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62节

  第963章 疯的很离谱

  陡然的画面放大,我看到冯飞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是得逞,是得意,是欣喜,还是满足?

  我愣了会儿,挣脱开他,后退两步,“冯飞,你疯了?”

  “恩,如果可以用疯来形容的话,我想是吧,我是疯了,并且疯的很离谱,呵呵……大难不死,我想明白了一件事。”

  我没应声,转身要走,顺便拿了电话要打给我卓风问他们在哪里,身后冯飞的话没断的传进我的耳朵里,“我要是真的死了,我深爱的人还是被人的妻子,那多遗憾啊,所以我想是否该在我没死的时候多做点什么。”

  我没应声,直接关了病房的门就离开了。

  卓风在附近的餐厅,两个人的伤口都做了简单的包扎,看起来滑稽可笑的。

  卓风看我进门,起身给我让了座位,告诉我,“冯飞没事了,要求出院,我就同意了,并且这段时间都要在瑞士,所以暂时都住在家里,你看行吗?”

  如果我说不行,卓风肯定会怀疑什么,与其叫他多想,还不如就同意了,并且他也说了,都同意了,我还能拒绝吗?

  这会儿,顾程峰开玩笑,“卓哥没就不担心嫂子被撬走了?”

  叫我嫂子了?还真是新鲜,不过这个称呼听了心情真好,说明顾程峰真的再不会纠缠什么了,他现在是个家庭幸福身边还有个深爱他妻子的男人,该知道如何做了。

  卓风听了也是很是受用,一点头,“叫嫂子好,就应该叫嫂子,至于你说的那些,哈哈……我相信卓尔。”

  是啊,他相信我了,可不相信冯飞啊。

  我笑笑,“那就好,家里地方足够了,人多也热闹,想住多久都没问题。”

  几个人轻笑一阵,吃好饭回去,就跟医生说了什么时候冯飞出院的事儿,冯飞是要求今天就出院,医生实在不同意,我们也没办法,就要求冯飞在住院几天,顺便我们回去要将楼上的房子收拾干净了。

  晚上,王闯就亲自过来了,身边还带了律师。

  我以为他是想明白了我说的话,不想这是直接来找我们摊牌的,他想起诉我们,是怀疑王权的死就是卓风所为。

  之前我肯定将他赶出去,这个人好坏人不分,活该被人利用,道理我说了一箩筐还是不知道好坏,那我也没什么跟他说的。

  看他律师给我们的律师函,我没应声,只叫给了卓风。

  卓风看一眼之后笑了,问王闯,“你只是怀疑,没有证据,如果官司输了,那你该知道面临什么。”

  王闯点头,又给了我们一份协议。

  我看一眼,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在威胁我们不成?

  “王闯,你……”

  卓风拦住我,不叫我说话,只轻笑,默了许久才说,“好,我们都接受,违约金按照协议上的来做,至于官司,我奉陪。”

  王闯是想利用王权这个案子的事情威胁我们将价格压低,所以我们无可选。

  可卓风宁愿赔钱违约也不想不会退让,这件事不管我们有几成把握,绝对不会叫王闯这边轻易得逞。

  “好,我们拭目以待。”

  王闯的中文真是越来越好了,会用成语多了不少,只是他依旧没能中国人这种自强不息的本事。

  我们目送着他离开,直到人走远了卓风才怒气爆发出来,狠狠的撕碎了桌上的东西,随意的扔进了垃圾桶,抓着电话出去了。

  高可可过来低声小心翼翼的问我,“真的要走这条路吗,这傻子都看得出来是王家想给你们一个下马威,其实他们也不想打官司的,那律师函看仔细了没有,真的没证据就打算告你们吗?”

  我点点头说,“是,可这件事好像不是表面这样,我猜是王闯想跟王威分公司,只是暂时还没走到明面上来,才会互相打压对方的生意伙伴,卓风是跟王威的朋友做生意,可最后出头的却是王闯,这里面是不是有些不对?”

  坐在一角的顾程峰吸了口香烟,很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说,“你们当初去法国定居都好,我直接给你们铺好路子,免得走的这么辛苦,这里是好条件好环境好,可到底是容易被人踩在脚下的地方,王家两兄弟都不是省油的灯,主要是,我们没钱。”

  的确,我们就差在这了,没钱。

  前后我们用光了所有的积蓄,现在公司周转都很费力气,哪里来的多余的钱打官司并且跟王家做周旋,可只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成为王家的靶子啊。

  “反正不能轻易退缩,不然我们就白走到现在了,来都来了,还能立刻就走吗?”

