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46节

  第931章 祸害

  我们安静了会儿,卓风还想在抽烟,看喵语奔着他跑过来才将香烟熄灭,跟着说,“我们明天就回去,这边的事情你们盯紧一些,郑盼盼这个人我要体现解决了才行,不然一旦王洛真的出来了,肯定是个祸害。”

  到了这个时候我不得不问卓风隐藏我们身边的另外两个人是谁了。

  他却只眉头打结,半晌哼出两个我都有点不太相信名字来,“沈之昂,冯飞。”

  我大惊的望着他,那沈之昂我还能接受,可冯飞……

  “冯飞的账目一直不太对,后来突然有一天他那边的问题解决了,我就怀疑了,可当时我在怀疑的是陆少,所以没多追查,现在看来,问题就出在他那里,所以我也在想,当时你出事,将你带走后不是冯飞被打昏才被人扔下还,而就是他做的。”

  我险些惊讶的失手扔了手里的茶杯,一脸的惊讶。

  王闯不懂我们这边的人际关系自然不懂得里面的厉害。可王威在国内呆了很久,后来也跟着我们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实在回到冯飞这个人的,不禁皱眉低头琢磨,过了会儿不太相信的问,“那你们的公司岂不是很危险?”

  卓风摇头,“公司后来我在做,卓尔那边的公司更是安全,现在整个账目系统都必须经过我们两人签字,就算出事也不是在账目上,我担心的是公司内部,冯飞这边埋藏很深,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了就是大问题,不过资金不会出问题,我担心的是人员流动和内部的的资料。”

  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最怕的出现叛徒。所以,我当时非常生气我们之间的叛徒是陆少,现在却确定是冯飞,简直是晴天霹雳。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卓风。”

  卓风吸了口气,才说,“是,必须回去,不过这边我还想再等一等,三天后王洛这边审判,在里面关着他逃走的机会不大。”

  王闯却摇头,“不见得,我父亲的替身都有三个,若非我们常年生活在一起,我们也很难分辨到底是不是我们父亲,至于王洛,你们能说他就没有替身吗?”

  卓风一愣,豁然起身,看看趴在他腿边的喵语,又看看我,一点头,“我们现在就走。”

  王威也跟着我们站起来,“我一起去吧,正好要出差,我想能帮上点什么,并且王洛身边的人我想我能认出来。”

  王闯也说,“也好,你过去就是了,公司这边我来处理。”

  两兄弟一点头,当时就叫私人飞机安排好直接拉着我们离开了。

  两天后回国,瑞士那边也立刻来了消息,王洛失踪了,狱中突然起了火,死了很多人,其中也失踪了很多人,就有王洛在内。

  我们才飞机落地,卓风就慌张起来,当时要安排我跟妙语暂时去乡下,在我杜鹃坚持下才没叫我们离开他。

  这么多年来一出事就叫将我藏起来毛病还是改不了,可我不能看着他一个人社险,我也要出一份力。

  回家后我叫路少跟佳佳照顾喵语,我则直接去了公司,此时,冯飞也在。

  冯飞刺开完会出来,看到我过来,笑了,一伸手,跟我很自然的打招呼,“好久不见你了,最近在家里很不好吗,怎么一片疲惫?”

  我点头,看他一眼,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低声说,“冯飞,我们私下里谈谈吧,好吗?”

  冯飞是我一直相信的人,也是卓风的好兄弟,当初两人练手对付冯科那时候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没闹过任何矛盾,甚至都没红过脸,争吵都没有,不管冯飞对我什么样子,至少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君子,可谁会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君子会成为最后害我们的大?

  坐下后,我给冯飞倒了杯清查,他没喝,只看着我。

  我想,他是知道了我叫他来目的了吧?

  冯飞也是聪明之人,不显山不漏水的那种,很有自知之明的那种聪明,从不做冒失的事情也不做亏心事,我无法将他跟王洛那种人联系在一起,更加不相信当时将我扔进大海的人是他。

  我深吸口气,如何都无法很快的就直接问出口,可我既然都做足了准备交手,必须要正视我们之间的关系。

  “冯飞,我们在一起合租很多年了吧?”

  冯飞点点头,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是,三年了。”

  真快啊,一恍惚就三年了,我们从最开始不是很熟悉到了现在的相互帮助,一同开办公司,上市谈业务,起初连资金都不分开,可如今却敌对的敌人。

  我还是不能接受。

  我说,“冯飞,你在国内的生意还好吗?”

