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38节

  第911章 房东

  我才放下包裹,转身,听到了房间里面有人走动的声音,立刻惊的就要退出来,不想,那人比我现有一步出来,声音就在里面传出来,问我,“是租客吗?”

  我一怔,听声音是个很年轻的男人呢。

  我楞了下,才回应,“是我,您是?”

  “您好卓总,我叫商临,是这个房子的房东,我住在楼上,因为你这边租住的比较聪明,我的东西还没处理好,所以我在收拾东西,恩……没打搅到你……们吧,哇,好可爱的小丫头。”

  我礼貌性的笑笑,叫喵语打招呼。

  喵语也不知道是谁交给她的,见到男人不分年龄就知道叫叔叔,这会儿却交了哥哥,“哥哥,哥哥……”

  商临听后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起来,小孩子真的是每天都给我新奇,想叫人多几分烦恼都不可能。

  大笑过后,气氛也缓和了不少,商临继续在楼上收拾东西,我则抱着喵语在楼下看资料,不想这一耽误时间,就是晚上八点多了,我实在饿了厉害,也开始煮水给喵语冲奶粉,拿出了外卖单子开始点外卖。

  这会儿,商临从楼上下来了,灰头土脸的,身上的白色衬衫都满是灰尘了,他很是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衣领子,“实在抱歉,我这个房子之前只有我自己在住,因为后来奶奶生病,我就陪着去国外很久,这都空了半年了,灰尘很大,里面杂物间的东西还有很多,我怕是收拾不完了,要不我改天再来吧,如果需要杂物间的话只能先将东西堆放在别的房间了。”

  我想了想,我的东西也不多,就喵语的一些尿不湿占了地方,无所谓的说,“只要干净就好了,我东西不多。”

  “哦,那不行,合约上签了,必须干净,但是你那位朋友没说今天就搬过来,我就没着急,实在对不起,我,恩……我先回去,明天再来收拾,卓总先住着,什么时候我收拾好了再开始收房租。”

  这人倒是讲信用,可我也不在乎这点,住了人家的房子就该给钱,我说,“还是按照时间来算吧,你先回去就是了,余下的我有时间我来收拾。”

  “啊,那多不好意思,要不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只是钥匙换了,我怕是进不来,只能等你在家再来了。”

  我想了想,明天周末,我也去不了公司那么早,于是说,“那就明天上午之间来吧,我下午要去公司。”

  “好,我先回去了,再见。抱歉,抱歉!”

  我笑着送他出门,房门还没关上,他着急的又走了回来,拿着电话挡住了我关门的手,“卓总电话多少,不介意的话我要先打电话确认你在家了我才能来。”

  我想也是,人家是房东,我用到他的地方肯定很多。

  我给了他一张名片,我这人也不分公私电话,所以号码只有一个,之后说,“只要不是我在开会或者关机,你一般都能找到我。”

  “好好好,这是我的名片,那我,先走了,再见,喵语再见?”

  喵语咯咯的笑,“哥哥,哥哥……”

  商临哈哈大笑着离开。

  我关了房门,随便的将名片放在门口,转身看一眼若大的房子,盯着那醒目的写真照片多了几眼,对照商临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他叫商临,不正是这两年才火起来的一个歌星吗?

  我回头再看名片,就是了,他给我的是私人的名片联系方式,上面还写了他的休息时间,真是一个认真的人。

  我顺手将名片塞进了手包里面,哄喵语吃了奶粉后送她去房间睡觉,等了半小时外卖也送到了。

  家里什么都没有,暂时只能吃外面那些油腻的东西了。

  看着一个个看似还不错的菜,闻着那味道,就叫我没什么胃口。

  我实在提不起吃的力气,可想到喵语还需要我照顾,我不能倒下去。

  我勉强吃了一半,余下的放进了冰箱,看着冰箱里面的水果和还有些新鲜的蔬菜好奇是不是房东的东西,顺便收拾了,看一眼时间还早,我也想顺便将房租钱给商临,打了电话询问他是不是休息了,不想才挂了电话,他就自己过来了。

  我一开门,就看到一张白净好看的脸,他不好意思的抓头,冲我笑着说,“实在抱歉,你来之前我才打断搬回来住的,所以东西还都是新买的,我来是想告诉你,你留着吃吧。”

  我看一眼手里的鸡蛋鱼肉,还真不能吃,这不等于吃了人家的一顿饭嘛?

