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3节

  第84章 发愁

  卓风病了,很严重。

  我才知道。

  他一直都有心脏病,天生的,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最近因为工作超负荷,他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才会突然昏厥,我却在他没有完全康复的此时气他,撞他。

  我真是混蛋。

  坐在他身边,我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想离开他分毫。

  顾程峰一直在叹气,一句话都没有说。

  医生过来通知病人要去找家属,我开始慌张起来。

  “我是他妹妹。”

  我想说,如果可以,心脏由我来换。

  医生却说,“病人需要好好休息,你们都出来。”

  我和顾程峰都被赶了出来,坐在医院的门口,我一直在低头抹泪。

  “顾程峰,我真是混蛋。”

  他拍我肩头,“傻瓜,你又不知道。”

  “你一直都知道,是吗?”

  他点头,过来抱我,低头对我说,“就是想瞒着你,卓哥是偷着跑出来的,他是担心你,我哥这边……开始想办法找你的麻烦,我想我能应付的来,可是卓哥不放心,就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

  我竟然还对卓风说了那样的话,我真是混蛋,我真该死。

  顾程峰安慰我说,“别多想,这件事本来就是想瞒着你的,叫你好好学习,你都要参加考试了,还有几个月,不能分心。但是现在……哎,瞒不住了,反倒叫事情更严重。不过你还是跟卓哥回去吧,我也不想你出事,我哥那边能做出什么来我也不敢保证,要紧的是你要安全。”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哥哥为什么会这么对我,我对顾家没做过人不好的事情。

  卓风都不会阻拦我和顾程峰在一起,为什么不相干的他哥哥会阻拦?

  顾程峰告诉我说,“我哥想我娶他的一个客户,那个女孩子年龄跟你一样,早就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有和整个打算,法国跟国内不一样,这里做生意的人都想拉拢政客,也只有这样才能叫生意走的更长久,那个女孩子的爸爸是这里的省长。顾家的很多生意都需要他们关照的,早前那家人就说要撮合我跟他女儿结婚,所以我才跑到中国的,还是没躲过去。”

  我怔怔的看着他,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无助表情,叫我倍感伤心。

  是因为我当初的胡来才叫他的父亲带着他回来的,是我的不对。

  我真是愚蠢,以为我在帮他们,其实我一直在做蠢事。

  “那你带我去见你爸爸,你爸爸之前不是想见我的吗?我去,我现在就去,去说服他不就行了,叫你哥哥收手,好不好?这样我就能留下来。我……”

  我留下来之后呢?

  那姐夫怎么办?

  我,我开始发愁。

  “呵呵,傻子,你去了也是一样,我爸爸现在都已经将公司分开给我们兄弟管了,很多事情他都是插不上手的,去了也没用。”

  还是迟了。

  “是不是我上次不胡闹直接跟着你去见你爸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他摇头,“没什么关系的,我爸爸那边同意也未必我哥哥就同意,我哥哥跟卓风不一样,他从小都觉得很喜欢追逐名利,越是年龄大越是这样,他已经跟那个交往了十来年的女友分手了,就是为了要娶一个对他有用的女人,呵呵……”

  顾程峰的一声冷笑透了多少的无奈和无助,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有自己的坚持,却到了最后,成了另外一番景象。

  是否多年以后,我也会和他一样面对这样的结果。

  我跟卓风之间不可能是已然知道的事实,可跟顾程峰却是不知道的未来。

  他紧紧抓我的手,说,“放心好了,我不会放弃你的,我哥那边只要你回国了就没事,他的人够不到你,那边是卓哥的天下,他会保护你,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强大起来,到时候接你过来,他也做不了什么的。”

  我无法想象那些看不到的以后,现在只想顾程峰安全,姐夫安全,所有人都安全。

  晚上,卓风苏醒了,我和顾程峰过来看他。

  顾程峰故意在门外等我,我一个人进了病房。

  卓风勉强睁开眼看着我,对我伸手。

  我快走几步,紧紧的握住。

  “姐夫!”

  他却笑了,“傻瓜,哭什么?”

  “姐夫,我的心脏给你,好不好?你一定不能出事。”

  “……我很好,你别哭。傻瓜,呵呵,你的心脏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我,我不知道。”

  他继续温和的笑,歪着身子仍旧勉强过来揉我的头顶,跟着说,“别闹了,好吗?”

