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33节

  第898章 地下室

  汪洋一倒头,又传来了鼾声。

  王洛估计也是乱砸东西,一会儿声音就消失了,一整晚上都相安无事。

  早上七点,我们住的地方还是很暗,只有一点点的光线从地下室的窗户那边射进来,照进房间里面,这会儿才看清楚里面里面多么脏乱差。

  我叫汪洋起来,他哼唧了一会儿才爬起来,我好笑的看着他,“还真真是心大,这要是出了事儿怎么办,外面那么多人追杀我们,你不害怕吗?”

  我可是真的一晚上都没睡,一本书看了两遍,还是没困意,一直都在担心外面有人进来。

  汪洋呵呵笑的很是无害说,“死不了,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他们,都是一群没吃东西的饿死鬼了,能厉害到哪儿去,放心好了,你吃过了?几天了?”

  我递给他洗好的毛巾说,“七点了,我们该出去看看了,一晚上这群人估计死伤不少。”

  “恩,再等等出去也行,中午的时候太阳大,他们肯定脱水,那时候我们再出去。”

  我想想也是,反正我们有吃有喝干耗着也无所谓,可海边竟然着了火,火势特别的猛。

  “糟糕了,着火了。”透过一点点缝隙看向外面,滔天的大火盖住了方圆力气的地方。

  汪洋看了会儿大叫,“不好了,该不会烧了前边大房子吧,这要是被发现了直接来人,那可就完蛋了,这群人都是万名大,不管来了谁都是危险地,我们得出去看看,实在不行我就叫人来支援吧,真出事了我这岛就完蛋了,这是我的家啊。”

  汪洋彻底的急了,我也着急的不行,跟着他匆匆吃了点东西就跑了出去。

  汪洋说的没错,整个前边的房子全都烧着了,一共七个房子,现在都点着了火,就算现在去扑就来不及。

  汪洋大叫,飞快的往那边跑,我的跑不过他还干着急,跟着后面看着汪洋不顾一切的冲进火海,尖叫着要去拽他。

  不想,身边冲出来一个人影,咚一声巨响,直接将我撞飞了出去。!

  我倒在沙地上,身上都埋了进去,在地上缓了很久才勉强站起来。

  抬头,对上了王洛一张冷峻的脸,他手里的刀子就架在我的脖子上。

  “早知道我就早点着了这里,你们早就出来了,看情况你们在里面藏的还挺好,是不是啊?卓尔,我王洛也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你们要是早点出来我还能好好对待你,可现在我一点耐性都没有,所以对待你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叫你好过点,所以,你最好早点将我们需要的电台和吃的都交出来,我还能叫你好过点。”

  我打量王洛,他该是失血过多,脸色雪白的厉害,可看他还很有力气的样子,不知道能撑多久,他的身后站着两个人,身上满是血污,该是昨天晚上恶斗的时候造成的,七八个人现在就剩下他们三个了,那其余的人估计活的希望也不大。

  我说,“王洛,电台已经被你们烧毁了,并且粮食也在里面你是知道,不然汪洋也不会这么着急跑出来,你现在叫我死都无所谓了,反正四天没食物我们都会饿死。”(!≈

  王洛大惊,不敢相信的瞪我,手里的刀子都在颤。

  汪洋说的对,都是饿死鬼,能厉害到哪里去,看王洛的样子也只是撑最后一口气在,怕是连今天晚上都过不去。

  我继续说,“王洛,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觉得你能撑多久?你还有本事要挟我呢?饿肚子的是你不是我,身体痛的是我你不是我,你现在最应该叫我跟汪洋都活着,不然你也活不成,只有汪洋会下海捞吃的,只有我会生活,还有只有我会处理的伤口。”

  我之前在国外上学的时候学了简单的医护,所以王洛脑地上的伤口也是我用收针缝合上去的,用且用鱼皮给他的烧伤做了护理,看情况也该给他缓一缓了,可这个手法怕是在场的人还有我会。

  王洛发狠的盯着我看了会儿,渐渐的也放松了警惕,身子往后面退了些地方给我,对身后的人说,“你们看着她,我去找我找汪洋。”

  看那两个人的样子也是饿的撑不住了,不然王洛也不会自己亲自去。

  可不要忘了,三个人怕是连汪洋一个人都打不过。

  我看了两人一眼,都饿的脸色变了,想看住我还真不可能。

  我豁然起身,抓起手里的沙子飞了过去,两个人闷哼一声,捂着眼睛向后躲。

  我一人踢了一脚,撒腿就跑。

  眼前冲过来的汪洋跟我撞了个满怀,互相一阵低呼,抱在了一起。

  汪洋拉着我在原地转了一圈才停下来,上下打量我,确定没事了才舒口气说,“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我摇头,“王洛呢?”

