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43节

  第923章 月子不见了

  月子的无助哭声就像午夜十分凄厉的魔鬼,控诉她心中的悲惨。

  我以为我的生活已经足够悲惨,却不知道在大千世界当中,更加悲惨的人不计其数,而我的能力有限,也真都帮不了什么。

  我答应了月子会报警,但是不会将她送回原来的家庭,卓风也是这么想,可事情是否按照我们安排的一样进行就是各自的造化了。

  这一整夜我都无法入睡,卓风只睡了一会儿也起来了,月子倒是睡的很踏实。

  我跟卓风抱在一起,两个人互相依偎着,等待着这里的太阳慢慢的从地平线下升起来。

  卓风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开玩笑的说,“没想到最后看到了日出却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每次来看日出都要发生什么事情才能啊?”

  我笑,“是啊,那看来每次来看日出都要发生什么才行,不然我都睡过了头。”

  卓风也低沉的笑着,默了会儿,指着远处的亮光说,“来了,太阳来了,做好准备,你起来,站在那边,我拍照。”

  卓风起身,从身后的包里面提了相机出来,我则乖乖的走到他安排好的地方,学着他比划给我的手势等待着太阳一点点的升上来。

  过了会儿,才乌黑的天色慢慢的有了亮光,却依旧不是很耀眼,伴随着人越来越多,太阳似乎也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就升了上来,刚才还觉得有些冷的天气瞬间温暖,后背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烘烤。

  卓风连续拍摄了好多,我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

  过了许久,他才放下相机,满意的对我点头,我跑过去跟他的脑袋挤在一起,仔细的瞧着相机上面的相片,每一张都好像画中走出来都一样美好,完美的比例,完美的颜色划分,完美的一张笑脸。

  “真好看,哎呀,都升起来了,我还先给你拍呢。”我有点失望的说。

  卓风笑笑,回头亲我一下,“我就是来给你拍的,拍我不好看,收起来吧,我们准备下山了。”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是该走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进去去找月子,不想,月子不在。

  “卓风,不好了,月子不见了。”我大叫。

  卓风吃惊的撩开帐篷帘子,盯着里面杂乱的床铺,一张脸雪白,飞快的收拾东西说,“快,我们下山,估计是自己跑去找商临了,要是被抓回去,月子会有生命危险。”

  我没多问,但也知道昨天上商临肯定跟卓风说了什么,不然他不会怎么紧张。

  我们匆匆下山,却只看到一辆空的面包车,商临不在里面,并且周围四处无人。

  我们问了周围的所有过往人群,都是才从山上下来的,大多都是没睡醒的样子,想必也是没有人注意到月子他们。

  卓风拿了电话出来找信号,我则继续在周围查看,山下的大门才打开,就算是想下去也不会出去那么早,所以我坚信,月子他们还在山上。

  卓风那边打了电话报警,我们则在附近转悠,等警察过来都快中午了,这个时候上山只能步行,从山下到山上半天的时间走上来已经是最快了,双方一碰头,那警察了解了一下情况,确认了我们的身份后就开始带人在山上寻找。

  我们则被安排在了去山下的缆车上。

  卓风抱着我,紧张的手心冒汗。

  我看他,没多问,猜测卓风紧张的原因。

  那月子说商临是卑鄙的,可见月子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的,可这件事到底是什么呢?

  商临好歹是个明星,难道还怕一个乐队的吉他手吗?

  我不明白的低头琢磨,偶尔看一眼山下一片绿树浓阴,想象着月子被带走后的惨状。

  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姑娘怕是凶多吉少啊。

  我也紧张的浑身冒汗。

  卓风这会儿才所,“别担心,如果真的是跟商临在一起的话会没事的,至少会保住性命。”

  这是最坏的打算还是最好的打算啊,只能保住命吗?可有些事情发生了还真不如去死呢?

  我想到月子身上的伤痕就心痛,那小姑娘才多大啊。

  我说,“卓风,当年我被你带出来的时候也是满身伤,我那个时候才十六岁,我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上帝,我就知道你会带我走,可月子呢?月子遇到了我们完全可以脱身,现在还是回去了,她这样回去肯定会出事啊。”

  卓风深吸口气,拧眉看一眼周围,警察已经带人在山上找了,并且在联系商临的助理了解这件事儿,不管是真是假,现在人失踪了可是真的。

  卓风说,“会没事的,别担心,商临会保护好她。”

  如果真的能保护好,那商临还能被逼的叫别人欺负自己身边的女孩子?

