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42节

  第921章 他变态

  声音就在小溪的对面,我们选择了狭窄的溪流地方翻了过去,可等我们走过去,声音却没有了。

  我紧紧的扣住卓风的手,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

  卓风的眼睛锐利无比,看向远处有些昏暗的地方眯了眼睛,指着远处一个闪动的影子说,“在那边,你在这里不要动,我过去看看。”

  我哪里放心的下,拉着他不放手。

  卓风无奈,牵着我一起过去看。

  走出没多远,迎面撞上来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身上满是伤痕,看清楚了来人才知道竟然是月子。

  月子大叫着祈求我们救她,卓风脱了外衣给她,我则拉着她往身后躲,可跑过来的却是商临。

  商临手里拿了相机,另一只手里提着鞭子,看到我们出现没惊讶,只一脸的坦然,还在大口呼吸,我们双方一对视,商临就笑了,扔了鞭子在溪水里面,回头问我们,“怎么了?”

  卓风捏紧了拳头,没回答,直接问他,“你在做什么?”

  商临笑笑,耸肩说,“玩点花样喽,我们自己玩自己的,你们也来凑热闹吗?”

  月子大叫,“他变态,救我,他们要打死我了,救我。”

  我深吸口气,对商临说,“人家姑娘不愿意,你就不能这么做,你走吧。”

  商临却一歪脑袋,正了正腰上的腰带,很是不在意的说,“我们自己玩自己的,干你们什么事儿?”

  卓风冷嗤,“可月子不愿意,强迫发生关系你该知道意味着什么,还不走?”

  那商临机敏了眼神瞬间变了,却仍旧站着没动。

  月子吓得浑身发抖,躲着在我身后死死的抓着我的手。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恐惧,可僵持之下赶走商临我们做不了别的事情。

  不想,月子大叫,“你是畜生,刚才的男人根本不是你,你个变态。”

  昂?

  我一怔,远处真的有走来一个男人,就是之前跟我们起了争执的那个。

  那个男人正在系腰带,看一眼我们,指着月子说,“你个婊子,每次都是我,你以为商临喜欢你吗,商临就是想要个孩子,可每次蠢女人都发现不对了直接将孩子堕掉,三个女人都那么愚蠢,孩子是我们的,脱掉了也不问问我们,你不是已经答应了不声张,专心给我们生个孩子么,我们给你一笔钱,不是很好?”

  所以……

  这关系有点复杂,什么叫给他们生孩子?

  商临回头看一眼那个男人,问他,“老公,你说,我们的事儿被发现了,现在该怎么办?”

  我连连作呕,所以这两个人是想威胁女人生孩子,其实他们才是一对儿?

  国内同性恋不少,尤其是男的,可因为不被世俗所接受,并且更多的是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排挤,很多人都选择跟女人结婚,外面又跟别的男人玩颠鸾倒凤的事情,给女人和孩子造成了很大的疾病危机,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好几千万之多。

  同性恋我们都不歧视也不反对,是因为基因决定,却利用这样的事情祸害无辜的人,实在是可恨。

  卓风更是看不得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男人就该堂堂正正,商临的话还没说完,卓风就已经要动手了。

  对方是两个,并且说不定周围还有别人,我怕卓风吃亏,拉着他不要动,提醒卓风,“老公,我们要回去了,你忘记了项目那边还在等我们呢?我们先带月子回去再说。”

  那商临冷笑,“回去?回去了你们能保证这件事不被公开?”

  卓风没应声,只绷着身子,准备随时动手。

  我说,“商临,我们都知道彼此的秘密,就算是两清了,好吗?”

  我担心月子不同意,可眼下我们人少,月子还这样,再动手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商临这边要是动起手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可不想我们这边任何人出事啊。

  好在月子还算聪明,只闷头听着没吭气。

  那商临笑笑,该是相信了我的话,继续问,“那你怎么保证呢?”

  我想了想,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背后还没有解决呢,这要是被公开了指不定多少人看热闹,可商临这边也一样,一旦被公开就是一辈子都完蛋了,可我们的事情也不会影响什么,顶多在头条上多停留几天。

  我说,“商临,我们夫妻之前的确是出现了危机,要不然也不会突然就出来旅游,我们都那么忙,就算来了这里也还要偶想着生意,你该知道我们的事情要是被外人知道了会面临多少资金动荡,我们的股票都要再一次跳水了。”

  商临点点头,想必作为公众人物也是知道的。

  可他身后的那个男人却不同意,“是吗,可你们只是商人,顶多损失点钱,我们损失的可是前途,鬼知道你们背后用什么手段。”

  我一阵心惊,他这话的意思是不打算放我们走了?

