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61节

  第961章 吃尽苦头

  冯飞这是……

  我不敢相信,险些失手扔了怀里的喵语。

  卓风也脸色不是很好的半晌才回过神来,转身看向我,问我,“你现在跟可可带着喵语回家等,可以吗?”

  我知道卓风的意思,不管这边发生什么,我们也都帮不上,只能干着急,还要叫他们分神照顾我们,冯飞没事还好,要是真的出事了我们回去要准备很多事情,冯飞是因为我们的事情过来,一旦出事,卓风会内疚一辈子,心里多难过我更是十分清楚的。

  “好,我,我们先回去,你们有事情随时跟我联系。”

  我拉着高可可回去,两个人都是担心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可谁都没说话,默默的先往家里赶。

  到了家里没多久,电话响了。

  我们坐在沙发上不吭声,偌大的房子里面安静的只有我们的呼吸声,突然的电话响吵的我们浑身同时一怔,怀里的喵语也被吓了一跳,哇的一声哭出来,我的心也涨了荒草一样的难过。

  高可可颤抖着手不敢去接电话,我也是有点担心是卓风那边的电话,可他要是打电话也应该打给我手机却不是座机才对,我说,“可可,别担心,不是卓风他们的电话,我去接。”

  我将喵语递给她,她抱着轻轻拍,我走过去,接了电话,小心翼翼的放在耳边听,那边很低的一个声音,是个男人,听声音年龄很苍老浑厚,说话语速很快,我的脑子还没正常运转,没听到他那边在说些什么。

  不过不是卓风他们我也舒了口气,缓了会儿心神才说,“是谁,您是哪位?”

  “是我,卓风没死吗?”

  听声音我很陌生,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猜测应该是跟之前的这伙人是一起的。

  我说,“抱歉,您这样说话我会报警的,你是哪位?”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这对儿夫妻想在这里立足,就要吃尽苦头,尤其是你的丈夫。”

  我呼吸一紧,着实被被这样的威胁吓到了,这些年我经历的事情还少吗,虽然我练就了强大的内心,可我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并且我有一个完整的家,我不能就这样叫别人轻易毁了。

  我深吸口气,想镇定却无法镇定,只低声说,“你能告诉你你是谁吗?”

  连对方是谁这才是最可怕的。

  “呵呵,你去问问你的丈夫吧,抢走了我的生意就是这个后果,你们的朋友都很危险,哈哈……”

  猖狂的笑声震的我耳膜疼,我立刻挂断了电话,紧张的大口喘息。

  高可可问我,“卓尔,谁啊?”

  这群人在当地肯定势力不小,不想得罪不能得罪,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不知不觉的就得罪了,并且开始报复我们,顾程峰跟冯飞才来就出事,该是他们早就盯上了我们,好在当时卓风也在,不然现在三个人都在医院都说不定。

  可事情不能牵扯朋友,暂时还没弄清楚具体情况,我不能叫高可可这边更加害怕,只随便说,“不认识,打错了,骂了我一顿。”

  “那应该是个神经病,这里的人也不是全都素质好的,不用理会,我们再等等看,一会儿打电话问问医院那边吧,我担心啊。”

  其实,我比所有人都要担心。

  冯飞啊,千万不能出事。

  说不上是什么感受,我就是不想他出事,哪怕是整天缠着我闹我也愿意,千万不能离开我们。

  我跟高可可惴惴不安的在家里等了一宿,隔天早上,卓风跟顾程峰的电话同时打了进来,我跟高可可的电话一同响了。

  高可可和我都紧张的看着电话不敢去接,时间过了许久,我才敢按下接通的绿色键。

  “喂?”我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狂跳不止的心跳声。

  “没事了,人缓过来了,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

  我觉得,这是卓风所有的甜言蜜语中最好听到一句话了,对面的高可可也舒了口气,我们互相看对方一眼,转头去找了个地方接电话。

  卓风问我,“一宿没睡吧?喵语呢?”

  “恩,还好,喵语早就睡了,没事的,你放心好了,那我跟可可去医院看看冯飞,他醒了吗?”

