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68节

  第975章 沈总要你们过去坐坐

  之前沈之昂帮王洛的事情谢晶晶那边也没少受牵连,自然是痛恨沈之昂,可我还是觉得一码是一码,并且那个人做生意很有诚信,很多次款项都是提前打过来的,真的没出事我才会真相信他啊。

  “好了,要迟到了,到了再说,正好你也来了,就给我参谋一下这个人是否值得我们相信被,你急也没用,我们都出来了,难道还往人家鸽子啊,并且我们之前合作过无数次,也没出问题啊,走吧。”

  她很是无力的横我一眼,“那你没办法,那到了我说什么错话可别怪我,反正我看不惯的人我是不会惯着的。”

  我笑笑,催促她快点走。

  我们迟到了差不多半小时才到了对方所说的咖啡厅,才一进门,我就愣住了。

  “卧槽,我就说你那个客户不是好人吧,这会儿好了,大灰狼都引来了,我们事情还不够多啊,搞不好这个沈之昂又成了王闯的狗腿子呢,不然为什么他来了,想见你见不到就指使他的朋友过来忽悠你,真是糟糕透了,这个人我不喜欢,哎,你的那个客户呢,没来吧,我就说嘛,突然来这里看你不简单,原来都是水沈之昂安排的,卧槽,生气。”

  谢晶晶拉着我在门口唠叨,说了好多粗口,我听得一阵头痛,可我延时意外,为什么来的不是我的那个客户却是沈之昂呢?

  “晶晶,你来瑞士之前不是回国的吗,知道沈之昂当时的情况吗?”我盯着远处那个坐在角落正低头看杂志的沈之昂使劲蹙眉,他还真不想见了,不管以为是你,我对他现在真的是想距而远之。

  谢晶晶蹙眉想了会儿说,“没有,我当时就是回去看看我家里人就走了,没关心被打事情,并且我对他真的是恨之入骨的,那时候你么多艰难,他还落井下石,我……我们走。”

  可我们,已经走不了了。

  身后走来的两个壮汉将我们拦住了,低声说,“卓总,谢小姐,沈总说要你们现在过去坐坐。”

  我跟谢晶晶一对视,再没说话,知道这是走不了了,不得不过去。

  她挨着我,很小声的说,“见机行事。”

  我点点头,想来也能猜到了沈之昂的意图,他之前帮助王洛,无非是想从中获利对付我们,现在再来找我,肯定也不是为了要帮助我们,那就是帮助王闯咯,无非也是想在这里面得到什么好处罢了。

  他看到我们过来,放下了手里的杂志,合并上后放在了一边,先是轻笑一声,跟着扫一眼我们两人,先跟谢晶晶说,“很久不见了,你最近都在哪里?”!

  谢晶晶呵呵的皮笑肉不笑,“我随便玩,没做什么事儿,沈总好啊。”

  “呵呵,我很好,见到你们后更加的好了,恩,想喝点什么?”

  我摇头,只想立刻说完了事情就走,一分钟都不想多带,如果叫卓风知道我上当了肯定会生气的。

  “卓尔,我知道你喜欢喝奶茶,不过这里的奶茶味道很不好,所以我擅自做主叫他们准备了你咖啡,恩,味道还行,至于晶晶,我记得你是喜欢喝果汁的吧?”

  谢晶晶恩了一声,看我一眼,在桌子底下捅了我一下,跟沈之昂,“你这么忙来这里是顺道的吧?”(!≈

  谢晶晶是想问出点什么,不想跟沈之昂打马虎眼,可沈之昂如果那么好糊弄,也不会走到今天了。

  不等沈之昂回答,我说,“沈总,我来这里是见我的客户的,没想到跟你这么有缘分,可我实在没时间,如果我的客户现在不方便见面的话我就走了。”

  “哎?来都来了,多坐一会儿也没什么,并且你们说的客户,呵呵,那是我的朋友,他这家咖啡厅还不错,我也是顺路过来瞧瞧,卓尔别多想,其实不是我主动相约,真的是偶遇,哦,你的客户来了。”

  我跟谢晶晶同时转头,那客户正笑呵呵的走过来,看到沈之昂先是一愣,跟着还是笑了,“沈总啊,好久不见,我就去了了下卫生间就看到你来了,真是意外,呵呵……”

  看样子是真的巧遇,可这也太巧了,我能相信我的客户是不知道沈之昂要来,但是我可不相信沈之昂真的是来巧遇的。

  “没关系,那就一起过来坐坐吧。”

