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44节

  第925章 翻看电话

  希望是吧,我心想。

  三天后,喵语出院了,佳佳跟陆少过来帮我,卓风因为公司那边做交接不得不过去就不能陪我了。

  到了家里没多久,佳佳就说,“哎,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盼盼的保姆啊,之前联系了我,说找不到你们,问问你们还要不要保姆了。”

  盼盼?这个名字是实在太敏感了。

  我问,“全名叫什么啊,怎么会联系上你们?”

  “哦,之前陆少在盼盼这家家政找过保姆,后来去领人的认识后遇到了管事儿就随便问了问,留了电话之后没几天就打了进来了,保姆不叫盼盼,是家政公司叫盼盼。”

  我笑着点头,还真是我多疑了,事情太多,都要把我过成一个神经病了。

  我说,“知道了,我回头去当面问吧,找保姆的事儿不能马虎了,你们那个保姆阿姨怎么样?”

  “还不错,很大年纪了,做饭很好吃,不过是做个饭菜,没多大事儿,我在家的话都我自己做了,陆少也经常帮忙。”

  陆少那边逗妙语玩儿,没工夫搭理我们,我回头看一眼,笑着说,“佳佳姐,你可享福了,现在陆哥一直都不出门了吧?”

  “恩,倒是不错,可我还没想好结婚呢,我想就这么过也不错,反正都有了夫妻之实了,结婚不结婚的有什么关系?”

  我想也是,现在多少夫妻都是这样的,反正是有夫妻之实了,并且生活在一起也有了孩子,是否结婚也不那么重要,“哦,只要孩子好,别的都是次要的,对了,公司那边呢?你的超市还想继续开着?”

  “开啊,现在已经连锁了十几家了,还不错,嘿嘿。”

  我看佳佳笑的一脸幸福就知道日子肯定很好。

  我们闲聊了一下午,等卓风回来了一起吃了饭陆少一家才走,人一家四口,离开了家里顿时冷清了起来。

  我抱着喵语回头看着偌大的别墅房子,不禁惆怅起来,房子在大,还不是只住一两间,只要温暖,多小的房子我都觉得高兴。

  “老公,我们出国后买个小一点的房子住吧,太大了我总觉得空旷的没温暖。”

  卓风也抬头看了看这个大房子,开玩笑的问我,“不喜欢大的了?什么样的东西大的都不想要了?”

  我纳闷的回头看他,这话里有话啊,可我没想到是什么意思,皱眉打量他,只见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奇怪,跟着暧昧的回头亲了我一下,就笑了,“呵呵,傻瓜,不懂吗?”

  我一愣,上下打量他,顿时脸就热了起来,不禁好笑的捶他,“你真坏,女儿还在,你疯了?要是听的懂怎么办?”

  卓风哈哈大笑,捏了一把喵语的脸颊,“听到懂也没关系,早早的叫她知道男人的坏,不是很好吗?”

  “真是,还说?走了进去!”

  卓风享受般的眯了眯眼睛,长臂圈住了我们母女两个,一起走进了别墅。

  哄喵语睡着了没多久,卓风的电话就响了。

  我一向是不怀疑卓风的电话里面藏着秘密的,并且也没有那个习惯翻看他的电话,从前他的电话密码是我的生日,现在改成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尽管我早就知道,可也从未想过去仔细翻找调查过什么,可今天却不知道我是怎么了,看着他的电话放在那边我就想翻看翻看。

  电话拿在手里,就像烫手的山芋,上下翻转了好几遍才最后决定打开里面的通话记录,最上面的是李哥,之后的是一些他的客户和陆少等的朋友,他的电话一直都很多,又因为电话跟我的电话一样不分公私,所以不管是任何人打将这个电话都能找到他。

  我想了会儿,继续向下查找,里面的一个陌生号码吸引了我。

  这个号码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郑盼盼的号码最后面三位跟我的生日很近,郑盼盼打给我的时候我一度以为是她估计买的这个号码,所以就记忆深刻。