  卓风笑了,扯开了领口,低声问,“所以呢?”

  卓风要动手了,真要发起疯来,还真不一定是谁吃亏。可尽量不要动手啊,我也不想卓风受伤,我立刻说,“商临,我们好歹还算是认识,既然都认识了,彼此有秘密不是很正常吗,这就不存在谁的秘密更大了,既然能好好的解决这件事为什么不能好好解决,非要撕破脸对我们都没好处的。”

  商临一点头,他回头拉着那个男人低声说了什么,男人不但不听,反倒更生气,“你就是胆子小,要不然上次就成功了,你不想要孩子了?”

  商临吸口气,回头看我们一眼,继续说,“当然想要,不一定非要用这个方式,你听我说,卓尔说的对,我们真要动手了未必是好事,你想事情严重了,那我们怎么脱身?你该知道那是谁,是着卓尔集团人,不是别人。”

  如果换做别人,影响不大,没准今天这两人还真的不放我们走了。

  我身后的月子一直颤抖着身子,哭的泣不成声了,估计连思考的脑子都不会了,只任凭我们这边商量。

  过了会儿,商临站直了身子一摆手,“走吧,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

  月子终于不愿意了要说话,我死死的攥住她的手警告,“别说话,想离开这里的话就不要吭声。”

  月子哼唧,“那你们要送我到山下,我要回家。”

  “好。”

  卓风转身看我们一眼,拉着我快步离开。

  我们走出了林子没多久商临的那豁然也进了竹林去找他们了。

  月子吓得抖如筛糠,躲在我们的帐篷里面,穿上了自己带过去的衣服后洗了把脸,拿了电话就要报警。

  卓风立刻抢走了说,“要惹事别牵扯上我们,你先回家,先去做鉴定,现在报警的话会出事,你看看这里,人多眼多,你不想叫自己的事情叫更多人知道就回去悄悄的做。”

  月子楞了会儿才想明白,狠狠的吸了一口鼻涕,“我,我知道了,我这就回……”

  “卓尔?”不想,商临过来了,就在帐篷外面。

  第922章 商议

  卓风对我一点头,先出去了。

  我拉着月子躲在帐篷里面不动弹,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周围的人也多了,并且还有人搭起了篝火,一起玩玩闹闹,气氛比之前好了不少。

  卓风出去后跟着商临在外面说话,月子就在帐篷面很小声的问我,“会不会打起来,如果打起来了你们就先走,我不怕事情曝光,大不了就是被人职责,可我不想被商临威胁了,只要这件事曝光了,商临的一辈子都完了,我想我做出点牺牲还是值得的,至少比还还叫别的姑娘受骗的好。”

  月子想的倒是很好,可这件事怕是也没那么容易就算了。

  “月子,你能这么想很好,可这件事还不能这么做,你且先等一等,看看我老公这边怎么安排的,现在时间很晚了,怕是你想出去都不可能,所以只能现在我们这里,你别担心,会没事的。”

  月子重重点头,深吸口气,泪水还是流了下来。

  卓风跟商临说了很久的话都没进来,我等的有些不耐烦,并且时间太久了也叫月子更担心,就直接出去了。

  不想,站在商临身边有三四个人,卓风就坐在靠近帐篷的地方,看情况不是很好。

  几个人一同看向我,卓风也回头,拉着我站在他身边,低声问我,“怎么出来了?”

  我说,“担心你。”

  “我没事,就是说点事情,你进去看着月子,她现在很害怕,一旦要紧张了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你快进去。”

  我愣神的点头,最后深看一眼商临,不得已进去了。

  商临却叫住了我,问我,“卓尔,你等一等,我有话要问你。”

  卓风侧过身来,挡住了商临的视线,问他,“刚才不是已经说清楚了,你有什么话问我。”

  商临轻笑,吊儿郎当的吸了口香烟,脑袋上的鸭舌帽也压低了几分,问卓峰,“我问你,你也不知道啊。我是想问卓尔,我的房子还租吗,如果你们夫妻依旧不和睦的话,你还是可以去我那里住的,并且你已经交付了一年的房租,不住的话岂不是浪费了?反正我是不会退还给你了,我们可是签了合约的。”!