  沈之昂竟然主动说。

  谢晶晶嘀咕了一句,“厚脸皮。”

  沈之昂肯定是听到了,只呵呵一笑,自己低头喝咖啡,我的客户姓齐,全名我不知道,但是每次都叫他齐哥,并且这个人很是实诚的,所以我很喜欢跟他打交道,可我们见面也都是谈论生意,所以彼此之间只能的没有共同的说过沈之昂这件事。

  看现在的情况是他跟沈之昂也很久没联系了,并且关系也没从前那么近了。

  “你们说你们的,我听听就好,不过是顺路过来悄悄,我明天的飞机就走,呵呵。”沈之昂笑呵呵的说。

  齐总一点头,看向我,手里的文件就交给了我,袋子还是封着的,看样子是不想打开叫我在这里看了,自然是要瞒着沈之昂的,只说,“回去看了我们再约时间商量吧,东西很多,我这会儿说了也只能说个皮毛,还浪费时间,我们很久不见了,好好聊聊天,呵呵……”

  几个人纷纷呵呵的傻笑,一脸的啥样子,跟着就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安静中。

  谢晶晶这人就是受不了尴尬,自己低头抠手指头,偶尔抬头喝口咖啡,之后就是百无聊赖的手指甲敲桌面,一声声的抠抠的声音听到人心里难受。

  齐总却很是稳定,喝了一杯咖啡后还叫人续杯了,又叫了四份甜点端上来,说是最近的新品,可我们只短暂的客套后又陷入了安静。

  沈之昂不走,我们只能干坐着,话也不想说。

  可他还真的没有想走的意思。

  我无力的轻轻吸口气,看时间终于过去了十几分钟了,这十几分钟对我来说简直是煎熬,正所谓来都来了,直接抬屁股就走实在不好,坐个十几分钟在离开也算是给足了面子,我提着资料袋子,起身笑着跟齐总说再见,再看沈之昂没说话,拉着谢晶晶要离开。

  不想,沈之昂身后的两个人又将我们给拦住了,“卓总,谢小姐,时间还早,还是在继续坐会儿吧,到了时间沈总请你们吃饭,就在对面的餐厅,并且已经预定好了位置。”

  我一怔,看着那人一脸的凶神煞,这个人不是保镖也是打手,看样子我们今天是走不了了,怕是这会儿要强行离开肯定我们都不好看。

  可我必须走。

  我推开那个拦着我的手说,“我们有自己的行为能力吧,并且我们赶时间,是否留下来也不是你们能控制的,这样限制我的自由我是可以报警的。”

  第976章 沈总,放尊重点

  那个人估计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愣,看向我身后的沈之昂。

  我回头也看过去,沈之昂只眯着眼睛,一脸的阴谋算计,像极了成精的老狐狸,笑的无比温和,却在温和背后透着冷冷的气焰。

  “沈总,我是否可以走了,叫你的人让开,可以吗?”

  我已经绷着最后的淡定了,如果他说不可以,我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来。

  “我只是想请你吃顿饭,你不赏脸吗,你想走可以,至少要跟我吃过饭再走,顺便,我们说件事儿。”

  他起身,伸手就要来抓我的手腕。

  我大惊,连连后退几步躲开他,可手腕还是被抓到了。

  谢晶晶也怒了,起身低喝,“沈总,放尊重点。”

  沈之昂愣了一下,还是笑呵呵的,手腕缩了回去,摊了摊手,跟着说,“好,好,我自重,恩……呵呵,那你们先请?”

  此时,齐总也过来说话,站在我们跟前,对沈之昂说,“沈总,这么久不见了我也想跟你叙叙旧,你看有时间吗?不如我们一起啊?那边的餐厅老板我熟悉,现在改位子还是来得及的。”

  如果沈之昂不给齐总面子,怕是两个人以后都要成为敌人了,沈之昂生意做得再大,也不希望自己四面楚歌的没有人跟他做生意吧,自然是不能在这里因为我而跟自己多年的朋友撕破脸。

  他沉默了半晌,一点头,“好,我们一起。”

  我舒口气,回头拉着谢晶晶,跟上了齐总一起,身后便是沈之昂,一行人在很多人都奇怪眼神中悄然的离开了咖啡厅,去了对面的餐厅。

  临时改了预订的位子,换了很靠近里面的地方,该是因为过了吃饭的时间,此时的人不多,熙熙攘攘的,我们说话很小声彼此也能听到。

  坐下后齐总找话题的说了很多,我跟谢晶晶只是低声附和。

  尬聊了差不多半小时,沈之昂终于说话了。

  他也给了我一个纸袋子,对我说,“王闯这边的人脉很广,我能知道的只有这么多,暂时做了简单的分析,里面有一些是财团的继承人,所以家底都很厚实,如果你们的真的真枪的较劲起来,怕是吃亏的只能是你们,再有……我给你的钱是我的全部了,你不要也必要要,当做是我的投资。”

