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6节

  第90章 必须来

  我摇头,“没有。”

  顾程峰也急问,“怎么了?你没跟我说。”他带着几分埋怨我的意思。

  我笑着说拉顾程峰的手,“没事儿,就是几个高一的女生找事,我没吃亏,当时还有安妮在帮我呢。”

  顾程峰十分的不相信,哼了一鼻子,“安妮那个大嘴巴就是个胆小鬼,她能帮你才怪,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知道这件事我不说也是瞒不住的,索性就直接说了经过,包括我在画室的事情。

  显然,卓风也很意外。

  他深吸口气,咳嗽了一声,脸上尤其的不好,半晌才吭声,“我明天出院,你放心,明天她们就该都回去了。”

  我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看卓风的样子也不是好的可以出院啊,“姐夫,你不要出院,我真的没事,我没吃亏的,我还手了,你知道我打架从来不会吃亏的,再说了,还有顾程峰在呢,他可以帮我出头啊,是不是顾程峰?”

  顾程峰很是配合的重重点头,不过他却问,“卓哥,那个卓不凡不是你亲弟弟吗?”

  啊?

  卓风没说话,反倒是顾程峰继续再说,“就是当年的代孕所生,你懂得,精子是卓哥的父亲的,但是母亲就是代孕的人的,因为卓哥的妈妈不能生育,这件事瞒着卓风父亲,可是孩子都生出来了,也实在没办法。”

  不对啊,卓风不是被自己姨妈带大的吗?

  哦,顾程峰说的卓风母亲就是他姨妈。

  他姨妈不管对卓风怎么好都始终举得自己不跟卓风父亲生个孩子对不起卓家人,所以才找的代孕,可是卓风父亲不承认那个孩子,就放在亲戚家养大。

  “那卓不凡知道这件事吗?”

  卓风要头。

  原来如此呢,所以在外面大家都以为卓不凡是卓青青的亲弟弟。

  我倒抽口气。

  顾程峰继续问,“卓哥,是不是之前你家我叔叔不想将家业给你是因为卓不凡。”

  卓不凡到底是卓风的弟弟,争家产是肯定,虽然不承认那个人,可还是想叫给卓不凡一些东西,可是卓风却不同意。

  我不知道卓风是处于一种什么心情,总之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不喜欢卓不凡的。

  “姐夫,那这件事就能一直瞒着吗?”

  “不会,家里人在做这件事,这一次回来估计不会走了,直到我跟李思念结婚后,我父亲会将一部分卓家的东西留给卓不凡。”

  那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迷糊。

  顾程峰很是生气,一张脸都涨红,气氛的说,“那你是儿子,那个也是儿子,为什么就要有偏又想,当初叔叔不承认卓不凡是他的事情,卓家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你自己的功劳,叔叔这是想想走属于的东西给卓不凡,还叫你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凭什么?”

  我大为震惊。

  我只听说向我一样的家庭重男轻女,却没听说过要为了给自己不承认的儿子争抢自己亲生儿子的东西的父亲。

  说到底。

  是了。

  就算卓风在卓家地位很高,可耐不住卓风的父亲身边还有一个会吹枕边风的女人。

  卓不凡是卓风姨妈要求的,所以她会将那个孩子当成自己亲生,殊不知,卓不凡与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可是卓风母亲就是想要争强一些东西,因为那是她自己想要的,不过是拿卓不凡当成一个幌子罢了。

  卓风父亲却看不穿这一切,卓风也无法揭穿,毕竟卓家真的对不起卓不凡啊。

  这也是为什么远方亲戚卓青青这一次会过来,因为卓不凡是跟她一起长大,两姐弟自然关系不一样。

  我深吸口气,瞬间眼前发黑,这件事复杂的我的脑袋里面一片浆糊。

  卓风温柔的看着我,朝我伸手,“过来。”

  我愣了一下,回头看看身后的顾程峰。

  他对我点点头,我才朝着卓风走过去。

  卓风脸上的温和片刻的流失,却又在我靠近的时候恢复如常。

  他抓着我手说,“你在学校好好学习,老师跟我说了你的情况,你是想太多了,思想负担太重,压力太大,其实考试而已,你每次都很好,这一次也一样,想去法国留学就努力,考不上我也会叫你去你想去的学校,知道吗?”

  我哽咽,忍住泪水,重重点头,“姐夫,我知道了。”

  心中暗暗发誓,我不能叫姐夫失望,不能!

