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51节

  第941章 再遇沈之昂

  可他在做了足够多的心里活动后到底还是说了,“这件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不知道卓风猜到了多少,或者是他已经知道了,我是不打算告诉他任何蛛丝马迹的。

  我装作不懂得问,“你说的是什么?”

  “……哎。”他无力的轻轻吸口气。

  我以为他不会再说下去,不想,他直接问我,“郑露跟那个人你带去了哪里?想做什么?”

  我一怔,手里的水杯微微荡了一下,心里焦躁的不安是无法平复的,只能强忍着他给我的压力继续保持沉默。

  他势有不问出来不罢休的架势,继续追问,“你说还是不说?虽然说郑露是王洛的人,可我们不是执法者,我们没有权利对她做什么,我交给佳佳当初是想叫佳佳处置她,可佳佳也说只要人没事,这个女人暂时先扣着还有用处,我再没追问,你又将人送到了哪里,说啊!”

  卓风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倍,惊的床上熟睡的喵语浑身一跳。

  下意识的,我的肩头也跟着抖了一下,无力的蹙眉。

  他无奈的吸口气,坐在我身边,一伸手,将我抱紧,“卓尔,听话,这个人不能出事,从前我意气用事的时候你也劝说我只要人没事就不能乱来,我当时杀了人,第一时间也后悔了,我不想再叫这样的后悔强加在我们彼此的身上,卓尔!”

  卓风曾经因为我动手杀了撞车的人,事后东躲西藏了很长时间,那时候我就嫁给了沈之昂。

  如果这一次换成是我,他会娶了谁?

  我心口一颤,惊吓不小,我不要看到这样的结局。

  “卓风,我没杀她,只是叫人给她点教训。”

  至于是什么教训,我不能说,我说了的话我们之间肯定会争吵,我知道我这么做已经触犯了道德底线,可我不想拿我的喵语开玩笑,伤害我没关系,伤害我的喵语我只能这么做,我觉得这么做已经是手软了。

  卓风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我以为他会看穿我的谎言,可他竟然没有追究,只轻轻一点头,“好,我知道了。”

  我舒口气,只要他不追求,郑露那边我就不会停手。

  隔天早上,我直接打电话给沈之昂,卓风也在,他没说什么,只在房间里面照顾喵语,我吃过药后还有点昏昏欲睡,连续喝了两杯咖啡才觉得好点。

  沈之昂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带了个很小的女生,对,是个女生,应该才上高中,看样子都未必成年。

  我看着十分不舒服,这个沈之昂怎么最近越来越不像话,可毕竟是他的私事,我可不想插手。

  他放下水果,冲我笑笑,松开手,身边的小女生就自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卓风走过来,将喵语递给我,给沈之昂倒了杯咖啡。

  沈之昂接过去闻了一下没喝,坐在了靠在门口的地方,两相对视,互相都没有说话。

  房间里面安静了许久,才听沈之昂轻笑着问我,“找我什么事儿,上次的事情解决?我听说那个拐卖儿童的人已经被找到了,这还多亏了你们,那个高兴叫……什么来着?呵呵,记不住了,已经被放了出来,并且现在还在唱歌,没来看你吗?”

  商临最近在忙着处理舆论压力,唱歌倒是没有,之前给我打过电话,现在人还不错,不过月子已经走了,因为未满十八岁,现在被送到了福利院,孩子也打掉了,现在被安排在附近的一个学校上学。商临的意思是不打断打打搅月子的生活,以后也不会再见面,至于月子那边如何决定,看她自己的选择。

  商临因为之前释放了几个孩子而受到了嘉奖,可这件事毕竟他也牵扯其中,就算是法院那边判他无罪,可舆论上还是过不去的,但是商临已经做好了准备去面对着一切,直到众人接受他为止。

  我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对生活美好的憧憬,十分欣慰,可这件事我不想从沈之昂的口中被提及,这个人一直是阴暗的,就包括从前我们做夫妻的时候依旧给我一种暗暗不见光的沉闷,只是那段时间他隐藏的很好,并且才得到想到的一切,自然是保佑最后的一点善心,可现在……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觉得多了沈之昂这样一个敌人,真是的我自己造成的。

  “沈之昂,我们说我们自己地事情吧。我叫你来了……”

  他呵呵一笑,打断我,“我知道,你叫我来是想问我关于王洛的事情,可我想说,我不知道,你会相信吗?”

