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69节

  第977章 规矩不能坏

  陆少一直听卓风说完才说话,“我这里有钱,银行那边还上再说,至于别的事儿,我来处理。”

  陆少谈生意有一套自己的独特方式,软硬兼施,实在不行就威逼利诱,管他是非法还是正常渠道,多少次生意都是这么做的,可这样的方式在这边怕是行不通的。

  不想,卓风却答应了。

  饭毕,一直没说话的冯飞说,“我这边是肯定没问题,实在不行我叫对方全部把钱付清。”

  卓风摇头,“暂时不用,我担心对方被吓到了,毕竟我们现在困难很大,不能只眼眼前利益,按照正常渠道走就行了。”

  谢晶晶也说,“就是,规矩不能坏,下次我去,冯飞你知道的我认识那群人的。”

  冯飞没吭声,只低头喝了口汤,继续沉默。

  二柱子听不懂我们说的商业规矩,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谢晶晶的身上,听谢晶晶说要跟冯飞走,他也急了,“饿哦也去,别的不行,我能喝酒。”

  谢晶晶看他一眼,没作声,只看向身边的冯飞,似乎是在征求他的同意一般。

  冯飞只继续喝汤,半晌才说,“可以。”

  二柱子呵呵一笑,吃了口米饭就放下了筷子,“我最近减肥,不吃了,一会儿卓风你借用一下你的健身器材,我要跑步。”

  卓风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吃过饭后卓风要我陪着他一起出去走走,我牵着喵语慢慢的走,偶尔她停下来看看地上好玩的东西,偶尔就跟着我们一起蹦蹦跳跳的笑,卓风一直没说话,我知道他至今压力大,有心事,我不催问,也是不想给他造成心理负担。

  突然想下来,卓风抱着喵语拉着我去了路边一个小公园,此时的花草都长高了,花朵开了一茬又一茬,落在地上满是枯黄的花苞,踩上去一阵脆响,洒了满地花种子。

  卓风坐下来,喵语放在他腿上,突然他问我,“见到了他了?”

  我就知道,凡是瞒不住他。可不知道他说的我见到是谁呢,是齐总还是沈之昂?

  我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如果齐总那边的生意可以接就接了吧,现在我们资金不多,可货很多,可以低价出售。”

  低价处理,那我们怕是连本钱都买不出来。

  我说,“暂时不能低价处理,本来钱就不够,再低价处理了,我们岂不是更困难,但是齐总的资料我还没看,我想等一等再说,他那边的是小生意,就算签了,对我们也没多少帮助,我担心真出事了,齐总那边也受到牵连。”

  卓风一点头,“对,可还是要做,你跟他说好我们暂时的情况就好,合约上会写明的,货物一旦交出去,我们的责任也少了很多。但是……我不希望你跟沈之昂合作。”

  看来,他还是知道了。

  我默默的垂头,不吭声了。

  “卓尔,我知道,你不想说,可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你做什么,你不做什么,不用我去查,王闯那边也会告诉我,就是想破坏我们,好叫我们自己乱起来好叫他趁虚而入,你去见他我不反对,可你如果因为我们的事情跟他做了什么交易我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卓风以为我跟沈之昂做了什么交易才会跟沈之昂那边签订的合约吗?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想辩解,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们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误会,我简直无法理解。

  见我没吭声,卓风急了,轻轻捏我的下巴,迫使我对上他的视线。

  我有些生气,推开他的手,皱眉说,“你已经不相信我,还想知道什么呢?我说与不说其实结果都一样,你就是在怀疑我。”

  卓风一愣,看着我没吭声。

  我继续说,“你从一开始听别人说我去了见了齐总就开始怀疑我了,是不是?卓风,你为什么会以为我就会跟沈之昂合作,为什么?难道你不想想我跟沈之昂之间早就没关系了吗,并且我不会跟他合作,你想过吗?”

  我起的语无伦次,自己都有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看着他紧皱双眉的眼睛无比的心痛,为什么要相信我们的敌人挑拨,却不相信我?

  “卓尔,你冷静冷静,我没说你肯定会跟他合作,我只只是在提醒你,你……”

  提醒我?这件事难道连提醒都不应该吗?

  我很是失望的看着他,追问,“卓风,你以为我会怎么做呢?是不是你也以为我会真的接受了沈之昂的东西?”