  “那,在那边,我都说了,几个人都不是我对手,我一巴掌都给拍晕了,我找绳子给绑住了。”

  我舒了口气,这才安心下来说,“都绑起来吧,再看看还有谁,看来房子是救不了了,回头我出去了再给你建。”

  “哈哈,不用,反正这里我都不想要了,都没人来旅游,留着也没用,烧了就烧了吧,我去找绳子,你就在这里看着。”

  汪洋也是腿脚快的人,一转眼就跑没影了,我蹲在三个人身边,看着大火一点点吞噬这里的房子,计算着我要拿出多少钱来才能建造成原来的样子,想着是否回去后要帮忙宣传一下旅游,多叫我的客户来这里度假,其实这里还是很不错的。

  王洛突然醒了,艰难的工地上爬起来,身上困着绳子的他勉强坐起来,吐了口血水才转头看向我。

  “我,我要是死了,你就把我扔在这儿吧,卓尔。”他突然说。

  我摇头,死不了,他死了谁带我去找卓风啊,并且我不相信陆少会背叛我们。

  我说,“死不了的,我说了我会医护,一会儿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就好了,你别乱动。”

  “呵呵!”他看我一眼冷笑,满脸的轻蔑,低骂,“妇人之仁。”

  我是夫人,可我却不是妇人之仁,并且谁说妇人就是变一次了,古代人还真是对女人偏见很大呢,我说,“王洛,别小瞧了女人,没有女人你们都无法出声,再有,我救你是有目的,可你要是对我没了利用价值,我也不在乎将你杀了,就说你死饿死的,谁知道呢?反正我不会心里愧疚,就当做是给王叔叔报仇了。”

  “呸,王权死得其所,是他非要救卓风才找死,跟我没关系,并且那一场大火是他自己做的,管我什么事儿?我王洛这辈子就没做过恶事,别什么都怪在我头上。要找凶手也不是找我。”

  第899章 放火

  真是狗屁话,我才不相信他没做过恶事,那王权的腿是怎么回事?

  我抬脚踢在了他身上,力气不算大,对他来说却有千金重了,他闷哼,歪头倒在地上哼唧了两声,瞪着满是杀意的眼睛看我。

  我冷笑,蹲下身子打量他,“王权,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到了现在你还不肯说实话吗?你没做过恶事?那王权的腿是怎么回事,王家出事难道跟你没关系吗?自己作恶多端,自然看谁都是恶人,你最好别死,回去后我会叫你受到应有的报应。”

  “呵呵,呵呵,哈哈哈……简直愚蠢。那叫恶事吗,王权杀了我母亲,难道我不该还击,王权控制我们所有人,尤其是我,难道我不能反抗?你以为你自己多么公正,我们家里的事情你又了解多少?卓尔,你在很是太愚蠢了,你被王权利用了还在替他说话,你简直愚蠢之极。”

  简直放屁,我从未被利用,不管是王权还是王洛,我都没相信过,想通过三言两语就叫我自己乱了心,痴心妄想。

  我扯过王洛身上的破衣服往他的嘴里面塞,王洛还想再说什么,只能变成一哼哼的无助的求饶。

  我深吸口气,蹲坐在他身边,低声警告他,“王洛,不要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想要你死,王权罪于应当不错,可你也不该一再在二三的逼迫他身边的人,包括我,这件事使我们被无辜搅进来的,我大可一直接将东西交给瑞士的任何一个人,叫你们自己内斗,可我没有那么做,至少我在顾念王权跟你当初帮过我。卓风说,家里的事情我们最好家内说,没想到,可谁知道从一开始你们,尤其是你就想着要我们死,说你没做过恶事?真是可笑!”

  我又踢了他一脚,跟汪洋跑回去寻找别的人。

  不知道其余的人都去了哪里,我们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一点痕迹,汪洋说等大火熄灭了再说。

  大火少了两天两夜才熄灭,到处都是黑灰,黑色的浓烟依旧久久弥漫在上空不肯离去,遮盖在周围叫整个岛都填上了一层阴霾。

  这两日,我每次看汪洋都在看着那些建筑物发呆,或许是心痛,或许是不忍心,再或者是他也在面临着另外一种生活在想着如何生存,走出整个岛屿,他就再也不能过这种避世的生活了。

  这天中午,我坐在他身边,劝说他,“你想开些,房子没了可以再造,我回去了我来出资建造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样子我就给你建造什么样子的,好不好?”

