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52节

  第943章 肖恩出事

  卓风走下来,电话递给我,没说话,只默默的看着我。

  我接过电话看着上面还没按下去的电话屏,上面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纱照,后来被他换了我们一家三口的背景,此时电话亮着,格外的刺眼。

  我垂头不吭声,琢磨着要怎么说他才会不生气。

  不想卓风递给我衣服,“出去看看吧,我叫了人跟上,我们到了地方再说。”

  “老公,我……我不是……”

  “回头再说吧,现在肖恩出事,我们不能看着,不管王洛那边是什么情况,我们都不能不管,肖恩也是因为你才出事的。”

  我点点头,穿了衣服,叫保姆们看好孩子们先后出了门。

  到了王洛发的地址附近,车子停了下来,卓风找到人也跟山来了,在周围转悠了一会儿才叫我们下车。

  前边只有一个房子,不是很大,低矮的老房子看着就好像一阵风就才能吹倒了,通往小房子的地方只有一个小小的山道,很窄,路也不好走,好在我穿了平底鞋,跟着卓风一前一后进去后在门口的地方就看到了站在这里的王洛。

  来的路上卓风就告诉我了肖恩那边其实已经得手了,可是因为王洛淋湿出事办事,所以躲过去了,那个人狡猾都很,在肖恩拖着人回来的路上拦截了肖恩的车子,余下的人已经送到了陆少的会所附近的一个破旧的仓库关押,现在王洛没条件,那肯定就是不在乎那几个手下,所以叫我直接过来只有一个目的,叫这件事尽快解决。

  王洛笑的一脸的诡异,看着我们的时脑袋歪到一边就像个地痞流氓,手里的刀子明晃晃的刺眼。

  “来的真是准时,可你没守约啊,我的卓尔。”

  王洛是我要自己来,可卓风知道了,他不可能放我自己来的。

  “王洛,我们两个都来了你不是应该更加开心吗?”

  “哈哈……是,我开心,我一命扯上你们两个人的命真是赚了,进去吧。”

  他不顾我们身后的保镖,一转身,自己大摇大摆的就进去了。

  卓风叫手下人在周围等消息,一旦听到不对就闯进去,可我们不敢贸然进去就是担心王洛里面还有帮手,进去后才知道,王洛不但有帮手,还少。

  他的身后走站了四个人,门口还有三个,见我们进去,咚的一声关了铁门,开了屋顶上的灯光,顿时的光亮袭来,刺得我眼睛有些疼。

  我勉强眯起眼睛看着周围,在最角落的一滩血水的污泥地上看到了肖恩。

  他被打的不轻,身上的皮肉都外翻出来,血水与地上的污泥混合在一起,发着恶臭,整个人已经昏迷,如若不是看到他还有呼吸,还以为早就断了气。

  “放心,人还活着,我要的也不是他的命,本来还想只要卓尔的小命,叫卓风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叫他这辈子都孤单一个人,这样的游戏才有趣,可既然都来了,我就不在乎比你们夫妻都送走,呵呵,在地下也好有个伴不是?”

  卓风不在乎的冷笑,半个身子挡住我,站的靠前了一些,问王洛,“除了我们的命,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可你现在也不好好想想,你自己是全球通缉犯,你就是再有本事也逃不出去,不过想要我们的命,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那个本事。”

  王洛哈哈大笑,可皮笑肉不笑,看起来竟是那么的恐怖。

  他笑了很长时间才渐渐停歇下来,一摆手,就有人将肖恩从地上拽了起来,“叫你们好好看,我是不是有本事要了谁的命,动手。”

  我大惊,好喝,“王洛,你有本事放了不想干的人,你的敌人只是我们夫妻,别人可没得罪你,并且……”

  卓风说过,这样的变态就喜欢玩花样,不管是在哪一方面都出其不意叫人无法接受,既然他喜欢花样,那我就奉陪,我说,“你不是想玩花样吧,我陪你玩,放了肖恩,我叫你玩个够。”

  卓风眉头一周,看向我,我对他轻轻摇头。

  卓风紧要牙关,紧握我的手,似乎也明白了我的用以,继续对王洛说,“我们夫妻陪你玩,还不够吗?肖恩已经要死了,你轻易就杀了他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我们好好玩,你想怎么玩?”