  之前卓风是存着郑盼盼的号码的,可现在却已经删除了,并且将她的号码存入了黑名单。

  我打开后只看到一些早就删除的通话记录讯息,还有一些放在黑名单还没看的短信。

  我从上至下翻看,内容都没什么,只有郑盼盼单方面的消息,像聊天一样的问卓风吃饭了吗,睡觉了,想她了吗等等一些内容。

  看样子卓风是根本就没看过的,任由这些消息存在黑名单拦截里面,已经挤压了好几十条。

  我看完后心里不是滋味,因为看似郑盼盼已经很久没打搅我们,可这短信的时间上可以去顶,就在十分钟前她还在给卓风发消息。

  小安那边始终都没有消息,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郑盼盼这个人就这么神秘不好调查吗?我想不明白。

  我再看卓风的微信,没有郑盼盼的微信,里面联系人也只是朋友,客户都没有,所以很干净,可我还是觉得会在他的电话里面看到我不想看到的东西。

  卓风在外面问我,“老婆,喝水吗,我做了柠檬水。”

  我愣了会儿,将电话的全部翻看内容记录删除放回了原位,才紧张兮兮的出去,“我是有点口渴了,你给我准备一杯吧,老公,我想跟你说点事情。”

  卓风应声,人已经在楼下了,我走下楼,看着他在厨房忙,手法快速的做了柠檬水给我,递给我时候笑着在我的被子上撞了一下,“干杯。”

  我笑着接过来,说,“干杯!”喝了口才说,“你最近都忙完了所有的事情吗?那订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走吗?”

  “恩,下个月十五号,我们过完了结婚纪念日就走,到时候给喵语补过一个生日宴会,只通知家里人,别人就就不要来了,你说好不好?”

  我想也挺好,于是答应下来说,“很好啊,那就这么做吧,通知的事儿我来做吧,你不是公司那边还有事情没处理好吗?”

  “恩,还有一点,不过不忙了,只是……”他走过来,搂住我,抱住我亲了下,笑着说,“我们一区去看看肖老大。”

  我哥哥肖老大在戒毒所做义工很久了,表现很好,并且已经转成正式的员工了,之前就听说要摆个酒席庆祝一下,可这个酒席卓风觉得意义很大,于是想摆大一些,毕竟肖老大在社会上的地位也是很大的。

  我高兴地一点头,喝光了柠檬水,依靠在卓风怀里,想了想,就想刚才我翻看他电话的事情说了,“卓风,我刚才做了错事了。”

  “什么事儿?”

  “我翻看你电话来着。”

  他愣了一下,跟着就笑了,“然后呢,看到什么了?”

  第926章 奇怪

  “看到了很多啊,郑盼盼的短信都要把你的电话内存占满了。”

  卓风痴痴的笑了一会儿才说,“是吗,我还以为是垃圾短信,一直没注意,那她都说了什么了?”

  我摇头,“没说什么,就是像聊天一样给你发了很多,我在纳闷,她这么锲而不舍的因为什么,你看啊,你都不跟她联系,只是她单方面的热乎,这不累吗?你不觉得奇怪吗?”

  之前郑盼盼纠缠的时候我就想了,始终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

  卓风皱眉想了会儿,“据我了解她这个人的确是个很执拗的人,当时在大学的时候发生事情对她造成了不晓得影响,可跟我之间好像没有必要这么执着,我当时也奇怪,就是没多想,你这么问了我不禁觉得这件事还真该多想想了。”

  我仰头看他一眼,顽皮的扯他的头发,“老公,你看啊,我们走之前是不是要将国内的事情都处理干净了才走的放心?郑盼盼这边看似没什么,可她这么执拗的给你发短信一定有蹊跷,你介意不介意我去调查?”

  卓风呵呵两声干笑,“你没调查吗?肖恩那边没给你消息?”

  我就知道瞒不过他,不过也没诚心要隐瞒,就说,“肖恩那边还没消息,我也没催促,从山上回来后我就没想这件事了,只是刚才突然想到了就看了你的电话,觉得事情很奇怪。你说啊,一个女人,要多有多么深厚的感情才会这么执着的坚持呢?毕竟你一直对她很冰冷啊,并且不止一次的拒绝了,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女人跟男人不一样,女人在面对男人的几次拒绝后再难过也不会纠缠了,所以在女人这边考虑来说,我是相信郑盼盼这边肯定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的。”

  尤其,我看郑盼盼的短信,看似是单方面的东西,可我就觉得她像是在跟卓风聊天,情侣之间的暧昧聊骚啊。

  “这件事……”卓风深吸口气蹙眉点头,“的确是这样,那你调查还是我来调查?”