  我懵懂的盯着那一袋子东西看了许久都没回过神来,他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笑了一下,吃光了最后一口牛排,之后又说,“你可以认为我是混蛋,可我这个混蛋不想看着自己曾经的女人变成别人的靶子,你回去乐意跟卓风商量,并且你们最近的一些生意也是我在帮忙做,所以你们想毁约,估计也是来不及了,所以只有一个选择,跟我合作,如果不能,那我希望是你自己单独来找我。”

  说完,他留下一个令人无比震惊的微笑,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他的保镖又过来给我送消息说,“沈总明天晚上的飞机,希望卓风能尽快的决定。”

  所以按照沈之昂的说话,不管我是否同意,这件事已经开始在做了,如果我毁约,那肯定要面临巨额的赔偿和官司,并且要我亲自去跟沈之昂说才能叫这件事化险为夷?

  我正懵懂,齐总说,“其实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你们最近的七个合约里面有两个是沈之昂的,我当时也查了一下,没看出什么不对来,相信你们也没看出来,不然也不会合作了,是听说这里面的价格超乎寻常的不对我才想到了是他,之前他在瑞士有两个烂摊子,后来又慢慢好转了,才在瑞士慢慢发展起来,啊,这还是当时卓风出资帮忙的公司呢,不过换了名字,自然卓风是不知道的。”

  我大惊,所以当时顾程峰说价格超乎寻常的高,可对方还是接受的两个合约就是这个?

  齐总又说,“沈子昂最近一直在国内做的新项目还不错,所以满世界的飞在联系业务,可能来这边还是很意外,我当时着实惊到了,不过如果是我,卓总,我肯定会接受他的提议,就当做是投资了,对你们没坏处不是,他暗中给你的钱肯定是不参与投资的损益的,就算是赔本了你们也大不了如数奉还,做生意啊,要的就是收入,赚钱就行了,在不违法和不违约的情况下,我们走那条路还不是自己说的算?”

  处于生意人的本质考虑,这话没错,可考虑别的方面我是不会考虑。

  我说,“多谢,齐哥,你给我资料我回去肯定好好看看,等我给你回复,至于这个……”我看着沈之昂留下的资料,一摇头,“还是麻烦齐总帮我还给他吧!”

  跟谢晶晶离开,我因为心情很烦躁就没着急回去,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冷饮,拉着谢晶晶去了附近的山上闲逛。

  在山上的时候谢晶晶告诉我说,“卓尔,其实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也会同意。你干嘛拒绝了,你现在多苦难,就算生意拉了不少,可都是小打小闹,跟玩家比,差远了,现在就算是找到了王威,可也是累赘,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呢。”

  “我知道,可我不能同意,你不懂。”

  她呵呵一笑,冲我眨眼,“是我不懂还是你不懂啊,生意归生意,先对不起的是他,凭什么不收啊?”

  不管是谁对不起谁,我就是不能收。

  不想,谢晶晶问我,“如果是冯科帮你呢,会接受吗?”

  冯科也不会帮我,不会有这种假设,不过她问了,我还要说,“不会。离婚后我们各不相欠,并且我的事情跟他们没关系。”

  以前总是混乱的理顺不清楚,现在我终于能够自己跟那边撇清关系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找麻烦?

  谢晶晶不懂得是,我们认为生意归生意,可在沈之昂看来却不是。

  我叫她帮我隐瞒这件事,回去后她也果真没有提。

  回家后我们一起吃了饭,卓风跟陆少说了今天的进展,看卓风的凝重,我知道,王闯已经开始行动了。

  之前利用官司这件事只是试探,现在直接动手,只有一个小时,我们的股票就出现了问题,并且很多家以前的合约也开始主动跟我们要重新谈价格,银行那边也开始催促我们偿还债务。

  其实我们的账务不多,手头上钱足够偿还,可实在是不敢多动用流动资金,没想到银行那边也不放过我们。

  看着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不出去,又因为时间的延长和无人牵手,很多东西直接又被中途转运了回来,一来一回的费用就是个很大的数额了。

  卓风很快速的说完,脸色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我能感觉的到,他内心的无奈和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