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53节

  第945章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更坏的地

  郑露被带走的那天我也去了,她看去来精神状态很好,可一起被放出来的小青年却不是很好,卓风一直在笑,笑的一脸诡异,旁边的陆少捂着还没好的刀口笑话我,“妹子,我算是看到你的狠毒地方了,那个小青年都要被榨干了,只有累死的牛,没有更坏的地啊。”

  我忍着没叫自己笑出来,不过想来这样的事儿叫到了警方那里也不会说什么的,我倒是不怕郑露把我也供出去,大不了进去关几年,而她,则面临终身监禁,如果我们一同被关进去,出事的也说不定是谁呢,反正不会是我。

  回来后没多久,卓风陪着我先去了公司,难得的在这里见到了冯飞。

  冯飞是来帮我们统账的,我们订好了下个月出国的机票,卓风的公司那边已经彻底的做好了最后的交接,而我这里却一会拖延,现在事情解决了,该有时间处理公司上的事情了。

  我们来的很早,天还有些黑蒙,助理李子过来的时候还在打哈欠,忍着困给我们倒咖啡,我出去帮忙的时候冯飞也跟着我一起出来了。

  茶水间是那个人,都低头互相做事,谁都没干涉彼此,李子走了冯飞就走到了我身边,低头看着我。

  他比我高那么多,我穿了七厘米的高跟鞋依旧需要仰头看他。

  他冲我甜甜的一笑,搅拌咖啡的手骨戒分明,细长白嫩,我多看了两眼才转身往另一侧走。

  他追着我走过来,依旧看着我,眼神复杂,似乎要将我看穿了一样。

  我知道他要说,深情的样子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可我不能接受,无法接受,我们不可能的。

  “冯飞,你有事吗?”我故意背过去不给他正脸,叫他知道我的故意疏远是因为什么。

  “恩。”他鼻音很轻的轻声说,默了会儿,咖啡杯子放在了我手边,“很苦涩,帮我放一块奶糖吧!”

  我夹了块奶糖给他,想了想又添了块冰糖,搅拌了会儿,端着手里的咖啡要走。

  他却双手插兜,往左边的位置稍稍迈步,就将我给拦住了。

  我我无奈的低头一叹,想来也是躲不开了,“冯飞,有话就直说吧,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是,可我知道我说了你也动作没听到,所以想借着见到你的时候多看看你,不可以吗?”

  真是无理取闹了,这样的他叫我很不自在,卓风还在呢,被卓风看到了肯定又要吃醋发脾气了。

  “冯飞,我已经结婚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肯能。”

  “是吗?”

  “是的,你还是早点忘记我的好,并且,晶晶那边……”(!≈

  他陡然一声冷笑,插兜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我没反应过来,愣了一瞬才知道躲闪,可为时晚矣。

  “冯飞!”我提高了嗓音低呵,他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他却不慎在乎,继续温声说,“有些时候我在想,如果当时我补充进去,那么出事的肯定是卓风,有他在,你可你一定会出事,可我还是忍不住去救你了呢,怎么办?卓风是我凶死,生死之交,这么多年我们一同多少风雨走过来,现如今公司稳定,事业蓬勃,我们彼此之间经历的事情甚至有些时候比你这个妻子还要深刻,可我却深深的爱着你,是不是很可笑。”

  冯飞从前还能含蓄的表达,最近却已经不知道收敛了,这样的攻击性叫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应,拒绝无用,我更加不会同意,他跟我,没有交集。

  我说,“冯飞,朋友岂不可欺,你不懂吗?”