  卓风说,“醒了,还有点认知迟缓,好在我们发现的早,不然就算是抢救回来也成为植物人了,你过来也行,别开了,打车吧,但是要等一等,李子已经将他们的东西都拿过去了,现在差不多到家里,叫李子送你们一起来。”

  卓风该是猜到了会有人威胁我们,我也不想再出乱子,直接告诉了他之前接到的电话的事儿。

  卓风听后一直没吭声,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紧张,沉默许久后才说,“知道了,你们过来再说,哦,给冯飞的衣服拿来两套,要睡衣,别的就别拿了。”

  “好。”

  李子是十分钟后过来的,我翻看了一下冯飞的东西,还有很重的没煤气的味道,这怕是不能穿了,在附近买了两套带过去。

  到了医院已经快中午,卓风跟顾程峰歪在一旁睡觉,冯飞也在睡,睡的很沉,身边的医疗仪器发出叮叮的响声,我跟高可可没想吵醒他们,帮忙收拾了一下,就坐在身边陪着。

  高可可看着我,突然笑了,比划了一下。

  我没懂是什么意思。

  她起身走过来,递给我衣服说,“盖好喵语,这里有点冷啊,冷气太足了。”

  我感激的说了声谢谢,接过她手里的衣服包裹好了喵语,喵语嘿嘿的冲我乐,伸手要去抓卓风,我一把拦住了。

  不想,卓风想了,眼睛还有些红,看着我很久才有点表情变化。

  我好奇的问,“怎么了,是不是还没睡醒?那再睡会,换我们来照顾冯飞可以的。”

  卓风揉了揉眼睛,好像很不舒服,起身摇头说,“没事儿,睡蒙了,我们晚上睡了会儿的,现在还行,等冯飞彻底没事了我们都回去,这里不让陪同的。”

  国外的医院都是这样的,不允许家里人在这里陪着,因为这样不利于病人恢复。

  看冯飞还是不醒,我很是着急。

  “什么时候能醒啊?”我问。

  “睡醒了就醒了,没事儿,别担心。我会吃醋的。”

  这时候了还开玩笑,我可笑不出来,无奈的吸口气,问他,“想明白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可不记得我们的罪过谁啊,你之前都跟谁做生意了?”

  卓风揉一下太阳穴,想了很久才说,“王家的生意,王威的朋友。”

  第962章 真是冤枉

  之前卓风还说不依靠王家的生意,为什么现在又要用了?

  “卓,你不是说了不用王家的人脉,怎么回事?”

  “恩,王威亲自找我,就在那天杜红来之前。王威说,如果不用,那他就跟杜红合作,合作是可以,可我们以后怎么办?”

  我一怔,这是什么意思,王威这是在故意给我们小鞋穿吗,故意扔给我们一个炸弹?

  “那既然是王威的朋友,为什么还要针对我们?”

  “因为王威想跟那个朋友分割开,所以才会想到跟我们合作,现在华人企业不多,在瑞士有扶持政策,并且很多人期盼着跟华人合作,可以打通国内市场,王威的朋友就是华人,可做的市场不如我们的广,我们是从国内转来的公司,自然深受欢迎,可因为王家在,没人敢跟我们真正的洽谈,那朋友得知被甩,就将怒气撒在我们的头上。”

  还真是冤枉啊。

  我顿时怒气暴涨。

  “这个王威明知道那个人不好对付还管我们吗,这是甩了尾巴就自我平安了?我去找他。”

  卓风没拦着我,只叫李子带着人保护我,他是知道我不会出事的,可王威那个人,我是肯定要教训的。

  不想,王威不在,只有王闯在公司。

  他上午在公司,下去去医院,忙的不可开交,我去的时候他正打算去医院,才换了衣服出来,看到我过来没意外,只冲我依旧很腼腆的笑笑,领着我去了他的办公室。

  落座后,他亲自给我住了咖啡,对我说,“这件事我知道了。”

  原来早就知道,可还是任由这件事发展,摆明了就是欺负我们。

  我说,“王闯,我们来这里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抢走你们的客户,更加不想跟你们争抢位置,我们只想混口饭吃,并且我们来这里也是诚心想要安好住下,我们很容易满足的,只要不饿死就可以在瑞士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家大业大,我们得罪不起,可我们才过来,也不至于直接就将我们打成把子吗?是不是因为王叔叔的事情叫你们怀恨在心啊,当初也是卓风救了他,可王叔的死是王洛所为,难道卓风没能救成还成了我们的不是了。”!

