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37节

  第909章 软弱的傻子

  从前我跟冯科结婚后一直跟卓风暗中私通,那段时间我乐此不疲,从未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可其实冯科作为我的丈夫,不管他的爱是真是假,我那么做都对他是一种伤害。

  如今,我切身体会到了。

  卓风没说跟那个女人之间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只告诉我,“交给我处理。”

  我想,就交给他处理吧,生死与共,我们共同走了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我该知道如何做,更清楚在生死攸关之后的我们他会如何选择。

  我不担心他会离开我,只是看着他每天出入在家中,从不提那个女人,我知道,卓风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卓风了。

  人都说感情是会变的,不会有从一而终,我从前还不相信,可现在我知道了。

  感情,哪怕铸成了钢铁一般,也会变成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样子,四分五裂。

  一连三天,卓风没回来,我独自一人带着喵语,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电话,想像着此时卓风在做什么。

  陆少之前跟我说,卓风回来后就直接回来找我,可没在家里看到我,就顺着那条路一直走,最后在路边两里外的地方找到了我。

  当时他疯了一样的将王洛打昏在地,踢飞出去后整个人撞到了路边飞驰的车子上,再之后的拳打脚踢无外乎是发泄他心中的仇恨,可王洛真是命大,竟然还是没死。

  他被送到了市内有名的骨科医院,身上的骨头没有一处是好的,可内脏没事,所以他还是保住了性命。

  陆少放了王威,联系了在瑞士的王闯,王闯收到通知后还没过来,可已经跟我通过电话,王权的骨灰他会接过去,但是在走之前会跟我碰面,只是人还没到,这边的事情也还没处理干净。

  当天晚上,杜红给我打了电话,她告诉我,“卓风命大,事后你们该如何,你该知道自己怎么做了吧?卓风的命是那个女人救的,如果卓风选择跟你离婚,你会放手的吧?”

  杜红的话是疑问,可在每一个字中间都给了我最后的答案,叫我知道,卓风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开我了。!

  救人一命就要离开的话,我想他走了也不错。

  我救了卓风和多少次,他又救了我多少次?我们两个谁欠谁,怕是早就说不清楚了。

  他想走,我不会留,他留下,我依旧待他如初,只是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我盯着电话看了会儿,直到喵语饿了在闹,我才起身出去。

  卓风三天没回来了,电话都没有,若非李哥每天回来告诉我,我还以为卓风又出事叫我找不到了。(!≈

  我只默默的听着,想到那个女人泪眼婆娑的跪在我跟前祈求我将卓风让给他的时候的样子,我就心如刀绞。

  我不是因为卓风只在一个多月就带了个女人回来,而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卓风却同意了女人的要求,说是可以考虑离婚。

  我一度以为自己听错,却不想,第二天,卓风就收拾了东西离开了。

  三天了,我每一分钟都很煎熬,想着那天他离开的样子,我……

  “咣当!”我惊的失手扔了手里的奶瓶子,喵语吓的浑身一抖。

  我弯腰要去捡起来,喵语伸着小手要帮我,我愣了一下,泪水终于汹涌般的流了下来。

  我以为我会坚强,殊不知,我其实跟很多的女人一样,是个软弱的傻子。

  “妈妈,妈妈,爸爸,爸爸。”

  喵语咿咿呀呀,我抱着她,蹲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

  这么小的她,我真的还没做好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将她养大。

  可是爱一个人,难道不是成全吗?如果真的要走,我真的不会挽留,再也不会了。

  我捆绑了他这么多年,我们的好日子少之又少,或许跟我分开后,他就开始了新的美好的生活,而我,再不会出现在他的生活中给他添乱。

  哭够了,我才有力气将地上的奶瓶子捡起来,重新煮干净了放盆子里面清洗,一面抱着喵语一面重新打开奶粉罐子,可是喵语很闹,小手使劲拍打我的脸,我躲闪不开,只听的声音啪啪巨响,抽在我脸上痛的我眼睛睁不开。

  “啊,妈妈,妈妈,爸爸,爸爸。”

  我无奈的说,“爸爸很忙,等一等就好了,喵语乖一点,等妈妈将这个打开了你就有奶奶吃了哦。喵语,哎呦,喵语,痛啊,别拽妈妈头发啊。”