  “商临,我不能拿你的东西,你还是提回去吧,顺便给你房租,你加我微信吧,我用微信支付转给你。”

  “恩,好,你等一下。”他很快的解锁了电话,直接跳出来加我好友的申请,该是早就存了我的号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加上后告诉我,“加好了,这是我私人的微信,我不会对你屏蔽的,就是希望你别多心,我不是坏人。”

  我笑笑,不是很在乎的恩了一声,加上后转给了他房租,之后将东西递给他。

  他也笑笑,还是接了过去,可站着没动,看来是不想走。

  我想了想,问他,“是不是要拿走你的写真?”我指着墙上的硕大写真问。

  他一怔,笑的更加腼腆,“不是不是,我是想问你是不是才吃饭?”

  “是啊,外卖才送来,你没吃饭吗?那我给你热一热吧,我还有很多没打开吃的,在冰箱,你进来。”

  这会儿才想起来,他的确是没吃东西,一直都在房间里收拾,也肯定饿坏了。

  我没犹豫,将没开封的盒子拿了出来,看一眼还不错,开了煤气,刷洗了锅子,倒进去后简单的热了热,盛好放在盘子里,端过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没有主食。

  “没主食,要不我在叫一份外卖吧?”

  商临看的我有些发呆,半晌才红着脸说,“我来煮面吧,你出来,我来做,很快就好,我,我对不起,我,我实在太抱歉了,我没收拾好就把房子租给你了,我才搬到楼上奶奶那里去,那里还没煤气呢,我都没收拾。”

  他一直在道歉,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没关系,我来吧,你最近都可以来这里吃,反正家里也只有我跟我我女儿。”

  喵语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声音吵醒了,在楼上大哭,我立刻跑上去,抱着喵语哄了哄,下来,商临已经做好了面,正在往外面盛,顺便也给盛了一碗。

  “你也吃点,我做了两人份,喵语没事吧?”

  “没……”

  “叮咚!”有人按响了门铃,我们同时愣神的看过去。

  第912章 争执

  商临扔了筷子要过去开门,一面走一面嘀咕,“我的助理不知道我在这里啊,并且我才回国没几个人知道消息,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

  我也没多想,毕竟这是他的家,我才搬来还不到一天,知道我住这里的人只有前台,能来的人肯定是找他的。

  他走过去开门,因为门口的地方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没注意看,只听商临很是不友好的问,“找谁,闯什么,哎,你站住,这是我家,你干什么,你找谁?”

  我听着语气不对,起身看过去,手里正捏着筷子,歪着身子探头,就看到一个男人的一角,再多看一眼,我心口一颤。

  不禁惊愕的问,“卓风?”

  商临也愣住了,回头看了看卓风,恍悟的点头说,“我说怎么眼熟呢,是卓风啊,你,哦,是了是了,你们是夫妻,我差点忘记了,呵呵,市里有名的卓家夫妻我不可能不认识,不好意思,你进来吧,哎,你干嘛啊?”

  卓风很是不友好的推开商临,几步走进来,抓我手打量我。

  我的手上还包着纱布,他这么一攥,还有些疼,我吃痛的抽手,问他,“干嘛啊,这是商临的房子,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捏疼我了。”

  卓风眉头紧皱,看一眼我的手,跟着深吸口气问我,“你为什么搬出来,有事干嘛不跟我说,手怎么样了?”

  我心里不是滋味,他这是在关心我吗,还关心我做什么呢?不是想过要离婚的呢?但是对着那个女人说这番话的时候可是很镇定的,现在慌什么?

  可这里还有商临在,我就没多说什么,只淡淡的笑笑,撒谎说,“我就是过来住啊,这边离公司近,方便我照顾喵语,家里没有阿姨,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我瞄一眼商临,想我说卓风不在家的话这样的事儿外人一动脑筋就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可商临毕竟是外人,家丑不可外扬,我可不想叫别人知道我现在出现婚姻危机,只说,“卓风,你不是出差要很久的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卓风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会儿,一点头,拉着我坐在了沙发上。

  商临还在,估计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可我不能赶走人家,饭都做了,是我留着人家来吃的,现在赶走了怕是不好。

  我说,“卓风,上楼说吧,看看喵语,她才睡着,刚才还吵着要爸爸呢。”

  “好。”

  卓风回头看一眼商临,拉着我往楼上走。

  进房间之前,商临叫住我,仰头站在一楼靠近饭厅地方说,“我吃完了就走,你,你要是有事就叫我。”

  我笑笑,看一眼卓风一脸的怒气,拉着卓风就走了。

  房门关紧,卓风回头看一眼床上熟睡的喵语,走过去帮忙盖好了被子,才起身走过来,拉着我走到了阳台的地方,低声问我,“生气了?”