  他默了会儿,陡然哈哈大笑,再伸手要碰我,我已经飞快的躲开,手里的咖啡摇晃着要洒出来。

  他轻笑,还想再一次靠近,我急了,仰头瞪他,看着他的手在隔我的脸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来,脸上笑容更深,一脸的无奈冲我一点头,才慢慢的放下手,告诉我,“我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你了,所以想跟你单独说些话,却发现你如此抗拒我,也好,你走了以后我想我会开始忘掉你的。”

  我舒口气,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那晶晶那边……”

  我始终担心谢晶晶,她在国外不知道怎么样了。

  “恩,我想过段时间再想这件事情,你知道的,我对感情一直只能专属一个人,现在我只想着你,忘不掉,连触碰都很奢侈,所以还是无心关心她在哪里,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跟她一个交代的,至于公司……你走了以后我也会培养一个新的国人来处理这边的事情,我的工作中心不在这里,你是知道的。”

  看来我刚才的紧张是多余的,只要他明白这些道理相信就很好解决,我们还会是合作伙伴,他跟卓尔房还会是生死兄弟。

  我点点头,从茶水间出来,此时卓风仍旧低头看资料,身边已经堆放了很多的合约,每一个都做了标记,看着上面划开的标记线,我欣慰的笑了,问他,“累不累,要不先休息会儿,我来吧,这些东西都是我经手的,我知道哪里有问题。”

  他抬头看我一眼,蹙眉问我,“怎么这么久?冯飞呢?”

  我有些心虚,自然是不想他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手里的咖啡微微荡了一下,好在没洒,我不自然的笑笑,“没,没有,煮水也需要时间的,你喝吧,休息一会儿,我来看就好了。”

  我咖啡放下,拿走了他跟前余下的合约资料,转身去了别的位置,坐下来,盯着一个地方看了许久才叫我镇定下来。

  提着笔反复盯着里面的细节看了又看,才知道哪里不对,标记一页下来就需要我很久时间,实在是心神不宁,并且,我知道头顶上还有赵峰那双毒辣的双眼在时刻的打量我,我更加无法专心。

  这件事儿如果我告诉了他,就冲他的脾气,肯定生气,怕是都能立刻动手,卓风容不得半点别人这样对我,可我不能说,卓风跟冯飞除却我的这件事麻烦了些还是生死兄弟,我不能叫两个人失去了彼此这个好朋友。

  想当年对付冯科的时候,如果不是有冯飞,卓风也不会那么快叫冯科签字离婚,再后来卓风不在,冯飞在暗中帮我,这也是出于朋友的情谊。跟着发生的事情互相帮助,我们共建公司,这里面早就分不清楚谁欠了谁的多少了。

  我胡思乱想,有些脑子不清楚的看完了一份资料,觉得也没记住多少,拿过来打算继续在翻看一遍,这会儿,一只手伸到我跟前,我一怔,抬头对上卓风锋芒的眼,他问我,“想什么呢,刚才开始你就不对劲,发生了什么?因为冯飞吗?”

  第946章 还这么爱打架

  “啪嗒”我手里的资料直接落在了地上。

  卓风不用追问,也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而心神不宁了。

  我真是笨,这个毛病竟始终也改不了,一点谎言都不会说,心里装不下秘密,卓风一眼能看穿。

  “傻瓜,冯飞刚才都跟我说了。”

  我愣了下,冯飞都说了,怎么说的,都说了什么,是不是说了他摸我脸点事儿?肯定没有,不然卓风还能这么镇定?

  他笑笑,也伸手捏我脸,就在刚才冯飞捏我脸的地方,那么轻轻地一摸,我浑身一跳,好似有一条神经直戳我的身体,惊得我浑身战栗。

  他是知道的?

  卓风说,“他也想离开,不过不是去瑞士,是法国,已经跟顾程峰那边联系好了,就在我们离开后的两天,飞机票也订好了,你先看资料吧,我跟他出去说说话。直到走之前我们都见不到人了,他也有自己公司的事情,这边会全权交给我们处理。”

  我僵硬着脖子,好似脑袋有千金重,重重一点,目送着他离开。

  房门关闭,我轻轻呼出口气,这样的紧张实在叫我难受。

  卓风出去了很久,我这资料已经过都看了一遍他才回来,我再看时间,不想这么快一个上午都过去了。

  “冯飞走了吗?”我没抬头,只看他的鞋子确定是他,继续低头看最后一个,顺便说,“我这个看完了就出去吃饭吧,这些我都看完了,下午我们去工厂。”

  卓风轻声恩,走到饮水机那边去接了杯喝,喝完了自己坐在沙发上,这会儿我的视线正对着他,才抬头看他,我哎呦一声,起身过去瞧,他下巴上一块青紫,“怎么弄的,你……”

  不用问了,这是刚才跟冯飞动手了,我就知道这件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

  可我又不能因为他胡乱动手就发脾气,这个人就是这样,护着我跟护着自己的传家宝一样,怎么说都不听。!

