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47节

  第933章 麻烦了

  是啊,我的好闺蜜,我的合作伙伴,卓风的好兄弟,竟然隐瞒了这么多事情,甚至已经在我的公司在我办公室里面发生了关系,直到现在有了孩子我才直到这件事。

  我久久无法平静。

  谢晶晶当时跟我说与张川分手,我还以为是生气随便说说,没有想到那么快就分手了,原来是因为她已经跟冯飞在一起了,甚至还怀了孩子。

  那么张川是否知道这件事,还是说早就察觉出了不对才跟谢晶晶闹的?

  现在的事情关键是谢晶晶怀孕了,冯飞想要保住孩子,可两个人之间是否真的有感情呢,有感情还好说,慢慢的气消了也就过去了,可如果没有呢,冯飞真的像谢晶晶说的那样只是想要孩子的话,这件事就麻烦了。

  谢晶晶我了解,她不是一个吃哑巴亏的人,从前为了我跟高可可打架的事没稍作,现在冯飞如果真的是利用她利用我,那谢晶晶肯定会闹个鱼死网破。

  我沉闷的出乎口气,觉得有些气短,这件是叫我无比震惊,就发生我身边,远比发生在我身上还要令人无法接受。

  谢晶晶,我为数不多的好闺蜜,我要怎么帮她?

  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卓风很快知道了,当天下午就给我打了电话,说是约好了冯飞坐下来一起吃饭,我问是否有谢晶晶,卓风只说没找到人叫我先过去。

  我事先换好了衣服过去,餐厅就在附近,进门前就看到了卓风跟冯飞的车子,我看了两辆车子一眼,才快步往里面走。

  两个人男人面对面坐在餐厅的最里面,分别空出来的位子显然是给我和谢晶晶留着的,可不知道谢晶晶现在在哪里,我打了无处电话也无人接听。

  我过去,卓风和冯飞同时船头看向我,卓风起身帮我提了包放在他的位子里面,帮我拉开了椅子,我顺势坐好,一抬头,对上了有些红的双眼。

  他除去了眼镜,因为长久的佩戴眼镜眼镜有些变了形,显得有些武神,他微微眯了眼镜看我,只是不知道这个距离是否能看清楚我的样子。

  我也打量他,无关乎感情与否,只担心他这个人现在的情况,直接问他,“你们怎么样了,她呢?”

  冯飞听我说话这才将目光移开,摇头轻叹,“没找到,走了以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想冷静几天就走了,我去了她家里没找到人,车子也不在。”

  谢晶晶都去处不多,从前没买房子的时候喜欢去张川的家里暂时,偶尔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后来买了房子就一直住在自己的小公寓里面,除却出差或者去我那里,她一般不会远走另谋住处的,并且是个比我还认床的人,怕是去了别的地方也睡不着。

  相信她害死家里,只是躲着不想见人罢了。

  我说,“等晚些时候我去找找看吧,现在怀着孩子,我担心她。”

  卓风也劝说我不要担心,叫了服务生上菜,我们低头吃饭,再没提这件事。

  吃饭间,彼此也没有再说话,只偶尔听到卓风接电话说公司的事情,快吃完的时候冯飞才说,“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

  我一怔,提着筷子的手僵在半空,手里的青菜啪嗒一声落在了桌子上,溅起来的油点子喷在我的手臂上,卓风了抽了纸巾过来帮我擦,低头看一眼没事儿才放心下来,追问冯飞,“你倒是说说哪里对不起了?”

  听卓风的语气是不怪冯飞的,卓风对待兄弟的感情一直很大度,哪怕是陆少多次利用卓尔集团的名义在外面做坏事也没说过什么,现在我没事,冯飞也没出事,王洛那边也没有再要挟冯飞做什么,卓风是不打算追究冯飞的。

  可冯飞却说,“是我将卓尔扔了海里面,我当时想过她会出事。”

  卓风突然笑了,摇头说,“不是,你考虑是卓尔如果被王洛抓走了肯定就生死不明了,并且你将她扔下去的地方是浅滩,不会冲走的,顶多在海边漂一阵子,至于后来为什么就飘走了,就要问一问杜红了。”

  啊,我们都忘记了一个关键的人,杜红,难怪当时杜红当时直接离开在没有出现。

  冯飞眉头紧缩,盯着卓风的脸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跟着,他一点头,放下了手里的酒杯,依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不知道在皱眉想什么,良久,一点头,一杯啤酒一饮而尽,再抬头,双眼赤红,却戴上了眼镜,可再厚的眼镜因为无法阻挡他眼神里面的歉意和悔恨。

