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36节

  第906章 你没死真是意外

  李哥对我说,“因为那天出现在家里的不是王闯,是王闯的同胞兄弟,叫王威。现在陆少那边关关着的人就是我王威。”

  王家有兄弟四个,可是真正被器重的只有王闯,那我一只见到的是谁?说来也可笑,王权偏心眼也偏心到一定程度了,同是自己的孩子,对王闯格外的好,那只晚出生于王闯几分钟的王威却不重视,也难怪王威会背后跟王权对着来了。

  “李哥,那王威可说了要给喵语下毒这件事?”

  “其实不是下毒,不过当时月嫂吓坏了,以为王闯找他是为了下毒,其实是王威来找玉钥匙,王闯现在还在瑞士的医院,当时救你出来的人就是王闯。两兄弟一样,可是不同心,王闯因为被王权重视,那王威就跟王洛一条心,背后亲手下毒威胁月嫂的也是王威。”

  当天晚上,我就见了这个叫王威的人。

  王威真的跟王闯一样,简直是一模一样,可王威的脸上少了一种像王闯一样的沉稳。

  他的挑眉看我,或许是因为在陆少这里没有被善待,被揍了之后也没得到很好的治疗,身上满是伤疤,衣服也有很大的味道了。

  陆少担心王威突然发狂,于是叫人守在外面,他也跟了进来,站在我身后,依靠在墙壁上吸烟。

  我则坐在王威跟前,我们四目相对,看着彼此,沉默了许久王威才说,“你没死真是意外。”

  我笑笑,是啊,我没死真是意外,我也以为我会死呢,谁会想到我命那么大,就算被大海冲走了也还活着?

  我说,“王威,你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

  他很是不在乎的哼了一声,“是,我知道,可能代表什么,你是能找到卓风还是会放了我,还是说你找到了办法除掉王洛?”

  恩?他也想除掉王洛?

  陆少被气笑了,说,“还真是他妈的有意思,你说你们都是王家的人,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是什么鸟意思,王洛当初没少帮你,要不然你以为你能活着?”

  王威冷笑,耸肩,肩头上因为勒紧的绳子皮肤早就变了颜色,深红的下面就是一条血痕,他依旧不在乎的笑笑,“我活着都是多余,死了也未尝不是坏事,只是啊,有人不想叫我死,王洛不想,王权不想,王闯不想,到了你们这里你们也要留着我,看来我的用处还是很大的。呵呵。”!

  王威这样的性格是肯定的,王洛那么变态的人对身边的人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并且王威的出生注定了他的悲剧,才会导致他不会做好人,可其实他也不是坏人,不过是想在王家争抢地位的可怜虫罢了。

  我说,“王威,看来是你知道王洛的计划,你也不想王洛成功,是吧?”

  “是有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难道还能叫我跟王洛为敌吗?你们很好,跟他为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王洛在王家一直忍辱负重走到今天,要的可不是一个皇室继承这么简单,王权死了吧,呵呵,看你们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死了,这是王洛计划之内,王权肯定死,现在不死也会在拿到玉钥匙的时候死,反正都是死,只要他死了,王家就是王洛的了,那个什么王闯,真是愚蠢,还以为自己只想着做个医生就能躲过去了?痴心妄想,我提醒过他,他却不自知,那就会死很难看了。”

  到底是兄弟,王闯出事,王威肯定会提醒的,可王闯就不知道吗?

  “那你们还有一个兄弟叫什么,现在在哪里?告诉我,还有告诉我网络的激化,他到底想做什么?”(!≈

  王洛呵呵一笑,“告诉你可以,给我什么好处?在这里关了这么久,我可不想只要一个自由这么简单,还有,我想看看王权的尸首,确信他死了我才会说。”

  同是王家人,性格迥异,可除了王闯,似乎都盼望着王权死,这样一个父亲,真不知道他的存在是什么意义,同样都是自己的儿子,为何就不能一碗水端平呢?

