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4节

  第86章 李思念也是可怜人

  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安排,只是从前不会多想,现在却已经想的多了。

  我是多余的那一个,必须走。

  跟着顾程峰离开的时候阿姨过来送我们,她很是担心我照顾不好我自己。

  “阿姨,我都这么大了,我能做饭能洗衣服,我知道冷了穿衣服,热了脱衣服,我还知道睡懒觉,你还有什么担心的,更主要,我还有顾程峰照顾我呢。”

  顾程峰笑了,很是满意我这么回答,“就是,阿姨,你好好照顾好自己吧,实在不放心的话你跟我们一起去酒店,免得在这里伺候那么多人。”

  这话也是我想说的,可我没敢开口。

  阿姨反复摇头,笑着推我们出来,“别闹了,赶紧坐车走吧,一会儿就碰到他们了。”

  我突然紧张起来,想起卓风的姨妈那张脸和他表妹嫌弃的眼睛我就紧张,拉着顾程峰就离开了。

  晚上上课回来,等着卓风那边没人有陪着了我才和顾程峰过去。

  顾程峰走到病房门口不进去,我拽都拽不动。

  “我不去,你自己进去,不过我只给你半小时时间。”

  他这是给我和姐夫单独相处的时间,真是混蛋,我骂他,“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么做为什么?是不是想我给你戴绿帽子才开心?”

  他笑着抓头皮,“不是,我不是,哎,你进去就是了,看看卓哥就出来呗。”

  “我不,我们一起过来为什么要我自己进去,你跟我一起去。”

  “……我,我不在乎他生死,我不去。”

  这人倔强起来跟我一样。我也闹起脾气来,“你不去我也不去,那我们回去。”

  他拽住我,“别闹,进去,听话。”

  “谁闹了,你不进去我就不进去,你是不是傻?”

  他哎呦一声,“你这丫头,成,我们一去,真拿你没办法。”

  没想到,李思念也在。

  顾程峰看我一眼,抓我手紧了几分,他是担心我被李思念欺负了。

  不过也奇怪,我刚才跟卓风通过电话说这里没别人的,怎么这会儿李思念就过来了?

  她带了鸡汤,好似才出锅,还很烫,翻开的盖子上仍旧冒着热气。

  她一面盛汤一面笑呵呵的对我说,“卓尔,正好你也尝一尝,这一次可真的是我亲手熬的,味道不错呢,那边有碗,你端过来。”

  我看一下,站着没动。也动不了,手被顾程峰握着呢。

  不等我拒绝,顾程峰说,“姐,我们都吃过了,你怎么来了?”

  “哦,吃过了也尝尝吧!我听说你们过来,我就来了,就是想叫你们尝尝我的鸡汤。”

  竟然是故意的。

  我深吸口气,心里不痛快。

  卓风一直在盯着我看,好像有话要说。

  我回头看一眼顾程峰,他知道我的意思,继续对李思念说,“姐,你不回去忙工作吗?我听说你最近接了一笔大生意,不是很忙吗?这几天都没来,怎么就今天来了?”

  顾程峰故意接她的短,叫她难看。

  李思念的脸皮可是很厚的,她可不会在乎顾程峰怎么说。

  “小顾公子这是埋怨我不来看你卓哥了?我这不是来了吗?喝吧!”她笑着将汤碗端给卓风,坐在了他的身边。

  卓风没动,只轻蹙眉头。

  其实李思念不知道,姐夫是不爱喝鸡汤的,从前跟着我一起能喝一两口,他也经常做,但都是给我做,因为我那段时间总觉得发育不良,姐夫看了书说可以促进发育才会变着花样递给我做各种汤喝。

  李思念或许对卓风有一些喜欢的,可她却从未真正的去了解和关系过卓风。

  我看不下去的走过去,将鸡汤接过来,“李姐姐,我姐夫不喝这个的,并且他现在不适合喝这些,你给我喝吧,要不就浪费了。”

  我想我在给她解围吧,要不然姐夫一直不去接过去,她得多尴尬。

  不想,她突然抢走我手里的碗,我吓了一跳,那鸡汤喷溅出来,烫到了我脸。

  “卓尔!”李思念低吼。

  卓风豁然起身,顾程峰过来抱我,几个人同时动起来。

  李思念后撤几步,咣当一声摔碎了碗,暴怒的五官扭曲,有些狰狞。

  烈焰红唇也好似失去的色彩,燃烧着灼人的火,“卓尔,你太不懂事了。你姐夫都没说什么,你过来抢什么?我给你留了你那份,你还不满意吗?”

