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54节

  第947章 没礼貌

  我曾经说过,卓风的身边女人很多,露面不露面的,我知道和不知道的,可不管是谁,我都不会太在意,可杜红除外。

  我总认为,杜红跟卓风之间是永远也割裂不开的姻缘,前妻,那是多么暧昧的关系?

  我轻轻的吸口气,看着她笑颜如花的样子,开始后悔我来瑞士了,来之前我都没考虑这件事,卓风也多次跟我建议别过来,可我想过无数种我们不适应这里的环境的解决方式却唯独忽略了这里还有个我的敌人,杜红。

  杜红说,“听说你们过来我很早就推了工作在这里,不知道你们要在哪个机场下飞机,所以只能在这里守株待兔了。”

  卓风点点头,站在她身边,怀里的喵语很是不礼貌的伸手要去打杜红,杜红一怔,卓风后退两步将喵语抱开了一些,那小手还是拍在了杜红的手背上。

  喵语从来不会这样,我也惊到了,立刻上前去看杜红的手,小孩子力气很大,尤其喵语还很胖,这一巴掌下去肯定就红了。

  “没事吧?喵语,做什么,没礼貌。”

  卓风看我一眼,抱着喵语站在了一片,我看杜红的手,真的红了一片,刚才好温馨的画面瞬间就支离破碎了,几个人尴尬的站在这里互相看着彼此不吭声,那杜红脸色没怎么变,可也知道她是不高兴的。

  杜红笑笑,“没事儿,既然接到了你们,那我就回去了,喵语估计是飞机上太累了心情不好,小孩子吗,出其不意很正常,你别说她,那……我先走了。”

  杜红快速离开,反倒叫我们这里更加尴尬了。

  可人家面子上过不去,离开是正常的。

  我看着因为尴尬仍旧悬在半空中的手,再看看喵语,无奈的一声叹息,讨厌归讨厌,可至少还应该保持最基本礼貌,喵语还小,也实在无奈啊。

  喵语却高兴的很,咿呀呀的在卓风怀疑蹦,活像个胜利的第一名。

  卓风低头看一眼喵语,笑了,“做的很好。”

  王闯也哈哈大笑,“还真是真性情,长大了了不得,我们进去吧,早就准备好了午饭,这会儿该凉了,不知道你们是否吃的习惯这里的饭菜,不过我已经吩咐了厨师做了些中国菜。”

  说是中国菜,可用的手法还是瑞士的手法,吃着味道很奇怪。

  吃过饭后我们一行人又在后花园走了走,王威因为公司有事就提前离开了,王闯也是几次看手表,实在赶时间也走了,家里人都走了,剩下我们做客的自己随便的走走看看,这会儿疯子哥就说起了王权死后的事情。

  之前王闯跟着我们一起回了国内,他只将王权的骨灰拿了回来,下葬后在东边的地方竖了个墓碑,上面任何内容都没有雕刻,周围种了很多花,这几个月已经开了。

  疯子哥说之前去看过,种花那天是他跟王闯一起来种的,两个人坐在树荫下喝了一天的酒,说了很多话。

  其中他记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王权不配做父亲。”

  我和卓风互相看一眼对方,没有多言语。

  王权是否是个好父亲我们自然是知道,可这样的话从一向被器重的王闯口中说出来说明这话里面的含量多么的重。

  疯子哥又说,“王权当年家暴,不光是打自己的老婆,孩子们也打,其实王闯也没少挨打,但是当时小,不知道反抗,后来长大了王权打不动了,他就偷偷的打自己老婆了,家里人都反对,也都知道,却不知道如何做,王权势力大,到处都有人,这样的事儿就算是说出去也都当做不知道,所以王闯妈妈的死跟所有人都都脱不开关系,这也是王闯不想从商的原因。”

  难怪我昂创喜欢做救死扶伤的医生,他认为,医生才能够解救所有人。

  哎!

