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67节

  第973章 都是狗屁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当天跟我说过的话,他对晶晶只有那一点点的对不起,却并没有任何感情,或许是那些可悲的责任在作祟吧,不然他为什么还要在乎晶晶身后的男人是谁呢?

  二柱子被打了一拳头没有回应,只揉了下被揍的发紫的下巴,扫一眼冯飞,对卓风说,“人我带来了,我这个人是挺被人看不起,可对哥们我还是很够义气的,当年王威帮了我,我一直记着他的好,所以刚开始我是没想着要说出他东西下落的,可我停了晶晶的话,我知道王威现在只有跟着你们才安全,只能冒着危险将他带过来了。人呢,我是领来了,在呢么办都行,可不能叫我兄弟搭上命,那个王闯可是找了杀手,我们在路上就遇到了三次,妈的,好在我还会两下子,不然我们都回不来。”

  我看着谢晶晶,香从她的脸上找到这件事情的任何线索,可她只是平淡的看着我们,听二柱子说完坐在沙发上自己喝茶水。

  我坐过去,看着她,想问,又不知道要从何问起,当时走的时候是她自己主动,现在回来了也安然无恙,难道不该给我个解释?

  她心大的冲我呵呵一笑,没吭声,依靠在沙发上舒服的找了个位置,歪着脑带着听着。

  那边卓风说,“王闯找了杀手还是王威你的另外一个朋友在找你,之前我们也遇到一次,冯飞险些送命,这群人本事不小,知道从我朋友身上下手。”

  我跟卓风可是不在乎他们对我下手的,所以想威胁我们,只能从我们身边在乎的人身上下手才有可能成功,这才会有当天发生的冯飞煤气中毒的事儿。

  王威点点头,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半晌才说,“是他,我的朋友不会这样,并且我最近都在我朋友这里,我知道这件事,我担心我朋友出事才叫他们都躲起来的,二柱子如果不去找我,我还会躲在暗处,看着你们继续斗个你死我活,可谢晶晶说的对,我总是在躲着也不是办法,事情是我做的,我不能撂挑子不管了,王闯要的是我现身,想叫我签字放弃继承权,可我不会放弃的,东西分为两份,一旦我父亲去世立刻生效,可王闯始终不签字还将这份遗嘱隐藏了起来,若非我无意间发现,会被他骗一辈子。呵呵,什么兄弟,见到了利益,都是狗屁。”

  所以,到底爱是因为那些钱吗?

  我无奈的深吸口气,想到了从前的卓家,那时候姨妈为了要争夺卓家的家产,可真是的是任何坏事都做了,还要想着要过继儿子来争抢卓家的东西,可到头来呢,死的那么凄惨,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被杀死的。

  钱啊,是个好东西吧,能叫好人变坏,能教坏人变好。

  “那你回来了打算怎么做?”卓风问他。

  “恩,我会走正常渠道,并且……”他很是无奈的深吸口气,继续说,“只是我暂时资金被冻结,我也没有他的手段和人脉,我一旦露面就会被他的人找到,凶多吉少,所以我想……你们是否可以帮我?”

  卓风没直接答应,只看着他,想了会儿,问他,“如果,我们帮你,你承诺给我们什么?”

  “生意呗,我给不了多少,即便我跟王闯之间我胜利了,可我还是会被他打压,我没有后盾,并且这么多年我都在暗处,很多人都以为王家只有两个兄弟,我是透明的,想在这里发展下来很难,我不知道会坚持多久,所以我不敢承诺你什么,只能说我会在我还能榜上的情况下多给你点生意做。”

  这倒是可以的,如果我是卓风我就会答应,可是,王威一旦出事,那我们的生意是否还能顺利进行都是个未知数,难道叫我们半途而废的看着生意突然中止吗?

  “我会考虑。”卓风一点头,再没说什么。

  看样子,是没谈成。

  王威暂时在我们家住下了,走了顾程峰跟高可可,又回来了谢晶晶跟二柱子和王威,家里有热闹了。

  并且,房间不够用了。

  谢晶晶依旧跟冯飞住在楼上的两个卧室,顾程峰的房间给了王威,二柱子说自己睡客厅,卓风给他收拾出来了一个小房间,在二楼的楼梯口对面,因为风流的原因,风很大,所以那个房间有些冷,我给了他两床被子,二柱子都笑呵呵的接过去,突然问我,“卓尔妹子,你该不会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混蛋吧?”

