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48节

  第935章 夜里见面

  原来是被赶出来的,难怪盼盼家政那边没有给我消息,不过来都来了,我也不能赶走,家里也需要保姆,多个人给我分担,我还能去公司帮帮卓风。

  进门前,我故意加重了脚步才进去,两个人听到声音也瞬间分开了,一个出来笑呵呵的问我需要不需要做点宵夜,我想卓风回来估计也是直接倒头就睡了,索性就不弄了,“别做了,你们早点去休息吧,楼下的房间除了南边那一间,你们住哪个都行,被褥里面都有,估计有点潮湿,明天天气好了就拿出去晒晒。”

  你阿姨笑眯眯的样子,身形富态,对我一点头,就张罗着赶紧收拾,我也直接上楼了。

  喵语已经睡下了,月嫂还在里面收拾衣服,我最近忙的焦头烂额,之前才从瑞士回来现在还没好好收拾,推门进去也帮月嫂一起收拾。

  喵语睡得沉,我们说话也不会吵到她。

  月嫂还是放低了声音跟我说,“回家后我就惦记着喵语,想着那小姑娘是不是又饿的大叫了,你说也奇怪,别人大家的小家伙吧不高兴了就哭,咱们喵语就喜欢闹,蹦跳起来的样子一看着就喜欢。”

  我笑笑,的确是,喵语很好带,不然我一个认真忙不过来,从前都是卓风在带,我经验也不多,现在卓风那么忙,那就只只能我来带了,可我还是觉得没掌握好如何带孩子,看到喵语哭闹我就慌了手脚了。

  “妹妹,你回来就好了,有人帮我,还能给我分担分担。”

  “是卓总叫人去我家里找我了,说你们要出国了,我想出国了肯定不回来了,那我就过来帮帮忙吧,我也是很想喵语的。”

  “恩,的确是要走了,最近事情多,实在找不到人手。啊,那你过来了家里人还放心吗,你的两个孩子都上学了吧?”

  “是啊,已经上学了,现在省心了。哎,在乡下不能接受好的教育,我就只能想办法弄到市里来,说来也是要感谢卓总,卓总帮我将孩子送到了市里多好学校,就是那个很有名的贵族学校,费用真高,我付不起,卓总说不要钱,我一问,人家说我们家的娃娃考试成绩好,真不收钱,我太感谢卓总了,所以我来这里帮忙也是应该的。”

  其实就是卓风给拿了钱了,哪有不收钱的贵族学校,一年学费下来要三十几万,尤其是小孩子,吃的用的都是钱,哪能就不收钱呢?不过卓风这么安排也不错,我没挑明,只笑着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

  月嫂跟我聊了会儿,看她困了就叫她先下楼去休息了,我则在喵语的房间等着卓风回来再去睡。

  可都十点多了,人还没影子,我着急打电话催。

  起初还没人接,再后来就挂断,我也有点生气,卓风不管那边多忙都会接我电话的。

  于是我将电话打给了疯子哥,疯子哥说早就散场了,并且他已经回了酒店,估计这会儿卓风就要到家了,是李哥开车,应该不会出事,叫我不要担心。

  我问了疯子哥回来住多久,他说我二叔已经退休了,打算给二叔和二婶办理出国手续到瑞士去生活,这次回来是做两个人的心里工作的,叫我明天也去帮忙说说。

  我答应下来,又说了会儿别的才挂了电话。

  再看时间,已经十一点,距离我给卓风打电话已经过去半小时,就算再远,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我实在不放心,电话也不打了,直接开车出去找。

  在半山腰上,看到了卓风的车,李哥不在车内,车窗子都开着,卓风也不知去向,我在周围找了会儿,给李哥打电话,不想,电话从不见远处的一处树荫下传来。

  我闻声走过去,看到那边站着三个人。

  李哥出来接电话,卓风站在最里面,背对着我的是个女人。

  天有些黑,我看不大清楚那人是谁,绕了一圈走过去,没迟疑,直接过去了。

  跟李哥碰头,他惊愕的看我一眼,一点头,侧身避让,我擦着李哥的肩头走过去,走近了才看清楚,跟卓风站在一起的人是杜红。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说还半夜在这里见面?