  沈之昂这个人其实很聪明的,只是有些时候他做事很冲动,甚至有点耍小聪明的意思,或许是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造成的他喜欢占小便宜才开心,才会导致他在很多大的事情上吃亏。

  王洛这件事上我不知道对方给了他什么好处,两个本无交际的人竟然暗中勾结,沈之昂从中会获利什么我真的很奇怪。

  可事情汪汪就叫人出乎意料之外,常人无法想明白,尤其是眼前这个我已经不太认识的沈之昂。

  “沈之昂。”卓风突然说,先喝了口咖啡,觉得有些苦涩了又放了一些糖进去,之后说,“我想知道王洛给了你什么好处,我可以给你双倍。”

  自从我们结婚后,卓风做事再不似从前那样了,整个人都很温和,如果换做是从前的他,郑露这个女人不用我出手已经不见了影子了,可现在他还在劝说我不要做傻事,我理解他的担忧,因为有了家庭,有了责任,知道我们所面对不是单独个人而是一整个家。

  所以卓风宁愿息事宁人自己吃亏也不想事情闹大,可我不同,我觉得既然有了家庭就更加该努力心狠,才能叫外面的敌人退避三舍离我们远一些。

  “呵呵,如果我说没有好处呢?”沈之昂突然说。

  卓风没惊讶,很是理解的点头,喝光了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来,转身套着整个房间走了一圈看向我跟喵语,默了许久才说,“那就不要怪我了。”

  沈之昂并不在意,既然都做了,还在乎我们还击吗,想来他也是非常愿意看到我们出手的,这才能满足他变态的心里。

  他轻笑,一脸的得意,吹了吹咖啡,浅浅的饮了一口才说,“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不想得到任何好处,一切都是我自愿,因为……”

  第942章 我想报复

  他眼神冷冷的一扫,划过我跟卓风,跟着嘴角吊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因为我想报复。”

  我大惊,猛然抬头,对上他满是怒气的双眼。

  他恨我?因为我们的婚姻吗?可我们的结合本身就不单纯,难道他最开始接近我不是因为要利用我收回公司吗?事后我揭穿,他也承认,我们互相协议离婚,并没有造成伤害,事后卓风还在帮他,这一切还不够吗?

  我不懂得一个人的恨意为什么会来的这么奇怪,就不能放下过去,叫彼此都好过一些?

  “卓尔,我的报复不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而是婚姻……”

  果然,我没猜错,本来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我自认为我对待其他,如果说在三段婚姻那种我最对不起的就只有冯科了,可身体的支配本就不是婚姻中累赘,除却我跟卓风,其余的两端婚姻哪一个是我真心想走进去,好像都没有。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觉得很是疲惫。

  “卓尔,你可以骂我卑鄙小人,骂我不顾年当时你们对我的好,可这件事我必须做。”

  我不懂得沈之昂的心中仇恨到底因为什么,莫名的无力感叫我倍感心酸。

  卓风说,“好,我们拭目以待。”

  沈之昂呵呵一笑,起身看一眼角落坐着的女生,继续对我们说,“我要做的事情就算没有王洛我也会做,所以我不会介意你们先除掉他,可我不会帮忙,我只想看着,看你们两败俱伤。”

  坐收渔翁之利吗?休想!

  当天下午,肖恩那边给了打来了电话,说计划已经开始了,会在三天后动手。

  而三天后是我拆石膏出院的日子。

  这天的天气非常好,好的我都有点不想离开医院了,只想安静的坐在后院的花园里面享受这里的温暖阳光。!

  今天的夏季似乎来的特别的晚,已经六月底了依旧有些楞,很难得的阳光冒出来,晒在身上,暖烘烘的。

  喵语在我跟前咿咿呀呀的蹦跳着玩儿,偶尔举着手里的小铲子给我看,偶尔跳着脚的向我跑来,见我伸手要去抱她还笑呵呵的跑走了。

  我看着小家伙一天天长大,心情也会好,可想到这样的家庭成长环境,我就为她的未来担忧。

  李哥的车子已经来了,卓风过来接我们,喵语快速跑过去,抱住卓风的腿,大叫,“爸爸抱,抱……”