  我重重点头,泪水从脸颊流下来落在他的手背上。

  他帮我擦干净,泪水仍旧流个没完没了。

  我狠命吸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轻轻拍我手,“别哭,别哭。看到你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看到他担忧的样子我更想哭,这一切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姐夫,你骂我,向从前我做错了事情训我一样,我不反驳。”

  他摇头,“不会了再骂你了,你长大了,我一直都在提醒我,你长大了,可我看着你傻乎乎的样子就知道其实你还是那个小小的大妞。”

  “恩,姐夫,我是,我一直都是。你好起来,快点好起来,好不好?”

  “好。好。我很快就能好起来,只是最近,咳咳,有些累。”

  他那么累是因为我啊。

  印象中,他一直很晚才睡,要看着我的学习,检查我的作业,最后才去忙他的事情。

  早上又要很早的起来叫我起床,有些时候会亲自下厨给我做早饭,他的工作已经很繁重了。

  我真的太不懂事了。

  “姐夫,你快好起来。”

  我除了祈求他早一点好起来之外,再没了别的办法。

  “姐夫,对不起!”

  我趴在他怀里泣不成声。

  他仍在安慰我,轻轻拍我肩头,“傻瓜,我没事,只是最近休息的少。别哭了!”

  我勉强擦掉泪水,对他重重点头。“姐夫,我不哭了,你很快就能好起来。我跟你回去,我听话,我再也不跟你吵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都不知道。”

  “呵呵……”

  卓风轻笑,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抚摸的后,“我等着你,玩尽兴了我们一起回去,是我管束你太严格。”

  “没有,姐夫不要这么说。”

  “哎……是我对你太疏忽了,一直都是。”

  如果他对我真的疏忽,是否我就不会陷入在他的温柔里拔不出来了?

  此时,房门被顾程峰推开,“卓尔,你的电话。”

  我惊得浑身僵硬,豁然起身,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很是惊慌。

  第85章 不相信

  顾程峰却毫不在意,直接走近我,将电话递给我说,“是老师。”

  我抹掉泪水,尴尬的看着他,接过电话却不知道如何做。

  他轻推我一下,“出去接,我跟卓哥说会儿话。”

  我这才点头,回头还不忘看一眼卓风,往外面走。

  老师问我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是否还需要她给我做复习。

  我表示感谢,并且说了姐夫的情况。

  “哦,这样子啊,那你好好照顾你哥哥,有事情可以问老师,我会帮上的。”

  “好,谢谢老师。”

  挂断了电话,我没急着进去,知道顾程峰和卓风肯定在说重要的事儿,两个人的声音不断,我听不大真切,没打算偷听,可有些事情还是钻到了我的耳朵里。

  “卓尔还小。”卓风说。

  “卓哥,卓尔不小,二十了,只是有些事情她不懂。在山区呆了那么久,这几年她变化很大,学了很多东西,还很聪明,就是心智成熟的晚。你总该要放手叫她自己出去闯一闯,不能守她一辈子。”

  “可以的,一辈子守着。”

  卓风异常的坚定,好似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顾程峰却冷笑,“卓哥,你这样说叫我怎么想?”

  “我不妨碍你们,你们该交往交往,就是不能对不起她。”

  是我想多了。

  “那肯定,我真没做什么,她就是懵懂,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吧!”

  原来卓风是在问顾程峰是否跟我那个了。

  哎……

  其实一点不重要的,卓风却固执的揪着不放。我的人都给了顾程峰,那身体还重要吗,心重要吗?都不重要了。

  我深吸口气,故意推门声音大一些,笑着走进去。

  他们两个同时看向我,我笑着说,“姐夫,是老师想给我单独复习,我想早点回去。”

  “好。”

  顾程峰没说什么,可我看到了他脸上的不舍。

  我走到他身边,故意亲近一些,“那你不是也没事吗,陪我回去好不好,陪我考试结束了你再回来。”

  他说了最近公司没事的。

  他突然就笑了,“好!”

  我没去看卓风,只用余光打量他,他的视线一直没从我的脸上移开过,只是看不清楚他此时眼中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那么复杂?

  我跟顾程峰带着卓风是隔天回来的。

  还有两天才开学,我第一时间联系了老师,她帮我辅导了一天的要点,送我出来的时候特意问我,“卓尔,你的哥哥是卓风是吧?”