  卓风看到是我,直接从里面出来,顿时酒气扑面,拉住了我的手,手很烫,眼睛都是红的,不知道喝了多少。

  他回头对杜红说,“这件事就这样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卓尔,我们回家。”

  我神看一眼杜红,她好像瘦了很多,难怪刚才我没认出来,穿着浅灰色的西装套裙,看样子是才冲什么高档会议上下来,身上喷洒了很重的香水,夜风不大,可我还是闻到了很重的香水味。

  她看着我,没吭声,连通卓风的话也没回应,不知道是否听到了卓风的警告。

  我们四目相交,没有交流,我跟着卓风往外面走,才走出去没几步,杜红突然问卓风,“你不感谢我吗?这件事如果不是我,卓尔早就死了,卓风,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不兑现吗?背信弃义这样的事情卓风你怎么能做的出来?”

  卓风站住了回头看她,撇头打了个酒嗝,继续说,“是,我做不出来,可至少我知道这件事跟你脱不开关系,你说你大概是救了卓尔,谁证明?难道你去岛上的目的自己不清楚吗,非要在这里混淆是非,你又是出预算么目的?再有,我跟冯飞质检单事情轮不到你来插手,尤其你也不高出现在国内,我听说王洛逃了,现在应该偷渡到了国内,你还是找机会回瑞士都好。”

  杜红还想再说什么,卓风已经不给她机会,拉着我就上了车。

  李哥开着我的车子,我开卓风的车子,一前一后,顺着山道离开。

  到了家里已经午夜了。

  卓风一直没说什么,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轻轻的揉自己的太阳穴,我看了他几次都是欲言又止,直到进了房间我都没有问出心中的疑问。

  洗了澡躺在床上,我们相拥而眠,我却一直没有困意,瞪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月光,发光的月亮就好像一块巨大的月饼挂在天边,没过多久身后就传来了卓风的鼾声,这是喝醉了酒,一躺下就睡着了,刚才回来的路上都勉强清醒的。

  我无奈的深吸口气,觉得心里很难受。

  从前吧,我没觉得卓风身边的女人能给我造成多大的威胁,包括徐娇娇,李思念,还有后来的一些没见过面的女人,可是证杜红却真的叫我不能不在意。

  诚然,杜红的身上有很多优点,也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可不管怎么说,她始终都是卓风的前妻,两个人共同生活的了一两年,当时卓风跟对待她跟她的儿子真的就如真正的夫妻一样的无微不至,就算是过去了很多年,两个人之间也仍旧保存着我无法理解的那种默契和感觉。

  第936章 到底谁是小三

  卓风的身上总是发光发亮,哪怕是离开很多年,依旧无法忘却彼此内心上的美好。

  如果他跟陆少一样风流,那在他生命中不知道会出现多少为止轻狂的女人。

  我有幸能够成为卓风想要厮守的唯个,却在高兴之余,不知道如何叫这份美好保存完好。

  一夜未眠,叫我十分没有精神,浑身疲倦的我想赖床一整天。

  早上起来卓风做了早饭就去了公司,我们自昨天晚上回来就没说过话了,直到他上班前都不曾有过交流。

  我坐在饭厅的前捏着面包吃,喝着味道很奇怪的果汁,想着心事,这一整个晚上都在想着杜红的存在对我是多大的威胁,可我却无从下手,本不是能够做坏事的高手,自然不知道如何对付曾经对付我的女人还击,目前我只能等,守株待兔,活像个等待被威胁欺负的正室,看着小三兴风作浪。

  可在我们之间的这层复杂关系中,到底谁是小三,已经无法言说出口了。

  中午,我出了门,跟着疯子哥去了二叔家,二叔不想我们去打搅,竟早出了门躲开我们。

  我们吃了闭门羹,疯子哥无奈的看着被锁的房门,无奈的笑着看我,“卓尔,我们这是来的多余了?”

  我也无奈的说,“不是,或许是二叔还没想好呢,我们再等等吧,过几天再来。”

  疯子哥呵呵一笑,耸肩拉我出来。

  我们没去提车,只沿街走了会儿,绕了一圈再回来,二叔家还是锁门的,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先回来,到了我家里,疯子哥看了一眼家里的两个保姆阿姨和月嫂,笑笑,“还是出去吧,我喜欢人少的地方。”

  他一直喜欢安静我知道,我还真的忘记了家里人多。

  才转身,听到一个保姆阿姨念叨,“明明都叫我们辞职了还找我们回去,这不是坑人吗,我可不回去,在这挺好,那个女人脾气暴躁哦,还打人,太吓人了。”

  我一怔,这两个人之前是从哪里过来的我没有询问,可听这话该是一个很不好的雇主。

  我多了个心思,顺手给盼盼家政公司那边发了消息询问,对方告诉我这个两个人就是之前被我们预定的两个,后来去了郑盼盼那里,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回来了。

  所以,那保姆阿姨说的对方脾气不好说的就是郑盼盼,她还打人?