  我跟卓风同时一阵唏嘘,想到家暴下的阴影,真的会影响人一辈子的。

  当年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家暴,还猥亵,导致了我这一生都难以走出来,那一直备受危害的王家,怕是也比我好不了多少。

  从王家的庄园出来,我站在大门口回头观望,这里真美,美的很不真实,被困在这样美丽的地方下却被恐怖笼罩,其实也是蛮阴森的。

  回到我们的新住处,我实在累的不行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卓风抱着喵语在楼下跟疯子哥聊天,我起来的时候两个人还在,喵语都睡着了。

  我蹲坐在楼梯间看着两个人,一个是我丈夫,一个是我亲近的哥哥,不管怎么看都觉得画面很和谐,这样的家,这样的温馨,这样的我们,不自觉的就会嘴角上扬,想象着美好的以后。

  卓风要留疯子哥在家里吃饭,我看厨房也没什么东西,上楼穿了衣服打算出去买,卓风听到房间里面有动静回头看过来,要求跟疯子哥一起去,叫我留下来照看喵语。

  我牵住喵语看着他们开车离开,笑着摆手,好像已经想到了很多年后我们夫妻想携手的送喵语去上学的场景,不禁笑出声来。

  喵语也跟着我一起呵呵的笑,好想她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

  我抱起喵语,亲了一口,她笑的更大声,“妈妈,舅舅,妈妈……爸爸,么么。”

  也不知道喵语跟谁学来的,最近总能说出些奇怪的话来,卓风说喵语说话比较早,走路也比同龄的孩子早,这样下去,怕是要成为神通,最近有事没事的就教她说些话,还读英语名著给她听。

  现在喵语偶尔还能蹦出来一句英语,含糊不清,听得人忍不住想笑。

  我带着喵语熟悉了每个房间,最后去了地下室,这是新房子,所以家族都是新买的,地下室也更安静,连通外面的一仓库和水池底部,站在水池下方看着头顶上的蓝色水,好像看到了蔚蓝的天空,心情都好了很多。

  或许,来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疯子哥跟卓风去了很久才回来,最近的商场距离也很远,不过商场很大,应有尽有,卓风说有空一起去逛一逛,放下了菜就去了厨房,疯子哥也伸手帮忙,两个人在厨房有说有笑,我则拿了一些饼干去拜访街坊。

  左边的房子好像是无人居住的,可门口放着车子,家里没有人,我留了饼干和字条在门口就去了右边的房子。

  右边主动是一对老夫妻,老太太有些腿脚不好,老爷爷到时很硬朗,推开了房门,跟我打招呼,热情的好像就跟亲人一样,接过我的饼干邀请我进门休息,我拒绝了,邀请他们后天去我家做客,两个人一口答应,送我跟喵语离开。

  第948章 新生活

  回家后没多久,热乎的饭菜就端了上来,疯子哥说,“我在附近住,距离这里一条街的地方,你们这是73号,我在43号,不过我经常不在家,一直都在我的公司,卓尔如果闷了就去我公司找我也可以,我那里很随意,至于喵语……卓风说要给她找个会英语的中国保姆,我想了想也不错,至少教育上不能被脱了尾巴,你们都那么聪明,相信喵语也不会差,卓风的公司才迁移过来,加上之前的卓尔集团那个烂摊子,想必是有点他忙了,我是帮不上了,不过你们可以去找王威吗,那个人能力很不错。”

  卓风可是万事不求人了,来之前陆少说有时间就过来帮忙卓风都拒绝了,那是兄弟呢都不麻烦人家,王威这边跟我们关系没那么近,他肯定也不会麻烦人家做什么了。

  卓风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会的,我忙打过来,卓尔这边带喵语,还有保姆帮忙,我们肯定忙得过来。”

  疯子哥再想劝说,我对他摇头,知道是劝说不住地,只能暗地里帮他分担,疯子哥很懂得一点头,呵呵的笑,举着酒杯,“那就预祝你们在瑞士能够一直幸福下去,干杯。”

  我要照看喵语不能喝酒,卓风陪着疯子哥喝到了很晚两个人才散场,疯子哥醉倒在床上,我扶着卓风上楼,安顿好了喵语入睡,才洗了澡也上床来。

  卓风一直昏昏沉沉的说胡话,含糊不清,我也听不大清楚,就看他一双眼睛眯着,好看的很,我忍不住亲他一下,他瞬间睁开眼,笑着抱住了我,很用力,要把我揉进身体里。

  我舒服的躺在他怀里,无奈的轻轻吸口气,享受着这些美好。

  他低声问我,“幸福吗?”