  卓风笑着将她抱起来,朝我走来,一伸手,将我也架起了起来,“我自己能行,你看好喵语。”(!≈

  “你们两个我都能抱着就走,被乱动,你的脚还没好,回去要在恢复一段时间才行,走吧。”

  我任由他驾着我,上了车子将喵语交给我,告诉我说,“李哥去公司了,我来开车,你系好安全带,我们到了家后陆少那边我会去姐他,我们暂时都在家里住。”

  我想也很好,陆少在家里我跟佳佳都能照顾他,并且现在保姆都在,人多也热闹。

  “行,那我嫂子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事了,肖老大去了,应该会没事的,孩子都在家里,我们回去吧。”

  五个孩子,七个大人,好在家里房间多,不然真的都住不下去。

  可想到这么多人在一起,我就心情好了。

  路上,肖恩给我发信息,告诉我说已经开始动手了,在等时间,制止不知道王洛那边会不会有所察觉。

  我不担心他发现什么,不过找到了他的地方,就算我们不能得手直接报警也是一种解决方式,只不过便宜了他就是了。

  车子到了家门口的时候肖恩那边也给了我消息,说是人进去了,现在就等最后的一步。

  我突然紧张起来。

  王洛那个人很狡猾的,能够说的动沈之昂跟冯飞,足见此人的厉害之处,可我就不相信他还是一个金刚不坏之身,连强有力的安眠药都无法对付他吗?

  我叫人在他们的外面里面下了药,不出十分钟都会睡得很死猪一样,接下来,我们将王洛带走,余下大人叫他们自生自灭去,只要得到王洛,我有点是办法叫出这口恶气。

  可十分钟都过去了,竟以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不禁慌张起来。

  喵语跟着陆少的两个孩子在房间里面乱跑,大吵大闹的声音吵得人耳朵都红名不断,我却一点都不在乎的稳稳的坐在沙发上听着,丝毫不为所动,我的心不在这里,在肖恩那边。

  时间一点点过去,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我也是急了,最后找了个机会去打电话,可电话一接通,那边说话不是肖恩,却是王洛。

  他冷笑一阵才说,“卓尔,没想到吧,很意外吧?恩?呵呵……”

  我大惊,一时间没组织好语言,愣了许久才问出口,“你是谁?”

  “呵呵,是我啊卓尔,没想到吧,你的表哥做事漏洞百出,你竟然相信他,是你太高估了你这个表哥的做事能力还是嘀咕了我王洛的本事?”

  我嘴巴都在颤,可理智告诉我不能乱,王洛能用肖恩的电话给我打电话也不能说明什么。

  我说,“王洛,你这么说话我有点不太懂你的意思,不过你能够找到我表哥倒是本事不小。”

  “哈哈……卓尔,到了现在还真嘴硬,那是不是叫你看到你表哥的死你才甘心啊?”

  我浑身一跳,捏着电话的手抖了又抖。

  他却笑着说,“如果可以,你自己来,我们当面说,或许我会大发善心将你的表哥放了,可我们之间的恩怨就要我们自己来解决了,是不是?地址我发给你,三个小时内,不然世界上就少了一个这么厉害的黑客高手了,哈哈……”

  电话挂断,他的恐怖笑声依旧在我脑海里面回荡,惊的我浑身都在发颤。

  猛然,卫生间的房门被人敲响了,我吓得扔了手里的电话。

  卓风在外面问我,“卓尔,怎么了?”

  “……啊,没,没事啊,我有点肠胃不好。”

  “哦,吃的那个消炎药会便秘,我给你做了米粥,你一会儿下来吃点,喵语找你,哭闹个不停。”

  一听喵语哭闹我着急了,随便放下电话就出去了,喵语在楼下大哭,四个小家伙在周围闹,哄响的脑袋都要炸了。

  我哄了喵语好一会儿她才安静下来,大颗大颗的泪珠子落下来就好像砸在身上的锤子,叫我心里难受,人都说十指连心,我看真正连心的是自己的孩子,这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不过小孩子不高兴了就哭,高兴了就笑,哄好了就笑哈哈的本小家伙们出去玩了。

  外面三个保镖看着,应该不会出事,我还要想着借着机会出去见王洛,可这会儿发现电话不见了。我找了一圈,糟糕,电话在楼上。

  我起身要上去,卓风站在二楼的地方看着我。

  我一怔,看他的脸色知道情况不大好,他这是知道了。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