  他摇头,可看着起来是那么的不坚定,“卓尔。”

  “卓风,你在怀疑我,你一直都在怀疑我。”

  他无奈的吸口气,抓我的手,很是用力,揉捏我的我手腕都有些疼了才松开,“你冷静一下。”

  “……卓风,我冷静不了,你的压力大,我的压力也不小啊,我……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是不是我每天怀疑你跟杜红有什么就正常了,是不是啊?可我从来都没有啊,我……”

  “卓尔,我只是说一说,我在提醒你,你知道你的脾气,你是个耳根子软的人,我只是不想你再一次陷落困境,沈之昂;了解你,他比我清楚如何利用你的心软叫你答应,可我不想插手的,如果我插手,我现在还是在跟你商量吗,我肯定直接去找他了,好,是我不对,我,我的确在怀疑你,是我不对,可我……卓尔,你冷静点,你怎么了?”

  我,我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只知道我现在很难过。

  我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和喵语,心里无比难过。

  他轻轻拍我后背,“最近太紧张了,对不起,是我的问题,我无能叫你过上舒服的生活,对不起,对不起,心情不好了可以发泄出来,我们不能这个时候争吵的,知道吗?”

  我重重点头,可心里却是无比难受,真的很难受。

  “老公,我们来错了地方吗,我以为来瑞士会好过,没想到还是这样艰难,为什么就不能叫我们过上舒坦日子呢?”

  我再一次怀疑我的决定,叫我觉得,我们来这里,真的是个错误。

  第978章 被人煮啦

  他轻轻拍我后背,提醒我,“不是的,不是的,这件事不是这样,我们不管去了哪里都会遇到被人排挤的事情,并且瑞士我们熟悉,在这里我们很多事情做的还很顺利的,人心向背,我们很难就说我们不去招惹他们,别人就不来招惹我们,懂吗?”

  我无法叫自己冷静下来,真的很恼火,向往平静生活竟然如此的困难,我们做错了什么啊?

  他有安抚了我一会儿,才才又说,“是我怀疑了你,但不代表你不相信你,你的心软,并且一直太急于想过太平日子,这会叫在遇到一点点困难的时候就想着逃离,懂吗?”

  我懂,我都懂,可是……

  “老公。”

  “好了好了,别多想了,就算你想跟沈之昂合作也要跟我说一声,知道吗?”

  他一次次的让步,叫我更加不安。

  “我不会跟沈之昂和做的,放心好了。”

  “好好,傻瓜,我再让一步,你想去见谁就去,但是回来务必要告诉我。”

  我笑,很是委屈的说,“我也很意外他会在那里,齐总都不知道他会过去,不过沈之昂说了明天就走了。”

  卓风轻轻探口气,“那个人如果想做啥,不管是否在这里都会达成目的,我们只求他跟我们没合作成功不要回头跟王闯穿一条裤子就行了。”

  其实就算沈之昂跟王闯合作,我们也没办法,谁还不想多赚钱呢?

  我们又在外面坐了会儿才回去,冯飞不在家,谢晶晶一个人坐在楼下喝闷酒,看样子是两个人刚才没谈好,二柱子就坐在二楼的楼梯口看着谢晶晶,偶尔也叹口气。

  卓风无奈的摇头,“叫上陆少,我们出去一趟,带上喵语吧,现在看来将她自己放家里也不安全。”

  我提车,卓风就跑上楼叫陆少,等我回来就看到陆少一脸惨白的站在卓风身边,正在吸烟,满脸的愁容。!

  我一看这是心情好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好奇的问,“被人煮啦?”

  陆少呵呵一笑,“恩,被佳佳煮了,刚才我们吵起来了,太气人了,我说不叫她来,非要来,孩子都扔给我父母了,你说我父亲那么大年纪了,腿脚不好,身边的那个女人我还不放心,怎么就那么狠心将孩子扔下了自己过来?”

  佳佳想来我是知道原因的,之前她就在电话里面问了我这边的具体情况,我虽然没明说,可也说了个大概,想来佳佳也是担心我们。

  我劝说他,“陆哥,吵架也没用,佳佳都来了,并且她也是担心你的。”

  “我知道,哎,就是这边不安全才不叫她来,不听话。”他生气的一甩手里的香烟,哈口气,问我“你跟卓风坐着吧,我开车行不行?我没喝酒。”(!≈

  “哦,行,你不是之前开过的吗?”