  我一怔,没吭声,站在门口侧着身子等着他继续说。

  他一面整理东西一面说,“我们租车离开就是去找王威了,我来之前想过,看看情况再说,反正我一个大活人也不会出事,实在不行就在这里住下了,大不了被你们赶走,还能把我怎么样?我说喜欢谢晶晶是真的,我真的喜欢,呵呵,我们年龄差不多,或者说你比我还大了一两岁吧,那我这个年纪的人还是个小伙子呢,我喜欢谁不是很正常吗,可谁知道我就喜欢上了谢晶晶呢,呵呵,我是真喜欢,可我知道,我不配。”

  最后这番话说到了心坎上了,我就觉得他不配,甚至于与现在混的很好的张川都不配谢晶晶,可有什么办法呢,比晶晶好的晶晶也不喜欢,喜欢的呢却在利用她,如今又被表白了的还是初中都没上过的人。

  人都说两个人在一起至少要三观一致,这三观包括的东西很多了,消费观,爱情观,婚姻观,很多很多,其中就有一个是文化水平。

  二柱子没读过书,眼界短,很多事情做不到豁达,甚至都有点上不不去台面的吝啬,这实在配不上豁达开朗的谢晶晶。

  “二柱子,你说了那么多,想说什么呢?”

  “我想说,我没对晶晶怎么样,我喜欢归喜欢,可我不是畜生啊,我哥死的时候我去看过了,尸体是我收走的,当时我在外面做生意,可我还是没露面,我知道过去是我对,所以我不会再做那样的畜生,我在改好,真的,我想说我是配不上晶晶,可我可以努力啊,真的,你作为她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能第一个认同我们。”

  这个不需要认同,谢晶晶如同我的亲姐妹,我不会看这着她一步步的错下去,跟着冯飞这件荒唐的事情我是不知道,如果我发现的早,我肯定会阻拦,才不会看到现在整天发愁的她。

  “二柱子,你们家的事情你也说了,是个污点,可晶晶家里很好,很干净,她甚至都没有杀害过小动物,父母也都是建在,还是个很好的工人身份,这样的家庭再如何平淡都不该被别人拖累,懂吗?尤其,晶晶不喜欢你,你的恳求我不会答应,我还警告你,不要骚扰她。”

  第974章 找一个值得你付出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谢晶晶已经站在我身后,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似乎在生气。

  我尴尬的看她一眼,没吭声。

  二柱子却继续说,“我有分寸,我不会纠缠,除非晶晶亲口告诉我不可能。”

  许是因为角度的原因,二柱子的方向是看不到晶晶的,所以才会说这么多,可不管是谁,亲口说出这样的承诺都是很令人钦佩的,尤其是一个已经改过自新的二柱子。

  晶晶对我点点头,先转身离开了,我跟在身后,顺手关了房门,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下楼,先后去了院子里面的太阳伞下坐着。

  用泳池里面陆少正在游泳,卓风在隔壁的健身室锻炼身体,偶尔抬头看我们一眼,抬起手里的杠铃,呼出口气。

  陆少转身在水底游了一个来回冒出水面来,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谢晶晶不住的叹息。

  “卓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通常情况下有了这番话那下一句话肯定就是说的撕破脸的警告了。

  可我还是要说,“晶晶,知道我为了你好就该好好的珍视自己的人生,你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和一个更加爱你的男人。”

  她轻笑,点头,拍了拍我肩头,“就因为你正不怕死的精神我才会当你是我好闺蜜,没听出来我在警告你不要管我的事儿吗?”

  我说,“我知道了,可我必须说。”

  “恩,所以我还是不怪你,卓尔,其实……呵呵,我对二柱子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有点讨厌他,可你知道吗,我却很进宫诶他,他是个坏人,很坏,抛弃妻子,不抚养孩子,却回过头来包装自己之后说自己如何痴情,就算我们都看穿了他的真面目,可他还是会没皮没脸的夸自己如何如何好,真是不要脸啊,可我就是敬佩他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如果我能像他一样就好了,我就可以一直追求冯飞了,是不是?或者……当初死皮赖脸的叫张川跟我求婚,那我们也不会出现各自劈腿的事情了。”

  原来当初真的是张川先劈腿,才会有谢晶晶跟冯飞发生关系啊。

  我无力的叹息,感情啊,有些时候其实很简单的,高兴了就在一起,不喜欢了就分开呗,为什么一定要互相伤害呢?!