  “恩,我的公司还不错,不过是小打小闹,不过我们的公司最近业务是很好了,你……想问什么?”

  我不自然的笑笑,一点头,还是说了,“直接说了吧,我跟你之间不想费那么大的力气去猜测,我就问你,王洛给你的好处筹码很大吗?”

  冯飞一愣,渐渐地,脸上的温和就像初春的天气下慢慢融化的冰,一点点的化为了一滩河水,风一吹,就没没了影子,转而是里面的马满目疮痍,看起来无比的灿烈。

  沉默中,我们都没有想要先开口的意思,他继续沉默,我也等待他的沉默。

  就在这样的沉默中,我要知道的问题怕是已经有了正确的答案,卓风的怀疑是对的,他就是王洛的人,只是不知道已经跟王洛合作了多久。

  许久后,他才说,“卓尔,我说过我爱你。”

  是啊,不止一次说过,爱我没错,我不爱也没错,可不能将这份爱与不爱隐藏在阴谋中吧,我不是很理解的皱眉。

  他又说,“你不相信,是吗?”

  我不是不相信,我能感觉到他浓浓的爱意,可不代表我就必须接受。

  我没吭声。

  他继续说,“冯科也爱你,你也不相信,是吗?”

  这事儿跟冯科有什么关系,并且冯科最近不是在哎做生意忙的飞起不在市内吗,他跟冯科之间似乎也每到了非要互相绊住的那种好关系吧,就算是兄弟,也是彼此不看好对方的兄弟。

  我不禁蹙眉,想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却说,“如果我说,我不是王洛的人,你会相信吗?”

  难道卓风猜错了?可刚才他的表情明明在告诉我没说错啊。

  我没吭声,只盯着他的面部表情确认。

  过了会儿,他竟笑了,笑的是那么不自然,一点头,“没错,我实在跟他合作,并且最开始是通过杜建相识的,但是我敢说,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跟卓风的事情,你相信吗?”

  第932章 谢晶晶怀孕了,我的孩子

  我还是没说话,只盯着冯飞的眼睛看,想在他那双一直没什么表情的眼睛里面探究出什么不一样的情绪来。

  过了许久,他突然告诉我,“谢晶晶怀孕了,我的孩子。”

  我大惊,眼珠子都要飞出去了,脑袋瞬间嗡鸣。

  他豁然起身,背着手站在靠着窗户的地方,显得有些局促,半晌才告诉我,“我爱你,可你不接受,甚至不相信,我想那就算了吧,爱你与否是我的事情,你是否相信没关系,我还不能去找爱我的人吗?谢晶晶是你介绍给我的,来我的公司也是你安排,当时我亲自接见,你知道我在她身上看到了谁吗?看到了你。”

  他突然转身,打量我,轻笑一声,眼神中满是可笑的样子,继续说,“可是谢晶晶的身边还有张川,我总是弄不明白,为什么我喜欢的女人身边始终都有别人,后来我主动约她出来,吃饭,喝酒,唱歌,逛街,甚至我们一起出差。在国外,我们发生了关系,很美好。当时她告诉我是自愿的,她不喜欢我,喜欢张川,只是想发泄,可我无所谓,我不强求什么,可男女之事就是这么奇怪,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我们很多次,呵呵,数不清了,可你知道吗,无数次的性关系里面我始终将她当成了你。几天前她告诉我怀孕了,要去医院堕胎,我没同意,我说给我们点时间,至少在能够堕胎的这一个月里面我是否该好好的考虑一下未来。我想我能够忘记卓尔你,她忘记张川。我们已经几天不见了,都没有再联系,我不知道她是否在按照我说的做,可至少我在做。卓尔,你突然问我是否接受了王洛的好处,呵……”他陡然一声冷笑,就好像一只带了剧毒的猫爪子狠狠的抓向我的心口,痛的我五脏六腑都拧成了一坨。

  默了会儿,他才继续说,“我说我没有,你还是不会相信,对吗?所以,我说,我做了,我接受了他给我的五千万注册资金,代价是我将你扔进大海,再之后,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但是我给你的身上束了木头,你才会一直漂流,我想去找你,等事情结束就去找你,谁知道你失踪了,我找不到你,王洛也失踪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安全的,他不会杀你的,他要的是你。”