  “恩,没驾照,瞎开。”

  我心一惊,立刻拦住他,“疯了?要是给我,没驾照还开车?我还以为你有驾照呢,给我,快点要是给我。”

  陆少呵呵一笑,“开玩笑,我有驾照,走吧,我开,你们告诉我去哪儿。”

  卓风只说了一个地点,陆少点开了导航仪,一路载着我们过去,到了地方才知道是个很小温泉。

  市内有温泉地方还真不多,这里看着也不像是公共场所,卓风一直都没说这是哪里,我们就跟着他一起进去。

  到了里面,灯光有些昏暗,温度也跟高,勉强看清楚这里的摆设,我寻了个比较舒服的地方坐着,喵语非要下来走动,卓风就说,“等一等再放开吧,我们还要进去。”

  我听话的一点头,哄着喵语,实在太闹了,卓风就将她抱走了。

  喵语也是看我好欺负,见到卓风了肯定老实,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喜欢闹。

  交给卓风后,喵语也不再哭闹了,笑呵呵的在他怀里伸着手臂玩。

  陆少在一旁逗她,惹得喵语咯咯的笑,在不大的房间里面回荡的笑声就像好听的音乐。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里面终于有人来了,看样子是还很着急,一路小跑,高跟鞋在地上踩出来的声音清脆悦耳。

  等那个人走过来,灯光也一路打开,照亮了不大的房子。

  我跟陆少同时愣住了。

  她竟然在这里,看到我们之后脸上的笑容一点都意外,显然是知道我们在这里,并且知道我们都回来,尤其是知道陆少会来。

  默了会儿,陆少才有了点反应,支支吾吾的问,“这,这是什么意思?”

  开心笑着说,“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这不是你在这里的房子吗,我临时借住一下,说点事情就走了。”

  陆少之前就说了,全国各地投资的房产不少,有些地方自己都忘记了,要回去查资料才清楚,看他的表情是自己都忘记了这里还有房子。

  “我,我的房子?啊,好吧,我的确是不知道,可我记得我把国外的房子都给了你啊。”

  “恩,可我不是说了我不想要了?所以一直没签字,但是我有钥匙,可房子的名字还是你的。我们先进去再说,我叫人做了点饭菜,知道你们都吃过了,可还是陪我吃点吧。卓尔,愣着做什么,走了。”

  我还在发怔中,听她叫我才回过神来,“啊,啊,开心姐姐,我……我就是很意外,你一直都在这里的吗?”

  “不是,我才过来,恩,确切的说是跟沈之昂一起来的,没看到他吗?好吧,我想沈之昂也不是个喜欢说别人秘密的人,你们知道很正常,我们进去再说。”

  路过温泉池子,往里面就是一处比较宽敞的花园,之后是一片竹林,再往里面才是居住的两层小洋楼。

  陆少一面走一面嘀咕,“这里这么好吗?我都不知道。”

  我看他一眼没吭声,陆少见到开心后短暂的惊讶再没了别的情绪那只能说他是真的忘记了从前的事情了,所以不在乎开心再出现,可如果他知道了开心跟他分开的原因之后呢?

  我正走神,这会儿已经到了房子,里面很香浓的饭菜香扑面,我迟疑着进去。

  卓风早就坐好了位子,对我招招手,我挨着他坐好,陆少也坐了下来,我们跟开心面对面坐下,气氛瞬间诡异起来。

  看位子的安排,陆少是应该挨着开心做的,或者使我们女人坐在一起,男人坐在一起,可卓风直接将我叫到了身边,陆少就只能自己的单独的去搬来了别的椅子坐下来。

  故此,气氛僵持,有些尴尬。

  可陆少却没觉得如何,只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扫了一眼,提了筷子吃一口说,“没我做的好吃,那次我给佳佳做的也是这个,味道那才……咳咳,卓风你把我们带来也不说是因为什么,没想到是开心,你该说话了吧?”

  卓风这会才笑着点头,“恩,我来就是想叫你们见一见开心,但这不是我安排的,是开心玩牌的,我们吃饭前她给我打了电话,叫我特意安排你们过来,谁都不能说,至于什么事情,只能问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