  什么和什么,我哪里是不满意,我……

  面对她满是委屈的脸和狰狞的样子,我竟然百口莫辩。

  卓风捂着胸口低吼,“住口!”

  李思念的肩头颤了一下,暮地转身,“卓风,你还要向着她我管不着,我知道我对你了解的少,可你给我了解你的机会了吗?你的眼中就只有她。担心她出事不惜半夜离开去了法国,你想过我和你家里人的感受吗?你说不想那么快结婚,好,我同意。你说你想给卓尔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好,我答应你。可你有没有回头看看我,我这几天都在哪里?你在医院,我就好过吗?我也在医院,我就住在隔壁,我高烧烧的浑身难受的时候你在法国,你什么时候能回头看看我?我才是要跟你结婚的人。”

  卓风满脸震惊,在震惊背后就是愧疚。

  我亦是浑身无力,无法面对这样的事实。

  我们都在为了心中的那个人付出,或许付出的方式不一样。

  可在这里面,谁又好过了?

  我们都知道李思念是恶人,是耍心机的坏蛋,可她也是渴望爱情,正在慢慢为了卓风而改变的女人。

  我后撤几步,拉着顾程峰,“姐夫,李姐姐,对不起,我们先回去了。”

  我落荒而逃。

  顾程峰紧紧的跟在我身边,一言不发,好似做错的是他。

  我突然停下来回头看他。

  他一把将我拉进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鼻音在我头顶上传来,“傻子,别道歉,你没做错。”

  我躲在他的怀抱里面感受着他给我的温暖。

  我或许还有温暖,那么李思念呢?

  我问他,“顾程峰,我们是不是都忽略了李思念的感受?她也是受害者。”

  顾程峰却说,“她哪里受害了,为了自己家族事业和得到卓哥不也是手段用尽吗?她明知道卓哥不喜欢她还那么卑鄙的付出,那付出等于是自找的,活该!”

  我深吸口气,仍旧同情她。

  “你们这么抱着好吗?大街上那么多人呢。”

  高可可的声音充满了敌意。

  第87章 卓风有弟弟

  顾程峰依旧紧紧抱着我,好似故意给高可可看一样,也不搭理她。

  我不得不扭过头去看着高可可,她穿了一身白,风吹起来将她散落下来的头发阿爷撩拨的好似开了花。

  她走到我们跟前,怒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要拽我。

  顾程峰低吼一声,“高可可,你别不要脸。”

  高可可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角,伸出去的手就放下了。

  “我,我就是看不得你跟别人在一起,我知道你们都好了,可我就是放不下你。”

  高可可带着哭腔。

  我不敢去看高可可的眼睛,生怕我就懂了恻隐之心放弃了顾程峰,那样就伤害了顾程峰。

  高可可说的对,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在这一场感情之中,我们都是失败者,尽管有人有温暖,身边有依靠,可我们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对方不爱自己,或者对方爱自己,自己却爱着别人。

  我能满足的就只有叫顾程峰心里好过一些。

  既然都做了爱情的骗子,何不叫结果好一些。

  高可可那边顾程峰八百个不愿意,我不能给顾程峰添堵。

  这是我第一次正面跟高可可说顾程峰和我的事情,“高可可,你别这样缠着顾程峰不放了,他现在是我男友,我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我姐夫也同意了。”

  高可可瞪着我的脸,泪水就要落下来,咬着薄唇却坚强的没哭出来,风吹过,长发扫过她的脸,转瞬见她就变了一个表情,“我知道,卓尔,我祝福你。”她竟然是笑的。尽管不是很灿烂,却依旧很甜美。伸出手来,“我恭喜你。”

  我迟疑着,还是伸出手去,轻轻握住。

  高可可仍旧保持着开心的样子,只是突然松开我转身跑开,她代表高家来看卓风,只是在这里遇到了我们,离开后直接冲进了医院,背影萧索,我看到了她脸上被风吹下去的泪水。

  那泪水就好像灼烧在我心口上的火,烧的我五脏六肺都难受。

  顾程峰却很是轻松的吐出一口气,拉着我往外面走,“真好,她不纠缠我真是谢天谢地,我们回去睡觉,明天你是不是要去老师那里参加初试?”