  我点头,“老师,你找我哥哥有事吗?”

  老师笑着摇头,“没有,就是想有时间叫你哥哥去学校一趟,你最近学习很稳定,尤其是数学,你很有天分,我想跟你哥哥商量是否给你抱一个特长班,这样的话你可以借助你的特长考一个更好的学校。你不是说想去法国吗?那边我知道有一所很有名的大学,你可以进去,只是还需要努力。”

  我欣喜起来,直接答应,“好,等我哥哥身体好些了我就叫他来。”

  “去吧,那边是你男友?哎,那不是咱们学校之前来过的那个学生吗,是顾家的小公子。”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顾家小公子在黑道上可是很出名的啊,顾程峰出了名的会惹事会打架,他当时把人打了之后被学校开除,老师都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是啊,是他,顾程峰。就是在学校打架的那个。”

  “……哦,是他啊,你们……你哥哥知道你们的事儿吗?”

  “知道,我姐,我哥哥说了不管我的事儿,只要学习好就行,嘿嘿,是我叫他过来陪着我的。”

  老师还想再说什么,兜里面的电话响了,低头看一眼,眉头顿时紧皱起来,不禁有些尴尬的冲我笑了笑,“你回去吧,路上小心,到了家给我发条信息。”

  “好的老师,老师再见。”

  我冲她挥手,老师却已经转身离开了,看似很急。

  “恩,有事?”

  我狐疑的回头看她一会儿才跑向顾程峰。

  顾程峰笑着一脸宠溺的样子,捏我脸颊,“累不累?”

  “不累,我们回去吧,我饿了。姐夫好些了吗?阿姨有没有发脾气?”

  我们回来后顾程峰将卓风送回了医院,他撒谎对卓家人说卓风是为了法国的工作才临时离开的,他特意给送了回来。

  相信我们的谎言不会被拆穿。

  “没事,卓家人现在就担心他,哪里还想是不是我在撒谎啊?再说了,我撒谎可厉害了,你以为都跟你一样说谎就脸红?”

  我冲他撇嘴。

  他捏住我嘴唇不放开,跟着呵呵的笑。

  我推开他,继续问,“我姐夫真的要换心脏才行吗?”

  “也不是,国外的医院就那样,说话严重,其实在国内都是保守治疗的,开刀都是迫不得已了。现在还没那么严重呢。”

  那就是说以后会很严重呗。

  我皱眉。

  他却笑了,拽我发尾,“别皱眉,卓哥没事,从前当兵那么高负荷的体育锻炼都没事,现在更没事,你别乱想,现在跟我吃饭去,我都要饿瘪了。”

  真的没事就好。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的心脏能给卓风用。我的命都是他给的,我还给他一条命,这很公平。

  想到这里,我就放心下来。

  完场吃饱喝足,顾程峰带着我去了他找的旅馆。我坚持他要去卓风我那里住,他却老大不愿意,直摇头,“不去,我住不惯。”

  “那我陪你住宾馆。”

  “……你还是回去吧,我送你走,你别在这里勾引我。”

  我笑了,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动手动脚的。”

  “不相信!”

  他拖着我回了住处,我却坚持将他留了下来。

  他无奈的皱眉,看着我直瞪眼,“白花钱了,宾馆怎么办?”

  我嘿嘿的笑,“我叫司机叔叔退了,钱回头给你呗。”

  “……你,卓尔,你想气死我,我是想要钱吗,我,我就是……”

  他就是不想看着我和卓风的生活的地方难过,更不想因为有我在控制不住。

  我太了解他了。

  不过我指了指旁边的房间说,“谁说要跟你一起睡了,你睡那个房间,我睡我自己房间,我姐夫又不在。”

  他被我气笑了,伸手捏我脸,拉的老长才松开,“你就折磨我吧!”

  “没折磨你,那你肯做吗?”

  他落荒而逃。

  隔天,我很早就醒了,睁开眼看着天花板有些愣神,姐夫不来敲门,的确叫我有些不习惯呢。

  顾程峰在楼下帮着阿姨一起做早餐,等我下去他们已经做好了等着我。

  顾程峰看到我第一句话对我说,“收拾点东西,我们去比宾馆住。”

  我惊愕,“为什么?”

  “卓风家里人要回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