  这份兄弟的宽恕和当时他的小人做法叫他倍感煎熬,一向光明磊落的冯飞的内心是无法接受这样的自责的,可事情已经发生,他想弥补又不知道从何处入手,错了就是错了。

  “冯飞,我不怪你,这件事都过去了,不管你处于什么目的,我理解你的苦衷,可现在我们担心的是谢晶晶,你好好问问你自己,真的对晶晶一点不在乎吗?之前晶晶给我打电话,跟我说了张川的事儿,她说要分手,说张川外面肯定有人了,但是她没有勇气去追查,于是当机立断就分手了,两个人分手后再没联系过,甚至都没有任何交集,分手的特别彻底,你知道那是多少钱的感情,说分就分了,现在呢?她跟你在一起,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却从未考虑过任何后果,你想想,她这是什么?”

  说谢晶晶只是玩一玩不图任何回报,那是不可能的。

  我相信冯飞也能想明白,这是当局者迷,就算是想明白,也未必看的透彻。

  感情大事情还需要自己去弄清楚,看清自己的内心。

  看他没吭声,只垂头盯着桌面,该是在思考。

  我则继续说,“你说爱我,可你真的爱我吗?你对我好我知道,可对人好不代表就是爱啊,肖老大对我也好,陆哥对我也好,甚至有些时候陆哥可以为了我跟卓风动手,你说这是爱吗?”

  冯飞一怔,猛然抬头。

  身边的卓风亦是浑身僵硬,捏着酒杯的手轻颤了一瞬,转眸看我。

  我没去探究他此时眼中的表情代表什么,只蹙眉盯着冯飞,想叫他知道,谢晶晶是一个不可多得好女人。

  “卓尔!”卓风突然叫我。

  第934章 托付给冯飞

  我最后扫一眼冯飞的赤红的眼睛才转头看向他,卓风不知道何来的怒气,却依旧隐忍,只抓我的手,放在手心里轻轻攥住,跟着才说,“回去后我们再说这件事,现在谢晶晶不会出事,你叫冯飞自己去决定,但是……”他话风一转,看向冯飞,提着酒杯在冯飞的跟前轻轻撞了一下,继续说,“我希望,我们还是兄弟。”

  冯飞盯着卓风的手没动,依旧在做最后挣扎,只迟疑了片刻,端起酒杯,一点头,再一次一饮而尽。

  兄弟之间的感情往往就是如此,哪怕是用刀子互捅,把话说开了,隔天仍旧可以互相搂着肩头哈哈大笑。

  我也舒了口气,希望两人不要因为这件事而闹生分,说来,如果没有冯飞,那我肯定出事了,是他阴错阳差的还救了我。

  吃过饭后,我们叫了代价,两个方向离开,我们才到家里面多久,冯飞就打了电话过来,告诉我找到了谢晶晶,正在商谈,叫我们不要挂念。

  虽然说不用挂念,可我还是等到了深夜,看到冯飞给卓风发了微信确定没事了我才能安心的上床打算入眠。

  卓风却在我身后抱住我,一直轻轻的呼吸,睁大了眼睛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也是毫无困意,想着今天的事情,心里就像是疯长出来的荒草,浑身疲惫。

  过了许久,卓风问我,“如果当时我出事了,我真想将你托付给他。”

  他?他说的是冯飞。

  将我托付给冯飞?

  我没追问为什么,只想着,卓风不会出事,即便出事了,我也不会苟活。

  隔日一早,天还没亮,卓风就去了公司,最后的交接需要很多程序,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不上账目,卓风不得不亲自过去查看。

  我起来看电话,谢晶晶给我发了很多条微信语音,我一条条的听下来,知道谢晶晶是怎么想的了。

  她爱张川,很爱,可是爱一个人不是必须要在一起,并且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多年,一路风平浪静,早就退却激情,如今慢慢成为了普通的感情,她有些无法接受,并且跟张川分手后再没联络,甚至直接删除了对方的联系上,她才开始一心的投入了跟冯飞之间的纠缠,有些荒唐,却可以麻痹她自己,这叫谢晶晶自己也分不清到底爱的是张川还是冯飞。!