  “……”王洛该知道我们这是故意的以退为进,但是他还必须上当,只因为我们用自己做诱饵诱惑力非常大。

  我们没有催促王洛尽快做决定,如果被他觉得我们一点不紧张的话更加不会当上,所以话只说一遍,余下的叫他自己去琢磨。

  静默的房子里面只有角落垂落的水滴在响,更填整个房间的阴森恐怖。

  王洛就像是一尊取人性命的魔鬼,正在盘算着如何取走我们的性命。

  许久,他一点头,哈哈大笑,拍着手掌很是满意的起身绕着我们走了两圈才停下来说,“那就满足你们,你们出去,你们留下,给他们搬来椅子,我想看看他们要怎么玩。”

  卓风看我一眼,拉着我坐在了王洛对面的木凳子上。

  凳子有些凉,好像上面还有水,我坐下后没多久就被水给洇湿了。

  卓风看我一眼,拉我起来,叫我坐在他腿上,我摇摇头拒绝了。

  王洛看我们哈哈大笑,“我想到了,看你们夫妻感情那么好,那我就试探试探你们是不是真的那么好。来啊,拿酒来。”

  三瓶酒,分别开了放在我们跟前,啤酒的一点点的消失,显现出里面的平静。

  他指着酒说,“这三瓶酒,里面有一瓶酒里面放了老鼠药,呵呵,味道吗,只有你们自己吃了才知道,我呢,先拿走一瓶,自然是没有的,那至于这两瓶酒里面哪个有酒水,你们自己喝了就知道了,一人一瓶,拿吧。”

  他拿走了靠近我这边的一瓶酒,依靠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看我们。

  我紧张起来,不管是不是真的,王洛都不会放我们走,外面的人在没听到任何动静以前是不会进来的,可等他们冲进来怕是也迟了。

  老鼠药通常情况下是不会那么快发作,可一旦发作就是致命的。

  我记得以前住在行下,老鼠横行,吃光了不少粮食,村里的村长带头在天地里面藏老鼠药,可忘记了家家户户都有养狗,又的狗狗是不栓绳子的,当天晚上就死了好几条狗狗,看着那些忠诚的狗狗被活活的毒死,实在是难过,亲眼见到它们难受的口吐白沫死在了毒药上无能为力,很多人都哭了。

  这件事叫我很多时候晚上睡觉都做噩梦,梦到可怜的狗狗们因为毒药而蹬腿死亡的惨状。

  可现在,这样的事情却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第944章 毒药

  我盯着那俩瓶酒发怔,猜想该是哪一个,老鼠药进入酒水后会有什么变化,是气泡更多还是气泡更少?

  可好像多没有什么不同,倒是王洛手里的那瓶酒气泡很多,那是因为他一直在喝,上下摇晃,白花花的泡沫浮上来,好似那里才有毒药一样。

  我紧张不已,手心都在冒汗。

  看一眼卓风,他一点表情都没有,甚至都不曾多眨一下眼。

  僵持下,我盯着他的眼睛最后想选中最有右边的那那瓶酒,却不想,手被卓风按住,他看我一眼,先将他那边的酒瓶子提了起来,仰头喝了两口,我大叫,“卓风。”

  他却继续按住我的肩头,冲我一笑,告诉我,“如果我死了,你就去找冯飞,除了他能好好照顾你,别人我不放心。”跟着,他又将我这边的酒喝了一口,我去抢已经来不及,他一甩手将酒瓶子扔了出去,白色的气泡洒落在地上,跟着传来了王洛猖狂的大笑,“哈哈哈……”

  我去扣卓风的嘴,想要他吐出来,如果他出事了我也不会独活,“卓风,求你了,吐出来,吐出来。啊……”

  卓风死死的按住我,稳坐犹如泰山,盯着王洛的眼睛微微泛红。

  王洛依旧在笑,这是胜利的笑,狂妄而又自大的笑,我急了,直接去踹他,王洛的手下一只手将我按住,跟着后退两步告诉我,“你们都要死。”

  不想,外面被人飞踹一脚,房门被踢开,几个人同时转头,就看到卓风带来人乌压压的一片都冲了进来,其中跑在最前面的就是冯飞,他摘掉了眼镜,笔挺的西装都散开了,看着就像是跟人打架的小地痞,我从未见到他这样过,好像要立刻张开獠牙吃了王洛一样。