  顾程峰呵呵一笑,一拍大腿,“我就说嘛,我以前喜欢的女人不会那么轻易说放弃的,是不是?”

  他顽皮的冲我一挑眉,厚着脸皮的呵呵一笑,这笑容还没绽开,就被高可可一巴掌给扇没了。

  不过高可可的巴掌也不是真的打,就轻轻那么一挥,重重的风,还是叫顾程峰立刻闭上欠抽的嘴巴。

  顾程峰呵呵一笑,攥着高可可的手臂拉进自己怀里,讨好的说,“我这不是开玩笑吗,别生气,别生气。”

  高可可狠狠给他一个白眼,却在转头的时候对我眨眼,依靠在顾程峰的怀里撒娇说,“晚上收拾你。”

  顾程峰哈哈一笑,两个人亲昵的闹成一团。

  我回头看向卓风,他还在打电话,背对着我的脊背依旧是伟岸宽厚的,可这样的肩膀似乎也有些没有那么有力量了,从前艰难的撑起我们这个家,现在呢?我总是担心他,一想到我们又要面对危险,就莫名的不安起来。

  我悄然的走过去,听他在电话里面说,“这件事就这么做不错的,只是危险很大,你回头给我一详细的案例分析,是,是,来的时候亲自带过来吧。”

  不知道他在跟说话,声音压低很多,也是故意不想我知道,是在说了一阵后就挂了,该是知道了我走过来偷听。

  他回头看我一眼,先是舒了口气,跟着才说,“这件事我来处理。”

  每次遇到困难他都这么说,可我不想他独自面对。

  “老公,你还有我啊,我会帮你的。”

  “知道。”他轻轻揉我头顶,很是无力的深吸口气,跟着问我,“冯飞来家里住会很不习惯吧?”

  我忍不住轻轻捶了他一下,“你想什么呢,我都没怨言,你要是介意就叫他去别的地方住呗。”

  “恩,可我不放心啊,他住在楼上,我们住二楼,这样那个的时候叫他听听,气死他。”

  我不禁失笑,“幼稚不。”

  “不幼稚,想到那么多人喜欢你我就脾气暴躁。哎,谁叫我家卓尔这么好?”他不顾身后顾程峰跟高可可,扭着我脸狠狠亲了我一下,脸都亲变形了。

  “哈哈,爸爸,妈妈,亲亲,亲亲……”喵语蹒跚着走出来,挥舞着手里的变形金刚大叫,“亲亲,亲亲!”

  第964章 想死我了

  谁能想到,得知冯飞出事后的三天后,谢晶晶来了。

  她之前一直在美国读书,具体地点不清楚,也没告诉我,跟我联系还是通过微信流留言,十天半个月也不回复我一次,这一次直接过来了,我真是惊讶意外。

  之前她说给喵语邮寄东西,所以知道地址,没想到,说邮寄东西是假的,亲自过来才是真的。

  谢晶晶一大早上,提了很重的东西,戴着黑框墨镜,小麦色皮肤,这时候还穿了一双黑色的靴子,站在门口的时候我都没认出来,她笑的张扬,一脸的兴奋,看着我的时候好像浑身都是阳光。

  我愣了一瞬间才立刻冲上去将她抱住,“晶晶,啊,晶晶。”

  她几乎是跳着脚的往我身上窜,尖叫声划破长空。

  “你怎么突然就来了,怎么不告诉我啊,你个死丫头,想死我了,一直不告诉我你在哪里,知道不知道我多担心啊?”

  谢晶晶嘿嘿的冲我笑,狠狠的亲了我一下,却不想她说,“哎呀,怎么有男人的味道,你这是被卓哥亲了多久,呸呸呸!”

  没正经,她变化真大,以前可不会这么说话也不会这么开朗的,我高兴的抱着她,也重重的亲了一口,“想死我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想我,所以我来了,喵语呢,卓哥呢?”

  我笑,“你是看我跟喵语和卓风来了还是看别人来了?”

  她神秘的轻轻一笑,“随便啦,反正看谁都是看,哎,他……没事吧?”

  我点头,“没事,在三楼休息呢,估计知道你来也很意外的,你突然就来了,那你们之间……”我没明着问,想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不想我多知道什么的。

  她呵呵一笑,没吭声,只将行李箱扔给我,自己往里面走。

  喵语被高可可抱出来,才放下来,喵语就冲向了谢晶晶,没想到,喵语还记得谢晶晶,大叫着,“阿姨,阿姨,阿姨。”

  谢晶晶乐呵呵的跑过去,一把将喵语抱起来,“哎呦,我的小宝贝,你竟然还记得我,真好,亲亲,来叫阿姨亲亲,你可要想死我了。”

  之前我生产的时候,协警竞争天陪着我,抱着喵语就像抱着自己的小孩子,后来她一有时间就过来陪着喵语玩,有是有我忙的不在家,她一个人去家里照顾喵语,喵语跟她的感情可不比我的浅。

  一大一小抱着互相亲了个够,这会儿高可可才说话,“你怎么来了?”