  我很想跟姐夫多坐一会儿,可身边有顾程峰,他一直时差没倒过来,又因为法国的公司的事情总是半夜起来打电话或者是视频会议,我都知道,他那么累全都是因为我,我不想叫他难过,只好早早的告别的姐夫离开了医院。

  坐在车子上,顾程峰没急着发动车子,侧过身子看向我,却一直沉默。

  我被他看的浑身发毛,轻轻推他,“看我做什么,我哪里不对了?”

  他吸口气才说,“卓尔,我叫你现在去照顾卓哥,你肯定不会同意,可你心里那么强烈的想过去,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

  所以他想叫我下车去照顾我姐夫。

  我直接摇头,打断他的话,“开车,别胡说八道,我明天还要上课呢。”

  “屁,明天周末,你上个屁的课。”

  我一怔,是啊,倒是给忘记了。

  “那我明天还想去图书馆学习呢。”

  “哼,卓尔,你要口是心非到什么时候?”他冷笑着问我。

  我看着顾程峰脸上的怪异表情,心很痛,五脏六肺都在痛,全身都在痛。

  我轻轻吸气,呼吸也痛。

  我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楼住他脖子,恳求他不要这么无情的揭穿我,至少要我给他留一点安慰,我知道我装的不像,可我真的在努力了。

  我一直都在考虑他的感受啊,难道这不是进步吗?

  可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心里难受的厉害。

  他突然松口气,也将我抱住,声音在我头顶上传来,很是沉闷,“卓尔,你叫我怎么办好?”

  他明知道我心里装的想的念的全都是卓风,可我却选择跟他在一起。他竟然欣然接受,享受这份在一起的美好。可是,他更知道,我做不到真正情侣上的关心和照顾,我对他没有敞开心扉的好,只有朋友之间的距离。

  这叫他倍感受伤,却又不想看着我因为觉得对不起他而难过。

  顾程峰啊,傻子。

  我轻轻捶他,“顾程峰,对不起。”

  “别道歉,没用。”

  最有用的就是忘掉卓风,爱上他。

  可爱一个人,很难,就跟喜欢上一个人一样的难。

  “顾程峰,我,我最近都不来看他了。”

  我想见的卓风少了,是不是就会好一些?

  他却摇头,“要来,必须来。”

  于其远远的想着,不如直接来见,至少叫我能够少一些对卓风的思念多一些对顾程峰的亏欠。

  他突然松开我,指着外面的人,问我,“卓青青我认识,那个是不是卓不凡?来医院看卓哥。”

  第91章 偷听

  我浑身一跳,回头看过去,果真是卓不凡。

  “我们去偷听。”顾程峰说。

  我摇头,“不去,被发现就不好了,我们走。”

  “哎,你真是笨,不偷听怎么知道卓不凡和卓青青会不会在卓哥面前告你的状,走!”

  顾程峰拉着我下了车,从医院后门进去,绕了一大圈,才走到卓风住的房门的窗户边上。

  他高大的身子蹲在墙角,拉着我缩成一团,呼吸很近,皱着眉头,一直按着我建投不叫我乱动。

  我依偎在他怀里,听着窗户里面的声音。

  卓峰一直没说话,卓青青话很多,说了学校的事情又说了朋友的事情,最后问卓风是否想好了明天出院。

  卓风这会儿才说,“是,没事就出院吧,很多事情要忙。”

  卓风有气无力,他好像很累。

  卓不凡这时候开口问,“哥,你出院要是再昏倒可怎么办?听说心脏手术很麻烦,当初我阿姨就是这个命没的吧?”

  啊,卓风的母亲也是这个病吗?

  我记得不是啊,难道我当时听错了?好像不是说被顾家人害的吗?

  我看看顾程峰,他对我摇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里面卓风对卓不凡说,“死不了,我还没有到那么严重,正在找器官捐赠的人,相信会有办法。”

  必须要换心脏才行吗?

  我低头看看我的胸口,我想我的心脏可以的。

  顾程峰轻轻推我,皱眉瞪我。

  我对他吐舌头,他该是明白我的想法的。

  卓风又说,“你在学校看到卓尔了?”

  卓青青呵呵一笑,“哥,我看到了,那孩子,啧啧,到底是想下来的野丫头,厉害。”

  我哪里厉害了,要不是有人欺负我,我也不会动手啊。

  “你找到人。”卓风不是在发问,而是真真切切的在肯定的说。

  卓不凡却笑了,“哥,我没那么无聊,不过是喜欢我的女孩子看到了我跟卓尔遇到找事而已,跟我没关系,我回头去说说。”

  卓青青也来帮卓不凡解围,“哥,别那么放心上,不过是个野丫头,你养她那么多年也足够了,还想养一辈子啊?再说了,家里叔叔和阿姨也不同意啊。你该知道有些事情要时刻而值得,那丫头不是找了男友了,以后都不用指望你的。”“咚!”