  我无奈的深吸口气,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隔日一早,安排了王威去看了王权的尸体后回来,王威一直不说话,看的出来他王权的还是有点不相信。

  一个对自己造成了一辈子阴影的人,终于确信了他的死亡,可那个人却是自己的父亲,给了自己生命的人,这样感受该是最难受的。

  我没催促王威说出实情,反正已经耗费了这么多天时间,主要,我也多了时间去找王洛的行踪。

  晚上,陆少的车子到了我家楼下,我就知道王威终于开口了。

  王权一共有四个儿子,没有女儿,但是家里人都知道,在外面王权跟我妈妈肯定有一定的关系,是否有个女儿就不得而知了,王家人甚至也跟王权一样,以为我就是王权的女儿,可其实我并不是,卓风那边早就背着我做了亲子鉴定,我是我父亲跟我妈妈找代孕所生的试管婴儿无疑。

  据王威说,王权一直只对王闯好,是因为当时跟他们的母亲签订了协议,只要王权名下所有的财产都归于他的妻子所有才会继承王室的爵位,并且将来有继承权利。

  但是,皇室那边只认一个,也就是长子,所以王权对王闯特别的好。

  生活中,几次事情导致王威因为王权的偏心失去王洛跟王威,但是在一次事故中,真的就彻底失去了三儿子王辉。

  王辉也是他们中最出色的一个,当时几个人才十几岁,都差不多大,上下不在五岁,同乘坐小车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王权只问了王闯是否出事,没有孤寂别的兄弟,三儿子失血过多,再送去医院的途中就死亡了。

  这件事造成了三兄弟之间的分歧,在之后两人孤立王闯,王闯就算知道为什么也无能为力,他只能在以后的生活中慢慢转变自己的生活,最后成为了一名医生,也绝对不会继承王家的东西,可遗嘱早就立下了,王闯不想要也推不开。

  同样,王闯的叛逆更娇王权对王闯特别的用心,一面利用支配王洛,护士王威,更加重视王闯,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

  我听后一阵唏嘘,久久不能平静,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看着为安眠漆黑的天空,心口难受的厉害。

  我叫陆少放了王威,可王威说不走,他知道王洛一定在找他,因为他说了王洛的下一步行动。

  第907章 死讯

  王权不管是否跟我们合作,必死无疑,所以当时那一场大火不论与杜红有无关系王权都会死。

  并且,王洛也会叫我死,可不像我没死,反倒被汪洋所救,可是卓风却做了替罪羊,所以下一步王洛还是会叫我死,只是方式有变。

  之所以王洛会在岛上救我,只是因为他不想欠我的人情,王威说,王洛是个要面子重人情的人,就算是敌人,也会分得出轻重,先偿还了人情再下手。

  王威提醒我,“别以为你是个女人王洛就会手软,他多是办法叫你生不如死。”

  我以为王威只是说说,或许我还没真正见识到王洛的狠毒才会掉以轻心,却在两天后,我们收到了消息说找到了卓风的尸首的晚上,遇到了王洛。

  王洛身穿白色西装,站在人群中央,活像四五十年代的黑帮老大,脸上的疤痕还没完全愈合,脑袋上依旧绷着纱布,走路还有些跛脚,可丝毫不影响他身上的狠决霸气。

  我跟在陆少身边,远远地就看到王洛朝我们走来,而在我们跟王洛之间,就是放着卓风尸体的棺材。

  再没确定见到卓风之前,我是不会相信卓风死了的,所以在来时的路上我们就怀疑了这是王洛故意给我们圈套。

  王洛手指夹了根香烟,看我们一眼,笑了,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才停下来,身后人,就将卓风的棺材挡住了。

  我盯着那棺材看了许久,可我无法看透厚厚的棺材看到里面,只能干着急。

  任由心中如何焦虑,面上依旧无常等待。

  王洛冲我笑了一下,挑眉问我,“你这么担心卓风,为什么当时不留下了在这里寻找,或许还能亲自见到卓风的死状。”

  我不在乎的说,“因为我不相信那是卓风,不过是想亲自过来会一会你罢了。”

  王洛哈哈大笑,“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跟王权那个老家伙一样是个死心眼,好啊,我就叫你看看。来人,将棺材打开,叫她看看,里面的人是谁。”