  “卓尔?”我一怔,差一点忘记了疯子哥还在我跟走。

  “啊,我在呢,怎么了?”

  “想什么那么出神,我再问你什么时候出国,卓风那边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吗?”

  我点头说,“是啊,最后的收尾了,可总是出问题,最近卓风忙的都见不到人。”

  “恩,我听说了,是账目不对,那就好好查查,或许是小问题,别担心,那你不先过去安排好吗,我看好了瑞士的一个小房子,很不错,你要是想去我就先预定下来,你看怎么样?”

  最近因为国内人出过比较多,国外的房子也是水涨船高,很快就被疯抢一空,想要先出去定居也是个难题了。

  可我还没想好是不是去瑞士,妈妈说瑞士适合生活,可那边有些不好的记忆,尤其是王洛那个危险人物还没消息,我可不敢就轻易决定过去了。

  我摇头说,“还不知道呢,我没想好,不过房子可以先买了,我回头给你钱。”

  “哎,钱是小事,就是觉得要是过去了我爸妈那边的工作就好做了,一家人都在国外还有个照应。”

  是啊,都走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否很多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可那边还有杜红,还有王洛,还有忘不掉的记忆。

  我笑笑,暂时无法确定下来,可房子可以买下来,哪怕是作为投资都是一个很好的项目,“那就买吧,我回头给你钱,价钱好说,就是地脚要好。”

  “没问题,我回头给你发资料,你确定了再签字,钱无所谓。”

  跟着疯子哥去了附近的小吃街吃了点东西,他说要回酒店补觉,我则去了公司。

  冯飞没来,临时请假后就不知去向了,我打了电话也是拒绝接听,公司的全部工作也随便的丢给了我。

  我看着罗成小山的资料实在头痛,人一旦闲下来就提不起力气工作,可这些东西只能硬着头皮处理。

  一个下午都叫我十分气氛,这些工作存在的问题已经很久了,为什么还是没处理干净?

  我开了紧急会议,等一切交代清楚了都是晚上九点多了,我着急回家,路上的时候接到卓风的电话告诉我有应酬。

  我当时生气,先写将车子撞在马路牙子上,紧急刹车,车子还是咣当一声,冲进了隔离带。

  我被吓得不轻,看着眼前的东西目瞪口呆,刚才脑子一片空白,甚至都忘记了想事情,怎么突然车子就这样了?

  交警在外面敲我的车窗子询问我情况,我半晌才镇定下来推开车门下来,却发现,脚上的疼痛犹如将我的骨头劈开了一样,我尖叫着扑向地面,交警一伸手,将我给拽住了,我才没跌在地上。

  “没事吧,还伤到了哪里?”我懵懂的摇头,还处在混乱状态,想了会儿才说,“脚,估计是扭到了。”

  “别动,我叫救护车,你看着我,看着我。”

  他拿了手电筒照我的眼睛,我勉强睁开看清楚,听他问我,“叫什么?”

  我说,“卓,卓尔。”

  “是卓总啊,那你这是回家的路上吗?”

  我点头。

  “还记得现在是几点吗,这是哪条街?”

  我都说了,思考的间隙才真的叫我慢慢镇定下来。

  我呼了口气,靠在车门上,等待救护车过来。

  交警判定我不是车子抛锚,而是旁边一辆飞驰的轿车撞到了我的后屁股,可那车子却掉头跑了,此时正在全城搜捕。

  交警顺便报了警,我等待警察做了笔录才被送去医院。

  医生说我是骨折脚踝脱落,需要在修养至少三个月。

  我一听坏了,我还要出国呢,这样子怕是又要拖延时间了。

  这个着急的打电话叫卓风回来,却听到冰冷的电脑女音提醒,“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大惊,为什么会关机,卓风去了哪里?

  我正慌乱,冯飞出现在了我跟前,帮我盖上了被子,顺带递给我一杯水。

  我愣神了会儿,才结果水杯,呆呆的看着他,“冯,冯飞?”

  “恩。”

  他很自然的低头整理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生活用品,毛巾牙刷,还有新买的脸盘,以及一个折叠的凳子,放下后这才坐在来对我说,“我看了电视新闻了,网上已经传开了,说是有人要开车撞你,现在全城戒备开始搜捕,我询问了你的医院就过来了,刚才陆少也给我打了电话,在来的路上。卓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