  “卓风,我很担心,我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月子就好像我的一个缩影,可是我命好遇到了你,但是她遇到的却是个变态啊。”

  “我知道我知道,不是报警了吗,会没事的,并且月子也没离开多久,当时我们发现的时候被子都还是热的,肯定人没事。”

  “最好没事。”我如是说。

  缆车到了山下,我们先找到了自己的车,小张这边也帮忙去联系商临助理,半个小时候警察那边也有了消息,可找到的却不是月子,这是月子的衣服,但经过确认,那些衣服就是昨天我给月子的。

  我猜测,月子凶多吉少。

  我跟卓风在山下订酒店等了一天,还是没以后任何月子的消息,不过商临的助理来了。

  他的助理是个有点胖的女人,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

  坐在我跟前的她吸着香烟,连续接了三通电话才安静下来跟我说,“这件事我也是才听说,之前一直觉得商临是个性格古怪的人,唯独对身边的月子妹妹好,以为是亲兄妹,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儿。你们说的那个乐队是私人的,并且……”她很是惆怅的一摇头,“背景很深,我当时也查了一下,没敢深追究,不想出了这样的事儿,我已经联系了公司那边的律师了,会很好处理这件事儿,我只希望两位卓总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这样对商临的前途很有影响。”

  都这个时候她还在担心商临的前途,难道不是担心月子跟商临的死活吗?

  我问她,“你敢说你一点不知道吗?”

  她一怔,垂头不吭声。

  我看着她就不是不知道的样子。

  “商临的家里情况你们不调查的吗?作为公众人物,你们肯定要对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为什么一点不知情?那商临唱歌好多年了,在你们公司签约就十年了,月子是两年前才到他身边的,你不知道吗?”

  第924章 大美女

  助理微微一叹,还是不吭声。

  我冷笑,实在气不过狠狠推了她一把,“你别想隐瞒,这件事要是查清楚了,你们都脱不开关系。”

  卓风拉着我叫我冷静,回头告诉我,“我们不适合插手,先回酒店等消息。”

  我冷静不了,但凡是涉及到女孩子的事情,并且是买卖人口做代孕这种事儿,我就冷静不了。

  我对着那女助理暴怒大叫,“如果你们参与了这件事,我会叫你们全部付出代价,别说是你们背后的工作室老板,怕是你们这些人都要蹲牢房。”

  从前我就听说一个很正规的网站,还是留守儿童的一个专门抚养的机构,可里面的老师却是性侵孩子的主谋,并且将那群小孩子直接买给当地的人,很多都涉及到了政府人员,设计到的小孩子最小的才六岁,甚至有些孩子还被送去国外叫交易,受到伤害的孩子覆盖高达三十多人,被揭发的当事人还因为斗不过当地的人而被诬告险一些被害,若非媒体关注,并且在网上公布了很长时间,这个案子还是不会被发现,就因为他们打着正规渠道的幌子,即便是警方发现了却没有证据也无法定罪抓捕。

  想起来我的就暴怒,不知道世间多少人还曾遭受过这样事情的虐待和伤害,可我们能做到却只是零星一点。

  那助理皱眉摇头,练练否认,满脸痛苦,说她真的不清楚,卓风说在逼问也是问不出来什么来,最后还是拉着我先回了酒店。

  原本是很好的一次旅行,却不想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可如果处理不好,怕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

  好在,当天晚上就找到了月子,可她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手里攥着的就是商临脖子上戴着的项链,警察怎么问都不吭声,最后实在没办法,一个女警找到了我,带我过去,才叫月子开了口。

  月子说了事情的经过,我听到一阵心惊肉跳。

  她是被商临身边的那个男人带走的,就是卓风给我拍照片的那个时间,走了之后她才知道商临在昨天晚上已经出了事,是被那个人亲手推下山,是因为商临的决定要放月子走才会叫那人暴怒与商临起了争执。

  商临失踪后,那个人也带着人四处寻找,最后在凌辱了月子后要将尚临出事这件事诬陷给月子,月子当时逃了,这才被发现衣服在山下的一处山洞里。

  现在警察正在全城寻找吉他手等人,可商临还会没有任何消息。

  月子泣不成声,激动的几次跪下来求我帮她,我连声答应,也决定留下将这件事处理好了再走。!