  这不废话吗,但凡是人都会在乎,为什么要这么问,难道此时不是来找我离婚的?

  我问他,“卓风,你一走就是三天,我打电话不接,并且你走之前都收拾好了东西,也没跟我打声招呼,你说会考虑跟我离婚,那你现在来做什么,是找我离婚的吗?我会签字的,我只要喵语,行吗?”

  卓风脸上十分的难看,一双眉头都要黏在一起了,抓我手不放,我痛的狠狠拽出来,他注意到了才手松开手,低头看一眼我的手指头,半晌才叹了口气说,“是我不对,那天我是故意那么说的,我就是想哄走她。”

  是那天哄走还是一直都在哄着呢,卓风真的变了,心都不在这我这里了。

  我说,“卓风,你问问你自己的心,你这里还有我吗,我是你妻子,我们在一起十多年了,你对一个人好是什么样子不好使什么样子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你想想,你自从回来后,是不是变了,是不是跟从前不一样了。的确,我们在一起不容易,可我不想拦着你去爱彼人,既然你遇到了,还想过要跟我离开,那么我想,我们还真不如分开的好。”

  “卓尔,你胡说什么,我最近没有做什么,我都在忙公司的事情,你……郑盼盼已经被我送走了,你不知道吗?”

  我冷笑,推开他,摇头说,“不知道,三天里你接过我电话吗,你回来过吗,你走之前将阿姨都送走了,你想过我一个人在家里多难吗,我也有工作,我还要照顾喵语,你想过我的感受吗?而你走之前都做了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

  卓风眉头紧蹙的缩了缩,低头想,过了会儿才说,“阿姨是我被开了,因为我找了别人,没有去吗?并且那天我说会考虑离婚是故意那么说,就是想叫她先离开,我收拾东西告诉你了,你不知道吗?我给发了微信没看到吗?是,三天来我没接你电话,可我叫李哥回来了,还有……我找了阿姨过去,三个呢,一个月嫂两个阿姨,不在家里吗?再有,郑盼盼跟我没关系,你怎么不信?”

  我摇头,我不信,他说的一切都不会,除了李哥回去过几次,其余都不对。

  我说,“你走的第二天,郑盼盼还来找过我,跟我说你们好了很久了,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好,我可以不在乎,可我不能接受你对我们母女两个不闻不问,卓风,你再忙也要估计家庭,我们是你的家里人,你知道吗?”

  卓风重重点头,拿了电话出来,翻开我的微信给我看,上面连续三天的内容,从上至下,“你看,我跟你说了很多,我都告诉你了,我一直在公司啊,我还叫你带喵语过来看我,李哥去接你的,可去过之后李哥都是一个人回来,说你在家啊,再有,你看,我发了微信了,电话没接是因为我在开会,我给你发微信说了啊,你看,至于那个郑盼盼……我回头问问李子,已经送回老家了。”

  我盯着那一条条的微信发怔,拿出自己电话给他看,我们最近的消息还是我在医院的那段时间发的,并且跟他那边的内容对不上。

  我们同时惊住了。

  他轻轻吸口气,有些急促的在我面前转圈,跟着问我,“李哥每次过去都跟你说了什么?”

  我想了想,“李哥来过三四次吧,都问我怎么样,叫我跟他出去走走去你公司,我没答应,之后就没来了。”

  他点头,“那不是出在李哥这里,并且我回去过,晚上回去你都睡了,你手上的药膏就是我涂的啊。”

  我大惊,半晌才明白过来,“你是说有人故意在挑拨我们?”

  卓风刚要说话,商临就来敲门,“卓总,没事吧?那我先回去啦,对不起,打搅了,恩,碗筷我收拾好了,我先走了,东西我明天再来收拾。”

  我要出去,卓风先于我一步走了过去,开了房门,回头看我一眼,迎着商临出去了。

  我觉得不太对,看一眼喵语没醒,也跟着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