  王闯安静的听我说完,脸上的表情一直没什么变化。

  我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要穿一个窟窿来。

  安静的房间里面似乎能听到咖啡袅袅翠烟的摇动,挥洒在空气中之后的消融。

  我继续说,“你如果真的不顾及我们的地位就不要怪我们还击了,在国内我们就没怕过谁,在这里更加不会,王家地区是权利滔天,可也不是天,我们没有背景没有钱,可也不是人人踩踏的蚂蚁。”

  “……卓尔。”他很是无奈的蹙眉,低声叫我的名字,深吸口气,似乎是在做很大的决定一般,跟着问我,“那天在岛上,我父亲为什么要救卓风?”(!≈

  这……

  这个事情他不是知道的吗?并且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说清楚了,为什么还在追究?

  王闯跟王威对我们其实还不错的,突然的变化是在他们看了王洛注射死刑之后的这段时间,是不是他们听说了什么?

  可当时的事情很多人都在,王闯也都了解啊,现在还来追问是几个意思?

  我看他一眼,瞬间明白了他眼睛里面的冷漠是什么意思了。

  “王闯,你是在怀疑我们在说谎吗?”

  “不是怀疑,你们的确在说谎。”

  果然,肯定是王洛那边做了手脚,死也不不叫人安心。

  “那你倒是说说,怀疑我们什么?”

  “我怀疑当时真正想要害死我们父亲的人是卓风,而不是王洛,只不过是借用王洛的手。”

  我不禁冷笑,反问他,“那你能告诉我卓风为什么要害死王叔叔吗?”

  王闯眉头皱了皱,看了我许久才回答,“因为我父亲想过要害死你们。”

  这么说的话就算是卓风真的动了恻隐之心也不为过,我笑,“那按照你说的,王叔想要害死我们,卓风还击,有错吗?我们两家好像并务冤仇吧,只因为我手里有你们想要东西就想害死我们,那你说到底是谁该死?再者,当时的情况已经了解清楚了,卓风是为了要救王叔叔才会被推下海,事后还被王洛的人盯着在山区躲藏了一个月才能回来。”

  王闯脸上的表情很明显是不完全相信自己所想的结论,只不过王权的死,在他跟王威看来不是必须发生的一件事,这就叫血浓于水吗?

  还是说,他们的母亲对他们来说根本不重要?

  我问他,“你想过要杀了王权吗?”

  王闯一怔,脸色雪白。

  我满意的一点头,“很好,你想过,并且我猜测,王洛下毒给王权所用的毒药就是你开的吧,王权却十分信任你,回头再去找你一直,你就废了他一条腿,以为这样就可以完全控制了王权,却不知道,哪怕是残疾了,你依旧无法反抗什么,所以只能看着王洛一步步变成今天的样子,压迫你们一家子。所以,王洛的死,跟你的纵容和无能有很大的关系。可王洛毕竟是你们的兄弟,你们自然是宁愿相信他说的话也不相信别人的事实,真是可悲啊。”

  我起身,告诉他,“如果你们不收手,我一定会还手的,并且你该知道我也会不择手段,到时候……”我看一眼偌大的办公室,冷笑警告,“怕是这里不知道会成为谁的东西,反正我们本就一无所有,不在乎失去更多,可你们呢,你们的东西太多了吧,失去一样不在乎,那两样呢,或者是那整个大庄严都成为了别人的呢?到时候我们再看看,我们谁厉害。你可以说我这是说大话,可我卓尔,向来不做小事。”

  我最后看他一眼,转身离开。

  等在外面的李子告诉我,“卓总,卓总说要你现在回去,冯飞醒了。”

  我脚步不停,快速往回赶,到了医院推开房门,冯飞这个坐在病床上笑眯眯的看着我,一伸手,“过来。”

  我愣了一瞬,卓风他们都不在,高可可跟顾程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问,“卓风他们呢?”

  “出去吃饭了,你先过来,我有句话想问你,等你告诉我了再过去。”

  他现在是病人,我自然是想顺着他的意思来,没犹豫,进门走了过去,不想,才靠近,他一伸手,将我拉了过去,我脚步不稳,直接扑进了他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