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471节

  第982章 不放心

  到了家里,冯飞说有事又临时出了门,我们几个围在家里的饭厅周围,低头看着渐渐冷掉的饭菜都陷入了沉默。

  我不知道别人都在想什么,总之我在想刚才车上的时候冯飞说的那番话,“晶晶该找个很好的人做依靠,正川好起来还好说,如果不好的话这样会耽误了晶晶,所以我想等张川这边手术结果一出来,如果确诊他不能恢复,我会带他走,我中东那边会有很好的医疗设备,下半辈子我来照顾,不管这件事跟我有没有直接关系,我多会负责,并且……”他长久的陈旧,的回头看着某一个地方不知道想些什么。很久后才说,“算是我偿还给静静的,但是我请你们不要告诉她。”

  我们都没吭声,各自盘算着心中的小算盘,这件事说与不说,折磨的是我们所有人。

  冯飞时说到做到的人,他对谢晶晶之后愧疚,不曾有半点感情,可这样的选择,对他难道就公平了吗?

  陆少突然说,“佳佳去哪里了?”

  我们同时一怔,大惊的看着所有人,是啊,佳佳呢?

  之前佳佳跟着陆少在一起的,后来两人说去到车上等着了,我们一直到了下午回来都没注意到。

  “佳佳姐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我问。

  陆少一怔,摇头,“她跟我在车上等了会儿,后来说去里面找你们,之后就没看到人了。”

  我们同时吃惊的看着彼此,这是……

  “怎么回事?佳佳根本就没进去,我们在里面等了一天都没看到佳佳姐啊。”我吓得不轻,立刻站了起来,急的团团转。那边的陆少也起身,慌张的转了两圈,跟着说,“我去找找,你们在家里等,应该不会出事。”

  我拽了手包,“我也去。”

  卓风先于我一步走出去,回头看一眼里面的二柱子,“你们在家里等电话,我们出去找。卓尔,照顾好喵语。”

  我点点头,担心的跟他说,“那你们路上小心啊,找打了就给我打个电话。”

  可两人前脚刚走,佳佳就回来了,我问她去了哪里。她始终不吭声,我要打电话叫卓风跟陆少回来,她拦住我,突然问我,“卓尔,你知道开心也在瑞士吗,就在陆少眼前的房子那住着的,知道吗?”!

  我一怔,吃惊的看着她。

  她无力的晃了晃脑袋,狠狠地扯开领口前的扣子,跟着说,“我见到她了,就在那个房子里面,是她接我过去的,跟说了很多话。”

  我的心咚的响,她的话提醒了我,之前开心说要佳佳做点什么事情的,是不是就因为这个才叫她走的?可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呢?

  “佳佳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开心告诉我了,都告诉我了,卓尔,你要拦着她,她去找王闯了,我担心她出事,虽然说我嫉妒陆少以前跟她之间的关系,可我还是不想她出事,不管怎么说,开心跟我没冤仇啊,我不想她出事,我们现在去王闯那里找她,虽然她没具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卓尔,我们走,现在就走,我不放心。”(!≈

  佳佳说的语无伦次的,我都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看他那混不收色的样子我猜测是开心告诉了她之前开心跟李少离婚的原因,但是开心去找王闯做什么啊,之前卓风答应了她的计划,难道现在就开始做了?

  我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拉着佳佳开车就往王闯的庄园走,在路上,我给卓风打电话,叫他们回家一个照顾喵语,并且说了我们的去向。

  佳佳一直在催我快开,我也是催的心急如焚,一点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一路上只想着开心别出事,别出事。

  可我们到底还是去的迟了。

  王家的庄园在瑞士都是数一数二的大,里面多少个房间,多个栋楼,据说从前这个事皇室家族的房子,后来卖给了一个商人,再后来转手,每一个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再后来被王权买走了,这才四十年,可这里面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王权的老父亲,据说也是意外死亡,之后是王权的妻子,被他推下楼摔死,王权死在了国内,之后……

  就是眼前被抬出来的王闯。

  我记得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个很温和的人,说话做事都很小心翼翼,并且因为是医生,看着就是脾气很好的那种,做事很仔细,说话慢声细语,唯独在出诊的时候才会异常的迅猛。