  我点头,真幸福,有家,有我有他还有喵语,这一切真好。

  “幸福就好,幸福我们就幸福下去,嗝……恩,喝了不少,现在好累,我们早点休息,时差倒过来后我也该去公司了,卓尔,你……恩……”

  话都没说完,人就睡着了。

  我帮他脱了衣服,盖上被子,还帮忙擦了脸,这才爬上床趴在他身边安然入眠。

  一大早,疯子哥就去了公司,我跟卓风知道日上三竿才起床。

  保姆过来面试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我看了三个,最后选中了一个在这里上学的学生,是个瑞士人,却是个中国通,尤其是汉语说的很好,尤其,喜欢小孩子。

  她是个才二十岁的小姑娘,已经在高中毕业后走遍了大半个地球,之后考取了这里的一所很有名的大学,现在半工半读,很需要这份工作,并且住在附近,照顾喵语很方便,我说好了薪酬,要求她在明天过来直接上班,之后我才可以去帮卓风忙公司的事情。

  中午我们一起吃了的饭,晚上跟邻里的一对夫妻吃了饭,这在瑞士的生活就算是开始了。

  隔天一早,卓风很早去了公司,我简单的收拾了房间,等保姆过来,我也去了公司。

  路过我从前的大学门口,我停下来看了一眼这里的房子,想到了之前我们空闲了很久后来卖掉的那栋别墅,再转身看到顾程峰的房子,所有的记忆就好像打开的闸门一瞬间就蹦了出来。

  距离那个时候已经很多年,如今我们都各自有了家庭,有了孩子,有了自己的生活,房子也都换了新主人,可这里的环境还是没有变,当真是物是人非啊。

  在附近转了一圈,我才开车离开。

  李哥帮忙看着卓风的公司,我的公司被冯飞安排给了一个托管的机构,李子会在几天后调过来,可是李哥不回来了。

  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事业,李哥在离婚后多年,依旧选择了回归家庭,陪伴他喜欢的爱人跟孩子,就如同我们,依旧会选择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一样。

  最近闲下来的时间多,我总能想多很多感慨,一阵一阵的沉浸其中,似乎要将这几年的事情都反复的回忆了一遍才能安心的开始新的生活一样。

  到了卓风的公司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我推门进去,远远地就看到了里面坐着的卓风正在低头看资料,偶尔停下来捏一下自己的没心,很是疲倦。

  最近我总觉得卓风身体大不如从前了,经常看到他因为累的脸色惨白,我担心劝告他却不听,现在看来,该带他去医院看看才行了。

  我进门,卓风抬头看我,愣了会儿才冲我笑着招手,“来了,过来,怎么才来,不是一个小时前就出门了吗?”

  我坐在了他身边的凳子上,拿走他面前的资料说,“我来帮你啊,来之前肯定要好好交代清楚才能放心走,在路上看到了我的学校,周围转了一圈才过来的,你很累吧,交个我吧,我去休息,是不是时差还没倒过来?”

  他摇头,只笑笑不吭声。

  我又说,“去休息吧,你要是身体垮了我跟喵语怎么办啊,听话。”

  他还是坐着不动,我说了好几遍他都不答应,我也是急了,语气很重的说,“老公,你这么不听话,我怎么放心把自己和喵语的以后都交给你啊,你不知道好好招呼自己怎么能行,看你脸色那么难看,一定是累坏了,听话,去睡一觉,等你睡起来在不是一样的,现在公司人员都还没来呢,事情不要那么急躁的去完成,好不好?老公……”我实在说不动他了就只能使出杀手锏,撒娇的扑在他怀里,轻轻扯他的手。

  他突然就无奈的笑了,到底还是答应了,“那我就去睡一觉,你两个小时后叫我。”

  我就没打算叫他,随便睡,睡舒服了我这边的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

  可不想,卓风这一睡就是一整天,我去叫他都不愿意醒过来,脸色更难看了。

  我担忧的立刻打了救护车电话,到了医院按着他肩头给他做了全身检查,最后结果还是疲劳过度,需要休息几天,卓风坚持回家,我求了他很长时间才同意先住院,但是只要求住三天。

  我抱着喵语过来,还想叫他高兴高兴,不想,他又睡着了。

  卓风休息下也好,我有时间将他的公司的事情都整理过来,顺便做好了前期的准备工作。

  三天后的早上他要求出院,我拒绝了,直接将喵语扔给他,他看着喵语咿咿呀呀的要爸爸的样子就只能继续在医院里面休息。

  隔天早上,我去借机,随行的疯子哥告诉我他已经租住好了公司附近的一个公寓,从国内调来的职员一共三十四人,公寓大楼中租住了十八个,年租是三百多万,他已经颠覆了一半,余下的叫我自己去支付就可以,我想着之前的房子钱加上这次的租金就是一千多万了,我心里计算了一下做周转资金余额,觉得有些不够用,所以想拖一拖一起给,就没有提这件事儿。

  疯子哥却说,“钱不够我给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