  我一愣,盯着那棺材浑身都在颤抖,不敢相信那就是卓风。

  陆少突然怒吼,“慢着,你王洛多大的本事我们还不知道,随便弄来个假的我们怎么确认?既然都来了,就敞开天窗说亮话,我们先解决你之前诬陷我的事儿,我陆豪这个人是比较不讲道理的,你给我添堵呢我为未必就记仇,可你背后编排我,我可不惯着你,你王洛再厉害也不还是一个外来外国人,想在国内撒野,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来人啊,给我拿下。”

  说完,陆少一甩手,回身拽着我后退几步,顿时围上来十几个人将王洛包围了起来。

  来之前陆少说了,带了不少人,可不能全都派上用场,就算不动手也不能叫王洛占了便宜,至少人多还能起到一种威慑作用,可王洛这个人是软硬不吃的,所以还要见机行事,先叫王洛害怕一下,再好好地收拾他。

  我想王洛是不会怕的,可陆少却当时就拿出来一个小东西在我眼前笔画说,“要是给他看了这个呢?王洛现在回不去,手上还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握着,他叫我们过去无非就是想利用卓风威胁我们,要的不就是玉钥匙吗,我们给了就是了。”

  我盯着那玉钥匙看了半晌,没瞧出哪里不对,可这个明明就是假的啊。

  “没看出来吧,就是假的,我说了找个明白人问一问,那做这个的就是明白人了,呵呵,你的那个玉钥匙在我手上,复制个假的,还是很简单,给了王洛,缓兵之计,我们也好控制住王洛,再慢慢寻找卓风。”

  当时陆少就是这么计划的,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

  当王洛不怕的挣扎之后推翻了棺材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天塌了。

  卓风就安静的躺在棺材里面,身上穿着那天穿的黑色西装,双眼紧闭,脸色蜡黄,早就没了生气。

  我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看了很久,陡然双底跪地,再没了走上前的力气。

  短瞬间的僵持过后,陆少突然咆哮,“给我抓起来,都抓起来,他娘的。你给我起来,卓尔,给我起来,我们先走,警察来了,你听我说话没有,卓风带走,你们带走卓风,连王洛也带走,快点。”

  假的玉钥匙没用的上,却看到了卓风真的躺在棺材里面。

  我无法接受,真的无法接受。

  我宁愿这一天我没来,我宁愿那天被扔进大海之后我就死了,我宁愿从岛上开始过的每一天都是盼望,无休止的盼望,叫我一辈子都逃离不开荒岛,却不想看到今天这样的解决。

  我盯着那张熟悉的脸孔,觉得脑袋都要扎了,泪水一颗都没有,可我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心口跳动的心脏在一点点的慢下来。

  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活着做什么?

  我慌乱的摇头,重开拉着我的陆少冲向卓风的尸体。

  陆少拼死了拉住我,拦腰将我从地上抱起来,转了好几圈始终无法将我拦住,我要过去看看,我要确认那是不是真的,我要去。

  陆少尖叫,“你现在别过去,不确定之前不要过去,卓尔,听话,跟我回去,听话。”

  我不,我不……

  我尖叫,拼了命的在陆少怀里挣扎,可我始终都无法逃脱他的舒服,只能看着他一点点的抱着我离卓风越来越远。

  “不……”

  尖利的嗓音滑坡整个港湾,我的视线一点点模糊,陆少一掌狠狠的劈在我脖子上,才叫我渐渐地安静下来。

  我仍旧做最后的挣扎,试图看清楚棺材里面的人是不是卓风,可我看不到了,人被抬走了,一只漆黑的棺材,我再也看不到了。

  渐渐闭上双眼,我不禁想,我也就这样死了算了。

  两天后,我盯着医院发白床发呆,知道这里来了很多人,有谢晶晶,有妈妈,有姥姥,还有二叔,疯子哥,很多很多人,这些都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可唯独没有卓风。

  我一遍遍的哭着,泪水要将我的眼睛淹瞎了,我仍旧无法控制泪水的流淌。

  医生来了无数次,跟我说了很多话,我却始终都无法听进去,我只一遍遍的想着跟卓风的种种,很多次,很多遍,很多很多。

  他对我发脾气的样子,心疼我的样子,对我好的样子,温柔的样子,附在我怀里疲惫的样子,每一种都好像现在仍在眼前,切身体会着。

  可这些都是梦,永远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