  “不好。”汪洋低声说。

  我明白,再好的东西不是从前的那个也不会喜欢的,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这些建筑物就是他的陪伴,好似那生老病死的伴侣,一同走了很多个艰辛的岁月,现在留下的只有一片片难以忘怀的记忆,再不会存在从先的快乐了。

  “汪洋。对不起!”!

  是我的到来给他平静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变故,并且是不可逆转的。

  “没关系,不怪你,这也不是你防火的,你别那么自责。”

  我轻轻点头,“可我的确很自责啊,放心吧,等我回去了我就叫人过来从新建造,这边的旅游会好起来,其实如果可以选择,我也想生活在这里,安静平和,没有勾心斗角,真的很好。”

  “呵呵,多无聊啊,是谁刚来是时候说很闷的啊?”汪洋呵呵一笑,回头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笑笑,耸肩,无奈的看向远处,明天就可以回去了,真好。不知道卓风那边怎么样了,陆少真的背叛了我们吗,那佳佳呢,冯飞呢,他们难道就没想过回去后我的很多朋友都会追究这件事吗,陆少的钱还需要再多吗,他已经是个很了不起的企业家了,尽管背后还是漆黑一片,可能够在黑道上混起来并且转型成功的也没几个啊。(!≈

  我深吸口气,突然觉得回去了也没有那么令人欣喜。

  不过我必须回去,还有很多事情要我解决。

  “卓尔?”

  “恩?”我回头看他。

  汪洋眉目凝重,盯着远处的海洋,沉默了许久才继续说,“如果回不去了,你会怎么办?”

  我笑笑,知道他是开玩笑,也是一种逃避的心里,想着回不去了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可必须要回去,我说,“回不去了就想办法呗,我宁愿游泳回去也不在这里了,我的女儿和妈妈需要我呢,我的丈夫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生死不明的叫我很担心呢,哎……那个王洛也不说实话,真叫人着急。”

  汪洋反射弧很长的哦了一声,“恩,那就等吧,明天就可以走了。”

  我也望向远处的海洋,可眼前就只有地平线,满眼的黑水,在眼前飘荡。从前总觉得海水新奇,总是向往住在海边,如今却觉得还是也就这样吧,整日瞧着还有种不安了。

  “汪洋,还有酒精吧,我想给王洛清理下伤口,有点发言了,他还不吃东西,我担心会出人命啊。”

  “恩,我找找,估计还有,你在这边等我吧,我再去拿点吃的过来,准备好了明天就走了。”

  “恩,好,你小心些。”

  汪洋笑笑,起身,手有些迟疑的落在我的肩头,脸色有些怪异。

  我知道他是不想离开这里心里不舒服,劝说他,“别担心,回去后我该轮到我照顾你了。”

  他呵呵一笑,转身走了。

  王洛身边的两个保镖恢复的很好,不过还是绑着的,我可不想叫他们给我找麻烦,可王洛一直不吃东西,偶尔喝口水,看脸色,该是很严重了。

  我走过去,用清水给他擦了擦脸,他该是知道的,只是一直不肯睁眼看我,倔强的避开我的手,哼唧了会儿,也没了力气挣扎了。

  我很是无奈,知道他这是不想活了,可我必须叫他活着,我卓尔还没杀过人呢,也不是毒蝎的心肠,再坏的人也轮不到我来处罚,我要带回去交给法律治他的罪。

  擦好了脸,我还用这里仅有的一点防晒霜给他擦脸,擦嘴唇,不喝水不吃东西,人蜕皮的厉害,不保护好了他的烧伤也会引发严重病变要了他的命。

  他突然睁开眼,狠狠的看着我。

  我不理会他,说,“如果眼神能杀人,你早就死了,还轮得到你瞪着我吗,我当初就把你瞪死了,你给我老实点,想死可也没那么容易。一会儿给你做点米粥喝,明天我们就可以走了。”

  “呵呵,走?去哪里?卓尔,你觉得你走得了吗?”

  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真是叫人生气,我生气的一甩手,拍了他一巴掌。

  他不躲闪,也没了力气躲闪,硬生生的挨了,不生气反倒笑了,“没看出来吗,那个汪洋耍你呢。你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