  两个人一夜的交谈,谢晶晶决定堕胎,并且已经从冯飞的公司离职,下一步她打算出国,说是想暂时放松心情,至于以后都事情以后再说,目前不想跟冯飞在做纠缠。

  我以为她会在几天后才决定离开,不想我听到的已经是留言,等我打电话过去,电话已经关机了。

  我问了冯飞,冯飞也是惊讶她走的那么匆忙,可人都已经离开,决定后的事情不能再反悔。

  我问冯飞,“你对她不只是利用吧?孩子可以跟任何女人生,只要有感情基础,为什么偏偏走这样的方式?”

  冯飞在电话那头轻笑一声,意味深长的一声长叹,却没有回答我。(!≈

  挂了电话后,我盯着他的名字看到愣神,想到我们从相识到现在所经历的事情,突然觉得有点荒唐,打着爱我的名字在我身边,我呢?是否真的将他看做是我的合作伙伴了?

  我自己也迷糊。

  这会儿,冯飞的微信突然发过来,只有四个字,“我很爱你。”

  我的心顿时乱跳起来,慌乱之中险些扔了手里的电话。

  我急躁的起身在房间里面走了好几个来回,颗脑袋一片空白,最后直接将这条微信删除,才觉得叫我没有那么心虚慌乱。

  楼下,不知道是什么声音,我以为是喵语,可喵语在隔壁房间,我起身出去,意外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从前我们用过的月嫂。

  “妹妹?”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还以为我看错。

  月嫂冲我一笑,很不好意思的说,“卓总,我,我是被卓总叫来了,说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我也挺想喵语的,就来了,我,我才进门,在收拾东西,你继续睡吧。”

  有人帮我照顾喵语实在高兴,我高兴的出去,帮忙提东西,她拿了不少的土特产,还有两只大公鸡,转在麻袋里面,我提来公鸡咯咯的叫,惹得楼上的喵语哈哈大笑,小小的身子伏在楼梯间看着我们,一脸的高兴,她再小,也知道看到喜欢的人就高兴。

  月嫂一见喵语就开心的伸手要去抱,想了想,先去洗了手,担落身上的灰尘才跑过去将喵语抱起来。

  喵语哈哈大笑,拍打月嫂的脸颊,兴奋的在她怀里蹦。

  月嫂笑呵呵的回头对我说,“卓总,真好,喵语这孩子还认识我。”

  “当然认识了,除了家里人就你对她最好了,你回来就好了,我还能空下来时间去公司,你先带带她,我来收拾,你的衣服都带了吗?还是住原来的房间吗?”

  “卓总,我自己来收拾就好了,你放着吧,我就是想喵语了,我抱着就心情好,哎呀,真好,我从前带过很多孩子,等我走了再回去都不认识我,就这喵语喜欢我。”

  我笑着看她,同为母亲,喜欢小孩子是情理之中,可能够讲别人的孩子也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带还真是很难得。

  难怪昨天卓风说会给我个好消息,我还以为是公司那边的事情这么快就结束了,不想竟然是月嫂回来了,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请保姆了。

  不想,晚上又来了两个保姆,说是盼盼那边的家政公司安排过来的。

  我一想,这个事儿有些不大对,盼盼那边我们已经撤销了报名了,并且那边已经给我们退了定金,为什么就突然来了两个保姆?

  我看两个人也真像是保姆,做事麻利,主要是做菜也好吃,可我都没说录用啊,进来就做事,还真是少年。

  我提醒月嫂照顾好喵语,出来给卓风打电话。

  卓风那边该是在应酬,接了电话就很吵的声音传过来,还有男人的呦呵,不知道这是喝了多少。

  “老婆,嗝……怎么了?”

  隔着电话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气,无奈的说,“少喝点吧,李哥在你那边吗?自己开车去的?”

  “恩,李哥在,还有陆少,你疯子哥哥也在,才回来就被我们扣下了,明天再去咱们家,你,嗝,想来?”

  我的天啊,舌头都大了,可家里这情况我还真不能过去,也不想打搅他们吃饭,难得没有家庭的放松放松,我说,“没事没事,你们喝吧,早点回来就行,挂了啊。”

  “恩,好了!”

  电话挂断,我没急着回屋,站在门口回头看里面,才吃过饭,两个保姆在厨房收拾,月嫂已经上楼去照顾喵语了,楼下两个人头挨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声音很小。

  我好奇,偷偷的走过去,却听,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这家真好,之前咱们没能来,真是后悔,希望别再被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