  我无奈的摇头,“晶晶,冯飞那边我帮不上什么了,之前他跟说我了很多,我不知道如何下手帮你,我只求你能早点走出来,找一个值得你付出的人。”

  她低头轻轻地抹了把眼泪,“值得吗,我觉得任何一个人男人都很值得,当初的张川,后来的顾程峰,还有现在的冯飞,我觉得都很值得,呵呵,我是不是很蠢?”

  我不知道怎么劝说她,她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人,还不如我当初的因为要忘掉卓风而选择了沈之昂呢,我也试图要该写过自己的感情,可我失败了,我走了很多弯路,发现我还是坚持最开始的那个人比较认真,可谢晶晶呢,她始终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晶晶!”我轻轻抱住她,脸贴在她瘦弱的后背上,感受着她轻轻的抽泣。

  “卓尔,别拦着我,我就是不撞南墙不死心的人,就叫我难过一次吧,跟张川分手后我就一直混混噩噩的,自己说是要好好读书,可我在学校已经挂了三门了,老师都不爱搭理我,我真的很笨啊,我做什么都做不好,这一次我想自己选择一次,错了就错了,我不后悔。我,我真的喜欢他啊。”(!≈

  冯飞是很受女人喜欢的,他跟卓风不同的是身上总有一种看不清楚的温柔,好像正在到处放电的发光体,叫人想不去关注都不可能。

  可冯飞他……

  一言难尽。

  “晶晶,要不你出去走走?”

  她笑笑摇头,一脸的泪,“不走,我才来的你就叫我走,怕我啊?”

  我轻轻捏她,“说是什么话,我是怕你心情不好,如果非要留下来就开心点,喜欢一个人不是很高兴地事情才对吗,为什么要闹的那么狼狈呢,并且我这边也需要你的帮忙呢,我认识的一个老客户过来了,我想过去看看他,但是你知道的,是个男人,卓风不同意我单独去,我想你陪我去。”

  “是吗,好啊,男的啊,那我要看看帅不帅。”

  我没好气的扭她的鼻子,“花痴的毛病是改不了了,帅哥,大帅哥,我们明天早上偷偷的去。”

  “嘿嘿,好!”

  这个客户是以前沈之昂介绍我认识的,其实我的男客户很多,差不多占了七成,卓风也不是全都认识,并非说是男人都不喜欢我去见面了,而是因为这个人跟沈之昂关系比较近,可这样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做生意,尤其现在他的业务也扩展到了很远的国外,此时来这边是临时出差,顺便看看我,说是可以跟我谈一谈业务上的事情,我想见面也不错,至少可以叫我知道国内的情况,顺便做个生意不是更好吗?

  早上谢晶晶就假装吵着出去走走,要我陪着逛街的借口拉着我出了门。

  喵语交给了陆少照顾,卓风那边带着王威出去,二柱子也在身后帮忙,冯飞也出出了门,因为生意的事情我们嗝忙着各的,只是不知道真正的与王闯交手的时候我们这边真的把握多大。

  谢晶晶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低头发消息,对方已经到了,现在就在酒店附近咖啡馆等我们。

  谢晶晶一路上八卦技能属性全开,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打听出来了。

  听到我说是沈之昂的朋友,一脚急刹车,我没坐稳,脑袋咣当一声磕在了车上。

  她帮我揉脑袋,睁大了眼珠子问我,“这要是被卓哥知道了我们都完蛋了,你疯了?沈之昂之前还帮助王洛呢,现在你就不计前嫌了?”

  我痛的眼前发黑,半晌才缓过来说,“什么啊,不是沈之昂,跟他也没关系,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客户,你小心开车,疼死我了。”

  她扒开我头发看,确定没事了呼了口气,继续说,“这件事卓哥肯定知道,不然为什么拦着你不叫你去呢?你真是没心没肺啊,比我还没心没肺你,那可是沈之昂的朋友,你……哎,你疯了啊?”

  我无力的笑笑,“那有什么啊,沈之昂是沈之昂,他是他,那杜红的朋友客户还有很多都在跟卓风做生意呢,难道我吃醋了吗?”

  “呵呵,这番话你可别跟我说,回去跟你家男人说去,卓哥的醋坛子肯定碎了,回去后肯定说我,我可是没后台帮我的,哎,卓尔,你真是……怎么想的,那沈之昂是什么人啊,是跟你离婚后就变成了混蛋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