  我有些恍惚的点头。

  考试自己根据上次的考试题做了一张卷子给我,她说要先给我一点压力,免得到时候发挥失常。

  没想到,这一张卷子就已经叫我发挥失常了。

  我看着卷子上的题,明明知道如何做,可我却全都做错了。

  老师失望的看着我的时候我只能低头看着地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卓尔,你哥哥的病还没好吗?”老师在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对我抱有太大的决心。

  我摇头,“老师,没有,我昨天才去医院看过他。”

  “……这样吧,晚上我跟你一起去医院看看你哥哥。”

  老师是想告诉姐夫现在的情况已经影响了我的学习,所以必须要过去说一说我的情况了。

  中午从学校出来,顾程峰要带我去附近吃饭,我举着勺子愣神,十分没有胃口。

  顾程峰反复用勺子敲我的碗,我这才回神,可仍旧不知道脑子里面为什么空荡荡的,魂不守舍。

  他说,“你在担心卓哥跟李思念分手,是吗?”

  啊,是了,我就是在担心这个问题。

  他却笑了,“傻瓜,李思念那个女人是不会分手的,不管是不是有真感情,她都不会放手,不达目的不择手段誓不罢休的人,哼!我倒是希望她能放过卓哥,卓哥的生意想做大,想洗白,想将卓家的事业发展好,的确不容易,可是凭他自己的本事也不是不可能,并且我现在也可以帮他。”

  可是卓风不会那么做,因为他不能输,不能失败,他说过,他的身后有我,有卓家。

  我吸口气,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口气吃光了饭菜,喝了一杯水,擦了擦嘴,似乎已经想通了什么,浑身都是力气。

  “顾程峰,我们回去吧,我去上课,你不跟我一起吗?”

  顾程峰使劲皱眉,“虽然说那些化学物理我不会,可我好歹也是大学生了,我可不去,丢人。我送你回去,之后好去附近转转,看看房子。”

  我一面穿衣服一面好奇的问,“买房子做什么,之前的房子都卖掉了。”

  “那房子是我爸的房产,我没权利处置的,能延期出售已经不容易,这回我要买自己的房子。”他突然笑了,捏我鼻子,“给你的。”

  我惊讶的只会瞪大眼睛,跟着摇头,“我不用的啊,我现在住……”

  我现在住酒店,我哪里有地方住。

  可我想,姐夫出院后会安排我住家里的吧。

  我拒绝他,“我住姐夫那里很好啊,等卓家人都走了我就回去了。”

  他哼了一鼻子,付了帐,拽着衣服拉我起来,没好气的说,“需要你了就回去,不需要你了就赶出来,凭什么?再说了,在那里住怎么了?你也是卓家人啊,卓哥父母见不得你,不是还有卓哥呢吗?你现在出来了卓哥不可能不知道,他却什么都没说,我都替你难过。我买了房子写你的名字,你想怎么住都行,不打,只够你一个人住的三居室,一个房间放娃娃,一个房间放书籍,一个房间放你。足够!”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又不是娃娃。”

  他笑的眼睛完成了月牙,亲吻我脸颊,满脸宠溺的说,“你就是我的娃娃,进学校吧,我去看房子,就在你学校附近。”他回头指着远处的房子,那是之前姐夫带我来去过的地方,高楼好似要冲向天的飞机头,直插云霄,那里的房子是市里最贵的,听说都是装修好的,直接就可以入住,站在顶层的地方可以看到暮霭云层,犹如陷阱。

  那都是宣传的效果,我却没真正上去过。

  我看着呆了呆,顾程峰轻轻推我,“呆着做什么,进去。”

  我这才往里面子,走出去两步举得有些不对,我不能要顾程峰的东西啊,平常送的裙子鞋子我还能收,我也还得起,可是房子也太贵重了。

  “顾程峰,房子别买了,我住不了多久,你看现在都四月了,我马上要高考了。”

  他摇着脑袋像拨浪鼓,呵呵一乐,拍我屁股就跑走了。

  “哎……”

  身后安妮神秘的拉我衣袖,“卓尔,我听说个事儿。”

  我没好气的看她,“又开始大嘴巴了?”

  她摇头,“不是,其实也不是听说,我是真看到了,学校来了个大帅哥,真的。并且还有一个实习老师,他们是姐弟,你知道是谁?”

  我撇嘴,这些事情还真不关心,不过还是顺着她的意思问,“谁啊?”

  “卓家人啊,卓青青和她弟弟卓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