  他喜欢喝茶的时候放一些奶进去,很浓很浓的味道,端着杯子的一角,坐在沙发上看着人,两条大长腿都好像在诉说身上的温柔。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得到了应有的那一部分后开始排挤自己身边的兄弟,甚至不择手段的找了杀手。

  我不知道是他太会伪装还是因为我一直都没能看清他的嘴脸才会觉得他是个好人。

  在他非要将我们打压致死的此时,我依旧没有想到过他的结局是什么,是一个失败者还是一个胜利者。

  即使我想过无数种他的解决,都没想过他会双眼紧闭再没有呼吸的出现在我们跟前。

  口吐白沫的他脸色苍白的我都险些没认出来,这个曾经救治过无数人的医生,此时安静的躺在一只黑色的装尸袋子里,那双曾经想要害死我们的双手,也早已经冰冷僵硬。

  佳佳吃惊的看着王闯,愣了会儿开始在人群中寻找开心的影子,可这里到处都是警戒线,我们进不去。

  我拉着佳佳,低声告诉她,“这件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暂时不要搀和,离开这里,走啊。”

  “可是……”

  我急了,“可是什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们必须走,不想她被抓走立刻离开,走啊。”

  她愣了会儿,一点头,“是是是,我们先走,现在就回去。”

  在路上,我们遇到了开车过来的陆少,他看我们都没出事也舒了口气,可看着我们的身后,神色慌张,尽管什么都没说,可也知道他在找开心。

  佳佳说,“我们先回去,在那边没发现开心,我们不想被警方怀疑,先离开这里再说。”

  陆少愣了会儿,脸色极差的问她,“开心都跟你说了什么,那个王闯的死跟她有没有关系?”

  佳佳慌乱的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先回去再说。”

  陆少也急了,紧紧捏着佳佳的肩头,大声质问,“说,现在告诉我,开心都跟你说了什么?”

  陆少担心开心,觉得佳佳肯定是隐瞒了什么事儿,不放心的大叫,“说话啊。”

  第984章 开心失踪

  王威被王家的司机接走了,不出意外的,他要去被接受调查,同时还有卓风,最近的事情轰动不小,自然会怀疑到他们的头上,可他们都有不在场的证据,自然是无罪释放。

  但是这件事,被警方立案,开始宣称戒备调查。

  可这个案子就成了悬案,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同时失踪的还有开心。

  她就好像还没来过一样,再没了踪影。

  那天佳佳还是离开了,走的时候陆少晚上没回来,卓风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以为他是找开心了,后来是警方叫我们去接人才知道他竟然自己喝醉了在酒吧闹事,被人带进了局子。

  接出来的时候人还是不清醒的,睡了一个下午才醒过来,睁开眼第一件事告诉我们,“佳佳跟我分手了,我劝不住,但是她想回去我不拦着,这件事我想等回国后在处理,这边我想先找到开心。”

  可是开心我们找了半个月都没有任何消息,哪怕是这边的任何出行记录都没有,陆少最后也担心佳佳那边,不对提前离开了。

  我们这边王威果真变卖了王闯的全部股份,因为没有正常的另一半关系,唯一的继承人就是王威,他按照之前在自己的想法变卖了之后,将另一半的公司卖给了卓风,卓风说钱不过,只想要一部分股份,可王威说不想再露面,拿了一笔钱就撒手不管了。

  这么大的烂摊子不管,怕是瑞士高层都会介意,最后卓风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他却将最后的主权给了我。

  我想了一夜,卓风是想叫我决定他的以后,这份事业是至关重要的,并且在他的半辈子生活中,事业的大起大落已经伴随了他所有的时间,我真的很想只跟他过一个安静的生活,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再无纷争,再无诱惑。

  可看卓风依旧对工作充满热情,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决定叫他接了这个重担,可条件是,他不能再像从前那么品名,只做一个闲散的老总,只管收钱,别的事情借给手下人去处理,我们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陪着我们喵语,叫她茁壮成长。