  我和顾程峰同时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一阵沉闷的声响,就听里面卓青青惊叫,“哥,你吓死我了,干嘛啊?那喷子咋了我脸怎么办?”

  卓风传来一声低吼,“滚出去,卓尔事情你们不要插手,还有,我养她多久是我的事儿,你们再插手找她,别怪我不客气。”

  我和顾程峰吃惊的看着对方,看着脸上彼此的怪异情绪。

  我没想到卓风会生这么大的气。

  顾程峰在我耳边低声说,“卓哥这是在护着你。你别进去。”

  我没打算进去,我就是……担心。

  卓风不能发脾气,他的身体还没好。

  卓不凡在里面对着卓风咆哮,“哥,你疯了?那喷子那么重摔我姐脸上怎么办?你在乎卓尔自己护着啊,干嘛推出去?她现在是顾程峰的女朋友,跟你没关系了。她都二十了,不需要你养着,右手右脚的你还供她到什么时候?我姐没说错,你不爱听就不听,干嘛扔东西?”

  卓风却不吭声,可我能想到他生气的时候的样子,绷着脸不吭声,早就气的火冒三丈了。卓风不是坏脾气的人,他能扔东西,说明真的太生气了。

  如果不是我和顾程峰在背后偷听,我真不知道卓风会在自己家人面前这么护着我。

  我倍感欣慰,心中高兴,却也在难过。

  因为顾程峰不高兴。

  他起身要走,我迟疑着,还是跟了过去了。

  顾程峰走的很快,快的我都跟不上,他一步我要跑着三步,勉强抓住他,看着他伤心的样子,我的心骤然痛起来。

  我死死的攥着他的手不放开,“顾程峰,顾程峰……”我是真的急了,顾程峰这样子我头一次见,真的是伤心难过的叫人心口痛。

  “卓尔!”他大口喘息,胸口起伏,难过的眉头舒展不开,“你没听出来吗?卓哥喜欢你,一直都喜欢。”

  我吃惊的看着他,这个消息就好像烈日之下有人浇了一盆水给我,舒服是舒服了,可下来的阳光暴晒我的浑身难受。

  不过我有很快否定我这个想法,姐夫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话我亲耳听到过,不管是在别人还是在自己跟前,我都听到了,这不代表什么。

  喜欢一个人难道不是想要占为己有吗,他却亲手将我推给了顾程峰,这就不是喜欢我了。

  “顾程峰,你误会了,我姐夫要是真的在乎我还将我推出去吗,叫我跟你交往吗?他会看着我一个人在外面住也不叫我回去吗?我就是他的妹妹。”

  他不相信,眉头拧的老高,用力瞪我,突然很是泄气的蹲下身去,跟着说,“卓尔,你不懂,喜欢一个人很分多钟,卓哥这一种……我做不到。”

  我不明白。

  “顾程峰,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不就是想占为己有吗,我从前就想占为己有,可我不想了,我知道我跟他不可能,所以我开始努力的去忘记,因为我知道我身边还有你,你一直都在,是不是?”

  我突然有一种预感,如果顾程峰也放弃我了,那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又要一个人面对所有的困难,我害怕,我不想再被丢弃了。

  我一直都渴望有个完整的家,不管这个家是否有温暖,可都是我所期盼的,所以我倍感心珍惜和顾程峰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至少他不会在不需要我的时候将我丢开。

  我一想到只剩下我自己,就全身都在发冷。

  “顾程峰,别丢下我。”

  他身子一跳,茫然抬头,起身抱住了我,“傻瓜,我没说丢下你,我就是……哎,我就是太担心失去你,对不起,对不起。”

  我扑在他怀里,闷声大哭,泪水很快打湿他的衣襟,他仍旧抱我很紧,声音沉闷而又沉重,不停的安慰我,开导我。

  “卓尔,我不会丢下你,永远都不会。”

  我重重点头,继续解释,“姐夫不止一次说过要照顾我,可不是你我之间的那种照顾,他就是觉得我出身不好,你不知道,从前在乡下,姐夫见多了被买过去的女人当代孕工作,他一直都记得,不想我出事回到过去的那个样子,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真不是。”

  “好,好,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顾程峰带着我回来,我们一起洗了澡,看着赤身裸体的彼此,没了之前的那份羞愧,有的只是彼此之间的需要,我想,给他,我一直都愿意的,只要他肯接受。

  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我想我不会做到如此放的开,更不会如此坦荡。

  他低头望着我,深情而又专注。

  “卓尔!”

  轻声呼唤,就好像点亮了我全身的火种,瞬间将我包裹,我主动贴上去,亲吻,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