  “妈妈,爸爸,爸爸,要爸爸,要爸爸。”

  喵语之前都是卓风在带,包括晚上起夜也是卓风,我那时候生产后一直嗜睡,体力不支,听到了喵语哭声也爬不起来,在喵语一岁前我默认了喵语是跟着卓风的,知道卓风的不容易,却不知道这么不容易。

  喵语的小手力气特别的大,拉着我的头发不撒手,我偏着脑袋过去,手上还掰着奶粉盖子,说了她也不听,狠狠一扯,我吃痛,奶粉盖子啪的一声弹飞了起来,奶粉盒子一歪,就落在了地上,飞出来的奶粉洒了一地,奶香扑鼻,将我才换上的拖鞋都埋的变了颜色。

  喵语却嘎嘎大笑,在我怀里连蹦带跳。

  “哈哈,妈妈,哈哈,妈妈……”

  我无奈的蹲坐在地上,看着奶粉发呆。

  喵语却高兴了,而我呢?

  实在没办法,我还是打电话给了佳佳,佳佳却因为在看着超市装修去了外地购买材料,我不得不将电话又打给了谢晶晶,可我却忘记了,谢晶晶现在在国外啊,项目出了问题,她这个会计主管也必须过去清账,两天前就走了,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我无望的看着电话上面的名字,已经不知道要打给谁了。

  妈妈跟着姥姥去了乡下,疯子哥回国了,二叔带着二婶在附近的一个风景区游玩,陆少在会所忙着最近的一个节目,肖老大又回了戒毒所上班。

  所有的人都很忙,唯独剩下我。

  我看着喵语,无力的叹息一声,到底还是将电话打给了卓风。

  却不想,拒绝接听。

  我一颗泪都没落,只盯着卓风的名字,觉得浑身很冷。

  到了深夜,我好不容易才哄睡了喵语,自己才有点时间吃点东西。

  可厨房的东西所剩无几,我只能看着摆在柜子里面的一袋方便面轻笑。

  煮水需要时间,我盯着水翻开,无意识的伸手进去,“啊……”

  第910章 搬出去

  我的尖叫声还没吼叫出来,就想到喵语还在楼上睡觉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戛然而止的声音好似给房间按了开关,瞬间安静,我缓了会儿才将煤气关掉,再没有了要吃东的力气。

  从来不知道,我卓尔现在也会活的这么狼狈。

  那个女人找上门,我是第一次什么都没说,也无法说,难道我要将救了卓风的女人推出去吗?我想,我是做不到的。

  我深吸口气,依靠在饭厅的柜子边上,后背上的柜子把手咯的我脊梁疼,我还是一动没动,这样的疼痛远不比我心口上的疼痛来的猛烈。

  我抹了把脸,没有泪水了,我想以后再也不会哭了吧。

  我妈妈说,我卓尔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是个多情并且坚强的女人,事到如今,我还哭个什么劲儿呢?已经知道自己没有理由跟这样的人生抗衡,我挣扎也无用。

  我还是起身继续煮面,从未吃过这么多方便面,实在太饿了,我连汤都喝了。

  洗了碗上楼,我翻找药箱子,我记得之前还有一些烫伤膏的,我三个要箱子都是空的,里面的药也都过期了。

  哎,我无奈的摇头叹息,不想没了卓风我的生活会糟糕城这样子,所以明天以后,我有的忙了。

  晚上我用冷水将手冰了一会儿,觉得舒服了不少,这才在喵语身边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做梦,觉得手热的难受,我起来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随便的将手指头往窗户那边伸了一些,觉得舒服了才继续睡。

  早上,我盯着手指上的烫伤膏愣神,怎么想都没想起来我是什么时候自己出去买了药膏涂抹上的。

  茶几上的烫伤好还包装完好,我这是用了之后还放回去了?

  不过手指头还是很疼,热辣辣的感受就像一把火在烧我的心脏。!