  “你没关注她吗?”我问。

  卓风笑,捏我鼻子左右摇晃了一下,“你说呢,我最近都在公司,这件事根本没放心上。”

  “哦,那我调查吧,在出国前都处理干净了我才会觉得安心。”

  “恩,那你小心些,你带着小张一起,危险地事情叫别人去做。”

  危险?我不懂的问,“还能有什么危险啊?”!

  卓风蹙眉,看着一个地方沉默了起来,很久后才说,“就是觉得那个女人不简单,之前在山上的时候我跟她来往的也不多,顶多给我送饭,每天过来看我,说说话就走了,我那时候就想着怎么走出山区,没多注意,现在觉得,那个女人有点奇怪呢。”

  卓风也觉得奇怪了,那我的直觉肯定是没错了。

  我说,“也好,那我就去调查了,不过你的电话我要交给肖恩好好检查才行。”

  卓风呵呵大笑,捏我身上的肉,“好,那你的电话给我用吧。”

  “恩,那我们去睡觉,抱我上去。”我一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怀里撒娇。(!≈

  卓风甜蜜的笑了一下,低头捧着我的脸亲吻,绵长的吻渐渐松开,薄唇擦着我的脸颊过去,最后落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吸了一口。

  我吃痛,知道这一吸怕是又要有葡萄了。

  吸完了他抬头说,“小惩罚,下次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不要偷偷的做,我会介意的。”

  到底是隐私,我这么做是不好,我锁不好意思的缩脖子,推开他的脸,“我明天又要多涂一些隔离霜了,别吸了,被喵语看到了都老想着捏我这里。”

  卓风一伸手,笑着将我抱起来,在怀里还晃悠了一下,“上楼,我们有事床上说。”

  床上的卓风就是一个喜欢调情的高手,他知道我的敏感点在哪里,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感受,更加知道我能坚持多久,给我足够的温柔和冲撞,叫我对他的身体欲罢不能。

  事毕,他仍旧将我压在身下温柔的亲昵,同我说起了在山上的事情。

  当时事发之后,他被大海冲走了,或许是因为昏迷时间太长,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躺在床上的时候经常做一个很长的梦,后来清醒了才知道那个梦里的女人就是我。

  他说,“我当时也没想明白你那个时候才十五岁,我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孩子起了别样的心思,后来才知道,其实这感情来的就是很奇怪,只因为你那个时候与我很小的时候看过的一个电影明星很像,你搜一下,叫桂兰,很有名的一个明星,现在已经不出来了,她当时拍的一个电视剧就是乡下打工妹,你们的穿着就是一样的,或许是因为懵懂期,我当时就琢磨着我肯定要找那样的小姑娘谈恋爱,时间久了就忘记了,可见到你后我就想起来了。”

  卓风当时在我还没成年的时候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我多少次勾引他都不成功,还以为他是不喜欢我,原来是因为想等我长大。现在看来,他对我的感情更长久呢。

  我笑着问,“那你发现我不是你要的电影明星后失望了没有?”

  他摇头,“是很庆幸你不是电影明星,不然我就得不到你了。卓尔,有你在,真好!”

  卓风伏在我怀里,我捧着他的脸,好似怀中躺着的就是我忘不掉的宝贝,这么多年来,我们相互扶持的走过来,如今生活接近平静,回头过去琢磨从前那段事情,当真是一路心酸。

  “老公,我们不会再分开了,对吧?”

  “对,以后再也不提离婚的事情。”

  我点头答应,“好,再也不提。”

  整一个晚上我们都没动将彼此松开,我躲在他怀里要跟他黏在了一起,一整夜都睡的安稳。

  早上起来,盼盼家政公司的人说有了保姆名额,叫我们过去看看再决定,卓风说照顾我跟妙语的人不能马虎了,要亲自带我们过去,忙了一早上,我们也才简单的吃了饭就出了门,到了家长公司却见到了叫我一直不放心的人,郑盼盼。

  可奇怪的是,她来这里也是找阿姨的,并且与我们是巧遇。

  卓风看她一眼,没吭声。

  我出于礼貌主动打招呼,“郑姐姐。”

  郑盼盼笑笑,过来握手,“卓尔是吧,我们又见面了?”

  我也礼貌性的笑笑,“是啊,真是巧了。”

  “恩,说来也是巧了,可保姆阿姨只有两个,我都需要,你看你们这边是否可以将人让给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