  所有的事情慢慢接近平静的半个月后,张川这边终于可以手术了。

  手术当天,冯飞不在,谢晶晶大早就坐在手术室外面徘徊,我们等了八个小时,终于看到医生走了出来。

  为首的医生摘掉了脸上的口罩,看着我们舒了口气,用很别扭的汉语跟我们说,“好,成功了。”

  谢晶晶大喜,立刻要扑过去,我拉着她劝说了好一会儿她才笑着抱住我,没再继续挣扎。

  告诉我,“卓尔,卓尔,成功了,我,我好开心。”

  三天后,张川终于醒了,看着我们,眼神怪异,扫过我们是有人的脸,最后在谢晶晶的脸上停了下来,跟着笑了,伸手,习惯的捏了一把他的脸颊,哑声说,“我没死。”

  我们全都舒了口气,狂喜。

  张川实在隔天才告诉我们具体发生了什么。

  但是卓风不在,我跟晶晶抱着喵语去看他,他拉着静静地手警告她,“不要回国了,很危险,我保护不了你,你就跟着冯飞走吧,好吗?”

  谢晶晶气的当时就要扇他嘴巴,忍住了颤声问他,“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这么说?把我卖给别人你就开心了是不是?”

  张川说,“不是,是,哎……我跟你们说,但是这件事最好暂时不要告诉卓哥,这件事跟卓哥过关系。”

  我一怔,茫然的看向他,又看向谢晶晶,愣神许久才问出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姨妈没死,并且……恩,我记得之间有个叫艾漠的利用陆少的精子做了试管婴儿,是吧?”

  我大惊,脑袋嗡嗡的响。

  那张川就说,“我亲眼看到姨妈带着一个女人去了医院做妇科检查,之后我的公司就老出问题,我当时还没多想,后来事情越来越多,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我暗中查了查,当时想先告诉静静地,谁知道还没说呢晶晶就要跟我分手,我就想着事情查了爱说吧,你们那时候事情还多,并且要走了,我不想叫你们因为这件事耽误了,谁知道我才查出来的当天就出事了,姨妈亲自带着人赖债我,威胁我要是说出去了就叫喵语死,我哪里敢说,就保证不吭声了呗,不想,姨妈就叫人把我带走了。”

  我大骇,心跳加速,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姨妈没死,还做了试管婴儿,是卓风的孩子吗?

  她做了这么大的戏码就是想孩子我的孩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要急死我啊,快说。”谢晶晶催促他。

  他点头,蹙眉想了会儿,才说,“姨妈炸死,其实当天的确是杜红的人做了手脚,可谁知道姨妈就真的死了,其实就是想做做戏,估计杜红也不知道这件事被姨妈利用了。姨妈炸死之后就带着卓哥的精可看……子去了乡下,找了个女人做水管,现在生了两个儿子,可是因为保存不够好,好像孩子也是多病的,所以老大死了,我当时就在医院啊,姨妈抱着小婴儿哭,我当时是肚子疼去做了急诊遇到的,不然也不知道这件事儿,至于老二就不知道了,反正是活着。我猜测,姨妈肯定是想利用孩子争抢家产。”

  我惊的眼前黑了一片,差点没站稳。

  姨妈下了好大一盘棋啊,就是想等孩子长大了一些跟我们争抢家产。

  我脑袋嗡嗡的响,一点思绪都没有,很久都没能捋顺这里面的前后事情,只看着谢晶晶紧握我的手,呼吸都困难,浑身疼痛的难受。

  谢晶晶在我耳边说了很久的话我都没听清楚是什么,直到怀里的喵语哇的一声哭出来我才镇定。

  “卓尔,你打算怎么做?那孩子是无辜的啊,总不能杀了吧,可姨妈也台阴损确定了,怎么做的出来呢?”

  那短时间我身体才恢复,卓风一直想我肯定还会怀孕,所以做了保护措施,所以找到那些东西肯定很方便的,自然是保存不好,不想还是叫姨妈得逞了,但是我还跟卓风开玩笑说不能乱扔,会出问题的。

  他只笑笑,还是随便的扔进了垃圾桶,谁会想到就真的被姨妈……