  听高可可的语气,还是对谢晶晶喜欢不起来,从前上学时候因为我的缘故,两个人也矛盾多,没想到过去那么久了了,到现在还是互相没有好脸色。

  不过,我到时给忘记了,谢晶晶跟顾程峰那段关系……咳咳,想到此,气氛瞬间不好了。

  我走过去问谢晶晶,“你这是打算在家里住了吗?”

  “恩,你该知道我是为什么过来的。”恩,是为了冯飞,我给高可可使了个眼色,提醒她没有必须对谢晶晶这么有敌意,她都能放下对我的提防,更加没有必要对谢晶晶充满敌意。

  我说,“那你住三楼吧,西面的房间,东西先放着,回头我叫卓风帮你提上去,对了,吃饭了吗?”

  卓风跟顾程峰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要接个朋友过来,可还是没回,估计是这一天都要在外面忙了,王闯那边已经送来了律师函,卓风也开始搜集证据,这个官司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并且还在想办法凑钱,现在找不到王威,一切的后果都是我们自己承担,王闯吃准了我们没钱做周转,更是对我们试压不断。

  好在,大家都在,朋友也都在。

  谢晶晶笑眯眯的放下喵语,看一眼三楼,问我,“在哪个房间?”

  “在南边的那个房间,跟你隔壁。”

  “哦哦哦,上道儿,就知道我来意,那……哦,对了,高可可,你别对我那么大的敌意,从前的事情是我不懂事,但是已经过去了,并且睡男神是每个人的梦想,可现在啊,我也是女神了,呵呵,我还看不上顾程峰了呢,你当成宝贝去吧,我现在有新目标,呵呵!”

  她狡黠的一眨眼睛,直接往三楼跑。

  喵语小小的身子摇晃着也要追上去,咿咿呀呀的唱歌,好像在摇旗呐喊给谢晶晶助威。

  谢晶晶笑的一脸灿烂,回头给喵语吹了个飞吻,直接进了冯飞了房间。

  高可可无力呼出口气,“昨儿,我怎么觉得我们之间这么奇怪呢,关系好复杂啊。”

  是啊,错综复杂。

  高可可的第一任丈夫是冯海,可却有了冯科的孩子,之后跟顾程峰成为夫妻。

  我的第一个男友是顾程峰,最后嫁给了冯科,再跟沈之昂结婚,现在是卓风的妻子。

  那谢晶晶的第一人男友是张川,之后跟顾程峰也有一段,现在还跟冯飞纠缠不清。

  而冯飞呢?

  离婚后一会在我身边转悠,到了现在还对我没死心,却在中途跟谢晶晶有了几次关系,孩子也差一点生下来。

  哎呀呀,我有点迷糊。

  不过,不管哪一种,只要我们已经找到了幸福,那就是最好的解决。我希望,冯飞能够早点忘记我,接受谢晶晶。

  从前我就认为谢晶晶是我身边的小太阳,总有消化不万的能量,不管在哪里,她都能很好的给我力量,做我的坚强后盾,可这几年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走的远了些,但是我们依旧是很好的朋友,她经历过几次感情后没被打倒,反倒更加坚强,我倍感欣慰,最后也希望,她能够幸福下去。

  估计是两个人没谈拢,谢晶晶上去很长时间没下来,可一出来,耷拉着脸,显然是不开心的你。

  我没追问,知道她的脾气,等想说了自己就一股脑的都告诉我了。

  我给她一个冰淇淋吃,喵语也偷偷吃了两口,拉着我的手还想要,高可可又给了她一口,乐的喵语双手在跟前乱晃。

  谢晶晶嘟囔个脸,看我们一眼,跟着说,“他说了,看到我就想走,如果我没打掉孩子的话,我们还有可能,可现在他不想跟我纠缠了。”

  我的心咚的一向。

  冯飞这个人做事先来是很含蓄的,最对跟我暧昧的说一番情话,我全都不做回应,可就算如此,也不见冯飞如何绝情,不想,竟然直接问谢晶晶这么说话,我还真是的很意外。

  我无奈的深吸口气,想帮也帮不了什么,感情的事情谁能说的清呢。

  “晶晶,你好好想想,你是真的喜欢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