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39节

  第913章 气话

  卓风跟商临站在门口,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商临脸色不是很好,卓风背对着我,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我走过去的时候正听卓风说,“别接近卓尔,她是我妻子,你休想打什么坏主意。”

  商临很是无辜也生气,“这件事我真无辜,我是房东,是她来找我租房子,你自己不对妻子好叫妻子走了现在装好男人,真是可笑。”

  卓风冷笑,没应声。

  商临看我一眼,对我笑笑,耸肩离开了。

  我走过去,想跟商临道歉,毕竟这件事跟人家没关系,不想卓风拉着我直接进了房门。

  房门关上,他就问我,“是怎么认识他的,一个陌生人,为什么要带进来吃东西?你为什么要搬出来,有事不能去找我?”

  我问他,“那你觉得我应该去找你吗?”

  我坐着看他没应声,想了想,就笑了起来,问,“卓风,你叫我怎么想呢,我都想好跟你离婚了,你不是说了要跟我离婚的吗,我记得之前我也说过气话要离婚,你之前那句话是气话吗?”

  他脸上怒气慢慢消散,变成了满脸的愧疚,问我,“这件事是我欠妥了,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这好像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危机啊。

  我指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问,“你好好看看,这代表什么?我知道感情不会有从一而终,可我没想到你当着一个女人的面轻易就保证了会考虑跟我离婚这样的话,卓风,你想过这样对我的伤害吗,你想过吗?”

  他重重点头,拉着我手将我抱住了,低声告诉我,“这件事是我欠考虑,我只是不想叫她还留在本市,当时你才出院,我公司那么多事儿,我只想尽快解决这些之后我们准备一下就出国。你不是说了,这些事情结束后就离开的吧,我在将最后的一些事情交接好了之后将公司总部转移到国外去,所以我最近真的很忙,对不起,对不起……”

  卓风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不停的对我道歉,直到我轻轻点头了,才说,“原谅我了?你打我都行,别说离婚的事儿,我当时真的是疏忽了,你怎么惩罚我都行,不能离开我。”

  我摇头,“不是我不原谅你,是想叫你好好想想,你在说那番话的时候是否真的想过要离婚,并且我们之间是否走到了必须离婚的地步?你为了她就要跟我离婚,这样的话怎么能就轻易说出口?并且……”我推开他,继续问,“你这几天是在忙,科学有闲下来的时候吧,就没想过回家来亲自跟我说说这件事吗?我理解你,可你理解我了吗?是,那个女人救了你,我就没有吗,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还不及一个偶然救你的女人?那你为什么要将汪洋送走,你把他送到哪里去了?”

  卓风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才散开的表情又凝重了,捏我的鼻子,“原来是你在怨恨我这件事,汪洋我是送走了,我去将他送到医院去了,汪洋有社交恐惧症,并且很严重,最近在医院还不错,我之前看过他,他说要来看你,我没答应,不过等他好一些了我就接出来,你想怎么安排都行,那个人对我还没有威胁。”

  我不禁噗的笑出声来,真是拿他没有办法,以为汪洋对他没威胁了就不当做敌人,可还不是擅自做主给人家送医院去了?

  “卓风,你以后再也不能说这样的话了,知道吗?”

  “好,我知道。那……跟我回家?为什么要住这里,那个商临是不是歌星,我觉得子啊杂志上看过。”

  我恩了一声说,“租都租了,我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呢,并且已经签了协议,至少要住一年,这里也够大,离我公司比较近,方便我照顾喵语,我不想回去,家里太大了,只有我跟喵语,我自己在家里很无聊。”

  卓风一点头,满脸心痛的抱住了我,“好,我留下来陪你,只是最近真的很忙,公司那边很多烂尾的工程,我要做好收尾工作,并且之前跟杜红的一些合约已经终止了,正在找律师商量是否赔偿,杜红那边还没联系上,不知道情况这么样。”

  说道杜红,我不禁要问他当时的情况了,自他回来后我就住院,之后因为郑盼盼的事情我们都没怎么说话,现在想起来我真要好好问他在岛上的事情了。

  “在岛上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差一点就相信了王洛的话以为陆少背叛了我们。”

  “恩,算不上背叛,就是陆少被人利用了,背后的主谋就是杜红。杜红走了也是当时被我发现了,可又去了岛上,我以为她是想要跟王洛争抢玉钥匙,后来才知道杜红是想毁灭证据,当时李哥还没有将资料给我,是在出事的前一刻陆少自己发现了主动跟我说,可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时间跟陆少说清楚,就只能自己扛下来,不想王权突然出面帮我,非要说我是他的女婿,哎,我才会去救他,可还是迟了一步。”

  王权也是可怜之人,直到死都还以为我是她的女儿。

  我问他,“王闯来了吗,我这两天都没跟他联系,他说回过来的,还没来吗?”

  “没有,一直有联系,在瑞士忙着王权公司的交接,他从前是医生,自己也做不来生意,不过有王威在帮忙,可两兄弟总是有意见,王闯的意思是自己退出来,将公司大全给王威,王威却不想要,只甘愿做个二把手,这两人互相谦让到现在公司交接还没结束,并且杜红在背后做手脚,怕是也没有那么顺利。”

  这个杜红,不管到了哪里都是个祸害,嘴上说着不争抢人家的东西,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