  我说,“是,我租住的,不过既然房子已经租住给了我,我有权利住或者不住的吧,这个就不劳烦你操心了,是不是?”

  商临笑着一点头,“是,自然是,所以……没事了,那我们就按照之前说的做,一切等明天下山后再处理这件事。”

  商临一转身,带了几个人离开了。

  我顶着商临的背影,预感情况不是很好。

  等几个人走远,我才着急的问卓风,“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商量的?”(!≈

  卓风问我,“你知道那个月子是什么来历吗?”

  我摇头,看她年龄也不大,顶多就是高中生呗,“到底是什么来历?”我问。

  “是被买去做代孕的,不过她自己不知道情况,商临刚才给我看了买月子的合约,上面签字的一些东西都是真的,月子的真名叫张悦,被买来的时候是两年前,一直寄养在一个单亲家庭,但是那个人突然出了车祸死了,月子无人照顾辍学,商临就带回了自己身边照顾,久而久之的就……可每次都是另一个男人,商临他有点隐疾,我估计问题还很大,至于是否喜欢男人,商临没承认,可听他的意思,这件事不简单,所以月子交给他,未必是坏事。”

  怎么就不是坏事了?我不懂的看着卓风,难道月子回去了还能得救?已经是被买去的人,不管月子是否知道这都是违法的事情啊。

  我问卓风,“那没有把握的事情你就真的将月子送回去?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卓风吸口气,“我先答应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不答应也保护不了她,所以暂时答应下来,等明天下山后在做打算,至于月子这边,你先问清楚,至少这一个晚上她是安全的,等了解了具体的情况我们再决定怎么做也不迟。”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那商临是公众人物,如果真的是买卖人口做非法代孕,那可真是不想活了。

  卓风自己搬了睡眠袋在外面守着我们,也因为这里都是看日出的人,所以周围人很多,所以不用担心月子被抢走,可这个晚上,也肯定睡不着了。

  尊敬帐篷里面,我没急着追问月子自己的甚是的事情,我们先吃了点东西,正喝水的时候她突然说,“你都知道了吧?姐姐,我其实跟你最开的命运是一样的,只是我遇到的人是商临,可你遇到的是卓风,所以我们现在的命运很不同,是不是?”

  我没应声,不过她说的也对,如果卓风也跟商临一样,那我真的是一辈子都完了,哪里还能结婚生子还过好日子开公司呢?

  “月子,你……”

  “姐姐,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要将我送走,我不想再被折磨了,我怕了。”

  我可保证不送走她,可不能保证真的就保护好了她。

  我说,“月子,你说说看吧,我可以帮你,但是你的人生我最多只能帮,到了山下我会选择报警,却不是叫这件继续以那马下去,你该懂得是因为什么。”

  月子抽噎了一声,泪水又流了下来,默了许久才继续说,“其实我是被买去的,我的老家在很远的一个北方城市,当时我还是初中生,在哭上遇到了一个问路的老爷爷,把我带走后就来了这里,其实我可以逃走的,可我不想逃,我知道商临对我好,我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照顾他,照顾他的奶奶,可我不知道商临为什么会听那个男人的话,就是那个弹吉他的男人,商临管他叫老公,可那个男人却是喜欢女人,每次见到了女人都发了疯一样的虐待,我见到了三个了,我是第四个,商临保护了我怕很长时间,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可以救我,放我走,叫我永远解脱,我跑了,可那天商临的奶奶就出事了,他出国照顾了两年,人还是没了,我也伤心了很长时间。我的家庭是重组的,我跟我妈妈改嫁,后爸带了两个儿子,整天欺负我,还说要强奸我,抢我的零花钱,我受够了,我宁愿跟着商临也不想回去。姐姐,你如果真要报警,不要再把我送回去原来的家好吗,我可以为商临作证他的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真的。”

  月子哭的很伤心,大颗大颗的泪水流下来,哭了很长时间才继续说,“我真的很喜欢跟商临在一起,我不想回去,我宁愿生了孩子给我一笔钱,可我没想到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我不要他碰我,他是个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