  我最近都没去公司,就是因为出院后一直觉得自己有点迷糊,做事也稀里糊涂,不像昨天晚上自己出去买了烫伤膏都不记得了,胡乱的揉了揉眼睛,回头看一眼喵语,倒是乖,一整夜都没闹,这会儿还在睡。

  我起身穿好衣服,打算收拾一番,之后好整理一下房子,打算搬到公司去住,喵语自然也要跟着我一起,很久没去公司了,冯飞也不在公司,事情挤压的了很多,我不能一直托管不管理。

  知道家里没东西,我只给喵语冲了耐烦,带上了余下的三盒奶粉,抱着喵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担心喵语车上闹,无法专心开车,只能叫代驾。

  不想,来的是李哥。(!≈

  李哥最近都回来很晚,或者说一直都在跟卓风在一起忙,我看到他的次数也很少,这个时候见到还真意外。

  我笑着看着李哥,不知道心情如何,就是想笑,我想叫所有人知道,我卓尔是个坚强的女人。

  李哥也跟着笑笑,逗玩了喵语,之后对我说,“卓风那边有点忙,实在走不开。”

  我没多问,忙吧,忙他自己想忙的事情,我不想多问。

  我好奇的是,我叫的是代驾,为什么来的是李哥,“李哥,你怎么来了,我叫了代驾啊,你……”

  “恩,你忘记了卓风那边有个代驾公司吗?是我在负责。”

  我还真忘记了,只看到门口贴的广告了。

  我哦了一声,“你忙就叫被人来呗,自己来能分的开身吗?”

  “能,走吧,你这是要去哪里,拿这么多东西做什么?”李哥惊愕的看着我。

  我笑笑,没说,其实也没有需要说了,我走是肯定,这么大的房子只有我跟喵语住不安全,我想在公司那边还方便一些,至少就像昨天那样,我受伤了还能直接去医院了。

  李哥打量我,最后将视线放在我的手上,一双眼睛睁的老大,“这是怎么了,这都发炎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带你去医院。快啊,上车。”

  我愣了一下,跟着李哥跳上车子,他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

  喵语在后面的婴儿车里面呵呵的笑,十分的开心,这丫头,长大了肯定也是喜欢闹事小女人。

  我看着高兴,就忘记了心里的烦心事儿。

  李哥继续追问我,“到底是怎么弄的?”

  我看不想叫李哥觉得我没了卓风连面都煮不好,只笑笑说,“不小心烫到了,没事儿,我都涂了药膏了。”

  李哥回头看我一眼,眉头打结,先是叹了口气,跟着才问我,“卓风知道吗?”

  我心想,卓风能知道吗,家也不回,电话不接,走之前还将保姆阿姨们都开了,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管卓风都习惯了有事情也不跟我汇报的,现在有了那个女人,更是忙的分不开身了吧,喵语也不管不顾了,我还不如自己来处理呢。

  但是这些抱怨我不想对任何讲,我们夫妻之间的不愉快我自己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就行了,我说,“没事儿,又不是大事,去了医院也是开一些药,没什么好的效果,等几天就没事了,哎,小心点开车,李哥,你这么忙,我要是再叫车,你就叫被人来啊。”

  “你忘记了?办公室是将我们几个人的地址都记下了,电话也做了存根,你一打电话就知道是你,我当时也没多想救过来了,还以为家里出事了。”

  我笑笑,是啊,家里出事,可来的却不是家里人,我感激的看一眼李哥,没有再多说什么。

  到了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清洗,医生说挺严重,并且手指头上面已经破了皮,估计会感染,叫我最近都来医院那是换药。

  我看一眼也没当回事,随口答应了,却没伤心,想了个法子叫李哥先走,我自己开车直接去了公司。

  公司天台见到我抱着喵语进来,立刻跑上来要接。

  我没给她,直接将手里的东西给了她,交代她,“去请两个可靠的月嫂,在附近租住一个比较大并且干净的公寓,回头将这些东西都送过去,价钱你来谈,只要干净,周围治安比较好就可以了。”

  前台连声答应,提着硕大的包裹,踩着高跟鞋子走了。

  我抱着喵语去了办公室,随便翻看了一些合约,问了一些最近托管公司都在做什么,不想多问也知道托管那边都只是应付,肯定不会细心的打理,对方拖欠的欠款都不知道催,我立刻打电话催,这一忙,一整天就过来了。

  晚上下班前,前台给了我一个地址和公寓的钥匙,我则收拾了一些合约就去了新租住的地方。

  推开门,眼前一张硕大的海报吸引了我。

  不禁想,这个家的主人,肯定是个有品味的人,并且是个很帅气的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