  王洛的人在做垂死挣扎,我已经无心观看他的结局,冲冯飞大叫叫他帮我拖走卓风。

  “老公,我们走,去医院,走啊!”我的尖叫都变了声音,颤抖着,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淌,卓风却依旧镇定自若,站的笔直,看着王洛被人抓走了才起身。

  王洛被谁刺了一刀,血水燃湿了他后面的全部衣裳,就像飘荡的红旗。

  我急的火烧眉毛,卓风却依旧站着不动。

  “卓风,卓风……”

  他这会儿才回头看我,跟着竟然笑了,轻轻抚摸我的头顶,“傻瓜,我没事。”

  “去医院,我们去医院。”

  “我没事,那酒里面没有毒药。”

  我不相信,他为什么那么确定就没有毒药?

  “我不相信,我们走,走啊,去医院,求你了,求你了,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走啊。”

  卓风一伸手,将我抱住了,低沉声音就像一件温暖的棉衣从我的头顶照下来,轻轻的抚摸我的后颈,直到我彻底的安静下来才低声说,“我都说了没事了,就是啤酒,如果真有毒药那啤酒会有变化的,你没看那啤酒是才打开的,一点气泡都没有。现在的老鼠药已经做了改良,一旦放入啤酒就会起很多泡泡的。”

  我大惊,不相信的抬头看他,眼睛已经被泪水打湿了,看不大清楚他此时的样子,我狠狠地抹掉眼睛上的泪水,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他脸上的表情。

  卓风却笑的很是轻松,低头继续说,“真高兴你刚才说的那句话。”

  我急了,这个时候了还在说这些,我可不想出现任何问题,拉着他往外面跑,我要开车送他去医院,他坚持说没事,非要自己开车,不想中途突然出现腹痛,呕吐不止,我带着脚伤,不顾脚踝上的疼痛,一路飙车开到医院。

  意外的是,医生说他没中毒,只是吃坏了东西。

  我不相信这家医院的诊断结果,又带他转院,一个晚上折腾了七家医院都说没事,可看着他的样子哪里是没事啊。

  冯飞劝说我别担心,只是吃坏了东西,我还是不相信,等后半夜卓风的好友医生过来,确定了他不是中毒我才彻底放心下来。

  卓风就躺在床上冲我傻笑,我已经吓得三魂七魄都没有了,实在提不起任何力气说话,靠在他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这个人的强大生命。

  “老婆!”

  “恩!”我有点昏昏欲睡。

  “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早没了力气思考,不知道他问我的是什么,哼唧了一声,一点头,“恩。”

  他呵呵的笑,很是高兴的问我,“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死了你也不想独活了?”

  原来是这句话啊,是啊,他如果出事了,我也不活了,我深爱的男人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并且他不会出事的对不对,我们才结婚一年多啊,喵语才一岁,我们还要看着喵语长大,上学,看着她拥有自己绚烂的人生呢。

  我伏在他怀里甜蜜的想,渐渐的梦境袭来,我也睡得沉了。

  早起,卓风不在身边,我着急的起身去找,他的声音在门口传来,正在跟医生说话。

  卓风说,“我没事,身体很好。”

  医生说,“是,像头牛,只是再厉害的牛也有垮下去的一天,你这样迟早会出事,你近期太累了,需要多休息,尽量不要工作了,你的妻子也很担心你。”

  “恩,放心吧,我知道。你走吧,事情很忙吧,那么晚了将你叫你来实在对不住。”

  医生呵呵一笑,“知道就好,我还有个手术,先走了,回头我再找你喝酒,记得,定期做检查。”

  卓风随口那么答应,转身推门,正对上我要去开门的手。我们四目相对,互相愣了一瞬间,看着彼此,跟着就笑了。

  他轻轻捏我脸颊,抱住了我,“事情解决了,你该将郑露放出来了吧?还真像叫她怀孕生孩子吗?”

  原来卓风都知道了。

  我笑,“不了,出气过了就算了,交给警方吧,那郑露她……”

  “恩,在外面做卖身生意那么多年,相信也不会在乎这一次吧,并且她这辈子都不会怀孕的,跟王洛分手后做掉了孩子,她就切除了子宫,早就做好了不生孩子的准备。至于她的学校,早就爆出了虐待孩子丑闻,所以一直生意不好,也算是罪有应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