  可两天后,警方那边有了消息,找到了吉他手,却始终都没有商临的踪影,再过几天如果还找不到,就宣布商临死亡了,只因为当时推下他下去的地方十分险峻,就算是刚铁之躯也未必能够存活,并且那一片山是个未开发的地方,担心附近有狼群,那就诊的死无全尸了。

  月子听后几度失控,最后被送去了医院接受心理治疗。

  最后我跟卓风是因为喵语生病这件事不得不回来的。

  才到了市内,就收到消息,商临找到了,被山上的一个收拾垃圾的工人发现,人夹在两座山的缝隙中,已经昏迷了三天,现在在医院抢救,这件事才终于落下尘埃。

  可几天后,我们在医院陪着喵语的时候看新闻才知道,真但是正如我所想,商临所在的工作室就是买卖人口的机构,并且受害的人已经多达一百多人,商临就是其中之一,而他的奶奶就是机构组织的一把手,人死后商临接了下来,却诚心向好,毕竟他也是受害者,并且想从身边的月子开始将她放了,无奈自己身边的人看的紧也的受不了,他才会一步步被紧逼成了现在的样子。(!≈

  卓风跟我看了新闻一句话没说,只觉得这件事就好像在电视里面才看到,我们无意间遇到,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可至少叫余下的受害人得到了救治,可如果就像月子说的那样,其余的孩子也都不想回家的话,被解救了是好还是坏呢?

  我不禁唏嘘起来,一个人的一辈子,受到家庭的影响真的是太过深重了。

  喵语最近吃坏了东西,总是肠胃不好,医生说些小孩子才接触米饭这些东西会有些不适应,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暂时还是必须喝奶和一些米粥才行,看着喵语日渐消瘦,我无比心痛着,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卓风从公司回来,最近忙的脚不沾地,还要找过我们娘俩,我实在过意不去,看着他放下了米饭我说,“老公,要不你回家休息几天吧,我来照顾喵语,这边也没什么事儿了,我们后天就回家了,你公司事情那么多就不要来了,实在不行我将我妈妈叫过来陪我几天。”

  卓风摇头说,“没事儿,我手头上的事情都差不多了,现在只在收尾工作,大概下周就可以全身的抽身离开了,托管以后我之复杂看一些文件签字就行,你这边的公司暂时交给了冯飞,会没事的。”

  我还是不放心的叹息,日子过的好像平淡了,可我们却都有些不安。

  “老公,我们真的要出国了吗?最近郑盼盼还联系你吗?”

  肖恩那边一直没消息,郑盼盼也好像消失了一样再没大叫我们,我反倒觉得奇怪了,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没有,或许是想通了吧,不用管她,我们自己过好自己就行了,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人情这个东西是一辈子都偿还不了的,只是也要有个限度,不然谁都受不了,不去想那么多,眼下是照顾好你们娘两个。”

  我笑笑,“放心吧,我没事,喵语也没事。”

  喵语呵呵的笑,小家伙瘦了后尖下巴都出来了,看着更像卓风。

  我说,“老公,卓风真像你,你看看她的小尖下巴,典型的瓜子脸呢。”

  卓风揉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说,“那是肯定的,我的娃就必须像我,大美女。”

  喵语好想听懂了嘎嘎大笑,逗的卓风也笑出声来。

  看着孩子的欢声笑语,倒是叫我觉得生活还是有那么点希望的,一想到月子那样的小姑娘,我就浑身难受,好在事情解决了。

  卓风说,“其实世间很多这样的事情,只要有利益,再危险的事情都有人回去做,只是看利益多大,当时那个留守儿童网站的事情就知道那个男人每联系一次女孩子出去就会赚一千到几万不等,三十多个孩子,并且他还得到了不少奖项,名利双收的事情哪怕是知道是犯罪也回去做,而商临这个事儿……哎,一言难尽,我们没生长在那样艰苦的环境,自然体会不到里面的艰苦,没有办法说月子跟着商临是好还坏,至少月子知道自己如何选择,不要去想了,月子过了下个雨就成年了,社会挤过会被安排的,至于商临……应该不会判刑,他没做坏事,也是受害者,并且背地里还放了不少的孩子,相信会宽大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