  我坐在他身边,轻声呼口气,“老公,你都快四十的人了,还这么爱打架啊?”

  “不喜欢,就是觉得必须教训他,人已经送医院了。”

  我的心咚的一响,着实担忧。

  “死不了,这是头上多了条疤痕,叫他记住,我的媳妇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并且所有的账我们一并算清了。”

  那是什么意思,朋友都没得做了吗?(!≈

  我紧张起来,这件事还是我搞砸了吗?

  “老公,那……”

  “那什么,没事儿,他不会介意,既然敢于自己承认就说明这件事还能解决,就怕你不想说,他也瞒着我,那我岂不是就算是自己被戴了绿帽子都知道了。放心吧,以后我们还是朋友,你收拾收拾,我们吃饭去。”他不在乎的自己吹了吹腮帮子,一脸轻松。

  我仔细的打量他的脸,还真是令人又气又爱,“老公,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以后不要随便打架了,都多大人了,若被喵语知道了,肯定笑话你,你说说你这做父亲的,真是……”

  卓风愣了一下,好似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件事跟着一点头,“那还真要收敛,不然以后我家女儿会笑话我,哈哈……好了不提了,吃饭去吧。”

  一个多月,我想想都需要很久,每一天都过多的很是小心,生怕有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我们离开。

  不过说来也快,一晃二十天过去,冯飞出院,同时,送他离开。

  他说自己躺在床上无人照顾到时候就多了很多思考的时间,并且想通了,不想再在我这里耽误时间,于是就提前走了。

  走的时候他故意说错了时间,害的我们没能送他上飞机,卓风担心他离开后还骚扰,抱着我电话等了一天都没等到冯飞的告别短信,还有点悻悻的。

  我说他是小心眼的傻子,他不在乎的笑笑,把电话换给了我。

  可冯飞还是发了微信给我,是在几天后的中午,估计他才到法国,微信内容很乱,问我吃饭了没有,告诉我他到了法国很好,还跟我说了顾程峰跟高可可,两个人已经结婚生子了,小孩子很可爱,顾程峰说不会再回来,高可可却整日念叨着国内的儿子,顾程峰说接过去一起照顾,冯科却不同意。

  我一条条的看下去,看到最后,他竟还是说了那句话,“我会等到彻底忘掉你为止,我爱你,疯狂而又炽烈。”

  我盯着那一行字,心跳加速,无法想想一个人的感情在明知道得不到对方的情况下依旧坚持的决心,想来我也是做不到的。

  早些年卓风跟我之间也注定了很多都不肯能,若非卓风的坚持,我的坚持,我们都不会走到一起,可我跟冯飞之间呢?注定了我不会主动也不会坚持,可他仍旧不放手。

  那该是很痛苦的吧!

  我删除了最后一条微信消息,屏蔽了他的微信号码,再不会看他的任何内容。

  日次平淡如水的过着,好似这一切就要这样平淡下去,在拜访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后的几天后,我们坐上了飞往瑞士的飞机。

  起初卓风是不同意去瑞士的,可疯子哥一再要求,并且二叔也说会过去,妈妈也想带着姥姥过去住一段时间,卓风说与其一家人分开了不如在一起,如果不喜欢瑞士了再走也一样,所以,我们还是来了。

  飞机落地,接我们的疯子哥的车子就过来了,坐在车子里面还有王闯王威两兄弟。

  若非早就熟悉两人,看着座位上一模一样的两个人,我还以为是看到了一面镜子。

  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细微的变化,王闯喜欢温和的笑,或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身上总是光亮亮的温和。王威从前生活不被人所接纳,他的性格差了些,可也是好,漏出的一口白牙,更添了就几分温和。

  卓风抱着喵语,我们打了招呼就上了疯子哥的车子,先将我们送到了疯子哥帮我们买的新房子放下东西,我们才转弯去了王家的庄园。

  才落地,就看到了我这辈子我都不想看到的女人,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