  我不懂,王洛要我做什么,要我手里的东西才对,我跟他可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啊。

  “冯飞,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细长的眼睛透过厚厚的眼睛,满是悲怆却又冰冷,“意思是,王洛不会杀你,真想杀你的人是王权。王洛答应王权将你扔进大海,至于生死他没说,条件就是你手里的玉钥匙,可王权突然反悔了,只因为听信了医生诊断说你是他的女儿,所以才要你脱身,这才是为什么卓风会发现王权会救你而不惜去坠海的原因。而你,是关键。你知道那玉钥匙是关键,其实你才是关键,就因为王权相信你是他妻子当年留下的私生女,却不相信杜红,杜红的检测被掉了包,所以王权后来看到的检查报告是假的。”

  我的觉得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

  王权一直跟杜红争抢玉钥匙,却不当杜红是他前妻的私生女,而当我是,后来还以为我是我妈妈代孕所生的的女儿用的是他的精子,这里面好乱啊。

  我证低头琢磨,那冯飞笑着继续说,“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全都是王洛的阴谋,只不过是牵着王权的鼻子走,叫他以为杜红是敌人,那就是敌人,叫他知道你是王权的女儿那就是他女儿,最终原因,王洛只想要你手里的玉钥匙,而除掉王权,借用卓风之手,卓飞卓风后来想通了这里面的一些不对才跑去救王权,那岛上的事情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他说的另外一种结局就是王洛会将全部的责任退给卓风,而我则被王洛带走,冯飞得到五千万,陆少也被冤枉?

  却没想到我失踪,卓风突然帮助王权,陆少直接脱离开了干洗,冯飞拿了钱,杜红也败走离开,这才扭转结局。

  我使劲搓了搓脑袋,有点疼,如果不是我直接来找冯飞,怕是这辈子都无法调查这里面的事情了。

  冯飞轻笑,问我,“你说,我还会做什么?我爱你,我爱你。”

  咣当!

  我办公室的房门被踢开,谢晶晶提着一个纸袋子站在门口,一脸的悲伤,满脸的泪水。

  我慌乱的看看她,看看冯飞,要去跟谢晶晶说清楚,不想谢晶晶甩开了手里的袋子,那袋子里面的几只口红飞了出去,擦着我的脸过去,痛的我浑身战栗。

  她尖叫,不是冲我,而是对冯飞,“你可以不爱我,为什么要骗我,难道跟你上床的时候你的温柔全都是因为卓尔吗?冯飞,你简直混蛋。”

  冯飞蹙眉没吭声,任由谢晶晶发狂。

  我却担心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她红着眼睛看向我,狠狠地一抹脸上泪痕大声质问,“卓尔,你还要相信这样的男人吗,你告诉我,你还要相信他吗?孩子都可以行骗,那还有什么是不能骗的?他无非就想要个孩子,至于什么婚姻,什么爱情,都是狗屁。”

  我早就被这个事情弄丢慌乱无比了,此时的我比谢晶晶镇定不了多少,她说的话我也听不进去,只担心她别因为太过伤心出了事。

  我安抚她,“晶晶,我们好好说,你别生气,你的孩子。”

  谢晶晶冷笑,指着冯飞大骂,“你是个比冯科和王洛都要卑鄙的小人,你不配得到任何人都感情,卓尔不相信你爱她是注定的,你也休想得到我的孩子,休想。”

  谢晶晶一转身,再深深的踹一下房门,转身离开。

  我走出去两步要去追,冯飞先快我一步冲了出去,“我去,你在这等我,我还有些话没说完。”

  我站着没动,只盯着谢晶晶飞冲去的背影大叫,“晶晶,慢着点。”

  两个人一离开,偌大的办公室瞬间炸开了锅,当即开始低声议论起这件事来,看来,谢晶晶跟冯飞之间的关系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我叫来了李子助理,问了这件事。

  她百般犹豫后才告诉我实情,“其实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您不在公司,您的闺蜜谢晶晶经常来的,两个人有时候在办公室就……我们都知道。后来才知道谢晶晶是卓总的朋友,并且那个谢晶晶是有男友的,我们才觉得奇怪,可都是你们领导的事情,我们只能当做不知道了,就算是觉得不舒服也只能忍着,我也没好意思跟您说。我以为卓总早就知道,没想到卓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