女士内衣呢,真烦人,这群人游泳什么都丢也是厉害。”

  我噗的笑出声来,跟着他身后跑,站在山坡上看着偌大的垃圾场,确切来说这里应该是个用泳池,可现在因为年久失修,并且里面污垢太多,臭气熏天,到处都是垃圾,令人作呕。!

  汪洋说最近实在太懒,都是等垃圾被堆起来才去收拾,幸好我在救人帮忙,他就不客气的要哄我给他打下手。

  收拾到了大半夜,垃圾才分类装好,他用水管子从海水那边抽水过来,彻底的清洗游泳池,味道越来越重的时候他就将一盆盆的消毒水洒进去,看着浑浊的水慢慢变成了淡蓝色,味道也就消失了。

  开了电源,顿时周围亮起了白昼一般的灯光,五彩斑斓的彩旗也飘扬了起立,水池底部翻开这水花,循环的流动,隔壁的蓄水池自动清理消毒,伴随着远处音乐的响起,一切才开始有了活力。

  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彩色,山顶上还有更多漂亮的房子,好似仙境。

  我感慨的说,“这里真美啊,为什么就没有人来呢,在这里住一辈子我都高兴。”(!≈

  汪洋呵呵的笑,很是自豪的说,“都是我自己设计的图纸做的装修,很错不错吧,之前还有两个工人帮我,后来实在没人来我就都给开了,就剩下我自己,是在收拾不过来就任由这里慢慢腐烂吧,不过偶尔清扫出来看看,还是觉得不错的。”

  我笑着点头,“真好,你真是厉害了,还能自己做设计啊?”

  “我大学学的就是这个,尤其是给予排水,是我的专业课,不然你以为你能喝到淡水吗?好了,我们吃点东西去,相信你的米饭也熟了,我做了点炒菜,尝尝我的手艺,啊,叫你朋友一起来吃。”

  我哦了一声,回头看过去,王洛就站在房子门垛上,两条腿在墙壁下边来回悠闲的摆动,好似心情不错。

  我冲他摆手,他突然问我,“卓尔,你没死吗,我也没死,是吗?”

  我点头,“你以为你是死人了吗?”

  “是啊,我以为我死了,被你老公打死了,没想到我还活着,只是不知道你老公是不是还活着。”

  我大惊,几步跑了过去,将他从墙上拽下来,抓着他的衣领子追问。

  可王洛却只是笑着看我,等汪洋将我们两个松开了他才继续说,“卓尔,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是吧?呵呵,想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叫你在这里一辈子。”

  我急了,真后悔刚才救他,直接将他推到大海里算了,现在活了还气人,但是我可不相信卓风出事,他口中的那些话我都不相信。

  我呸了一口,“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王洛,我走不掉你也别想走,大不了我们互相着迷一辈子。”

  王洛哈哈大笑,似乎对这个结局很满意,突然问我,“如果卓风最后跟杜红结婚了呢,你会不会后悔自己跑到这里来了,会不会后悔佳佳亲手将你扔下大海,会不会痛恨陆少亲手背叛了卓风跟你,跟王权练手出卖了我们所有人,到头来笑到最后的是王权,他拿了你的玉钥匙,害死了我们所有人,给了陆少一笔钱,连那个你最新人的冯飞也成了出卖你的刽子手,你不恨吗?”

  我为什么要恨,不光不恨,我还不相信,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我回头拽起地上的一个木板子,狠狠的拍了过去,“咣当!”王洛闷哼一声,歪着脑袋倒在地上,浑身抽出了两下,昏死了过去。

  汪洋拽我,吓得一张脸都白了,瞪了我好一会儿不知道说什么,却那双手狠狠拉住我。

  我扯开他,“我没事,这个人多余救,你听到了,他就是来气我的,之前我们就是水火不容的人,为了一把玉钥匙,现在活的跟鬼有什么分别?”

  汪洋后退两步,半晌才低声说,“在这里生活就像鬼吗?”

  我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是,我是说我们的遭遇,我不是说着哎这里生活像鬼,你别误会。”

  他盯着我看,满脸的怒气,良久过后轻轻吐了口气,一点头说,“知道了,你去吃饭吧,我来收拾,要是他命大应该死不了,反正我这里没有药了,刚才那是最后一点纱布。”

  我低头看一眼王洛,看他眼睛都翻白,此时我也有点后怕,要是真出了人命,就算是我到了地球另一面还是个杀人犯,这里又不是没有法律的地带。

  我帮着汪洋将王洛拽起来,放到了躺椅上,等了会儿,王洛命大的自己醒了。

  他豁然起身,使劲晃了晃脑袋,皱眉看我。

  我没应声,起身扔给他衣服说,“这里衣服不多,你别弄脏了,都是汪洋的东西,我们是赞助,几天后就可以回去了,你想气我或者伤害我随便你,我不会上当的,这几年最好别惹我,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什么来。”

  王洛愣了会儿,跟着就笑了,“不恨我吗,这件事是我搞砸了,并且,我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